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024章 你以为这是开副本?错了,我是守关boss!(4合1起啥名?)

文 / 榴弹怕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快一万二,但是不想水到一万二,其实是累崩了,就算3合1吧,所以7月27日截止,欠4更。至于标题我真不知道该起啥名了码到最后头晕眼花,错词错字,语句不通别忘了通知我我明天要是不用淋雨搬砖就一定会及时改

    我是无知的分割线

    日本是全球第二大娱乐市场,抛开唯一让人感到不解的电影类票房外,其余的种种不说吊打全球的动漫产业了,回到这架飞机上所有人都必须严肃对待的音乐方面,那也基本上是一家单挑全亚洲的那种感觉。

    嗯,作为一名韩国从业者第一次踏入日本乐坛的时候,用李秀满的话来说,当年风华正茂的他看着日本那工业化的繁华音乐市场是本能的联想到了志愿军的,没错,他当时就想到了志愿军顶着联合一路从鸭绿江推到三八线的情形。

    这个联想真的很形象,日本音乐市场的强大和成熟就是这么直观,对于当时贫瘠到极点的韩国音乐市场而言,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日本简直就是让人心里发寒。虽然天天喊着韩流、韩流,但其实韩国政府大力气扶持韩流文化的被还是因为文化上的自卑。

    这一点上看看韩国周围几个国家就知道了,除去已经说过的吊打全亚洲的日本外,再抛开奇葩的俄罗斯,毕竟人家文化重心不在这边,也幸亏不在这边。呃,美国爹也不用说了,那是全球文化输出。

    其实,韩国人哪怕是在面对着他们嘴上一直嚷嚷着看不起的中国时,也会被那种文化底蕴和体量所震慑。

    作为汉文化圈儒家传统保存最好的一个国家,棒子们面对那种文化母国的战战兢兢其实只有他们自己能懂,什么孔子是我家的,什么地图事件,什么高句丽战神一箭射瞎唐太宗,什么国会议员铭牌用中文还是韩文你以为那些真正的韩国精英心里不清楚这些事情的无稽?你以为他们不懂这里面的荒唐?

    话说日本人在引入央视版三国演义的时候,每一集都在后面用赞叹的语调介绍道具的考证,介绍历史人物和当时的文化风俗,介绍相关诗词歌赋这种对文化的学习和艳羡并不是自卑,恰恰相反,这是他们有自信的表现,因为他们背后有着属于自己的发达文化产业,所以他们在觉得好觉得妙的时候才有底气去称赞,反正他们一扭头,各种工业化的三国文化产品就能反过来涌入中国而韩国人呢?他们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甚至辱骂却只能显示他们内心的怯懦和自卑罢了。只是,当韩国全国都在自卑中寻求一个跟经济体量相搭配的文化自信时,韩国的普通老百姓确实需要用这些虚幻的东西来麻醉自己罢了嗯,打个很恰当的比方,这有点像打飞机,先对着自己幻想的事物把自己弄再说。

    但是,光打飞机也不行啊,韩国真正的社会精英们当然也知道光那样其实非常伤神费力,于是当公认的战后历史地位能排到前三的韩国总统金大中随手一挥,说是要有韩流文化,要文化输出的时候,全社会都跟着大开绿灯!

    而这,就是韩流产业的起源,是一个以文化自信为动力,以政府扶持为保护伞,然后以美国为偶像,以日本为老师,以中国为标杆的一种奇葩的、杂交的、工业化的文化产业。

    “所以呢?”金钟铭对李秀满在飞机上的上课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前辈你到底想说什么?韩流文化到底怎么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李秀满非常认真的提出了要求。“到了日本以后我们不是对手,是盟友,我们必须要联手承担起韩流文化输出的政治和社会任务。那里可不是韩国,在首尔我们再怎么争,争下来的盘子是可以归胜方的,在日本要是争,那争下来的盘子一半都要被日本人吃下去的!”

