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02章砸车(下)

文 / 榴弹怕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        崔泰源临时召开了一场sk崔氏领导层扩大会议,列会的有他一坨兄弟、堂兄弟,姐妹、堂姐妹,当然还有他们家族最信任的专业经理人团队。

    不过,由于事发突然,众人仓促集合,会议尚未开始就已经乱了起来:

    “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二人呢?”

    “老五呢?”

    “金钟铭在干吗?”

    “我怎么看到外面警察和记者都来了,怎么也没人管管?”

    “不是说谈生意吗,怎么突然就砸车了?为什么平白无故砸人车啊?”

    “咱们sk已经这么堕落了吗,生意不成就砸车?”

    “咳!”

    崔泰源毕竟做了十五年会长,而且一方面经常为家族顶罪上法庭,另一方面他也确实称得上是慧眼识玉,提拔和看中的专业经理人团队把sk发展的不错,所以威望还是不缺的,而这么一声干咳以后,乱糟糟的会议室里立即就安静了下来。

    “是这样的。”崔泰源同样一脸茫然的开了口。“金钟铭找我谈生意是没错的,但是砸车是个突发状况,是老五家的小二自己干的破事,是独立事件。具体情况我也还没搞清楚,只知道金钟铭还在电梯里呢车就已经被砸了,安保部的韩部长在这儿,咱们可以一起问问,也算了解一下情况……”

    话音刚落,立即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发问了:“韩部长,你知道小二为什么砸车吗?”

    “哎,好像是因为二公子回来的时候,发现前排留给公司高层的专属停车位被人给占光了,然后金钟铭先生的那辆现代车又……又在其中太显眼,所以他就直接就砸了。”

    会议室诡异的安静了一下……不管如何,全责在己方是没得跑了,闹出去之后sk和崔家会被骂成什么样也不问自知。于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后,立马就是一阵连续不断的声讨:

    “哪来的霸道逻辑,人家怎么知道那是专属停车位?”

    “而且来着是客,金钟铭停在那儿怎么了,他不够格吗?”

    “虽然那辆现代寒酸的很,可既然敢明目张胆的停在那里,小二就不能先问问别人这车是谁的吗?”

    “话说真没人告诉他那是金钟铭的车子吗?”

    “下面这么多安保也没人拦着吗?”

    “小二也不是糊涂蛋,有人说一声肯定不会这样的。”

    眼看着黑锅转啊转的要转到自己身上,那位安保部的韩部长不等这群高层问话就主动的追加了几句解释:“据当时现场的保安人员说,好像二公子一回来的时候就是带着火气的……根本就没跟任何人说话,车子停下来,一下车拎起棒球棍就直接开砸,我们的人赶紧跑过去想拦住他,却已经晚了……为此还伤了一个兄弟!”

    “送医院了吗?”崔泰源赶紧压住心里乱七八糟的心思,摆出会长的架势关心了一句。“严重吗?”

    “皮外伤,流血很多但不是很严重,已经送过去包扎了。”

    “那就好,我会让昌源去赔罪的……”

    “谁知道小二哪来的那么大火气?”又有人又忍不住开口了。“莫非这年头在外面还有人敢给他气受?这年纪的人好像就他最横吧?”

    “不清楚。”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现在小二人呢?”有人继续问道。

    “二公子当时被下楼的金钟铭先生抓了个正着,然后金钟铭先生说让他带着的他棒球棍站在公司大门口……那个,那个‘展览’一下!”韩部长艰难的吐出了后面那个词。“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展览’呢!”

    “展览什么意思?”有人不大理解。

    “当然是罚站了!”

    “何止?是站在那里让警察不断的问话,然后周围一大波记者围着拍照摄影,这年头,汝矣岛上难道还缺多事的媒体?”

    “不能跟警察说一声吗,屁大点事,让他先去派出所也好吧?”

    “金钟铭就在旁边呢!砸了人家车还不许人家出气?”

    “我不是袒护小二,关键是位置太敏感,这么干丢的是sk的脸!”

    “谁下去管管,控下场?”

    “那个崔副社长其实也在楼下。”韩部长赶紧提供了一个新的信息。“他得到消息后就立即下楼了,现在正在努力控制场面……”

    “控制个毛啊?这种场面金钟铭怎么可能会让老五控住场,老五他哪来那么大的脸?”

    “这不也是变相的展览吗?父子同台……”

    “有这么一个儿子,也是糟心!”

