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五 邪恶力量 2224 仅2剩的的手牌

文 / 全部成为F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新世纪福音,曾经与“末日真理”和“死海使徒”构成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在三巨头分道扬镳后沉默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桑海沧田,“末日真理”改组为如今的“末日真理教”,而“死海使徒”则假托“纳粹”之名义,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迁移到了月球,最终与“纳粹”不分彼此。只有新世纪福音的动向无人知晓,在女巫vv再一次踏上舞台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巨头是如何维持自身机构,又是如何运作这个结构的它们下潜得太深太深,但其成员却完美地潜伏到了其他的组织中。

    在女巫vv召唤成员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些成员,而当这些成员应召而来,这才察觉到,这些新世纪福音的成员竟然都是自己认知的身边之人。

    新世纪福音在世人们展现出来的神秘又暧昧的模样,很大程度上与这个神秘组织的首领女巫vv对待末日真理的态度密切相关谁能够想到呢?在过去,一次偶然的聚会中,身为过去末日真理教的发起者之一,当时还不曾叫做“女巫vv”的神秘女性,竟然根本不是末日真理的信徒。

    即便是如今,女巫vv并不信仰末日真理,也并不追寻末日真理这一点,也鲜有人知。不过,无论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大都已经死于战争中了,就连女巫vv本人也没有幸免。

    事实上,新世纪福音重新登上战争舞台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人会想过,第一个出局的大型神秘组织竟然会是他们,第一个倒塌的末日真理教三巨头,竟然会是他们。

    新世纪福音强不强?答案几乎不需要思考,当然很强大。女巫vv强不强?这也是同样的回答,仅仅从神秘性上,在人类中根本找不到能够与之并肩者,哪怕算上在战场上出现的怪物们,仅以个体而论,女巫vv也是站在最顶端的怪物之一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怪物,竟然突然间就出局了。

    没什么人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几个人亲眼看到女巫vv被杀死的那一幕,只是,综合实力屈指可数的新世纪福音在某个时间段就已经销声匿迹了,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从战争的故事中,悄然擦去了他们的戏份一样。

    到底是谁打败了女巫vv和她座下的强大信使们?又是用怎样的手段将综合实力强大的新世纪福音整个儿从战场上抹去?当幸存的神秘专家和神秘组织回过神来的时候,留给诸多人的,几乎都是一些难解的谜团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些秘密。

    网络球里有人知道,桃乐丝知道,席森神父也知道。然而,即便知道了其中的内幕,对于女巫vv和她的信使们竟然会如此轻易地就被干掉,席森神父仍旧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反过来想想,既然女巫vv已经是最顶尖的怪物之一了,再加上她身边的那些同样堪称怪物的信使,能够一口气就吞掉了她们的那个怪物究竟会有多强?

    那是席森神父也感到恐怖,不敢轻易去评估的上限面对那个被称之为“江”,是叫做“真江”还是别的什么名字,都无所谓的怪物,新世纪福音一点机会都没有。差距太大了,女巫vv和她的信使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也正因为双方在“怪物”和“神秘”的程度上,有着天壤之别,所以,那场战斗甚至根本就谈不上战斗,只能看作是女巫vv等人被单方面戏耍虐杀而已。

    直到现在,改变了存在方式,得以从另一个自认更逼近末日真理的角度观测事物的席森神父,也不敢放言“如今的自己已经超越了曾经的女巫vv”,根本就不愿去想,倘若自己遇到了杀死女巫vv的那个怪物,自己能够有多少挣扎的余地当然,肯定不可能束手待毙,但是,那个怪物的神秘到底是怎样的神秘?对方的强度到底在哪才是极限?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在席森神父的心中仍旧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席森神父调查并思考过那个怪物留下的痕迹,有许多细节似乎都在将那个怪物的真实身份和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以及伦敦中继器里的另一个怪物“近江”联系起来仔细想想这样的联系,简直让人透心凉。

    “江”、“最终兵器”、“近江”这个看似人类的怪物,三者之间到底有怎样的联系,席森神父如今还是很难判断,但他已经可以肯定了,她们的存在绝对不是偶然的,也绝对不是彼此孤立的个体,或许在某个更加巨大的视角中,三者之间的关系比自己如今所预想的还要紧密。

    其实,这三者那隐晦而紧密的关系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席森神父知道最接近这种关系的另一组人士正是高川本人。

    高川的来历清晰,身份确凿,但是,在这明明白白的履历背后,却隐藏着许多难明的疑点,至今都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的答案,那便是:享誉世界的英雄,以“义体”为最核心的招牌,在各个神秘势力之间游走不定,却又往往以个人的名义进行活动的“高川”,和那个突然从网络球的实验室中诞生的“高川”,到底有什么不同?

