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破身难控(1)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30:破身难控(1)

    “你生不出孩子来,就没想过借种?我们村里有个女人生下两个孩子,越长越像村里的会计和另外一个人,那个女人就是因为男人不能生,自己偷偷借的种。《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胡毅看着老师女人爱不释手地玩儿着他的男根,摸着她的乌亮的头发说。

    “呀!那不叫人笑话死?羞得怎么见人!”老师女人这么说,继续聚精会神地玩儿着他的男根。

    “我见那个女人见了人总是乐呵呵的,活得也挺好,孩子们也都挺好,也没给人感觉他们的爹不是他们的亲爹。”胡毅说着就挺了一下身子,差点儿把男根的头部顶在老师女人的嘴上。

    “你真坏!”老师女人快速地套弄几下,说,“我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盼望你们老师能够就像片子里的男人那样硬。可越盼越叫我失望,一次不如一次。你这家伙可真比得上外国人的了!”

    由于地理老师的男根很小,老师女人见胡毅的又粗又长,觉得非常神圣。她用纤细的手指握住用力往下压,那男根就像发了怒一般,头头变得黑紫黑紫的。

    胡毅让他用力按下去以后突然放开,她照着做了,就见那硬根根弹起来打在肚皮上,发出了“啪”的一声响,声音很亮,要不是卧室墙那边是大路,半夜五更的,一定能叫邻居听见。

    老师女人看着胡毅的坚挺,用怜悯的口气说:“不能欺负这个好宝贝了,弄坏呀!”接着啧啧称道:“劲儿有多大呀!”

    “我经常这样弄,不弄正不行,越弄越有劲儿。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很顽皮,暑假里,中午一个人跑到树林里,用红裤带拴住根根,吊一块石头,真有意思。吊的石头一次比一次大,这宝贝是锻炼出来的。”胡毅说的这个事情是真的。

    可他接着就编造起来:“我们村里有一个比我大2岁的后生,跟我在树林里比过大小,他长没我的长,粗也没我的粗。那个家伙后来就跟一些人说了,互相传,传得差不多全村人都知道我长了个大货。

    “有些女孩子一见我就躲,小媳妇们见了我都爱逗我,有个叫‘兰兰’的小媳妇见了我叫我‘铁杵’,后来‘铁杵’就成了我的外号。有一个亲戚问我妈,谁给胡毅起了个‘铁杵’的外号。我妈说:‘你看他身体多壮实,是我给起的。’我妈也真会保护我。”

    胡毅跟浩天说他是编造的,其实他跟兰兰的关系并不是编造。兰兰叫他“铁杵”也是真的。其实要不是考完高中的那个暑假里,他跟兰兰发生了关系的话,也不会再上了高中以后紧追地理老师的女人。

    其实胡毅在暑假里,就破了身,而他跟村里的小媳妇兰兰的第一次竟是在他母亲的帮助下完成的。

    胡毅的母亲是个好嫁汉的女人,据说17岁时就被村里的一个40岁的男人破了处,有了第一次之后,竟追得那个男人躲也躲不过。胡毅的姥姥见女儿这样,很快就给找了一个人家。

    出聘以后,生了个女儿,女儿5岁时,男人得病死了。人们都说是她好嫁汉给气死的。男人刚娶过她那几年,因为她嫁汉,打架打了无期数。打归打,嫁汉归嫁汉,男人得了病,嫁汉越疯狂了。

    男人死后,嫁汉没人管了,愈发自由了。过了男人的3周年,她经人介绍,就嫁给了胡毅的父亲。

    胡毅的父亲比母亲大5岁,是结婚以后第3年生下的胡毅。胡毅父亲从小失去父亲,为人实在,正正规规。

    胡毅母亲改嫁以后,好嫁汉的本性仍然不改,胡毅父亲哪能管得住,只好睁一眼,闭一眼。

    老婆不称心,胡毅父亲很失意,但令他欣慰的是,儿子生的聪明,从上小学到上初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考上重点高中以后,胡毅父亲更是乐得嘴也抿不住。

    为了供养儿子念书,手头的钱充裕一些,暑假里就到县城里打工去了。

    他一走,秉承了母亲遗传的胡毅一下子就没有了约束,竟跟村里的小媳妇兰兰接应上了。

    兰兰,人长得小巧玲珑,早就有了撩拨胡毅的心事,可胡毅因学习专心,又有父亲约束,一直没有搭理她。

    然而父亲一走,中考完心情放松了的胡毅就跟兰兰勾搭上了。那时候,兰兰的丈夫卧病在床,兰兰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东家门出,西家门进。以前她也喜欢到胡毅家里跟他母亲没边没沿地闲聊,但胡毅父亲讨厌他,有所回避。父亲一走,就把她给放宽了,他几乎天天到胡毅家跟胡毅母亲没大没小地灰说。

    胡毅母亲竟有意地给他们留空子,让他们单独在一起。母亲一走,胡毅就跟兰兰偷偷地拥抱揣摩,渐渐地就有了欢爱的欲望。有一天,兰兰来了以后,胡毅竟叫她母亲把家门和院门都锁住,出去串门子。

    胡毅母亲二话没说,就按照胡毅的要求做了。早已对胡毅垂涎的兰兰,坦然地引导胡毅跟她完成了第一次交欢。

    胡毅以处男身从兰兰身上品尝到了女人的美妙。可是因为兰兰个子小,胡毅鸡巴大,兰兰虽然颇有性经验,但对胡毅的大鸡吧还是有些吃不消。

    胡毅破身之后,一发而不可收拾。他逼着兰兰跟他偷欢。兰兰一方面害怕胡毅的大家伙,一方面又喜欢胡毅的年轻帅气。她在单独见胡毅的时候,把胡毅称作“铁杵”,他这样叫胡毅,其实际用意是,说胡毅的家具太厉害她真的受不了。

    但是胡毅没有感觉到是这样的含义,他的理解是,她在夸赞他的坚硬。

    于是在胡毅家里,在玉米地里,在兰兰的南房里,在小树林里,到处都留下了他们两个交欢的踪迹,所幸的是除了胡毅母亲知道,别人谁也不知,这当然得归功于胡毅母亲。

    尽管有胡毅母亲给t人,他们每次交欢的时间却都很短,因为兰兰越来越感到自己真的吃不消胡毅大家伙的折腾。她每次都叫胡毅连续进攻,快速发射。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