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47章预料之外的爆料者

文 / 榴弹怕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六月上旬的中午,阳光灿烂,还有点热,而外面舆论的气氛也如同天气一样让人烦躁,有法官被抓了,有检察官道歉了,有电影在热映了,有j院线得意洋洋了,还有《sunny》导演欲哭无泪了……同样的,还有八卦媒体在看到正义获得了公正待遇以后开始跟着炒作起金钟铭的绯闻了。

    而这一次的绯闻已经不止是初珑,他们又把朴昭妍、含恩静,还有韩孝珠、刘仁娜,甚至还有少女时代的几个人都一起拉过来进行鞭尸……

    这种气氛下,不要说金钟铭一直瘫在沙发上,就连贝克都有点想一直躲在空调房里打盹的意思了。

    “oppa觉得是谁?”初珑捧着一碗蓝莓冰激凌坐在沙发上,盯了半天却都没拿起勺子,似乎是在做什么严肃的决定。

    “我……”躺在一边的金钟铭欲言又止。“我还没查出来。”

    “可这种事情不是要看动机的吗?”初珑小心翼翼的把冰激凌又放回到了桌子上。“没有好处,或者没有仇怨,能有几个人会这么做呢?”

    “这不是最近闹得比较大吗?”金钟铭干笑了一声。“我把国务总理和几乎整个韩国司法系统还有半个光州都一起得罪了,鬼知道这里面哪个王八蛋正好在娱乐圈有熟人?”

    “那就是无头案子了?”初珑面色不愉的扭头盯住了金钟铭。

    “是吧?”金钟铭尴尬的捏了捏下巴。“可是初珑……这件事情的关键不在……”

    “oppa!”初珑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金钟铭的解释。“昨天晚上夏荣在练习广告舞曲的时候直接累到哭了,她虽然看起来很成熟,但真的还只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孩子而已……反正现在都没缓过来。今天下午呢,我们还要去游乐场拍摄《s》的最后一集。这种时候,我真的不好总是自己半路跑出来耽误大家时间的。”

    金钟铭稍微一愣:“你是在为这个不爽?”

    “oppa以为呢?”说着,初珑再次端起了那碗蓝莓冰激凌,这一次她也没动勺子而是直接低头狠狠咬了一大口,但仅仅是一口后又旋即放回到了桌子上。

    “不是……”金钟铭有些无奈的笑了。“其实这件事本身我倒是不担心,给我时间,总会顺藤摸瓜查出来的,我只是怕你有想法而已……”

    “我能有什么想法?”努力咽下去嘴里的冰激凌以后,初珑感到有些无奈。“非得再说有什么想法的话……那就是我因为需要节食不敢吃你给我准备的蓝莓冰激凌!这可是蓝莓啊,多么怀念的名字,想当初二毛特别喜欢早餐拿蓝莓酱夹面包片……”

    “珑珑。”金钟铭依旧躺在那里,却有些无力的抬起胳膊在自己女友的背上画起了圈。“别这样,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

    “我当然知道oppa的意思。”初珑第三次端起了眼前的蓝莓冰激凌,不过这一次她直接偎到了金钟铭的肩膀上,然后拿起勺子把冰激凌一口口的喂给了对方。“oppa是想问我……我对这个绯闻是什么态度,有没有想过借此对外承认之类的,又担心我看到网上那些评论会生气,还想知道我要是被记者问到这个问题后会不会心里难受……可是oppa,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金钟铭被初珑报复性的喂食给弄的一时开不了口,只能无奈的听着对方自己说下去。

    “我们早就有约定,等oppa到了三十岁就要结婚,这一点,不管外界发生什么我们一定要做到。而在这之前,我也是可以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来选择生活的,这一点我们也相互承诺过。这次的事情,充其量就是以后数年间注定要发生很多遍事物的一次预演罢了,如果他们有切实的证据,那算是不可抗拒力,承认就承认了,没必要多讲。可如果没有,而只是单纯炒作的话,那我们就一切如常好了。而现在,oppa你一定要来问这些,是不信任我还是不信任自己?”