    “幸亏小二那王八蛋没蠢到往金钟铭脸上也来这么一下,不然乐子就真大了……”

    “都静一静。”就在这时,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崔泰源突然开了口。“我有话说……”

    骚动再次停止,韩部长也立即知机的转身离开。

    “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眼看着安保部长离开了会议室,崔泰源这才微微叹了口气。“你们还以为这件事情只是昌源和他家小二惹得一个笑话而已。但实际上,这件事情发生的时机和地方太不好了,恐怕最后真正要买单的是我们整个sk集团,因为金钟铭刚刚过来跟我说了一个生意上的意向,是一桩对双方都有利的大生意,很大的生意,而且很急,一个不好就会产生不利影响……”

    下面一窝子姓崔的没有一个人说话,而是齐刷刷的看向了崔氏的大管家,sk集团另一名会长孙吉呈。

    话说,这位已经孙吉呈先生虽然只比崔泰源这些人大这么几岁,但他从崔泰源伯父、父亲时代就一直是崔家生意上职业经理人团队的首脑了,而等崔泰源伯父、父亲相继去世了以后,他这个三朝元老干脆被崔家内部推举为双会长之一……这里面固然有大房的堂兄弟借以钳制崔泰源所在的二房的意思,但实际上,凡事触及到生意问题时,包括崔泰源在内的崔家人都会无条件服从对方。

    而这一点根本不需要讨论,因为这是随着sk几十年成功发展壮大而积累出来的威信。

    “我刚才已经听会长简短的介绍了一下这个事情。”之前一直在低头看文件的孙吉呈不紧不慢的抬起了头。“虽然只是几句话描述了个轮廓,但我依然从原则上赞成这笔生意。而且我还认为这笔生意至关重要,必须要抓住,因为搞得好了,它未尝不能成为sk的第三只脚!”

    “但是时间很紧。”崔泰源蹙眉补充道。“必须要在明年二月份新总统上台前保证一切尘埃落定,造成既成事实,可这样的话,按照我刚才没说完的……孙会长,会不会影响我们的其他计划,比如……?”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如果确实很急,那对海力士的收购都可以适当的延迟!”孙吉呈当即下了决断。“因为海力士就摆在那里,跑不掉的,而这件事情却要尽快达成协议……你也说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话说,sk今天这个会议也是很有意思的,乱的时候乱成一锅粥,安静的时候又鸦雀无声,而且交替着来。

    这不,随着孙吉呈从商业角度提出,连几十亿美元的海力士收购计划都可以为这一笔生意让路的时候,所有人又都沉默了下来。虽然还不知道具体什么生意,但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家族三代子弟误砸了一辆车就要开家族会议了……

    车不重要,人也不重要,生意最重要!

    于是乎,一群姓崔的终于严肃认真了起来:

    “如果时间紧迫,主动权又在对方,金钟铭肯定会借这个事情讹诈我们的。”

    “如果不讹诈那金钟铭这才叫做的不称职呢!”

    “需要商量出一个底线。”

    “他把时间搞那么紧,本来就是为了讹诈我们。”崔泰源没好气的答道。“他想要什么我其实是知道的……以前我和他有过口头上的说法,集团的娱乐产业可以全部让给他。”

    “理论上可行!”孙吉呈眼皮都不带眨的。“无关紧要的小生意而已。”

    想想也是,拥有着92家子公司的sk,当然可以将两个企业视为‘小生意’。

    “那么现在需要讨论的问题就是,在转让时可以优惠金钟铭多少钱了……”有人当即总结出了事情的脉络走向。“两位会长,咱们集团的娱乐产业……到底有多大?”

    “其实也没多少,主要就是两个拳头产业。”崔泰源略显不甘的答道。“一个是掌控了大量演员资源的sidushq,一个是目前最大的音源网站loen,两者还一起控制了影片和唱片的dvd制作和发行,加一块大概有……”

    “加一块也不够塞牙缝的。”孙吉呈依然回答的很快。“也就是音源网站有点价值,可以配合着我们的电信移动网络下个歌什么的,在这笔生意面前毫无意义……所以从我的角度来说,底线是白送!”

    “那就以白送为底线好了!”有人立即就有人表示了赞同,说白了,虽然这些人还是对这个生意一无所知,但是不代表他们不能从海力士收购这笔生意上作对比……相比较于这种生意,音源网站和几个演员是个鬼啊?!

    众人纷纷点头,于是会议很快就定下了这个谈判底线,然后众人又把目光对准了崔泰源……那意思很明显,底线是底线,谈判是谈判,而且这老五和他家小二不还在楼底下‘展览’着吗?也该你这个当二哥的出马了!

    然而崔泰源却根本不去看面前的众人,也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盯住了手里的一只签字笔,好像那个签字笔多么有意思一样。

    话说,崔大会长此刻心里对金钟铭还是很服气的……说一千道一万,是那个年轻人开出了让自己不得不接受的条件,而自己坐拥韩国顶级财团,却始终做不到到这一点。

    但是另一方面,一想到之前汉南洞发生的事情,崔大会长就觉得自己的老脸火辣辣的疼……之前装什么13啊?搞得自己在情人面前丢尽了脸!

    然而,自己的这群好弟弟好妹妹们却希望自己马上下去接着去丢脸?!