    “你是韩流文化在日本的开创者,你最有经验,既然现在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吧!”金钟铭回答有些不咸不淡,甚至有些敷衍的感觉。“反正我嘴上嚷嚷着怼你们,其实只是想让r在日本更高一头而已,没有恶意竞争缩小总体框架的意思。”

    李秀满认真的看了一眼金钟铭,确认对方没有在闪烁其词后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别嫌我烦你真要是在日本让r跟少女时代硬对硬打擂台,丢脸丢里子的都是我们自己!”

    “我没准备让两家打擂台。”说着,金钟铭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情形,大白天的短途飞机,再加上自己和李秀满在前面碍眼,所以飞机一起飞,几组就一起挪到后面闲聊在了一起,而这其中,表现的最亲密的无疑是r和少女时代。“你看这像是打擂台的样子吗?”

    “这年头”李秀满回头看了一眼正把脑袋挤在一起合照的女孩们,很显然他对这个情形也有些感慨。“确实!科技在发展,人的生活方式在变,人的观念也在不停的变,所以整体大环境也确实在加速着往开放随意的方向走,之前那种极端的竞争方式确实根本不可能发生了!”

    “所以说你一直在说废话。”金钟铭撇了下嘴。“这年头商业模式的发展随时随地让人感觉到跟不上趟,你一直口口声声的说什么为了韩流大局避免恶性竞争说句不好听的,日本市场那么大,跟韩国是一回事吗?咱们争的起来吗?而且,你真以为少女时代在日本有资格跟r竞争?”

    “前面的话听起来还挺不赖。”李秀满被气笑了。“最后那句话有问题吧?哪怕是r在日本很厉害,可是我们少女时代”

    “是吗?”金钟铭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然后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古里古怪的东西,那是一个呃,p苹果10年1月底才正式推出的了这玩意,所以在李秀满眼里这像是一个超大号的手机或者超小的笔记本电脑反正他不认识。

    “这这是什么?”果然,李秀满有点好奇了。

    “让你这个老古董的见证一下时代的力量。”金钟铭一声冷笑,然后伸手点开了一个应用程序,随即两组密密麻麻的数据和分析报告就以对比的形式出现在了p的两侧,毫无疑问那是少女时代和r的某种对比模型。

    而李秀满打眼一看后,眼睛立即就拔不出来了。

    原来,这个简单的应用程序里几乎储存了各种各样他注意到或没注意到,能获取或者不能获取的模型和数据。比如说,之前韩国那边两个组合已有的粉丝男女比例,不同粉丝群体的购买力和购买趋势,然后仔细看下去竟然还有什么不同粉丝群体音乐产品的不同购买方式,甚至邮购途径都有详尽的数据也不知道这厮是从哪里搞到的这些数据。

    不过,认真看过去的话,毫无疑问在韩国本土方面少女时代对r都是碾压型的那种。而等到金钟铭微微往下拉了一下屏幕后,李秀满的注意力更集中了,原来,相较于之前韩国那边数据的稀疏,r在日本这边的数据简直就要亮瞎眼,什么出道专辑r空降日本公信榜,什么日本粉丝数量和成分分析,什么日本宅文化的影响趋势导致购买方向的偏好,甚至是日本人的审美观变迁和r的关系这些东西个个都让李秀满大开眼界。

    不过,最让这位公司巨头感到眼热的还是两个跟钱有关的数据,一个是r这几个月在日本的收益那上面的数字虽然早就被媒体宣传的沸沸扬扬了,但是,真的从b老板这里看到真实数据后还是让李秀满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另一个让李秀满喉结耸动的数据则是r马上要发行的新专辑预售即时统计。没错,上飞机前日本那边就传来消息r的日本新专辑在还没有影子的情况下预售的三个版本竟然包揽了预售榜的前三!三个版本,一个是,一个是28页夏日海滩写真集,一个是追加歌曲,分别包揽了预售榜的前三,那预售收入数字同样看的李秀满直头晕!

