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造化残玉衍天机 第八法章 法传第上乘当为主

文 / 误道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张衍原本打算,是将这一处浑域融入布须天之内,尽可能消除自己主驭此间的漏洞。

    只是到此之后,看到溟空浑域却是连通其余三域,却是暂且搁置了这个打算。

    因为一旦如此做了,溟空浑域就将彻底与其余浑域隔绝,再不会有所连通了。

    休说外间有那一位存在,就算现在他还能出得布须天,想在茫茫虚寂之中再度找到这几处,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不过既然每一座浑域背后都是牵连有一处造化之地,那么就说明此间至少能有玄石生诞出来,而更进一步,甚至有成就炼神之可能。

    从罗湛道尊所知来看,玄澈道人方成炼神未久,只这般看来,其能有所成就,应是借助背后造化之地,当然,前提是此人没有遇到了什么额外机缘。

    余下那两方界域,假设与这方造化之地相差不大,那么从道理上说,也有出得炼神的可能。

    不过通常来说,一方造化精蕴所在,也至多出得一个炼神,且成就此事,全看机缘造化,要不然这两处也不会至今无有动静了。

    他心念一转,决定先去往其中一处所在作以察看。

    不过浑域本是游离在造化之地外,唯有等待两界相接才能去到那里。

    他心下推算一下,四域之地与下界相接似有一定顺序,清沉先至,而后溟沧,再是浮漓及济源,在过一段时间后,又会逐渐相离。

    清沉派那处就是玄澈道人所居之地,在理顺浑域之事前他不准备主动与其照面,所以率先排除。

    下来只有浮漓、济源两处。

    而浮漓派门户开启就在一日之后。

    其实以他法力,完全可以在两界未曾完全相接之前直接撞入进去,可想及虚寂之中的那一双眼睛,觉得还是尽量收敛动作为上,要是不小心引动那位存在注意,那就不好了。

    在等待有一日后,两界如他推算一般挨近相接,他当即分出一缕意识,往那方天地投去。

    一入至其中,他立刻起意扫视四周。

    此处虽称得上是浮漓派下界,可却是诸派林立,浮漓派在此虽也称得上是大派,但却并非占据主导地位。

    这里原因是自从渺玉成就真阳之后,为了避免上谕之中所提到的离空之劫,于是传谕,下界凡是修至洞天之境的修士,立刻用符诏到浑域中来,而不得在下界多做停留。

    这等事在九洲是做不成的,九洲天地关门格外坚牢,除非修到凡蜕之境,不然休想出去天外半步。

    其实浑域本是寄住在造化之地上,造化之地若是被离空之劫所波及,那么浮漓浑域同样也是跑不了,不过浮漓派仍是有退路的,因为四大浑域相通,所以其等大可以去到其他浑域躲避。

    这般看来,渺玉、罗湛两人应该早就开始打溟沧一脉的主意了。

    张衍在转了一圈下来后,就把意识沉浸入这方天地深处,确认这地界的确一方造化精蕴所在,只是如先前所知的一般,此处远远比不上布须天,或许罗湛、渺玉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动起了占据同脉地界的心思。

    他收敛气机,往现世之外看去,发现那里正有一股威压正笼罩其上,却是不难辨认出来,这正是那一位存在的法力余波所致,尽管这位现在还未曾把这处定为目标,可这里终究没有主驭之人,一旦那位存在把意识投注过来,立刻可将此夺了过去,成为增添其实力的筹码。

    只是这里短时内是出不得炼神修士的,所以不可能有主驭之人,若是如此,为了避免此事,那就只能由他自己来代而为之了,

    可要是全凭他自身之力,恐还有不少难处,好在现在有布须天伟力为后盾,要做得此事倒也不难。

    他忖道:“倒是需得与三派之人谈上一谈了。”

    洵岳、罗湛、渺玉三名道尊穿界渡空,在路上行有多日,才是到了溟空浑域之中。

    在溟沧一脉山门之前俯身告罪,为示诚心,罗湛、渺玉二人还把百脉诸派掌门请来做了一个见证,不管是否心中如此想,至少姿态做足了。

    彼此同脉,不好不给情面,终究此事溟沧派也无一人受得损害,元中子当场言称此事揭过,以后不再追究,门下弟子以后出去,也不许再提及此事,否则以不敬尊长论处,并且还将济源派那一枚印信还了回去。

    罗湛、渺玉以为玄澈消失后,连那印信被一并带走了,可没想到此物最后却是落入了溟沧手中。

    不过细想下来,他们发现这对自己来说反是好事,因为玄澈道人若是再来,也不会来找他们了,只会直接找持有印信的溟沧派了,至少用不着再卷入炼神太上的争斗之中了。

    请罪过后,三人准备就此告退,这时却来了一名道童,言道:“三位道尊,太上有请。”

