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歌厅娱乐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57:歌厅娱乐

    方勇见文静趁机抱住浩天的胳膊,好几个小伙子眼睛都直勾勾地看,遂举起酒杯说:“快喝酒吧!杨贵妃也不要圪谄了,这里没有李隆基。《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见有几个举起酒杯响应,文静也拿起酒杯来说:“我一个二老板了,跟个小弟弟挨一下胳膊就是个圪谄?谁不知道这里没有李隆基?可你要知道有的是柳下惠!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完就端起酒杯喝光了,接着方勇和几个举起酒杯的也都喝了。

    “浩天接着说吧,好像还有一个没说完!”乐乐放下酒杯插话道。

    “好的,要说怎么也得都说吧,”浩天看着乐乐说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暗含四大美女,‘沉鱼’和‘闭月羞花’都说了,只剩‘落雁’了。

    “‘落雁’说的是王昭君。王昭君是汉元帝时的宫女,为了和亲嫁了匈奴的首领,叫呼韩邪单于,生了一个儿子,三年后,呼韩邪单于就离开了人世。按匈奴习俗‘父死,妻其后母’,又嫁了呼韩邪单于的长子复株累单于。王昭君由复株累单于的后妈变成了老婆,生了二个女儿。当单于的老婆地位当然挺高,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王昭君跟呼韩邪单于生下的儿子被复株累单于杀了,看看她痛苦不痛苦?

    “王昭君跟复株累单于一起生活了十一年,复株累单于也离世了。在汉朝,王昭君的侄儿子叫王莽,先谦躬下士,博取虚名,后来玩了一套尧、舜、禹时代的‘禅让制’,就把西汉政权夺到了手中,建起了‘新朝’。匈奴单于认为王莽不是刘家的子孙,哪能成为中国的皇帝?边疆就又乱了起来。

    “王昭君眼看着自己换来的和平毁于一旦,就在幽怨绝望当中死去了,死后埋葬在大黑河南岸,以前叫‘青冢’,现在叫‘昭君墓’。中国古代的美女的命运真的是太悲惨了,根本没有自己的幸福可言。”

    “文主任!我又要说你了,我觉着你今天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你就像杨贵妃一样,搞不乱江山不瞎心,李隆基不在了,你想乱也乱不成了。咱们现实点儿好不好?范主任远道而来,她来了咱们不能叫他就这么死听听地吧,活跃点儿好不好?我提议,酒就不要喝了,叫服务员把主食端上来,咱们吃了主食都去歌厅痛痛快快地唱上一阵,跳上一阵,好不好?”方勇生怕继续谈论四大美女的事情,范霞心下很赞同方勇的建议。

    “范主任,咱们按方股长的提议来行不行?”李胜义恭敬地问范霞。

    “看大家吧,我咋也行!”范霞爱唱,一说唱,心情就激动起来了。

    “我给大家透露一个秘密吧,我们范主任长得特别好,恐怕在座的谁也比不上!”浩天说完看了一下范霞,范霞喜形于色,刚才由于文静毫无顾忌地亲你浩天而产生出的不悦,此时荡然无存了。

    “是么?那太好了,要是会唱山曲儿的话,跟咱们高鹏对唱吧,咱们高鹏唱山曲儿是一绝!”方勇兴奋地说。

    说话间,服务员上了主食,大家吃完,就都步行着到了对面只隔一条路的“畅想”歌厅里。

    “畅想”歌厅是高家湾兴荣街上设备最好的歌厅,进入歌厅底楼灯光华丽明亮,几位穿着裸露的服务员迎上来,领上大家上二楼。范霞心里非常激动,可是因不敢接近浩天,故作疏远,就很随便地夹在十几个人中走着。方勇不时回头看看她。

    二楼灯光柔和,暧昧,在微弱的光线中,范霞见方勇就象一个矮矮的长方体,摇到坐在电脑前的工作人员跟前说了几句什么,音乐就响起来了,是王菲演唱的“红豆”的乐曲。

    范霞感到有点炫目,虽然也曾经过一二次歌厅,但是原田县城里歌厅布置得没有这样暧昧。她左顾右盼,头脑里还没把视觉信息完全分辨清楚,矮矮的长方体就过来把话筒递给了她。

    范霞下意识地赶紧躲开,想寻找浩天,可是没有看见,却看见了个子高大身体粗实的文静正在看她,文静立即走到她身边热情地说:“范主任唱得好,你就好好儿地唱一唱吧!”