    金钟铭嚼着嘴里的冰镇蓝莓,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oppa你确实不放心,那我就再重复一遍好了。”初珑又把一勺子冰激凌塞了过来。“我既不会被这些东西所干扰,也不会觉得这些事情会让我们的关系受到什么冲击,因为对我而言,生活里总有需要去尽力而为的事情!oppa想过没有,那五个孩子对我而言现在也是一种责任?就如同之前妈妈去忙的时候交给我的世熙一样,也如同我们一定要结婚的约定一样……从小到大,我爸爸就教我,如果是做不了的事情就不要轻易许诺,可如果是应许下来的事情就一定要倾尽全力。oppa,我理解你的小心翼翼,我当然也知道你是在尊重我,可是……你还是小瞧我了,既然我们已经把彼此抓住了,甚至连西卡欧尼和二毛她们都认可了我,那我现在要做的就只是要平心静气的生活而已,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东西而给自己添烦恼呢?”

    金钟铭忍不住轻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算了oppa,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了。”看到金钟铭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初珑俯身把对方嘴边蹭上的奶油给舔了下去。“有机会咱们再说,不过还是那句话……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希望看到oppa你活的太累,这也是我的责任。”

    说完,女孩就像一个蝴蝶一样从沙发上飞了起来,拎起包,越过躺在地板上的单身狗贝克,换上鞋子,戴上口罩和帽子,然后飞也似的离开了。诚如她所言,刚出道的组合,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她有一万个理由去照看那些个比自己小四五岁,甚至五六岁的未成年孩子。

    而就在初珑离开这里的过程中,金钟铭始终静静的躺在沙发上,一动未动。因为初珑的表现让他有了一种莫名安心的同时,却又升起了一丝愧疚。

    总之,蛮复杂的。

    其实,金钟铭很清楚,初珑的温柔如水一直都是她身上最吸引自己的东西,不需要自己操心,不需要自己多想,不需要自己提心吊胆,也不需要自己为她改变生活轨迹。当然,这并不是这个女孩毫无原则,恰恰相反,像水一样生存,本身就是她的原则。

    可是话说回来,最难消受美人恩,金钟铭又是一个向来自问最尊重身边人的人,这种情况下他总是习惯性的代入考虑,她会不会受委屈,会不会觉得难堪,会不会心里不舒服?所以,虽然感激着初珑的通情达理,但在另一方面,金钟铭却更加的惭愧起来。

    而这种惭愧,则注定要转化为对恶意引发这次风波的人的愤怒。

    就这样,金钟铭在沙发上躺了很久,约摸着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他才从各种复杂情绪中强行清醒过来,并理顺了一些东西。

    首先,顺藤摸瓜是最合适的调查方式,而这一点金钟铭在绯闻刚传出来的当天就拜托了张承文,可很显然,这么调查是需要时间的,因为鬼知道那家不入流的八卦小报纸自己知不知道信息的来源?

    其次,如果从动机上来反推的话,那怀疑对象太多了。因为很显然,就如同金钟铭之前跟初珑随口说的一样,很可能就是司法系统里的哪个王八蛋不知道从谁那里知道了一些东西,然后气急败坏之下想给自己添堵而已。

    不过你也得承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然而,金钟铭从来都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反正他现在也没别的心思去做其他的事情,于是乎,想了一会后,他直接起身给金淇春打了个电话。

    “什么意思?”五分钟后,朴大妈暂停了和罗卿媛的谈话,然后不爽的看向了自己的生活秘书。“他闹绯闻也需要我来处理?案子要重审了,检察官给他道歉了,还想怎么样?”

    “他这次好像真的是想问下这波绯闻的事情。”金淇春小心翼翼的解释道。“金钟铭先生说……这次的所谓绯闻其实是真的,他还说金滉植总理的行径一次比一次下作,简直恶心!”

    朴槿惠稍微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答话呢,旁边的罗卿媛倒是来了兴趣:“淇春,你是说前几天金钟铭闹得那个绯闻是真的,那个女idol真是他的女朋友?”

