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尽情欢爱 2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089:尽情欢爱2

    “本来岁数就不大,还不知道满20周岁了没,至现在也没结婚,他公公靠放赌钱和卖烟卖料面挣钱不少,单靠刘胜忠那点儿本事,甄果香跟刘胜忠过也过不住。《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范霞说。

    “管他们谁怎么样!咱们在客厅里好好玩儿玩儿吧,你不冷吧?”浩天说。

    “说热吧,哪还冷!”范霞显然同意。

    浩天遂站到范霞的背后,端详着范霞的臀部,说:“绝,绝,长得真绝,线条就像是画出来的,不会画的,画也画不下这么好看!”

    “嗯,那你就爱我,谁也不要爱!”范霞回过头来说。

    浩天答应着,贪婪地摸了一会儿丰满圆润的屁股后,叫她爬在茶几上。

    范霞爬到茶几上,浩天继续抚摸着白屁股说:“我真信服你爹你妈,两个文盲竟能写下这么好的一篇文章,不,应该是一首好诗,真耐人寻味!”

    “你还叫我爹妈也陪伴上,真是小坏蛋!”范霞摇着屁股说。

    “你告你妈去吧!就说我说了,你们真会造人,造出一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美人。”浩天说完就在范霞圆圆的屁股蛋子上用力拍打了两下,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你欺负人,”范霞娇嗔着又摇了摇屁股说,“看不跟你玩儿的吧!”

    “那你就睡觉去吧!我也睡觉去,”浩天说着就走了。

    “小心眼儿,真的还走了!”范霞有点儿着急,真以为浩天走了。

    浩天听见了返回身来,说:“我是过去拿电脑,让你看看我写下的唱词。你想我会走么?你真是精明一世,糊涂一时!”

    范霞看着他做了个努嘴的动作,浩天遂又返身取电脑去了。

    浩天拿过电脑打开来,找他写下的唱词,范霞则到东卧室找出了睡衣,两个人都穿上后,范霞把客厅门关上了。

    范霞让浩天给她念一遍,浩天说:“我这是模仿《梵王宫》里刘雪梅的一段唱词写的。”

    “是不是那段《四月里南风吹动麦稍儿黄》?”范霞问。

    “就是,王爱爱那段唱得真好,你会不会唱?”浩天说。

    “当然会唱了,我唱了不知有多少遍了。人们叫我唱上一遍又一遍。你慢点儿念,”范霞欣喜地说。

    浩天说:“我小时候只知道你唱得好,不知道你唱的是甚?那我就给你念了——七月里,金风吹动绿染黄。古杨庄稼旺,心中欢喜干活儿忙。看起来,土地里有的是好营养,可不能忘记其间闪金光。汗水点点滴,耕耘在家乡。日日来相守,不避天热和天凉。喜苗壮忧苗瘦,盼的是苗儿长。苗旺人欣喜,苗萎人忧伤。总希望水足不受旱,浇灌肥田喜洋洋。只有那手勤腿勤不辞苦,才能使沃土上禾苗长成行。天地对人最公道,又怨天又怨地太不应当。美滋滋迎朝阳,快步来到大渠旁。猛抬头大田再望,大田再望,望玉米长得茂堂堂。茂堂堂它令人心潮激荡。我乐得笑逐颜开。啊——啊~~~~~~~~~~啊~~~”

    范霞一字一句仔细听着,浩天念完后说:“写得还行,就是觉得尽套人家的,不过也还是写出些内容来了。我觉得开头两句是不是改一改好。开头改成‘七月里,金风吹到古杨乡,片片庄稼旺,人人心喜干活儿忙’好些。”

    “是的,不过,我这唱词看似写村里,实际是写我自己。”浩天说。

    “这是唱的大家听得,你这人也真是有意思,甚也跟那件事联系在一起,我看还是写村子里的事情好,不要就说那一道子。”范霞笑盈盈地说,“后头那句‘不怕地上有落霜’,改成‘落下霜’是不是好些?”

    “你真厉害,念了一遍就记住了?”浩天吃惊地说。

    “我记唱词人们都感到吃惊,我自己也感到奇怪,记唱词不单记得快,记住就忘不了了。我给你唱一遍,按改过来的唱一遍,你看我记住了没?”范霞自信地说。

    “太好了!”浩天说。

    范霞当即面对浩天,就像登上舞台一样,摆好了演唱的姿势。

    浩天让她脱掉衣服全身赤裸着唱,范霞先是不同意,见浩天执意要叫她脱,抽扭了一下就脱光了。

    范霞没敢放开嗓门唱,但浩天听起来还是感到非常优美,他顾不得看电脑上,只顾欣赏范霞赤裸身子做表演。范霞用了六七分钟,一字不差地唱完了他给编的唱词,如饮醇酒,陶醉其间,心旷神怡。

    范霞唱完,浩天把范霞抱起来就跑到了北卧室。

    “不能了,不能了,浑身烧成火人了!快点H,快点H,妹妹有点受不住!”浩天顽皮地逗着范霞,就给范霞盖上了被子,然后抱住范霞亲吻。

    范霞被浩天弄得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她喜欢浩天这样热烈地摆布甚至蹂躏她。

    只见浩天亲吻之后,把硬得真就像红火柱一样的大鸡吧呈现在她的面前,因为心情快悦,下面已经淫水涟涟,遂解开被子,叉开双腿,等待浩天上身。

    浩天知范霞想要了,跪在她两腿间挺长枪准确地刺入后,双肘支住炕,托住范霞的头,压在她身上,一边亲嘴嘴,一边就挺动起身子来,也不知是几浅一深,反正是前几下浅,然后用力一顶,范霞哼哼扭扭,与他默契配合,到后来身体撞击发出很大的声音。

    范霞意识模糊,“呜呜”直叫,浩天看着范霞面部表情的变化,一会儿皱眉头,一会儿张大嘴,一会儿瞪眼睛,一会儿像要苦,一会儿又像笑,他则连续进攻,一刻不停。

    范霞突然身体抖动着,乍开双手,伸开胳膊,抬起头,睁大眼睛,张大嘴,面向浩天,浩天感觉到范霞潮喷了,龟头一阵酥麻,随之子弹无法阻挡地接连不断地飞射到范霞的子宫里。

    顿时,两个人都瘫软下来。浩天翻身下肚,爬在炕上,一只手不忘按在范霞的乳房上,范霞闭上眼睛休息,一只手按在浩天的头上。

    大约五六分钟后,浩天侧睡在范霞旁边,一条胳膊让范霞枕在头下,一只手摸着范霞的阴部说:“土地里有的是好营养,可不能忘记其间闪金光。汗水点点滴,耕耘在家乡。日日来相守,不避天热和天凉。”

    “妈呀!你编的唱词说的是这个,你真有才!”范霞懒慵地笑着说。

    浩天说:“我再给你现编一个吧——下定板鸡上亲嘴,——上下流了很多水。——女的快活男的美,两个人儿是都不亏。——吸奶头,吮棒槌,由不住叉开腿,加快那个速度用力锥。——洞口蜜汁涌,子弹射进去,阵阵发抖浑身软成泥一堆。”

    范霞听完要浩天上肚,于是浩天再次上去,用了跟刚才差不多的时间和差不多的方法又来了一次,两个人方才睡去。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