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1章 叛国真10相

文 / 六如和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旁的任盈盈吓了一跳,急忙把仪琳拉到一边:“放心好了,宋郎会救他的,这样的誓言不要乱立。”

    仪琳摇了摇头:“只要令狐大哥一切安好,我就算短寿二十年又算得了什么。”

    看到她眼眸中噙着的泪花,任盈盈不禁无言,良久后幽幽一叹,情之一物最是伤人。

    宋青书却是面色古怪,仪琳这小尼姑是不是忘了田伯光同样也身受重伤啊,而且还为了她不惜自爆其短……

    不过感情这东西,从来没有公平可言,只能对田伯光表示同情了。

    最终任盈盈还是以担心打扰疗伤唯由拉着仪琳出去了,听到有可能影响到令狐冲的治疗,仪琳一点犹豫都没有。

    宋青书终于静下心来,运功替两人化解寒冰真气,几个时辰过后,收回了按在田伯光背后的手,尽管两人都深受重伤,但田伯光只是因为内力太低才显得伤势很重,左冷禅对他的攻击力度完全不能和令狐冲相比。

    要知道他暗算令狐冲那一下是处心积虑、蓄势已久的雷霆一击,因为忌惮对方的剑法,所以一朝占据上风就完全冲着击毙的目的去的,要不是令狐冲练了易筋经,再加上关键时刻用独孤九剑逼退了他,恐怕早就凉了。

    这时候田伯光缓缓睁开了眼睛:“多谢齐王救命之恩。”他声音中并没有得救后的欣喜,反倒充满了落寞,想必刚刚也听到了仪琳的话。

    宋青书答道:“本来你早年作恶作端我不该救你的,不过一死了之未免太便宜你了,你就用余生行善积德弥补当年的罪孽吧。”

    田伯光苦笑道:“我如今不男不女的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不过比起以前对那些女人造成的伤害又算得了什么?齐王放心,田某余生会洗心革面,弥补当年犯的错。”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说起来轻巧,可是放下屠刀又谈何容易。田伯光如今之所以有了这么大的转变,那玩意儿被不戒大师割了是先决条件,然后爱上了仪琳尝到了情之一物的苦涩是另一个原因,两者缺一不可。

    宋青书也有些唏嘘,安慰道:“世事就是这样,你喜欢的人往往并不喜欢你,你看开些。”

    田伯光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不打扰你给他疗伤了。”接着神情落寞地到隔壁房间休息养伤去了,宋青书接着继续给令狐冲运功疗伤,又过了一个时辰终于化解了他体内的寒冰真气,此时天空已经微微泛白。

    此时令狐冲已经幽幽转醒,犹豫半晌艰涩地说道:“多谢。”他很长一段时间将宋青书当成自己势不两立的敌人,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让他出手相救,同时还得向对方道谢。

    不过令狐冲是个正人君子,尽管心中别扭,但依然表达了谢意。

    宋青书摇了摇头:“令狐兄不必客气。”

    这时候仪琳她们得到消息急匆匆赶了过来,看到令狐冲醒了,不由得哽咽地说了一声:“令狐大哥!”

    令狐冲也露出一丝笑意:“仪琳师妹。”

    仪琳急忙望向宋青书:“宋公子,令狐大哥现在是好了么?”

    宋青书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容易的,我花了一晚上才将他体内寒冰真气肃清,至于他经脉以及脏腑所受的内伤还没开始治呢。”

    “啊?”仪琳惊呼出声,一张小脸写满了担忧与失望之情。

    令狐冲苦笑道:“仪琳师妹你不要为难宋……公子了,我受伤之重,半截身子已经埋在土里了,若不是他出手我恐怕很难再见到你了。左冷禅的寒冰真气阴毒无比,之前的偷袭使得深入我浑身经脉,当世之中能一晚上化解掉我体内恐怖的寒毒,恐怕也只有修为通神的他了。”他担心仪琳不理解其中的艰辛特意向她解释,不过说到后来他又是敬佩又是失落,一直以来都把对方当成假想敌,本以为修炼《易筋经》后武功应该能和他一较高下,可没想到双方实力差距越来越远,甚至现在自己连他的背影都未必看得到了。

    人性就是这样,双方水平差不多的时候会升起竞争嫉妒之心,可一旦差得太多,剩下的只能是仰望与敬佩了。

    仪琳张大了嘴巴:“原来这么厉害,仪琳见识浅薄,还望宋公子勿怪。”

    宋青书摇了摇头,自然不会和她一般计较,而是看向令狐冲问出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令狐兄,虽然知道你现在需要休息,不过有几个问题能问你么?”