    “看这里。”金钟铭随手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原本少女时代在日本这边空白的数据立即飙了出来,哪怕是李秀满对新式电子产品有点眼晕,但是他也能看得懂这是按照公司采集的数据样本对少女时代在日本出道情况的分析和假想。

    很有参考价值,大略的看了几项以后李秀满立即就在心里信了几分,别的不说,那里面的一些数据的真实性他是知道的,而且上面的很多分析都很有道理。不过,饶是如此,他对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就是少女时代全线以08到095的比例落后于r还是感到不忿。

    虽然少女时代的打造只有他一半的功劳,但是她们在韩国的威势还是让李秀满充满了信心!

    “我们有九个人!”李秀满不忿的指着p上面的一个数据反驳道。“比起只有五个人的r,她们没有理由会在总体粉丝数量上落后!”

    “你说的很对。”金钟铭竟然点点头。“根据我们的分析,她们会在两年后粉丝数量超过早去半年的r,而这里只是我们公司对一年以内情况的分析和模拟罢了。”

    李秀满为之一滞。

    ”实际上,我们公司上下都很认可成员数量对经济收入的影响,毕竟这样可以大量圈粉,而很多粉丝愿意为了一个人而购买整团的产品,这一点上在日本是48登峰造极,而在韩国就要说到你了!”

    李秀满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认真问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两年才能超过r?说句不好听的,两年后的数据未必有意义,因为到时候指不定两个女团都会出问题,现在还没有五年以上寿命还保持总体活跃的女团吧?”

    “后一个问题我也没答案,但是前一个问题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渠道问题。”说着,金钟铭毫不在意的继续向对方展示了一些别的东西。“根据我们的分析,少女时代最终的潜力还是要超过r的,但是使得少女时代在日本发展受限的瓶颈来源于你们在日本的合作对象艾回!松浦胜人当然是个有水平的人,艾回也当然是个不赖的公司,可是根据我们的揣测,艾回没有理由在在转让了你们公司股份以后还能向少女时代这样的大型团队投入足够而彻底的资源”

    李秀满的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艾回这件事情不仅是他和面前这个年轻人之间的一个伤疤,也确实是他现在正在担心的地方。虽然艾回的实力很不错,双方合作依旧,但是那边目前掌权的松浦胜人确实因为上次的事情和自己嫌隙已生,什么董事会的商业决断?鬼都知道松浦胜人早就通过当年的松浦胜人事件联手千叶龙平把那边搞成了一言堂。

    再加上人家自己也有自己的日籍艺人现在自己公司把少女时代当做宝贝疙瘩,可是松浦胜人也有滨崎步这样的亲闺女,更何况少女时代一个九人大团所需要的资源日本这边真的能敞开了供应?

    话虽如此了,李秀满却依旧面色如常:“在商言商,艾回跟我们确实有了点嫌隙,可是商业合作却一直没有任何问题,更何况如今s歌手江河日下,团体风横行,他们的看家艺人滨崎步更是聋了”

    “那就当我杞人忧天好了。”金钟铭在对方不舍的眼神中随意的关掉了p。“其实吧,我这次确实抱着让r压少女时代一头的想法,但是并不是你所担心的恶意竞争。只是觉得r在日本的开局太惊艳了,再加上我们借助裴勇俊人脉成功的搭上了东京放送电视台,日本五大无线电视台之一和日本环球唱片的线,而且日本环球唱片这几年有点萎缩,对于韩国艺人的操作非常有兴趣,所以他们也好我们也好,都想借机赌一把。他们敞开了资源投入,而我去写首歌,冲一冲,要是连上了之前r的成功,那谁也压不住她们了,少女时代也不行”