    洵岳道人言道:“既然太上相邀,我等当去拜谒。”

    洵岳三人随那道童来至一处殿宇之中,见张衍端坐蒲团,身后玄气腾空,到了天穹之上,还有煌煌五色气光,遮天蔽地,其明明坐在这里,可给人无处不在之感,

    洵岳道人功行在三人之中最高,跟随太冥祖师修道的时日也是最久,见识也是在另外两位之上,明白修士到了这一步,已不是任何天地可以拘束的了,随时可以抽身离去,不提对方身份,只这一身功行便就值得敬畏。

    他当即一礼,道:“太上有礼。”

    罗湛、渺玉二人也是俯身一礼。

    张衍却是站起还了一礼,道:“几位有礼了,”他摆开袍袖,作势一请,“还请坐下言说吧。”

    洵岳道人本就与溟沧一方和睦,当得他一礼,至于罗湛、渺玉这两位,原来虽有龃龉,可现在双方既已是和解了,那就再不必再以此前目光视之了,毕竟这两位也是太冥祖师亲传弟子,当给予一定脸面。

    三人对视一眼,各是坐了下来。

    张衍一摆袖,亦是坐了下来,道:“贫道方才已是看过,各位所居浑域之后都有一处造化之地,此地牵扯甚大,不可放任不顾。”

    罗湛道尊接言道:“太上若是有用,尽管取去,按照祖师上谕所言,本当有一位太上助我等避过离空之劫。”

    渺玉道尊也道:“正是,太上修为远胜玄澈,想来做此事更是合适。”

    张衍笑道:“非是我有用,我也不是要占据你等所在,而是此界存在,既能用以佑护,却亦有可能把那灾劫引来。”

    洵岳道人问道:“太上所言,当是指那离空之劫了,可是此地既能庇佑我辈,却又为何会引来灾劫?”

    张衍道:“这造化之地若需庇佑生灵,则当需有一炼神修士坐镇,不然就是一无主之地,离空之劫乃是有一位威能莫测的存在所引动,其若是发现这几处,那么随时可以过来侵占,非但不能为我所用,反是徒然给其增添力量。”

    渺玉道人听到这里,一抬头,拱手言道:“太上恕我斗胆问上一句,既然如太上所言这般,那玄澈太上所为,岂不是正路么?”

    张衍淡笑一下,道:“若当真能做到浑一四域造化之所,倒也的确算得上是好事,可惜的是,以我观之,这位玄澈虽有此心,却无此能。”

    这四处造化精蕴之中,布须天最是难以主驭,他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因为自身成就所用玄石本来就是从此间孕育出来的,而且本来身处现世就与布须天相连,双方可谓契合无比。

    玄澈道人乃是另一世之人,想要做到不是没可能,但是付出将比他更多,更别说浑一造化之地了,恐怕还不等到其成功,那一位侵灭诸有的存在就已然杀来了。

    当然,若是玄澈道人背后非是一人,还有其他同辈相助,那么各人分镇一处,倒是有一定机会做成此事,其实他以为,以其目的来看,这个可能反而是最大的。

    因为这里涉及太多炼神伟力,对于下境之人而言无法说得太过详细,所以他只是对三人大致解释了一下,还顺便说了自己猜测。

    洵岳等人听到了这些,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离空之劫且不去说,要是玄澈背后还有其他人,那绝然不可能是祖师门下,四域以往再是如何相争,也是同脉同传,要是有外人掺和进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起身郑重一礼,言道:“我等无力对抗上境大能,若真是如此,那便一切拜托太上了。”

    玄澈道人站在法坛之前,神情沉沉。

    本来上下两界未曾相通之前,罗湛道人便就与之有所联系,然而现在无论他怎么呼唤,都不见有任何回应。

    要么就是其不在宗门之内,要么就是不愿或不敢回应。

    现在他急于弄清楚那浑域之内到底发生何事,他不是张衍那等主驭了布须天之人,正身无法往来,只能继续派遣分身前往查探。

    不过只要他分身入得界域,小心观望一下,就能知悉一切,除非那消杀意识化身的对手一直等在那里,

    要是这样,就说明这处浑域很可能已被人先行占据了,那就是最为麻烦的一种情况。

    他把意识一引,霎时一道化身走了出来,穿过两界之门,再度往清沉浑域而来。

    …………

    ………… ( 大道争锋 /1/19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