    令狐冲点点头,在仪琳帮助下背靠在床头:“你问吧。”

    “外面都传你叛国,自立蜀王,是真的么?”宋青书问道。

    令狐冲点了点头:“不错。”

    “啊?”一旁的任盈盈惊呼一声, 这之前她一直以为中间必有什么误会,没想到他居然亲口承认。

    宋青书也是皱着眉头:“可是以令狐兄的人品,应当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才对。”

    令狐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世上愿意相信我的人,反倒是你。”他虽然没有明言,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举世都把他当成叛国之人,反而只有昔日的情敌相信他。

    宋青书摇了摇头:“并不只有我,盈盈也相信你,还有仪琳,还有田伯光,这些人都相信你。”

    “多谢仪琳师妹,”令狐冲顿了顿看着另一旁的任盈盈,良久后才继续说道,“多谢宋夫人。”

    任盈盈脸上也有几分尴尬,不过清楚他心中的伤痕需要时间来抹平。

    收拾好情绪,令狐冲接着说道:“数月前的一天,贾似道的手下忽然找上门来,告诉我他们已经查出了我的身份,知道吴曦是我这个令狐冲假冒的。”

    宋青书暗暗点头,他的身份瞒住一时也就罢了,哪里瞒得住一世,不管是韩侂胄还是贾似道都是老谋深算之辈,迟早都会查出他的真实身份的。

    “上次比武夺帅害得贾似道一派的人落选,我还以为他这次派人来是为了取而代之,”令狐冲晒然一笑,“不过我并不是很在意,当初之所以来四川这边的确存着……存着和宋兄比较的心思,不过后来得知你们已经拜堂成亲,我知道已经无力挽回,这个心思就淡了。”

    任盈盈一脸歉意地说道:“令狐少侠,我们父女的确有些对不住你。”当初任我行战胜东方不败重新夺回教主宝座,其中令狐冲居功至伟,结果后来任我行却将女儿许配给了更加强大的宋青书;至于任盈盈本身么,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让心地善良的她十分过意不去。

    令狐冲淡淡地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感情这个东西向来都是这样,你喜欢的人人家未必喜欢你。”显然他刚刚也听到宋青书安慰田伯光的话,有些感同身受地说了出来。

    心思如发的任盈盈却敏锐地察觉到对方此时指的未必是自己,相处这么久她自然清楚令狐冲一直难以忘怀的人是谁。

    “那些人并没有拆穿我,反倒要我和他们做一笔交易,让我把印信给他们,他们则依然让我享受这里高官厚禄的一切,”令狐冲嗤笑一声,“不过我又岂是那种贪图荣华富贵的人,再加上本来就有些心灰意冷心存去意,当然不会同意这般不清不楚的交接……”

    “谁知道对方忽然拿出了师娘和小师妹的贴身物品……”说到这里令狐冲神情中闪过一丝愤怒,引动了他体内的伤势,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一旁的仪琳急忙端来一杯水递给他,同时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舒缓他这股气,令狐冲感激地对他笑了笑,接着说道:“那两样东西是师娘和小师妹非常喜欢的,一直小心保管,绝对不会不小心掉落,我当时心中又惊又凉,知道她们肯定出了事。”

    “果不其然,那人告诉我如今师娘和小师妹在他们手里,如果不配合他们的话她们俩不仅会没命,还会受到非人的污辱。”令狐冲拳头紧紧捏着,他最敬重的师母和最喜爱的青梅竹马遇到这样的危险,他又岂能不怒。

    “这些人真够无耻的!”任盈盈和仪琳听得义愤填膺,宋青书却暗暗叹了一口气,虽然无耻,却拿捏住了令狐冲的软肋,让他根本没法反抗。

    果不其然,令狐冲沉声说道:“为了避免她们受辱,我只能暂时答应下来,他们收走了我的印信,把我软禁在府邸之中,昼夜都有人在我身边监视,不许我与外界接触。”

    “直到后来他们把我迁到蜀王府中,我才隐隐得知他们居然以我的名义叛国!”

    看到他愤怒的样子,宋青书却暗暗叹了一口气,平日里令狐冲挺聪明机智的,不够一旦涉及到岳灵珊智商就会直线下降,像他这样全盘配合对方,对方就会放了岳灵珊母女么?

    不过如今也没必要再苛责他,宋青书不得不佩服贾似道果然够狠,为了扳倒韩侂胄,居然查出了吴曦身份有问题也一直隐忍不发,然后憋了这么个大招,韩侂胄这次恐怕是铁定完蛋了。

    以南宋的国运做赌注,牺牲这么多将士百姓的性命,果然不愧是历史上有数的大奸臣!宋青书心中暗暗警惕,将来和他为敌,一定要小心了又小心。

    又聊了一阵,令狐冲眼皮都开始打架起来,知道他重伤虚弱,便不再打搅他,让他好好休息,仪琳则自告奋勇留下来照顾他。

    宋青书走到甲板上,一旁的任盈盈拿出手绢替他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这一晚上辛苦你了。”

    宋青书一把握住她的小手,感慨道:“还是只有自家的女人知道心疼我,看那个仪琳,我救了她的意中人,结果她眼里只有令狐冲,谢谢都不多说一句。”

    任盈盈羞得下意识想将手缩回去,可惜没有成功便只好由着他了:“仪琳这般我见犹怜,你不会对她也产生了什么心思吧。”

    宋青书一脸无语:“我在你心中就这般好色么?放心吧,我对小光头没兴趣,尼姑什么的,想着就恶寒,我又不是和尚。” ( 偷香高手 /2/215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