    李秀满敷衍的点着头,心里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金钟铭过度相信自己的作曲水平,非要强行用自己写的日文歌而非采用专业人士的日文填词,这简直是昏了头。忧的则是,裴勇俊作为韩流文化中韩剧的形象代言人在日本实在是门路宽广,前一阵还被日本首相夫人招待到家里年初的时候,b这个不着调的新公司带着r这个扑街货来日本,谁能想到他们竟然能在裴勇俊的运作帮助下搭上、搭上环球?这实在是让他反过来为少女时代只能通过艾回出道的事情感到不爽

    “说到底啊。”金钟铭还在喋喋不休。“我终究还是想要通过战胜少女时代一次彰显自己在业内的权威,就好像当初可以轻易毁掉东方神起和制定专属合同模板一样,这是我的路数,你应该心里明白但是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少女时代在我心里的比重相当之大,我总不能轻易的用那些手段来对付她们吧?真要是想玩,别的不敢讲,你信不信,只要我想,这九个人我能拉过来一小半”

    李秀满的眼皮再次不争气的跳了一下。

    “所以啊,我当时买下r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们是07一代女团。”金钟铭好像要在飞机上跟李秀满交交心一样。“毕竟嘛,哪怕是局部的,想要堂堂正正的打败少女时代最起码也必须是个07女团,不然连上场的资格都没有!”

    李秀满瞬间就黑了脸:“刚才不是说不在日本争吗?”

    “我说的是打败,不是争,不是闹。”金钟铭也有些恼火的回答道。“你到底听懂没有?那是西卡的团队,我疯了吗阻击她们?恰恰相反,我之前听人汇报时都想着要帮她们签了环球的!我要做的,只是把r捧到少女时代够不着的地方,让她们生不起跟r一较长短的心思,就好像在韩国r生不起跟少女时代竞争的心思那样!然后让韩国这边的大小经纪公司老老实实的服我!”

    “终究还是白日做梦。”李秀满似乎也有些上火了。

    “随便吧,到时候瞧!”金钟铭突然没了说话的兴致,只见他收起p又低头从包里翻出一个psp来,没好气的就起身往后走了。

    李秀满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走到后面时竟然一屁股坐到4n旁边的空位上,冉家就在那里跟同样拿着游戏机的南智贤、权昭贤一起打起了游戏总之,他看起来是被自己的顽固给气到了。

    不过,李秀满自己似乎也有心事,他叫来了一个属下,两人就在前面的位子上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整个飞机一时间被搞得蛮热闹的,骚动甚至引起了空姐的注意,但是看到所有人换好座位后都还只是在座位的范畴上笑闹,她们也不好说什么。

    “来,伍德。”西卡递过来自己的宝贝手机。“给我和荷拉拍张照。”

    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把对方的手推开,然后继续坐在那里打游戏

    94年的权昭贤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愤愤不平的西卡,然后继续低头陪自家老板打游戏说实话,虽然被称为小小贤,虽然可能是这飞机上年纪最小的那个,但是权昭贤很早就以童星身份出道,然后11岁身形还未长开时就加入过一个组合,再然后失败解散所以年纪最小的她反而很可能是这里最懂得察言观色的那位她很清楚金钟铭过来跟自己一起玩游戏的真实缘故。

    无他,少女时代和r之间真的很亲密,队伍里的金泫雅因为当初nrrs的那段经历以及青春不败的缘故也很随意,许嘉允更是公司选拔大赛出身洪胜成的破烂王外号,她跟这里的很多人都很熟悉。于是乎,这飞机的后半部分坐在一起的艺人里面,真正显得格格不入的恰好就是自己这几个人罢了,所以金钟铭才会坐过来,然后像个大男孩一眼跟自己还有南智贤一起玩游戏说实话,她心里其实蛮感激的。

    西卡的阻挠和玩游戏几个人的明显心不在焉使得这次联机变得短暂而无趣,所以,很快金钟铭就无奈的放下游戏机跟几个被冷落的4n成员闲谈了起来不过,他的眼神余光却一直在旁边r和少女时代身上打转。

    说实话,这两者如今的关系怎么说呢?按照金钟铭的看法就是,这是真好,不是假好!是大好,不是小好!

