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宫颈很好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40:宫颈很好

    范霞起得很早,她怕去得迟了早检查不上。《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这次她来到高家湾任务重大,最关键的是通过浩天父母这一关,虽然受了一惊,但没费多少周折。得到同意后,她的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

    范霞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比较自信。因为她的自我感觉良好,乡里的大夫平时检查的时候总是称赞她身体素质好。尽管这样,在就要取环的时候,还是有些担心,因为她生孩子的愿望非常强烈。这强烈的愿望使她略有些紧张,生怕大夫检查之后,说她生孩子的希望不大。

    可她想到樊大夫说的思想必须放松后,就不紧张了。浩天则认为取环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这对她来说,是很大的安慰。早晨起来看着浩天坦然地睡态,范霞显得特别轻松起来。

    她把浩天叫醒来,烧开一壶水,泡了点奶茶,两个人都就着面包,简单地吃过早点,就跟樊大夫取得了联系。

    在樊大夫的安排下,范霞第一个做了检查。樊大夫问范霞月经干净几天了,范霞说今天正好是干净后的第七天了。樊大夫很好,正是时候,检查完如果没有炎症就当下就可以娶了。樊大夫给她做了检查后,说没有炎症,还特别强调说她的宫颈很好。

    取环的时候,樊大夫不住地夸赞范霞,说范霞长全了,身材也好,面相也好,体质也好,又问她平时是怎么保养的,下面也特别好。范霞说她也不懂什么叫保养,也没特意用过什么方法,只是重视卫生而已,再就是一直坚持锻炼。

    樊大夫说这两条很重要,下面好与锻炼和讲卫生关系极大,接着就说起了现在好些年轻女子很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根本不懂卫生呀锻炼呀的,年纪轻轻的,早早地就患上了妇科病,有的一年刮宫两回,有的怀了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宫颈糜烂的现象很严重。

    范霞在樊大夫的亲切问询下,渐渐地就不受拘束了。她问樊大夫取了环以后她能不能怀孕,樊大夫说肯定会怀的。只是再三嘱咐她,取环以后一定得半个月以后再过性生活,而怀孕最早也得下次来了例假后,要是在来上两三次例假后怀那就更好了。

    樊大夫看出范霞想早怀的心事,就对她说,如果想早点要孩子的话,取环后第一次月经完了,叫附近的妇科大夫检查一下身体状况,检查结果好的话,就可以怀了。

    取完环回到家里,浩天对母亲说范霞的宫颈很好,大夫说肯定能怀孕。浩天满以为母亲知道大夫说范霞能怀孕肯定高兴,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母亲不仅没有高兴,却拉着个脸就像谁惹着她了似的。

    范霞虽然知道浩天母亲心里对她不满意,却不卑不亢,丝毫没显出一点尴尬来。她一边搜寻着在屋子里整理打扫,并不断地找话题跟浩天母亲拉呱,浩天母亲的脸上渐渐地就多云转晴了。浩天母亲是个很和善的人,她经不住范霞对她如此的殷勤,再加上她们两个一直以来说话就很投机。

    她们两个渐渐地说起了内心话,范霞非常真诚地说了她跟浩天的经历,还主要责备自己没主意,特别强调浩天对她追求过紧,最后把她跟浩天一步步地走到现在,全是命运的安排。她还说自己找浩天其实是一件冒风险的事情,当然也知道是一件人们都会唾骂的事情,可是没法拒绝浩天。

    这些话说得的浩天母亲对范霞十分同情起来,她还再三鼓励范霞要好好儿管理住浩天,安慰她既然走了这样一条路,就不要看不起自己来。

    浩天母亲高兴地说:“你宫颈好,生孩子没问题,我心里很乐。浩天能找上你这样一个好媳妇,我打心眼里放心。”

    浩天母亲也跟范霞把自己难以接受她的内心话全部倒腾了出来。范霞说这是人之常情,不用说她也清楚。她们越交谈越投机。婆媳两个一旦好起来,全家人便都快乐起来。

    浩天父亲曾经暗恋过范霞,范霞现在做了自己的儿媳妇,他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看着范霞总觉得很舒服,只要老婆不反对,他是满欢迎的。浩云是新思想,认为只要双方乐意就好。

    范霞取环后休息了两天,浩天母亲要带她到街上溜达。

    这是浩天回到高家湾的第四天上午,他把母亲和范霞送到公园里以后,独自开车来到城边路口,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给文静拨手机,他怕在人多的地方碰到熟人。

    他想跟文静联系一下,看看文静现在对他还有没有意思,他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可当她给文静拨通电话的时候,文静没有接。他先还以为文静正在忙,没听见,可过了一会儿再拨通的时候,还是没有接。

    浩天想,这女人看来是心里已经没有他了。至于那两个小女子,他不想给打,因为他跟文静取得联系,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文静在必要的时候为他帮忙,至于跟她交欢,那是次要的事情。

    浩天并不因此而感到沮丧,本来他就是试探而已。又想联系不上也好,因为如果文静还像以前那样对他感兴趣,他不得不跟她交欢,是有愧于范霞的,尽管是想利用她。

    那就返回到公园吧,浩天刚刚发动走走了不到百米,忽然看见手钩手的一对儿在前面走着,那男的分明是胡毅,这家伙不是说出来学阴阳么,怎么混上了女朋友?

    他在胡毅身边停下车打开车窗,胡毅就看见他了。胡毅放开那女子的手,走到车窗跟前,握住他伸出的手说:“你是不刚回来?”

