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说要借种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46:说要借种

    第二天,浩天跟陈燕参观了中国国家馆,他领着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女参观,心情自虽然不错,但因为昨天晚上想念范霞并给自己定了戒律,因此今天虽然陈燕百般亲近他,他都无动于衷。《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他为此感到高兴,觉着自己找到了克制的方法。

    他想,原来不在范霞身边的时候,也能控制自己,关键是思想认识问题。真是人的思想支配一切,以前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以为一个男人在性爱方面放纵一些也无妨,可现在他觉得男人跟女人一样,也是严格约束为好。

    陈燕显得有点轻浮,浩天忽然改变了以前的看法,觉得轻浮女人不好,以前一见轻浮女人他就会去搭茬儿,可今天忽然觉着轻浮女人缺少魅力。在他看来,陈燕一点儿都不性感,昨天一见面时,他就对她没有产生兴趣,而今天如此亲近他,他更觉得她太有点贱了。

    陈燕对他说人这么多,怕不小心找不见了,总要挽住他的臂弯或拉住他的手。他想手里有的是手机,已经记下了手机号,一时找不见,还愁联系不上呀!总是要挽他的胳膊拉他的手显然是一种轻浮的做法。

    然而,陈燕挽胳膊也好,拉手也罢,他仍然越没有感觉。当然,退一步说,陈燕也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就像个小妹妹一般,只是伴在身边寸步不离而已。

    浩天心里这样想着,很想通过认真观看,学得一些新鲜的知识,以便回去以后跟范霞说出个道道来,表明不虚此行。他的脑子里记住了中国馆表现的“东方之冠,鼎盛中华,天下粮仓,富庶百姓”的文化精神,通过“东方足迹”、“寻觅之旅”、“低碳行动”三个展区,他感悟了城市发展中需要着力做的事情,同时想到自己在农村种地,也应该跟绿色生活联系在一起。

    有了这样一些感悟,浩天的心情分外高兴,他觉得自己的思想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于是不断地跟陈燕说着自己的观感。可陈燕仿佛对这些不很感兴趣,只是应付着他的话,没有一点自己的见解,却还是不断地询问他的家庭情况。

    尽管浩天不大愿意回答这样一些问题,觉得这女子也太磨叽了,昨天就问了不少,今天不是好好看展馆,竟要问这些没用的事情。他虽然心里这样想,却经不住陈燕不厌其烦的询问,好些事情被问得不得不说。

    本来他不想跟陈燕说更多的家里的事情,可是在陈燕的追问下,不得不七露八露地说了。

    陈燕因为浩天态度庄重,反而对他显得更为亲近了。浩天能够体会得出陈燕的内心。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试探一下她是不是有意于他,但是今天他雷打不动,态度非常明朗,他一心想着能够学到点什么。

    虽然他觉着自己的认识并不是很深刻,但是他总还是觉着开了眼界。他还为眼前看到那么多女人,觉着没一个能够超过范霞而感到自豪和骄傲,这使他对范霞更是喜爱有加。

    从中国馆出来的时候,陈燕问他为什么不想深入了解她的情况,于是浩天故意说:“我不敢问你,怕你不说,你要是不忌讳现在说也不迟。”

    陈燕嗔怪地说:“你是看不起我来!”

    浩天听出了弦外之音,郑重地说:“你为什么会这样说我呢?我不是一直都跟你相随着,跟你交流我的看法么。对于你问我的事情,不也都说了么?”

    陈燕大概怕错过机会,于是迫不及待地说了她仍是处女以及对浩天的倾慕和想要借种的想法。

    陈燕说得非常诚恳,她说她是个她父母家教很严,言传身教,对她们姊妹两个的影响很大。于是找对象的时候,对男的要求也是要有好的家教。

    她遇到的老公,不仅才学和外貌令她满意,而且非常适合她的这个要求。他们两个婚前不仅没有过性关系,就是亲吻拥抱也没有过。然而,她万没想到,结婚之后发现爱人有毛病。尽管如此,她还是抱着坚定的信念,说服爱人好好治疗。

    他们找了好几个医院,看了好长时间,始终不大见效。陈燕说她爱人多次叫她离婚,可是她舍不得他。为此她跟爱人商量抱养一个孩子,结果爱人提出一个想法,想叫她借种。最初她很是不理解爱人的想法,后来在爱人的说服下她终于有了念头。

    但她跟爱人说,她要选择一个长得跟他外形酷似的,远路的,高素质的男子,可想要找这样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陈燕欣喜地对浩天说:“也许是上帝为她开恩,居然真的就碰到了心中想象的人,这可真是不容易啊!”