    实际上,不仅是这两者之间,整个07三大女团之间的关系现在都很好,私底下的交流和来往都很紧密,嗯颇有些渡尽劫波姐妹在的感觉。

    其实,在当初07年出道时这三者之间是有着一种极为强烈的对立情绪的,这很正常。而在随后两年间,随着三者之间形势地位的风云变幻,她们的关系也很难有一个稳定的交流基础。

    但是如今,眼瞅着nrrs彗星一般登顶又离去,然后回来后又安稳的停留在二线女团的行列再看着少女时代先沉沦又崛起,最终登顶成为韩流文化的代表甚至就连r也在浑浑噩噩数年之后却又突然在日本获得了立身根本,颇有了一些割据一方的感觉。

    所以不管如何,无论是她们自己看来还是在外人看来,只有数年寿命可言的这07三大女团也算是各自修成了自己的正果。实际上,大半年过去后,如今就连当初那个争强好胜的韩胜妍也看淡了很多。毕竟嘛,出道三年来各种波折之后,她们也算是各自有了平等面对对方的底气,心里那口气捋顺了之后再争什么也就显得无聊了起来。

    当然了,话说回来,日本也好韩国也好,变态的前后辈制度摆在那里,作为二代女团的第一波先行者,她们三个女团之间不相互交流难道还能去找那些晚了两年的后辈去当朋友?除非有特殊的境遇和场合,否则前后辈之间说话都说不利索吧?

    就好像面前的权昭贤几个人,她们不是不想,而是实在是凑不到西卡她们跟前去,老早的金钟铭就看到了,权昭贤这个小小贤几次想借着自己的玩笑话跟徐贤这个小贤说几句话,但是你还别说,徐贤这个忙内到了权昭贤面前那叫一个大姐风范看的金钟铭牙都酸了。

    首尔飞往东京真的是短途飞机,两个小时多一点而已,飞机上的随意气氛和说笑场景给金钟铭的感觉更像是去揄峙里的大巴车,前面和李秀满絮絮叨叨了一个多小时,又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跟4n几个闲聊了几句,而飞机很快就抵达了东京羽田机场

    不过,从下飞机的那一刻起,有些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起来。

    这个有意思的事情是落差感,而且是全线的落差感。虽然大家来的时候都只是乘坐连个商务舱都没有的飞机过来的,但那是短途飞机,真的无所谓的事情。但下了飞机后,两家公司两拨人马的待遇差距立即就显现了出来。

    首先是机场接机的粉丝和媒体,日本粉丝向来以礼貌加疯狂并称而闻名,而日本媒体也已经没有了韩国媒体的矜持,有点像是香江和韩国的混杂体,总之,穷追不舍是跑不了了只是这些粉丝和媒体八成都是冲着r去的!这跟上飞机前金浦机场的情形完全相反。

    由于还未正式出道,少女时代九个人只能在秀英的带领下礼貌的鞠躬致谢,然后由于粉丝没有组织性,显得比较分散,还得慢慢走,防止错过哪一撮粉丝毕竟刚来日本第一次可不能被媒体拍到把柄给外界留下不好的印象,不然怎么圈钱?但是,相比下来r就大方多了,她们多次往来羽田机场,早就轻门熟路了,只见五个人落落大方的分开走过去,在环球和的象征性安保下尽量照顾到最大量的粉丝,遇到情绪比较激动的或者脸熟的粉丝还会尽量满足握手的要求

    说实话,少女时代那边要是心里没有泛酸那就怪了,她们估计是第一次成为r的配角。

    而来到粉丝聚集的会面区外围的时候,情形又变了,这里是媒体的天下。粉丝们大多很礼貌的没有再度拥挤和围拢过来,毕竟这边有很多正常通行的旅客,但是媒体们就有些荤素不忌了。虽然日本的文化盛行,狗仔队那个层次也比较少见,毕竟拍了也很少有敢登上去的,但是媒体的主动性相比较于韩国那边还是大了很多不过不管这些风格迥异的调调和采访方式了,日本媒体们也依旧是八成都冲着这边来的,r的新专辑是所有媒体必须要掌握的资料,多问几句总是好的。而一起到来的金钟铭虽然是突然袭击完全没有预兆,但是和目的性很强的粉丝不同,一些素质比较高心思比较敏感的记者马上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重要的新闻点。