    尽管网络球一直都没有做出解释,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青年模样的“义体高川”和少年模样的“少年高川”之间,存在一种极其复杂而紧密的关系,但这种关系却又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同一个人”的关系。

    义体高川和少年高川是不同的个体,无论是存在形态、物理构成、思想意识乃至于人格心理层面,所有构成“个体”因素,都没有太大的相同点。仅仅从这些“数据上的不同”来说话,他们完全可以视为不同的两个人不,甚至于,比起人和人之间的不同,或许更像是怪物和怪物之间的不同。

    然而,之所以有那么多人可以清晰察觉到两个不同的高川之间的联系,本就证明了,在那些常理上的不同背后,存在某些非常识性的一致和相似。

    他们不是一个人的不同阶段,不是过去的高川来到现在,也不仅仅是高川自己的人格精神分裂,不是“时间”上的线性关系,也不是克隆关系。存在某些更细碎的,更本质的,难以观察到的东西,让两个高川之间看似“基本之处的不同”变成了“相对表面化的不同”。

    是的,在他们那隐晦的相同点的对比下,所有曾经认为是高川本质的东西,都相对变成了表面化的东西。

    高川和高川的不同与联系,“江”、“最终兵器”和“近江”之间的不同与联系,两者之间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让席森神父下意识认为,其实这两者之间,也同样存在某种比至今为止所觉察到的联系还要深入的某种关系。

    她们之间,他们之间,她们和他们之间,无论看作是人和人的关系,还是看作是怪物和怪物的关系,都绝对隐藏有一个大秘密。

    席森神父猜想过,或许这个大秘密能够为末日进程带来一些变化,有时却也不禁会想,这些关系上的隐晦和展现,同样也是末日进程的逐步展现。知道这个秘密,不会给末日进程带来巨大的变化,而是反过来,正因为末日真理的存在,所以,这些秘密才会存在,他们和她们也才会是这样隐晦而深刻的关系。

    如今,这些充满了秘密的存在都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怪物”席森神父亲眼见证了这一切,并再一次让他感受到末日真理的存在感。如今还在抵抗的伦敦中继器,需要面对的敌人不仅仅是末日真理教,不仅仅是纳粹。原本势力庞大的nog,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已经只剩下伦敦中继器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了。

    面对两个变成怪物的高川,深潜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末日真理教,庞大的纳粹军势,被蛊惑的素体生命们只有一台伦敦中继器和一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根本就无法施展,无论是与敌人兑子,还是施展谋略,底牌不够厚实的话,就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更何况,如今伦敦中继器内部发生内部冲突,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更是失去了作为核心的三仙岛。席森神父根本不觉得,这些反抗末日真理的人真的有半点希望。

    希望只在这些人的臆想中,事实总会比他们能够看到的黑暗还要让人绝望。

    桃乐丝拿出了芯片,说这就是“女巫vv”。好吧,席森神父相信她,但即便女巫vv依托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残骸重新复活,又能怎样呢?女巫vv加上瓦尔普吉斯之夜,听起来确实很强大,可是,这种强大又能达到何种强度呢?面对怪化的两个高川,面对那紧密相连的“江”和“最终兵器”,大概也最多只能挡住其中之一罢了。

    席森神父是这么认为的,但没有将自己的这个想法说出来。时至如今,如果桃乐丝还是如此坚定,那就让他期待一下吧让他看看这个仿造最终兵器,或许也和那个怪物的“江”有些联系的人造人,到底会怎样借助“女巫vv”的力量,将这一切不利的局面扭转过来。

    在席森神父眼中,逃离伦敦中继器和近江的桃乐丝,她的手牌几乎就只剩下这枚芯片了。

    “会改变的,一切都会改变的……”桃乐丝喃喃自语,将紧紧攥在手心的芯片向前方半空扔去,“改变给你看!”

    在席森神父的眼中,桃乐丝的动作是如此的随意,也带着一种莫测的紧张。他当然无法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他看出来了,桃乐丝并不是怀着孤注一掷的情感,才赌博般进行这些行为的有某种计划支撑着她,只是,这个计划或许在前不久才成形,并不是什么长远的计划,而是一种在突如其来的变化中,才最终抓住的那一道灵感。

    如果不是识破了近江的阴谋,与之分道扬镳,同时让自己陷入绝境中,恐怕桃乐丝自己也无法想到这个计划吧。可在另一方面,桃乐丝又是如此的相信自己临时想到的这个计划,并毫不犹豫地去执行席森神父不知道,她到底是带着怎样的想法和最终目的,去执行这个计划的。

    过去的桃乐丝看起来还带有立志于打倒末日真理教的纯粹,可看着眼前的桃乐丝,席森神父已经感觉不到那种纯粹了硬要说的话,他总觉得,在“打倒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于末日之中力挽天倾”的背后,桃乐丝似乎还有某种与这个目标有冲突的想法,有一种行为和目的无法完全统合起来的参差感,发着细细碎碎的不协调杂音。

    不过,无论桃乐丝想做什么,对席森神父本人而言都无所谓,因为,他十分确信,末日真理是无法阻挡的。站在对立面的人们,无论是想要阻止什么,还是要促进什么,最终都只会成为末日真理的一部分而已这在过去已经得到太多太多事实上的验证,如今的桃乐丝也好,近江也好,也同样不可能改变。

    就连高川都已经怪化的现在,席森神父不认为其他人还能够做什么要对抗末日真理,可不是单纯看战斗力的高下就行的,而单纯以战斗能力和意志力来说,高川已经可以算做是反抗者们的一个极限式的标准了。

    飞舞在半空的芯片开始发光,在桃乐丝和席森神父的眼前,砰然粉碎,溅射出丝丝缕缕的流光,看上去就仿佛芯片上的那些复杂回路,正在以“光”的状态向四面八方扩散。

    只是呼吸之间,数不清的光状回路就在地面、墙壁和天花板上显现,桃乐丝和席森神父接触到的地方,这些光状回路正敏感地绽放出更多复杂的图形样式。整个方方正正的空间染上了一股未来科幻的味道,仿佛自身就化作一个计算核心,不断在计算着什么。 ( 限制级末日症候 /1/19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