第三千九百一十七恶章 恶斗

文 / 汉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穹天大荒的北天大境,是一片荒芜的大洲,虽然面积比起其他大洲差不多,可是人口以及生灵却是其他大洲的百分之一。

    就是因为北天大境的天空有一个窟窿,据说是千万年前,曾经有人用撕兲剪撕开的,而自那以后,那个窟窿就一直存在。

    撕兲剪的威力可想而知,此世无物不开,无物不断。

    哪怕是神通法术,都能剪断。

    凶屠脸色凝重,他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鲁莽。

    他还以为长离老魔还是过去那个长离老魔,一点都没改变。

    结果,对方直接拿出一个开天至宝,撕兲剪。

    长离老魔大喝一生,撕兲剪飞向凶屠,凶屠眼见不妙,立刻拿出一块奇石,那奇石乃是和五行之土,九洲之灵,再以阴阳而气淬炼而成,淬炼成此世最坚硬之物。

    奇石一经放出,便化作一块巨石,挡在凶屠的面前。

    撕兲剪也已经飞到近处,只听的咔嚓一生。

    奇石瞬间被剪断,凶屠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这奇石是他的本命法宝,没想到本命法宝居然如此轻易的被毁去。

    而撕兲剪依然不滞的朝着凶屠飞去,凶屠眼见那撕兲剪无可匹敌,逃是不可能逃的掉的,只能硬着头皮抵挡,他用真元法力制造出一个盾,即便知道这根本就不足以抵挡撕兲剪的力量,可是他也只能这么做。

    他不想坐以待毙,而撕兲剪已经近在眼前,眼见那撕兲剪的锋芒,凶屠心头暗叫一生不好。

    他已经感觉到撕兲剪上的法则力量,那是分离的法则,任何力量都不足以抵挡这种法则。

    “吾命休矣……”

    “不好!”荒道人暗叫一声,身形瞬间出现在凶屠的身边:“不要反抗……”

    凶屠愣了一下,看到荒道人抓住他,然后转眼间就消失在撕兲剪面前,再回头一看,已经脱离了撕兲剪的范围。

    “好快……这是你的道?”凶屠惊诧的看着荒道人。

    太快了,完全超出理解的速度。

    荒道人脸色凝重的看着远处的撕兲剪,对于凶屠的疑问置之不理。

    “又来一个送死的吗。”长离老魔不以为然的说道。

    长离老魔打出一个法印,那法印落在撕兲剪上,撕兲剪猛的一震,朝着空气一剪。

    荒道人和凶屠感觉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错了,他们看到前方的空气像是被剪下来了一样,那种感觉就像是贴在墙壁上的装饰布被撕下来了一角。

    而随着撕兲剪的移动,被剪下来的部分越来越多。

    “知道他要做什么吗?”

    “不知道……不过绝非好事,我们两人恐怕敌不过那件开天至宝,还是走吧。”荒道人说道。

    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他虽然修为不俗,可是鲜少会与对手正面对抗。

    他信奉的是,打不过就跑,强者尊严什么的,都不可能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其实能到他这种境界的强者,也没几个是死心眼,哪怕是鲁莽的凶屠,也不见得会明知不敌,还要硬着头皮送死。

    所以在稍稍的犹豫后,凶屠点点头,荒道人拉着凶屠,瞬间移动到阿珠身边。

    “阿珠我们走。”

    阿珠不需要荒道人带,她也懂得瞬间移动,只不过没有荒道人一次跳跃的远。

    “想逃!?想的美,全部给我留下。”

    长离老魔双手化作巨爪,朝着那撕下来的空气一拉,就像是画卷被卷起来一样,整个世界都扭曲起来。

    三人都感觉到天旋地转,已经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叔叔,这是什么法术啊?”

    “不知道……应该与那件开天至宝有关系。”

    “没用的,你谁都别想逃。”长离老魔在这片天地之间,是唯一不受影响的人。

    可是在三人的眼中,长离老魔却是颠倒着悬在他们面前的人。

    “现在怎么办?”

    “你师尊可有给你什么法宝,能够应对此人和这件开天至宝。”

    一旁的凶屠满脸的问号,荒道人修为这么高,居然向一个不过化神境界的小姑娘求教,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根本就毫无意义。

    更何况,他们现在所面对的对手,可是持有着开天至宝的敌人,不是普通的敌人。

    她的师尊再强,也不可能拿的出来能对付开天至宝的法宝吧?

    “我找找看。”阿珠在自己的乾坤袋里翻来覆去的找了半天,拿出一盏燃着黄色火焰的灯:“有了,这个。”

    “这个是做什么的?”