    而且,当环球唱片日本社长小池一彦亲自出现在会客区这里并向金钟铭鞠躬致意的时候,李秀满那边的记者更是又跑了一小半和小池一彦的重视以及恳切态度不同,面对着老朋友李秀满以及第一次来日本的韩国第一天团少女时代,松浦胜人竟然没有来接机!

    “第一次来日本,感觉真是别有风情啊。”车子刚一到羽田机场外的大桥上,金钟铭就对完全填海造地建造出来的机场全貌展示出了兴趣。

    “是啊。”小池一彦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第一次从羽田机场出来的人到到这里的时候都会有类似的感慨”

    两人全程都用近乎半个母语一般的英语交谈,所以交流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以至于对方语气中的那些感觉金钟铭也马上就察觉到了:“小池先生是在想我之前的承诺吗?怕我食言?”

    “我当然相信金钟铭先生承诺的力度,也知道金钟铭先生的能量和关系。”小池一彦一声苦笑。“但是,眼瞅着少女时代就这么上了艾回接机的车子,我心里还是有些空落落的r在日本已经是一线女团了,可是少女时代第一次来竟然就能在她们的主场拉走这么多场面这份潜力交给我经营,不出一年肯定又是一个r!”

    金钟铭笑着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咱们说好了,在日本,少女时代的成绩不许超过r。”

    “金钟铭先生的信心还真足!”小池一彦微微一笑。“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压制你妹妹所在的女团,但是成绩这种东西吗,还不是签约公司说了算?不过事情前提还是我们之前在首尔达成的约定,您得让少女时代的日本合约签在我们环球!”

    “一周内!”金钟铭笑着给出了确切的时间。“不过小池先生,我反过来也很难理解你的迫切啊”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小池一彦得到了金钟铭的确切答复后整个人都松快了不少。“其实啊,说到韩国偶像团体的优势,第一个就是舞蹈水平的出色,r的成功屁股舞要占一半功劳,在这一点上,日本艺人和团体的水平确实普遍性缺乏竞争力”

    金钟铭来了兴趣。

    “瞧我的脑子。”小池一彦突然反应了过来。“忘了告诉您了。是这样的,一个新专辑和一个新女团的出道事物不是一天能解决的,我的意思是既然在飞机上吃过午饭了,金钟铭先生又第一次来日本,我们一定要好好招待一下。要不今天就先不去总部了?我们所有人直接去伊豆泡下温泉,消除下疲劳,其实很多人都不懂,非得冬天泡温泉,实际上夏天夜里安静的泡下温泉不仅可以消除疲劳还会起到消暑的效果这样咱们边说边聊,今天先直接驱车伊豆吃晚饭,然后晚上泡下温泉,好好休息一夜,明天一早我们再去海边看看我们预定好的r主打歌的拍摄场地顺便我再沿途给金钟铭先生你讲讲艾回在日本的强势,还有韩国团体在日本之所以能获得成功的深层原因”

    且不说金钟铭和小池一彦今天晚上要以一个伊豆温泉之旅来开展双方的正式合作旅程,那边的李秀满却感觉到了一丝冰火两重天的意味!

    下午两点,李秀满才见到了姗姗来迟的松浦胜人,不过看到对方一脸疲态后这位公司的当家人瞬间就消了气,说到底,他跟对面的这个松浦胜人一样都是典型的务实派,去不去机场接人,需不需要多等一会其实都无所谓,关键是核心问题落实就好,对方这种状况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少女时代和的出道计划操碎了心的感觉

    但是,谈判持续到了晚间,李秀满却敏锐的发现事情大条了!金钟铭在飞机上向自己展示的预测模型似乎要成真艾回展示的诚意不够,在对少女时代的资源投入上远远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水准!

