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30章谁是我们的朋友?

文 / 榴弹怕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s:抱歉,困得要命……我觉得我能撑住,这是一个犯困的人最常见的错觉。

    成熟的股市都有举牌制度,这是为了保证中小股民的利益,防止他们在剧烈的市场波动中被坑死。具体而言就是,任何一个投资者从拥有了一个上市公司5%的股份开始,每到占股比在5的倍数时,就必须在达成条件的三日内对监管机构,对被收购方,予以正式的公告,并且履行自己的相关股东义务。

    这就是所谓的举牌收购制度。

    金钟铭之前不声不响的搞到了一些cj院线的股份,这很正常……不到5%那也就是一个正常投资行为,但是一旦过了5%而进行举牌的话那就意味着要动真格的了。

    而这个正常工作日的下午,这个公开举牌也着实让不少人有点懵逼,李在贤心脏病都差点犯了……原以为来者是客,可没成想竟然是个强盗!这是要硬生生的逼着自己再开辟一个第三战线流血啊!

    是真的在流血!

    李在贤跟三星对立已经持续了两三个月,经济空间基本上已经被对方挤压到了最低点,而且为了扶持任太熙,已经把手头能挤出来的资金全都挤出来了,不然也不会对下面人压榨到那个地步!

    甚至说句磕碜的话,当初拿自己旗下最挣钱的女团当政治花瓶做政治秀,某些程度上也是逼得……他难道不知道会有风险,或者太过于明显?实在是因为cj自己的资源不花钱,省事。

    于是乎,面对着金钟铭的举牌,还有对方身后那人尽皆知令人发怵的资金流,堂堂cj会长李在贤第一反应竟然是要停盘扩股,第二反应竟然是要再跟金钟铭私下聊聊,说不定是误会呢……呃,总之,这位李会长措手不及之下真的是狼狈不堪。

    不过,不仅是腰眼上被捅了一刀的李在贤有点懵逼,周边很多人都有点懵逼……比如说李富真和罗卿媛就在傍晚时相互通了个电话,她们这意思是,金钟铭和李在贤怎么回事?,莫非这俩人是在演双簧?

    仔细一想还真有可能!

    但是,虽然同样是觉得事情还不能轻易下结论,可李富真和罗卿媛却在通话后采取了截然相反的举动。

    其中,李富真主动停下了手里原定的报复动作……毕竟,她等得起。

    而且如果金钟铭和李在贤翻脸的事情属实的话,那么对于第一目标是李在贤的韩国经济界第一家庭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也完全值得等下去看清情况。

    但是,罗卿媛这边就不同了。

    以这位女政客的立场来说,那俩人都是一样的二五仔,而且由于体量和根基的缘故,李在贤目前她还真动不了,金钟铭反倒是唯一的选择。更重要的一点是,她的个人情绪摆在这里。

    这一轮事件里,在所谓的上层大人物中,对于tara这个组合,罗卿媛估计是少有的确实抱有很大情绪的人……想想也是,虽然李在贤背叛的是朴槿惠,但真正在面子上失分的却是她罗卿媛,而直接打在这位爱美女士脸上的正是tara这个握在李在贤手里的装饰品。

    不疼,但是很丢脸!

    所以,从立场而言,罗卿媛完全没有必要在乎金钟铭和李在贤之间如何如何,该怎么样就怎样好了。

    实际上,傍晚时分,离开国会并和李富真聊了几句后,这位女士就直奔朴槿惠在国会对面的竞选对策委员会总部,她心里很清楚,没选上首尔市长的自己终究只是朴槿惠手下的一个小太妹,要对付金钟铭,还是要大姐头亲自承诺才行。

    但是……

    “朴委员长不在?”罗卿媛茫然不解。“这时候她有什么选举事物之外的事情要做吗?而且,下午在国会时还……她有说去忙什么吗?”