    陈燕的叙说令浩天大吃一惊,也使他很是感动,于是他刚才还很坚定的主意开始动摇了。

    本来,搞大范霞的肚子是浩天梦寐以求的,因此一见大肚子女人,他就禁不住喜爱,而一想起把别人的肚子搞大他就非常兴奋。时至今日,他还从来没有搞大一个肚子,范霞的肚子能不能大起来还是个未知数。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具有传统思想且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女子,还是处女,为此他简直惊呆了,吃惊之后,突然感到陈燕太可爱了。陈燕个子高挑,乳房不是很丰满,臀部也不是很突出,那身材用亭亭玉立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

    浩天奇怪,为什么一个本来没有引起他感觉的女子,一旦跟他诉说真情之后,居然在自己的眼里一下子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他主动把陈燕的手抓在手里,不知是怜悯还是喜爱,总之感觉跟刚才大不相同了。

    陈燕喜形于色,显得分外高兴。浩天不再想那么多,一心投入到了陈燕的身上。浩天想她的身上的皮肤一定很白很细,那个地方既然还没有被破处,也一定很嫩。

    可是此时的陈燕反倒不跟刚才一样热情了,她显得很矜持,仿佛有什么顾虑似的。

    于是浩天再次想起了范霞,而范霞的身影一经出现,他就对自己思想的动摇开始谴责了。

    为什么要听信一个陌生女子的话呢?她说的能是真的么?会不会其中有诈,浩天的思想变得复杂起来。他想起了范霞的告诫和叮嘱,出门在外真得多长个心眼儿,不能犯糊涂。

    他仍然拉着陈燕的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回到酒店里以后,陈莉正在门口站着,陈燕没有跟浩天打招呼就回到了她姐姐住的房间里。陈莉跟他打了一下招呼,没说什么,就随妹妹回房间里了。本来也想回自己的房间,恰好姊妹两个没有叫他进去,于是回到房间里躺到了床上。

    他现在方才感到有些困了,但他躺了一会儿,觉得绝不能背着范霞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了,以前做得也够多了。于是决定尽快离开此地。

    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带好门卡,赶紧到柜台结算,正好还未过6点,晚上的费用也给退了。从酒店出来,打车到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了。

    在小旅店睡下以后,睡得很是坦然,醒来以后到外面吃了两碗面。刚刚吃碗面就接到了陈燕的打来的手机,但听到的是陈莉声音,陈莉问他为什么走了,而且连个招呼也不打。浩天编了个理由,说是老婆家里来电话,有急事要他赶快回去。

    陈燕接过手机说他是骗人,同时说了一句“说话不算话”就把手机挂了。

    浩天又觉得让陈燕失望感到有些歉意,又为陈燕的遭遇感到怜悯,觉得她不该在死守她的爱人,又想其实陈燕的心理跟自己很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做着一间不该做,却很乐意的事情。

    浩天的心情又矛盾起来,想他如果跟陈燕做了其实也没什么,某种意义上

    来说,这也是对她的帮助。可又想这种事情,一旦陷进去,双方都拔不出来,或者一方拔不出来就会坏事,于是觉得还是离开为好。

    他心里一会儿后悔一会儿高兴,回到小旅店里,准备给范霞打手机,又想心里乱糟糟的不如不打,反正就要回去了,暂时就不要打了。他却很想跟陈燕打个电话,给她做做思想工作。

    拨通陈燕的手机,陈燕没接。浩天心想,这女子是生气了。过了一会儿,陈燕的又给他打来了,仍旧是陈莉的声音。陈莉的声音非常甜美,说陈燕出去了,只她一个人在,很想跟他说个清楚。浩天的心一下子被陈莉勾得有些六魂无主了。

    浩天居然提出一个要求来,说:“你要能答应我的话,我就可以返回去。”

    陈莉没有正面回答,她批评他说:“你做事情优柔寡断,一点儿也不像个男子汉!现在我跟你说句实话吧,我其实很想跟你缠绵,只是你太有点婆婆妈妈。如果你果断一点,我是无法控制自己,我打心眼里爱你。我告诉你怀孕也能,其实就是向你表示我愿意。”

    听陈莉这样一说,浩天马上回道:“那我返回去,跟你缠绵,你不会是哄我吧!”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