    “哎。”金淇春连连点头。“要不是刚才他很生气的打电话过来,我也没想到这波绯闻竟然是真的……说实话,金钟铭先生在这方面的风评向来极佳,可竟然他真的找了一个idol,而不是什么联姻……”

    “原来如此。”罗卿媛突然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

    金淇春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在说什么,只好低头不语,静静的等着自己主子发话。

    “我是不懂这些年轻人情情爱爱的。”朴大妈无力的挥了下手。“一点小事情就要打电话到我这里……总之告诉他,为了他的事情,金武星委员已经去跟金滉植总理亲自交涉过了,现在他里子面子都有了,就少跟我在这里纠缠不清的……”

    “但是……话也不能这么说。”罗卿媛突然在旁边低头轻笑了一声,算是难得打断了一下朴大妈的话。“委员长……您是要注定嫁给国家的人,所以就像您说的那样,年轻人情情爱爱的你大概是不放在心里的。可是,将心比心,如果金钟铭真的像淇春说的那样,一方面在女色方面风评很好,一方面又这么不顾轻重的打电话来找您,反而说明这种事情在他心里分量是很不轻啊。”

    “你的意思是什么?”朴大妈蹙眉问道。

    “我之弊草,彼之珍宝。”罗卿媛认真的劝道。“替他随口问一句,对我们而言什么事都不是,可是对方却会当做莫大恩情的。”

    11年的朴大妈绝不是听不进人言的人,她稍微一想就认可了罗卿媛的意见,而且直接拿起电话打给了金滉植。

    “不是……那边干的?”听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金钟铭竟然有些恍惚的感觉,以至于手里用来静心的历史地图册都直接掉到了趴在阳台上打盹的贝克脑门上。

    “绝对不是。”金淇春的回复非常肯定。“委员长亲自给金滉植总理挂了电话,对方说的很清楚,在前几天检察厅失控以后他就严格约束了所有人。如果是大动作他反而不敢肯定,可这种下三滥的套路,没有那个人会这么无知和放肆……”

    “那……金秘书,你个人怎么看?”金钟铭低头从贝克脑门上捡起了地图册,然后迎上了正对着阳台的夕阳。

    “我个人……我个人的看法是和委员长这边一致的。”金淇春压低声音解释道。“金钟铭先生……我不觉得金滉植总理需要在这种事情上撒谎,而且从我的角度来看,你是不是有点灯下黑啊?”

    “什么意思?”灯下黑这个词让金钟铭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你看啊,虽然现在全社会主流的话题都是司法不公,都是电影,也都是你受到了司法系统不公正的报复却又在民众们的声援下得到了清白……可是,回到绯闻这件事情上,从政治角度而言这种消逝算什么报复?所以,金钟铭先生有没有想过,这事情没那么复杂,只是娱乐圈本身的问题罢了。”顿了一下,金淇春继续说道。“我是个年轻人,跟那些大佬不同,女团什么的还是知道的。据我所知,你现在闹绯闻的两个对象,她们所处的女团不都是急速上升状态吗?tara隐隐要冲击一线位置,apink明显锁定了最佳新人,我要是个有魄力有胆色的娱乐公司老板,手下有艺人被这两组人威胁到了,那趁着你的目光都在这种大事情上面,直接趁乱偷偷捅一刀……又有何不可呢?”

    金钟铭忍不住嗤笑了出来:“有魄力、有胆色的娱乐公司老板?”

    “你这是已经想到什么人了?”金淇春继续低声问道。

    “多谢提醒……金秘书妹妹快毕业了吧?”金钟铭突然心情轻松的话锋一转。“是学美术的对吧?”

    “哎?哎……是,是的。”

    “去neoiz吧。”说话间,金钟铭已经来到玄关这里开始换鞋了。“去淘宝的话没什么合适专业,来ube的话等你发达了容易被人揪着不放,neoiz的副社长是我父亲,多方便?”

    “真是……感激不尽!”