    “回家了而已。”小金淇春秘书礼貌的鞠躬应道。“三成洞的住宅,刚刚离开不久。而且委员长离开前并没说有什么特殊的事物要做,也没给几位留下什么讯息……”

    “没有公务人员……呃,几位秘书中有谁跟着吗?”罗卿媛稍微一想,怎么都不觉得孤身一人的朴槿惠有什么回家的必要,不过考虑到私宅的安全和隐秘性,还有隐约中的重视含义,用那地方招待人倒很有可能,所以她才会如此询问。

    “郑虎成前辈跟着一起去了。”小金淇春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然后……崔顺实女士下午就等在了这里,再加上一位司机,四个人乘坐了一辆很普通的公务用车,就直接过去了。”

    罗卿媛为之默然,郑虎成是朴槿惠秘书班子里的不管秘书,是追随了对方十几年的心腹智囊,崔顺实她自然也不陌生,那是对方多年的大管家,负责朴槿惠各种私密事物的‘大内总管’。这俩人一起跟着对方回到私宅,她一时还真想不到这是要办什么事情或者见什么人了。

    于是乎,左思右想之下,罗卿媛终究只好暂时按下念头,先行告辞。

    而就在罗卿媛开车离开新世界党(就是大国家党,别在意这奇葩名字)在汝矣岛上的这栋大本营建筑时,同一时刻,金钟铭则驱车来到了一个自己很熟悉的地方……tara的宿舍楼下。

    话说,曾几何时,金钟铭的这辆现代车经常性的停在此处。而在他很少来这里以后,这地方也曾经和很多当红组合的宿舍楼下一样,开始慢慢的挤满了私生饭,藏满了狗仔记者……而如果不出这档子事的话,估计tara这时候也应该会想少女时代那样,或是集体搬迁到一个更加安全和私密的小区,或是干脆全员仿照孝敏那般各自独立住宿。

    但是,这次的事件来的太突然,一瞬间就中止了tara所有的规划,这种事情自然也不会再提。而更加有意思的是,如今的宿舍楼下,私生饭很少见,但是娱乐记者甚至时政记者却都已经开始光明正大的守点了。

    毕竟嘛,处在旋涡中心的tara成员里,恩静和智妍还一直被堵在宿舍里。

    金钟铭看着挤在路边的各种记者,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但终于还是将车子停在了旁边的空档里,并且堂而皇之的走了出来。

    堆在路边和楼道两侧的记者们有点懵,这时候不该避嫌吗?你就这么直接走过来是个什么意思?

    然而,正当这群人集体懵逼之时,金钟铭竟然就目不斜视的直接走了进去,就好像周围的记者全都不存在一样!而记者们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来不及问话,来不及拍照……这种不职业的反应简直丢尽了记者这个行业的脸!

    “门外这么多记者,对居民生活不会有影响吗?”金钟铭一边走一边对迎上来的ccm公司工作人员黑着脸质问了一句。“你们怎么跟楼里的居民交代?”

    “能怎么交代?”领头的人闻言一声苦笑。“只能不断的赔礼道歉,顺便给些物质补偿,同时无论如何都要拦住记者进入居民楼……”

    “也只能如此了。”金钟铭皱了下眉,却也没什么好法子。“恩静在吗?”

    “她和智妍一直都在,但是……”

    “有话直说。”金钟铭嘴上说着,其实手上却已经干脆的按响了近在眼前的tara宿舍大门。

    tara的这个助理瞥了眼大门,没说话,而金钟铭等了一会却也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自己按响了门铃,竟然没人来开门,看来屋子里的两个人是废到一定份上了。

    “颓废到什么程度?”金钟铭无奈的回头问了一句。

    “单就我每天饭点送饭那一会功夫得出的结论来说。”助理有些尴尬的描述道。“这俩人应该从事情出来以后就没洗过脸、洗过澡的样子,如果您不来的话,我们原本准备今晚上让女助理住进去的……”

    金钟铭立即打断了对方:“你饭点时候怎么进去的?”

    “居丽走前把钥匙给我了。”助理无奈的伸出手来。“其实我刚才就想说,金钟铭先生有事找她们的话,我直接开门让您进去好了……”

    金钟铭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也懒得计较这些东西了。

    就这样,大门打开,助理继续在外面守着,金钟铭则毫不客气的走进了宿舍。

    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装潢,一进门就是占了客厅半壁江山的鞋架和衣架。话说,这不是tara大牌爱美,恰恰相反,这是因为这个还未更换或者弃置的宿舍太小了,如此而已。而由于房子太小,当金钟铭来到恩静房前时,他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屋内的两人……有人摁门铃是一回事,直接走进来总不能不看一眼。

    “oppa。”双眼通红的智妍率先从恩静的床上站了起来,同时忍不住想挤出一点笑意。“我早上听门口的助理oppa说了你昨天去看昭妍姐的事情……听说她没多大事情?”