    这种情形如果放在以往,以两人十数年的交情,和双方直接的利益捆绑,李秀满肯定直接亮底牌说话了!

    但是,自打去年金钟铭借裴勇俊的手从艾回手里买走了公司的那10的股份后,有些隔阂就显得格外坚硬了!

    所以,耗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两人最后却也只能各怀心事的不欢而散。

    “总监!”刚一回到酒店,那位和社长重名的先生,也就是已经随着金英敏掌权后升为部长的前少女时代总经纪人韩胜浩,就直接过来敲开了李秀满的房门。

    “韩部长孩子们住宿安排好了吗?”李秀满不满的看了一眼韩胜浩,他觉得对方有点没尽责,只是如今随着少女时代的地位确立韩胜浩地位也不同了,再加上对方是金英敏派过来的公开的副手,他也不想怎么着对方。

    “我已经吩咐下去了。”韩胜浩咽了口口水,似乎是被对方的积威所震慑,但是最终他还是咬着牙说出了此行的目的。“总监,我知道那不该是我置喙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想表达一下个人的观点,我们少女时代如今的气势不同以往,她们很可能会在韩流大爆发的这几年成为韩流文化的名片”

    “你想说什么?”李秀满有些不耐了。

    “刚才谈判桌上艾回给出的条件明显配不上少女时代!”韩胜浩严肃了起来。“的拍摄预算、写真摄影师的档次、专辑次数的限制、日文歌曲的配备、演唱会的承诺这些统统比我们预想到的要低一层!”

    李秀满也严肃了起来,而且言语中对韩胜浩也客气了不少,毕竟对方的立场很对头,说的话也都说到了他的心里:“但是胜浩啊,我们跟艾回的关系终究还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那种,条件不好可以再谈,事情总会解决的”

    “李总监”韩胜浩微微耷拉下了眼皮。“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哪一点?”李秀满的心里咯噔一下。

    “长久以来,公司的艺人来了日本就要签艾回,不仅外界觉得理所当然,艾回觉得理所当然,就连我们自己也都觉得理所当然。所以少女时代来之前我们就直接宣布了进军日本,大家也都觉得不会有问题,因为我们有艾回这条线嘛!合同不对劲,我们唯一想的就是再谈谈再聊聊,因为我们觉得那毕竟是艾回!但实际上总监,商人是要讲究利益的,当他们把我们的股份抛出去之后,很多东西就已经先没有了意义。”

    “你有路子?”李秀满眯着眼睛盯住了对方。

    “国王唱片的人曾经去首尔找过我”韩胜浩言辞闪烁了起来。

    果然还是露馅了,就知道你狗改不了!李秀满心里一阵厌恶,不过看在金英敏的面子上他还是没露声色:“胜浩,国王唱片不错,但是哪怕他们全力而为也比不过艾回的水准日本四大唱片公司,华纳因为的事情跟我们闹翻了,除非韩国华纳先低头,否则不予考虑环球那里现在又跟b打的火热,我们没必要没必要想太多所以,除非你能拉来索尼,否则就不要在艾回这件事情上插嘴了。如何?”

    韩胜浩尴尬的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话虽如此,但是等对方离开后,李秀满却有些心烦意乱了起来,抛开后来那个让人恶心的国王唱片私下接洽的我们也,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之前说的那些确实很有道理。商人终究是商人,是要讲钱的,自己再怎么和松浦胜人互相欣赏也没用,对方去年那次抛售股份的行为的性质和后果都实在是太恶劣了!从性质上说是雪上加霜都是在给面子,实际上那简直是要害上的一刀!更重要的是从现在的后果来讲,如今两家没了那么那一层利益牵扯

    难道真的要去试试环球或者索尼?