    “那个……泰源。”孙吉呈看到崔泰源有些不对劲,忍不住提醒了一下。“白送只是咱们会议上给你定下来的一个底线,大致方向还是要你们两个能做主的人去谈的。”

    “是啊,二哥。”有人在下面敲起了边鼓。“时间紧迫,你和金钟铭不谈完,孙会长接下去怎么和金钟铭那边的刘清玄去谈具体的事情?”

    “也不一定我去对吧?”崔泰源低头摆弄着签字笔,就是不愿意站起来。“楼下那个场面……我丢不起那个脸。”

    “可二哥你是会长!”有人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分家的时候你身价是我们的两倍,要的就是你关键时刻能背锅……”

    “大黑锅我一次没躲过。”崔泰源也毫不示弱的怼了回去。“哪次上法庭我推卸过责任?没理由楼下这种破事也让我出面吧?”

    “其实楼下也没什么……”又有人试图来软的。

    “既然没什么,那老四你怎么不去?你不是咱们sk的副会长吗?”崔泰源继续把脸一拉。

    “要不……给昌源打个电话吧?”突然有位女士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让他直接跟金钟铭去谈!”

    “也是啊,他本来也是副社长,关键是他也姓崔,金钟铭应该也认他。”

    “关键不是这个,关键是闯祸的也是他家的孩子,本来就该他背锅……对不对?”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就没一个人愿意下去丢脸的……最后竟然准备让楼下焦头烂额中的崔昌源去跟金钟铭谈判。

    “行、行了吧!”不过,听着听着崔泰源反而掌不住劲了,他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还是我去吧,就昌源现在那个样子去谈这么重要的生意,还不被金钟铭玩出屎来?!”

    这下子,韩国最富的这一窝子姓崔的,集体松了口气:有点良心的,在心里暗赞了一声,自家二哥就是有担待;没良心的,纯粹是觉得,不用自己下去背锅果然就是爽!

    就在楼上一群姓崔的玩家族游戏的时候,sk总部大楼前却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了,要是再插上几面旗子,那就堪称是红旗招展了……正如同之前某位崔先生说的那样,汝矣岛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多事的媒体!

    其实说白了,就算是财阀三代公子哥使气闹事,真要只是哪个路人或者哪个媒体随手拍了一张照,sk肯定能压下来,但是金钟铭直接抓了个正着不说,还光天化日之下报了警……这新闻要是错过了,那还混不好媒体这一行了!

    这不,扛着摄像机的电视台都来了三四家不止,更别说这个报那个杂志了。

    “金钟铭先生,实在是对不起。”崔昌源又一次跑了过来,艰难的给对方再次道歉。“我儿子年轻不懂事……”

    “其实我也有点年轻不懂事。”金钟铭毫无形象的坐在sk大门前的台阶上,直接就怼了回去。“请您原谅!”

    “是这样的。”崔昌源终于又透了点底。“这孩子虽然平时很暴躁,但是总体上还是懂分寸的,这是在外面受了气……不瞒你说,家族里为了能多搭上一条线,让他去跟崔顺实的女儿一起练赛马,大上午的开车跑过去,人家却说不练了,这刚一回来……”

    “我懂得。”金钟铭面无表情连连点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崔顺实的女儿叫……郑尤拉对吧?郑尤拉是条大鱼,所以可以给你儿子这条小鱼气受;你儿子是条小鱼,就可以给我这只虾米气受,……”

    “不是这意思。”崔昌源都要哭出来了。“其实都是小孩子不懂事,郑尤拉才17,我家老二刚20……脑子一热什么都不懂。”

    “别这样崔副社长,这么多记者拍着呢,你这要真哭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砸了你的车呢?!”

    “金钟铭先生,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等晚上我可以让这熊孩子私下里给你下跪谢罪,可这毕竟是sk总部门口,他都拎着棒球棍站了一个多小时了,警察同样的问题都盘问三遍了,这么僵持下去谁都不好受,我们的员工都不敢出入……”

    “你这逻辑不还是sk比天大,只能sk落我的脸的意思吗?”金钟铭不屑一顾。“而且,警察盘问你儿子什么问题关我什么事情,我还能支派警察?”

    “金钟铭先生我求您了,咱们别这样。”崔昌源何曾憋屈到这份上。“别的咱们什么都不说,我项承诺私人出资给您买一辆今年最新款的特斯拉model  s电动超跑,环保不贵却很珍稀,很符合您的定位,只求您让我家老二离开这里去派出所,然后包括您被砸的车子都可以继续摆在这里,您本人想堵我们sk大门都可以继续堵……如何?”

    “有钱了不起啊?”金钟铭又一次面无表情的怼了回去。“崔副社长,我还是那句话,我今天既不要钱也不要脸,就是要看看崔泰源什么时候滚出来!有心情呢,你就坐下来陪我等着,没心情呢,就假装那边不是你儿子,直接回办公室喝咖啡……懂了吗?”

