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同去听房(2)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22:同去听房(2)

    浩天、畅玉和仙梅从胡娟家出来,又到老杨饭馆去吃了一顿晚饭。《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吃罢饭,仙梅说累了,要回家。畅玉就把仙梅送回了东梁。他把仙梅送回家去,一回来就跟浩天说:“今天晚上咱们做一回贼吧?”

    “你是说偷听胡娟的房吧?”浩天笑咧咧地说。

    “就是,”畅玉看着浩天也笑咧咧地说,“不谋而合。”

    “你也看出来了,那两个人今天肯定会折腾,”浩天接着说,“她家院墙不高,西墙两边树多,好进好出好藏身,又是阴天,院里黑洞洞的,是听房的好机会。”

    “就是,胡娟那家伙儿长得不错吧!”畅玉问浩天。

    “凑乎,比仙梅差多了,比刘花花强,你说呢?”

    “那倒是,问题是胡娟现在是大肚,肚没大那会儿,比现在漂亮多了。”

    “其实女人怀孕的时候越发诱人,她要不是肚大的话,我觉得反不如现在吸引人。”

    浩天和畅玉两个对胡娟相貌的评价显然不同,畅玉没再说胡娟,他觉得各是各的眼光,没有不要争论。

    他把话题转到了陈泽身上,他说:“陈泽这个小子,真是个家害,去年跟他婶婶在瓜房里折腾叫人看见还不惊心,这倒又谋上堂嫂了,不想念书,原来是钻在村里头专搞乱伦。”

    “人是百样图,各有各的爱好,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好多都是巧合而成,他跟他婶婶混也好,跟他堂嫂混也好,都是巧合,如果不是两人都有意,哪能做成?”浩天表达了他的观点。

    “就是,陈泽婶婶是个卖禄酰他男人不在家不说,原来的几个相好也都出外面打工去了,给陈泽留下了空。不过,我看陈泽跟他婶婶混,肯定是他婶婶主动。”

    “这个也说不上,陈泽后生家不念书,说不定就是为跟他婶婶混,是他主动也可能,这种事情挺难说。”

    “我看胡娟也是个过了潼关的女人,看她那说话,哪有个讲究,下里巴人。倒是说呱嘴的好料,要是跟西梁村的赵三搭档,那可真是挺好的一对儿!

    “其实,人都是各有优点,各有缺点,陈治那么对待人家,人家能安心跟他过,也不容易。胡娟没多念书,母亲娇惯她,这种人说话哪还会有讲究?可是心态的确不错。”

    “陈泽那家伙是个愣头青,简直是胡闹。跟胡娟作乱吧,年龄还相仿,跟她婶婶的岁数相差最少在十岁以上。”

    “她婶婶的模样我记得跟现在的刘花花是一个类型,胖乎乎的,看上去尽是肉。”

    “说对了,就是那样的类型。”畅玉说这话的时候,听见手机响了,一看是他大舅妈的电话,他大舅妈问他妈在不在家,说他妈的手机关机了。

    畅玉问他舅妈有甚重要事情,一听是她大舅被拘留了,这才说给他妈用的另外一个刚换的手机号,这个手机号一般不告诉别人。

    听说大舅被拘留了,畅玉一下子就没有了听房的心事。他跟浩天叨拉也没心事了,不停地给大舅妈打电话,想了解给他妈打了电话以后的情况。

    当他从大舅妈那里得知大舅很快就会放出来的消息后,立即又有了听房的兴趣。

    畅玉跟浩天出来以后,沿着大路向北走去。胡娟的家在北街和边路交叉处,从北街穿到边路,他俩迅速躲到胡娟家西墙下的树后,这样路上有人也不会看见他们。

    浩天上树是轻车熟路,小时候谁也比不上,虽然好多年不上了,但爬起来还不在话下。他很快就爬上树站到了墙上,并立即一手托住树,一手把畅玉拉上墙。

    浩天又从墙里的树上下去,托着畅玉进了院子。胡娟家里的等还亮着,电视的声音听得很真切。

    两个人蹲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观察着。浩天十三岁的时候就听过房,因为他会上树,有些大人听房的时候就叫他先打前站,待他观察好了,大人才进去,凡是他观察好的,总能听到。

    按照浩天的分析,胡娟的设防意识不强,只是陈泽有些顾虑。但胡娟和陈泽都不会想到他们两个会听房。至于别的人,胡娟和陈泽越发认为不会有人听听的,因为他们知道村里大部分强劳力都出外打工去了,根本没人听。浩天甚至认为,胡娟的心里是巴不得叫人听到,因为她除了生理需求外,还存有报复陈治的心理。

    畅玉分析,现在还演着电视,说明陈泽不在。因为要是在的话,要么就不演电视了,要么演也不会把声音放这么高。而且窗户还大展着。

    浩天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忽然听见“咚”的一声响,从树缝中一g,东墙跳进一个人来,借着里面的灯光,分明看出是陈泽。浩天赶紧把身子向前探去,见陈泽敲了敲门,站在那里等着开。

    很快门就开了,陈泽没有立即回到屋子里,站在门口面向树这面仔细张望,浩天和畅玉在暗中看着他,一动不动。

    陈泽张望了一会儿,没发现一点儿动静,这才关住门进去了。浩天示意畅玉赶紧到窗台下,可是畅玉不敢去。他怕陈泽还要出来。可浩天判断陈泽绝对不敢出来,除非脑子里灌了水。因为假他要是出来,假使真有人听,不就等于自我暴露?如果是陈治的话,自然就不一样了。

    浩天怕把畅玉留在树下,他到了窗台下面后他才出去,那样正有可能被g见。于是他退回来拉上畅玉,蹑手蹑脚地从西墙下绕到正房西面的空根基处,到了窗台下以后,里面已经关了电视,但窗子没有关。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