    “我回来已经好几天了?这位是——”浩天眼瞅着站在那里向远处t的女子问道。

    “他就是郝杏,知道了吧?”胡毅神秘地低声说道。

    “让她上车吧!——站在那里t什么,上车走吧!”浩天转过身子对那身材姣好的郝杏说。

    郝杏掉过头来笑了笑说:“不用了,我们就在路边遛一遛就回去了。”典型的外地口音,听起来声调转着弯,挺好听的。

    “我送你们回来,好不容易碰见了,怎么就不用了?”浩天乐呵呵地看着郝杏说,郝杏掉过脸来,他才发现看上去有些老面,比范霞岁数要大,可实际上她比范霞小五六岁。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浩天,不是另人,上车吧。”胡毅对那郝杏说。

    郝杏一听是浩天,眼睛突然一亮说:“你媳妇子没来?”

    “来了,我送她和我妈到公园里去了,我现在就拉上你们到公园里找她去。”浩天面带着亲切的笑容说。

    “那就走吧,”郝杏一边说着一边就从胡毅给打开的后车门上了车。

    胡毅坐到了副驾驶位,浩天发动车子后,对胡毅说:“要不这样吧,到了公园以后,你们先下车,我把我母亲送回家去,再出来。”

    胡毅知道浩天是避讳他母亲,但他却说:“叫你母亲也看看郝杏吧,我们两个已经定了。”

    “定了,定了什么了?是不定了要结婚?”浩天听出了胡毅的意思。

    “你真灵,她离婚已经2年了。真是碰得巧,我到我母亲那个村子里正好就在街上碰见了她。她姑姑就在那个村子里,缘分,真是缘分。”胡毅欣喜地说,“我当时知道她离婚以后,马上就对她说我娶你,她说我是开玩笑,后来我说了你的情况以后,她才开始考虑了,现在总算是做通她的思想工作了。”

    “我说么村里唱戏的时候,没见你,你原来是跟老相好会面去了。好,好事情!”浩天听见胡毅要跟郝杏结婚,心里真是太高兴了。

    “你们两个都是小帅哥找了老女人,也不怕人们笑话,不怕日后后悔?”郝杏插话道。

    “你们不后悔,我们就不后悔,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胡毅你说是不是?”浩天的口气很深沉。

    “那当然了,只是郝杏不敢叫我们的儿子知道我是他的亲生父亲。我觉得叫他知道才对。”胡毅把最关心的话题说出来了。

    “孩子还小,一下子就换了爸爸,我怕他不好接受,浩天你说该怎么办?”郝杏见胡毅把秘密说出来了,也就不忌讳了。

    “慢慢来,不要着急。你说的有道理,一下子说出来恐怕就是不好接受的,胡毅你急什么?等结了婚,跟孩子生活在一起,渐渐地有了感情再说,效果要好得多。——你们怎么就离婚了呢?”浩天则想了解郝杏的底里。

    “原因也挺多的,主要是感情不好了,人家跟一个死了男人的老师好上了,我是个不挣钱的,白吃饭的,累赘。”郝杏说的倒是不假,但是没有说出根本原因,就是当年因跟胡毅好留下了后遗症。

    “是这样的,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浩天追问道。

    “我现在结也行,可是胡毅说还有些早,房子得收拾收拾,我说房子不收拾也行,先问上个家住。”郝杏有点抱怨地说。

    “迟结几天也无妨,你们跟我们不一样,你们结下了果实,我们能不能结下果实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她昨天取了环,大夫说她宫颈好,身体素质好,估计生个孩子是没问题的。”浩天很羡慕胡毅跟郝杏有了自己的孩子。

    “宫颈好,身体好,40刚刚出头,大夫说能生肯定能生,你们生下孩子,孩子打懂事起就知道自己的爹是谁,可不像我们的孩子,这最不好了。”郝杏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无奈的口气。

    “其实这不是个大问题,”浩天心里想着的大问题是胡毅的妹妹胡丽,那可是个胡搅蛮缠的人“狐狸”,“关键是自己想好了,得克服困难,那天我母亲知道了以后,一下子就晕过去了,险些把我吓坏。”

    “我那次跟你妈说了,她当时没有什么反应呀!”胡毅回头看着浩天说。

    “她当时不信你说的话是真的,你走后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我听见口气不对,不在身边,怕她不好接受出问题,就哄她说你说的是没影儿的事情,是古杨村人因为我住在畅玉家给编造的。”浩天神秘兮兮地说。

    “这种事情,多数人都说不好,除了你和胡毅之外少见,全国也没多少,你们古杨村够怪的,一个村子里出两个,方周围也出了名了。”郝杏说完就笑了。

    “人家为了出名还特地炒作么,咱们不用炒作就出名,还不是好事!”浩天的话出口后,胡毅和郝杏都开心地笑了,浩天也随着笑了。

    “你们在哪里住,我还没顾上问,”浩天方想起了胡毅和郝杏怎么就来高家湾住来了。

    “我姥姥家是这里的,原来是个荒凉的小村村,现在成了城边的村子,快要拆迁了,一拆迁就发财了。我也能沾点光了。”郝杏说。

    “你姥姥多大了?”浩天问。

    “我姥姥今年78了,我姥爷比我姥姥大两岁,80了,身体都很好,自小就疼爱我,我现在成了他们的心病。”郝杏说。

    说话间,浩天已经把车停在了公园旁的停车位上。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