    崔昌源差点想发作……但是一想到一个多小时前在自己堂哥办公室里的那番谈话,却死活不敢发作出来,而一回头看到自己已经呈痴呆装的儿子和太阳底下那辆被砸的稀烂的现代车,他的这股气又如同前几次一样泄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随着远处隔离线外记者们和看热闹人群的一阵骚动,两人一起回头,却发现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崔泰源终于出现了。

    崔昌源如释重负,背上陡然沁出了一层虚汗,却是瘫坐在了金钟铭身边的台阶上。

    崔泰源先瞅了瞅眼前媒体堵门的壮观景象,然后干咳了一声,竟然就要跟着坐到台阶上。

    不料,金钟铭干脆的侧过身来摆手制止了对方:“崔会长别坐了,两个条件,听完你回去接着开你的家族会议搞表决,大家都省事!”

    崔泰源面色一僵,但也只好不尴不尬的站着点了下头……他确实想马上缩回大楼里去。

    “第一,loen和sidushq白送我!”

    崔昌源怔了怔没说话,而崔泰源欲言又止,却也终于是没开口。

    “第二,我知道你们在试图收购海力士,我也很看好海力士将来的发展……带我一笔呗?我只要5%!”

    “你想得美!”崔泰源勃然作色。“我们花了那么大的代价,疏通股东,说服公平交易委员会,搞定现代,拿下银行……凭什么让你搭顺风车?”

    “凭我的开了七年的爱车被你侄子砸了!”金钟铭理直气壮毫不退缩。“车没砸,我就只要咱们那份说好的娱乐产业,现在我的车被你们姓崔的砸了,你就得给我额外补偿……”

    “几十亿美元的生意……你一辆破车?”崔泰源竟然被气笑了。“纯金做的?我侄子砸的动?”

    “几十亿美元要你掏钱?”金钟铭也跟着冷笑一声。“都是银行的贷款……况且,我也没说要侵占你们sk的份额,不碍着你们控制海力士!”话到这里,不待崔泰源再开口,金钟铭又干脆的下了最后通告。“行就行,不行就拉到,别说太多话,省的媒体请口语专家来给咱们翻译出来!”

    崔泰源登时又把骂人的话给憋了回去,同时心里泛起了一阵无力感:“兹事体大,我得跟家族里的人还有孙会长他们商量一下……”

    “速去速回,在线等!”

    崔泰源呆立不动:“……”

    金钟铭不明所以:“什么?”

    “金钟铭,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见缝插针,凡事留一线不好吗?”

    “崔会长。”金钟铭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对方。“等这笔生意成了,我跟你们sk,甚至还有三星就有足够的利益纽带了,留一线什么玩意干吗?到时候炒了吃?”

    崔泰源无言以对,转身就要上楼。

    “对了,差点忘了。”金钟铭突然又响起了一件事。

    “什么?”崔泰源恼怒的回头问道。

    “不是跟你说,我跟崔昌源副社长说。”金钟铭摆了下手,示意对方赶紧去开会。“崔副社长,待会你堂兄那边要是认可了我的方案,咱们就可以谈一下车子的具体赔偿问题了……特斯拉电动轿车,环保不贵,珍稀上档次,很符合我的形象和身份。”

    “我知道,我会给你准备好的……”崔昌源看了眼僵着身子走入大楼的堂兄,赶紧敷衍的点了下头。

    “三辆!”金钟铭突兀的比出了三根手指。

    “什么?”崔昌源猛地一愣。

    “我的车跟了我七年,意义非凡,我要三辆特斯拉model  s轿车才行。一辆我用,一辆给我家二毛,她19了,高考了,可以开车了。还有一辆,我准备奖励给我们公司的杰出艺人……”

    “不是!”

    “崔副社长,你儿子二十了?”

    “是。”

    “可以服兵役了。”

    崔昌源心里一慌。

    “赔一辆也可以,让你儿子滚去服兵役,赔三辆事情到此为止!”

    愣了一会,几乎是同一时刻,崔昌源和在刚刚进入大厦电梯的崔泰源,竟然心有灵犀般的一起叹了口气——甭管怎么样,这狗屎一样的恩怨算是了结了!

    十五分钟后,正如这二人所料,已经知道是什么生意的崔氏族人迅速表决通过了崔泰源带回的条件……而sk大厦的大门口,也很快就剩下一地的玻璃渣和一群意犹未尽的记者了!

    ps:明天晚上约了牙医做杀神经的二期手术,医生说要两小时以上,所以明晚的更新不大确定……以防万一,先请个假吧……嗯,原本明天是准备写久违的《runningman》的。

    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破防盗章节, , ( 韩娱之影帝 /2/23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