    “好说。”金钟铭直接挂上了电话,然后套上外套步行出了门。

    同一时刻,s.m公司的旧大楼内,后方侧翼副楼四层的某个办公室里,李秀满和金英敏正在讨论着巡回演唱会的事情。

    话说,虽然早就有了漂亮的新大楼,虽然还在新沙洞跟很多顶级艺术家合作开办了艺人培训学校,但是这栋小破楼始终还是s.m公司的核心所在,是这个目前仍然保持着韩国第一名号歌谣经纪公司的对外象征。

    为什么?很简单,他们迄今为止所有的成名艺人都是在这里成长起来的,而更重要是这家公司的二元制核心领导李秀满和金英敏始终都还是在这里办公……谁敢说这里不是s.m公司的核心所在?

    “一个高等法官说成贪污犯就成贪污犯了。”说完巡回演唱会的回程安排后,金英敏实在是忍不住提起了今天中午的新闻。“直接就被逮捕扔看守所里了。所以说韩国娱乐圈里面,电影最大真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唱一万首歌也没这三部电影的社会效应大……”

    “一个法官算什么?”李秀满无力的摇摇头。“那是表面功夫,是应付查税那件事情的。这件事情关键的问题还是在那三个通过的法律修正案,尤其是最后一个,那个什么《熔炉预防法》一实行,光州那边的人就要少一大块蛋糕,对应的,我们需要上贡的就要多一些了,这才是最让人无奈的。不过,你的意思也是对的,就社会影响力和真正的拳头硬度而言,那些拍电影的天然的比我们唱歌的要强,人家连整个韩国司法系统都能硬碰硬,要是想欺负我们的话,我们都没法还手……”

    “关键是……现在大趋势是这些跨界的大公司、大资本都在玩所谓的‘泛娱乐’……你看j,他们有院线和电影制作公司还不知足,竟然还要搞电视台,搞娱乐公司,还经营艺人,tara这一年为什么窜的那么快,不就是靠着j的保护不讲规矩吗?一年到头都在电视上,根本就赖着不走,再这么下去,我们自己的这盘肉迟早要被他们抢走的。”

    “你想多了。”李秀满拿下眼镜然后掏出眼镜布仔细的擦拭了起来。“什么叫规矩,就是整个行业,甚至是他们相关的行业一起达成的共识。j再大也没资格跟全部人作对,看着吧,有他受到反噬的那天。实际上,相比较于j,我还是更担心ube。”

    金英敏为之默然。

    “ube走的实在是太稳了。”李秀满心有忧虑的继续说道。“我一开始寄希望于金钟铭会跟洪胜成闹崩,但是小王八蛋始终没捞过界,跟洪胜成称得上是配合默契。后来我又熙寄希望于金钟铭冒的太快,根基不稳被人拽倒,但是现在看来,因为他有钱,所以在国外关系错综复杂复杂,而在国内凭着一次次的刷声望、搞ngo、搞社会运动,也已经羽翼丰满了。关键是他还不冒进,就一次强买kara惹出了半次众怒,却还被他砸锅砸到了裴勇俊身上,并且kara日本还赌赢了,再这么下去……”

    “再这么下去……只要三五年后,ube后备练习生队伍跟上了,那基本上我们就无计可施了……”金英敏略显无力的接上了李秀满的话。“可是更大的问题在于,我们现在也无计可施啊。过年的时候为了让他放开泛华语圈的通道,咱们不是答应了要在娱乐圈里配合他吗?”

    “只能耍点小动作了。”李秀满也跟着无力的摇摇头,然后他收起眼镜布,准备重新戴上眼镜,然后离开公司去应酬。“事情就这么说,我先回去……”

    “砰!”

    话说到这里,随着一声猝不及防的巨响,刚刚起身,已经快60岁的满叔差点没被吓得栽到地上,索性旁边的金英敏年轻力壮,伸手拽住了他。

    门被踹开了,然后门把手在地板上不停的打着转,看来它也没逃过它前几任相同的可悲命运被同一个人用同一种方式终止了为人类服务的伟大理想。

    金钟铭双手叉在腰带上,慢慢悠悠的走进来办公室,然后低头看着门把手在摩擦力的作用下慢慢悠悠的转了半天,等它终于停下来以后,这才忍不住抬头对面前的两人叹了口气:“两位前辈……何必呢?讲道理,这一次不讲规矩的是你们二位吧?”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未完待续。) ( 韩娱之影帝 /2/23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