    就在李秀满心烦意乱之际,外面的走廊上却传来了几个少女时代的女孩和那几个人的大呼小叫这更加让他心浮气躁了起来。

    不过,就在他拉起门把手准备到走廊上好好的训斥一下这群没规矩的熊孩子的时候,门外走廊上突然响起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却让他转怒为喜。怪不得会这么热闹,怪不得所有人都在大呼小叫,原来是自己的爱徒,也是这群人的大师姐宝儿来了!

    当然了,李秀满的兴奋不止是因为要见到好久不见的爱徒,更因为他心里一清二楚,以宝儿对艾回的知根知底,这次对方必然会给他带来足够的内幕信息,让他彻底而真实的了解艾回的态度。

    同一时刻,赤着上身,裹着一条毛巾当然没有伊豆的舞女过来帮忙搓背实际上此刻伊豆这个温泉池子里只有金钟铭一个人在,他正在一边享受着温泉一边仰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头顶的月亮来之前很早的时候他就在圈子里大肆宣扬,说自己要在日本这边把少女时代给怼下去,来证明自己在韩国娱乐圈的权威性于是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想用r来阻击少女时代

    这么想不能说是错的,但那只是一个阳谋,一个用成绩说话的阳谋,算不上是狙击,算不上是什么值得注意的大事情。但是,热到让人脑子发蒙的天气中,沸沸扬扬到让人理解不能的传言中,所有人都被这个糊里糊涂的消息搞得糊里糊涂,似乎大家都忘了他金钟铭真正想打击的到底是谁。

    是少女时代吗?是公司吧!

    闭上眼睛,金钟铭越发觉得来泡温泉是个出色的选择,真的感觉自己之前那种被浸在骨子里的疲惫的压抑全都被融化了出来,最后荡漾在温泉的丝丝热气中。

    模糊中,金钟铭又想到了几件事情,那次去找李秀满喝酒,对方明白的嘲讽自己,说自己想当的不是什么影帝,而是韩国电影的皇帝这么说很有震撼力,但不能是整个韩国娱乐圈的皇帝吗?不能是整个韩国文化界的皇帝吗?这是一个可笑到极点的国家,小到可怜,但是什么毛病都不缺的国家,重生至此,有钱有名有望,他凭什么不能当个皇帝?人的野心是没有尽头的。

    而且,哪怕是李秀满,如今再说起这个话题时还敢说用戏谑的口吻吗?他不也硬撑着说,自己不够名正言顺这算什么?死鸭子嘴硬?

    重活了一次,出生不多久还见识到了种族动乱,从中国到美国,从美国到韩国从那以后金钟铭早就想明白自己的最大长处在哪里了,不是什么锐气才气,他从来不觉的自己有那种本事,那是假的,真正的东西其实是格局和眼界,是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是可以为了认定的东西复出必要的代价而从后悔!

    一时难啃,不要紧,也不要急,跳出圈子来,绕个对方根本看不到的弯,再回头用对方难以理解的手段和方式狠狠的解决掉!

    拿李秀满和公司来说吧,这家阻碍着金钟铭整合韩国歌谣界的公司骨头很硬,领头人很有手段,背后的靠山更是韩国国内的顶级大人物,想要在国内对付对方可不是有钱有势四个字就能搞得掂的但是如果离开了韩国内部的政治保护呢?当初那10的股份要是放在国内根本不是有钱能买到的,但是在日本他轻易的就拿到手了。

    吃打不吃记?那么这一次,就从你们公司的王牌,少女时代的海外专属合同入手,让你接着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资本的力量吧!

    一念至此,金钟铭把脑袋完全埋进了温泉里,整个身体中的酸涩感全线散出真是爽极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本来还想写下去的,一口气把这个故事写完,但是写的手指都抖了睡觉了!爱咋咋地,天塌下来你们自己顶着!反正不许叫我!未完待续。

    ... ( 韩娱之影帝 /2/23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