    “师尊说这个可以抵挡任何攻击,不过缺点是只能用一次。”

    “放出来,快……”

    就在这时候,撕兲剪已经朝着他们剪过来。

    阿珠手中一放,黄灯飞到他们的面前,放出金色光辉。

    锵

    撕兲剪被震飞了出去,黄灯的光辉则是减弱了几分,不过很快又恢复原本的金色光辉。

    “能挡几下?”

    “这其中的灯油若是烧尽了,这个法宝就废掉了。”阿珠回答道。

    凶屠瞠目结舌的看着面前的黄灯:“这是什么法宝?居然能挡住开天至宝。”

    “不用奇怪,她师尊来头甚大,什么法宝在她手上都不奇怪。”

    “有没有什么进攻的法宝?”荒道人又问道。

    “没有,师尊给的攻击法宝我都用完了。”

    “你师尊给了你那么多,你都用完了?”

    “五年前在云宫下遇到一只犬妖,然后用了两个,四年前在枉城被几个修士追杀,又用掉三个,然后三年前……一年前在北华遇到一个魔修,我又用掉一个。”

    “那个魔修什么修为?”

    “好像是合道期吧。”

    “你拿着能够斩杀半圣的法宝,去对付一个合道期的魔修?”

    “可是我修为不够啊,而且我不会其他的攻击法术,你们这些年也不教我攻击的法术,每次对敌,我只能拿法宝砸他们。”阿珠也很委屈,更是无奈。

    一时间,荒道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候撕兲剪又一次剪过来,再次被黄灯挡下。

    暂时来说,他们三人被黄灯保护着,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阿珠也说了,这黄灯不能永久生效,只要灯油燃尽,那他们就要直面撕兲剪的威力。

    “若是能知道这周围的天地是怎么回事的话,找机会逃出去,我来拖住长离老魔。”荒道人说道。

    “道友,此事是我惹出来的,不敢劳道友涉险。”

    “不用担心,这世上没什么人能杀的了我。”荒道人淡然说道:“哪怕对方持有开天至宝,也未必能杀的了我。”

    “大胡子叔叔不用为荒叔叔担心,荒叔叔是杀不死的。”

    杀不死?这世上真有杀不死的人?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强者,自然知道,除非是真正的修到万古不朽的天尊境界,不然的话,是不存在杀不死的人的。

    “虽然不算真正的不死不朽,不过只要是天尊之下者,皆无力将我彻底杀死。”

    “本教三位太上长老派遣我出来之前,曾经给我一个命符,若是能够脱离此地,让我捏碎命符的话,便可以向他们求救,本教三位太上长老手段通天,修为深不可测,一定可以救的了我们。”

    “只是,此片天地实在是诡异莫测,让人无法理解,像是被阻隔了一样,而且天地都颠倒,山河扭曲翻转。”

    “荒叔叔,会不会是那个开天至宝把周围分割开了,那件开天至宝似乎是能够剪断任何东西,也许连空间都能够剪断。”

    “那你可有办法?”

    “我这里有一枚符印,如果遇到杀身之祸,能够自动的激活遁回师尊身边。”

    “在这片被阻隔的小天地中也能使用?”

    “应该可以。”

    “那你可想好了,虽说你师尊神通广大,可是你如果直面危险而符印没有奏效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没事,师尊的符印肯定有用。”

    说罢,阿珠头也不回,出了黄灯的保护范围。

    长离老魔看到住出来了,顿时大喜过望,原本他还在想怎么攻破那个法宝,如今阿珠主动现身,他自然不会放过。

    “去!”撕兲剪裂开刀口,朝着阿珠咬去。

    “道友,这会不会太冒险了,那位姑娘身后的人怕是不凡,若是让他知道,你我将他的弟子置于危险中,恐怕……”

    “放心吧。”

    突然,天空突然一亮,天空像是被什么撕开了。

    荒道人和凶屠抬头一看,却见一个身影临空站在高处。

    “大长老。”凶屠大喜叫道。

    荒道人也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只有一个眼睛的人。

    这位大长老自然就是一念劫的化身,事实上,在凶屠出门之前,他就已经算出凶屠有一场九死一生的大劫,而凶屠本身就是万世大劫的受难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便会死在这场大劫中。

    可是没想到,凶屠遇劫居然牵连上了荒道人和阿珠。

    荒道人自有机遇,也用不着一念劫来担心,可是阿珠却不一样,她可是白晨的宝贝徒弟,所以一念劫只能现身。

    一念劫看了眼长离老魔,长离老魔也看向一念劫:“又来一个送死的吗?看你似乎修为比他们几个都高,那你先去死。”

    “大长老小心,此人持有开天至宝。”

    “死。”一念劫淡然哼了一声。

    长离老魔身形一坠,从空中跌落下去,而撕兲剪也随之失去了控制。 ( 移动藏经阁 /1/17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