    大家随即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范主任唱吧!”爱唱的人经不住大家的热情邀请,范霞没有推脱,她回头从方勇手里拿了话筒,到工作人员身边让调成卡拉OK。

    范霞歌声一起,便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在掌声的鼓励下,范霞情绪更加饱满,婉润的声音和优美的姿态,看得大家目光凝滞,心花开放。

    唱完红豆,方勇叫高鹏上去跟范霞对唱山曲儿。高鹏早有准备,二话没说,就到工作人员哪里拿上话筒,走到范霞身边。两个人商量了一下,马上就唱起来了。这时候,从楼下上来十几个年轻男女,都进来了,方勇没阻止这些人,还叫他们进里边儿坐下听。

    现编现唱,范霞从容老练,自然大方,对比之下高鹏虽然显得稍微稚嫩一些,但也还悠然悠然地能凑合,下面掌声喝彩声不断。

    范霞一边唱一边从人群中用目光搜索浩天,可是一直都没有看到,她却看到了方丽,文静也在,心里很是纳闷。不过,他发现李胜义和乐乐等几个朋友都不在,心想可能是他们几个另找一个僻静的房间说话去了。

    范霞唱了一顿下来,艾丽和席艳丽上去唱了。范霞走到方勇身边问浩天哪里去了,方勇说:“浩天进来的时候,又碰见几个朋友,他们闲聊去了,你就安心地唱吧,他一会儿就来。”

    范霞听方勇这样一说,跟自己的判断差不多,于是很放心了。方勇见范霞安下心来了,就对她说:“范主任咱们再跳一会舞吧?”

    范霞笑了笑,一边说“让大家再唱上一会儿,我也歇一歇”一边就到旁边的座位上坐下了,她看见斜对面文静独自坐着看,心里越发踏实了。她看了看时间,还不到9点,心想跳上一会儿舞,9点半前一定得走,又想浩天应该快来搭照她了。

    方勇给她拿过一瓶绿茶,范霞接过来说声“谢谢!”还没待范霞把绿茶喝完,高鹏叫范霞唱一段晋剧,范霞最喜唱晋剧,音乐一起,嗓子就痒痒。

    范霞点点头,站起来走到电脑旁边让工作人员找出《打金枝》中金枝女的一段唱。范霞的晋剧长得好,但是产生共鸣的不多几个,文静鼓掌鼓得最响,原来这文静是晋剧戏迷,会唱几个唱红的段子。范霞晋剧的时候,她站起来走到跟前听,待范霞唱完一段后,赶紧拿起话筒,要跟范霞唱一段《劝宫》,两个人配合得还很默契……

    唱完这段,方勇已经跟高中人员说好,放开了舞曲。在场的年轻男女早就想跳一会儿舞了。

    方勇听着舞曲表现出了惊喜的样子,仿佛等了很久似的,容不得范霞细想,他已发话了——“请你跳舞!”范霞迟疑间,方勇已经伸出手拉住范霞的手。范霞本想拒绝,灯光就越发暗了,范霞心中丝毫没有慌乱害怕,不知所措,说了句:“哦,我跳不好的!”随之就听到方勇喘着粗气说:“没事,听着音乐跳就行。”

    “哟,你的手好软好嫩啊,摸着真舒服,……”范霞没掩饰好情绪,顾不得方勇还在絮叨,就忍不住‘扑哧’地笑出声来。

    范霞急切地辩解道:“真的,哎哟,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你长得实在太漂亮了。你平时常来跳舞吗?”

    范霞感觉出方勇心中的猴急,只觉得好笑,但还是忍住笑轻轻地应了声“不”。忽然灯光面了,歌厅里顿时漆黑一团,方勇急不可待地抱住范霞,把头略略一低,就把脸埋在了范霞的乳沟之间。范霞赶紧推着的时候,灯已经亮起。

    大家休息喝茶,范霞偷偷地

    朝方勇瞟了一眼,方勇也朝她看着,还冲她微笑,范霞撇撇嘴算是回应了。

    范霞看了看表,九点多了,就跟走过来还要邀请她跳的时候,她说:我不想再跳了,该回去了。”

    方勇急忙说:“吃点夜宵吧,浩天他们几个在下面等着,我叫高鹏他们领你先下去。”

    范霞想笑又觉得该严肃些,范霞不是那种任凭谁一勾搭就飘飘然的女子,她的心智足够判断是非以及做出正确的反应。但她的风格一向温和大度。于是按照方勇的安排,跟上高歌他们到了底楼。

    可是范霞万万没有想到,她被领到的房间里,里边有沙发有茶几,有一张大床,竟就像旅店的一个标准间,范霞有点惊异,对高鹏说:“方股长不是说下来吃夜宵么,这不像是吃饭的地方吧。浩天他们在哪里?”

    “方股长叫我们先把你领到这里,可能另有安排,咱们听人家的安排,就在这里呆上一会儿吧。”高鹏口气很平静地说。

    范霞于是坐下来等待,高鹏几个也坐了下来。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