    “怎么……也不看下新闻?”金钟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四下打量了一下恩静的房间,这里完全没有对外通讯的影子,电视机、电脑、平板、手机都没看到。

    “网上那些谣言太过分。”一直背对着门口的恩静突然站起身来回头迎上了金钟铭,语气显得很是镇定和坚决,似乎是想保持某种形象。“我就没让她看……钟铭你怎么来了?”

    “这头长发留的难看死了。”金钟铭扶着腰微微侧头打量了一下对方,双方的对话显得有些驴头不对马嘴。

    “这个发型是我上了高中以后一直期待着的。”恩静毫不客气的回应道。“而且好不好看不是你说了算……”

    “都打结了。”金钟铭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几乎是不留情面的打断了对方的装腔作势。“长头发就是难伺候……赶紧洗一下也好梳理一下也好,我们要出去!”

    “去哪儿?”恩静瞬间就有些警醒了。“门口全是记者,而且……莫非是要开发布会吗?”

    “不是。”金钟铭轻轻摇了下头。“开发布会直接这副样子更好,可怜兮兮的,对不对?我是要带你去拜会一位大人物,而既然是拜会,就没有理由这么一副惨样了,给你五分钟,该洗的洗一下,不要化妆,整洁就好。”

    恩静怔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是去见崔岷植前辈吗?中午的时候,送饭进来的助理其实借机说了很多事情……”

    “不是!”

    “那是……”

    “是朴槿惠委员长。”金钟铭有些不耐的打断了对方。“我跟她约了晚上七点半,虽然时间充裕,但是我强烈建议你速战速决,把你的头发和脸全都收拾好……”

    听到这些话恩静忍不住有些气闷,可马上却是满脑子的空白感,因为尽管有些摸不清头绪,但她也依旧能够肯定,朴槿惠这个名字的出现,很可能会彻底解决掉tara的这次事件!自己和自己的队友能否熬过这一关,很可能就要看今晚这次拜会了!

    金钟铭再度点了点手腕的位置,算是提醒了对方一下,恩静这才恍惚中反应了过来,然后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她立即迅速的从对方身侧跑了过去,到卫生间去梳理干巴巴的头发和黑乎乎的眼圈了……

    “oppa……我也要去吗?”智妍小心翼翼的轻声问道。

    “你不用去。”金钟铭当即换上了一副跟面对恩静时截然相反的和煦面孔,满满都是笑意。“你可以等我们走了以后去洗个澡,然后睡一觉……再醒过来的时候就会发现,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听到这话,智妍突然间像是泄掉了一口气一样,然后直接仰头摔倒在了恩静的床上。而等金钟铭被动静颇大的恩静那边吸引了一下注意力再回头时,这丫头竟然已经没毫无征兆的睡着了!

    金钟铭半是好笑,半是心疼,却也只好关上门回到了客厅中。说实话,就凭智妍这种瞬间入睡的本事,其实可以看出来她这几天有多么压抑!

    要知道,恩静之所以断了这丫头的对外信息渠道,其实完全是因为先看到了一些东西才会如此的。

    说起来可笑,tara六个人,居丽神神秘秘的,且没有牵扯进这件事情里太多;宝蓝的爷爷黄海在演员圈子里辈分高威望高,大家都给面子;恩静和昭妍,前后跟金钟铭传过绯闻,也有人隐约在留面子;最后,竟然是智妍和孝敏,一个蠢蛋,一个软面条,成为了这件事情中段子手最喜欢的攻击对象!

    按照这些天最开始出现的爆料来讲,智妍和孝敏是直接欺负刘花英的那个。其中智妍是公开掌掴,孝敏是带头找茬……再发展下去,估计就会有更加恶心的谣言出现了,而从这个角度来说,恩静断了智妍的网络、电视、手机,确实是很一个很有担待的行为。

    而这种勇于担待的感觉似乎还在继续,虽然不知道到底要面对什么,虽然有些畏惧和不安,可是恩静依然迅速的整理好了仪容,并出现在了金钟铭眼前。 ( 韩娱之影帝 /2/23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