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要怕,你自然点儿,其实你越怕装作,越会被人看出来。《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浩天这话说得声音不高,却铿锵有力。

    范霞点了点头,突然觉得浩天很靠得住,就像村长一样,虽然跟她做过好几次,可是至今没有跟人们流露过一点儿意思。见了她问长问短,但既不表示亲近,也不表示疏远,因此人们谁也不敢断言他们之间有过不清利。

    009:同思共筹(2)

    009:同思共筹(2)这时,范霞的思想负担顿时放下了一多半,于是话音自然就爽朗起来了,她说:“煤气灶是不能不用的,也不麻烦,一罐煤气能用一二个月,火来头快。不盘炕,不烧炭行,可是不烧煤气不行。”

    “听你的,用上!”

    浩天听见范霞心情放松了许多,高兴地说。

    厨房一出来,对面稍微偏左就是客厅的门,客厅门是推拉的,平时常开着。客厅与厨房之间3米宽,正好放一张餐桌,靠西墙是立柜,立柜两边是柜门,中间有两窄一宽3层隔板,里面放着音箱设备。

    大客厅里,东边放着沙发和茶几,对面西墙做了个通体壁柜,壁柜中间空出一块儿地方,挂着49英寸的液晶彩电,客厅北边紧靠隔扇放了个电脑桌,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浩天看着明亮的客厅,感慨道:“平房装修好,其实比楼房好住,我想咱们将来上面就按照这个房子的样子做,下面盖上个地下室!”

    “要地下室有甚用?白费钱!”

    范霞不大同意。

    “怎么就没用?夏天凉快,冬天暖和。地下室里安上暖气,放上一张好床,到时候你大声****,谁也听不见,那多好!”

    浩天调皮地说着,用手拍了一下范霞圆乎乎的屁股。

    “你就往那上面想,真坏!”

    范霞说着转过身来,在浩天胸脯上用拳头轻轻地锤了两下,浩天刚才说的话说得她心里一会儿比一会儿踏实了,于是不再怕这怕那了,显得很轻松很自然了。

    “这房是前年盖的吧,连南房总共花了多少钱?”

    浩天掬着范霞的脸问道。

    范霞推开浩天的手,想了想说:“就是前年盖的,不算装修连南房花了30多万。——盖房的时候高健完全依照了我的设计。这房子入深10米半,总宽23米半。不算墙,这个大间宽9米,东间西间都是5米宽。南房是一个门洞,一个车库,一个碳房,一个凉房,还有装修好的一间可以住人。”

    范霞一边说一边与浩天进了正面靠厨房的卧室里,这个卧室是土炕,连着厨房的锅台,他们刚才先就是在这个炕上做的。在这个炕上,外面即便有人眊,也眊不清。

    这个卧室的东面是储藏室,储藏室与靠东墙的卧室之间有一个小走廊。储藏室里放着冰箱、冰柜和杂物,储藏室前后各开着一个小窗,靠东间的墙上留着一个门,开开门就进了东间的厨房。

    浩天看见了这个门,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眼睛一亮,说:“这门跟那边通着,是吧!让我就住在东间吧!”

    “那就看畅玉给你腾不?他给你腾,你就住这里,他要不腾,你就在东卧室睡吧。”

    范霞知道浩天的心事,遂说道。

    “住在大房,跟你住在一间闺房里,畅玉他爹同意么?”

    浩天吃惊地问。

    “他要是不同意,我也就不跟你说了。”

    范霞是肯定的口气。

    浩天刚一听很乐,可是稍停片刻就变了,范霞见浩天脸上显出不悦,嫣然一笑道:“你怎么了,是不真想把我霸成你的老婆?想让我跟你睡在一起?”

    “你本来就是我的老婆么?我叫你老婆的时候,你答应的多好,也不是我单方面想的呀!”

    浩天说着又抱住了范霞。

    “我会有安排的,你想我能把你安排在一个房间里睡,还不能安排在一个炕上睡?我会叫你暗墩墩地跟我睡在北卧室的炕上的。”

    范霞揣着浩天的手说。

    “你不会哄我吧,畅玉他爹让么?”

    浩天亲了范霞一口说。

    “你18岁那年,我就跟你说过了,你忘记了?让不让,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再说,你既然想跟我睡,你就跟他争,你又高又大,还争不过个他。”

    范霞把头仰起来,侧过脸看着浩天骄傲地说。

    对比起来,浩天的确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尽管她由于大他许多,顾虑重重,不敢放胆追求,但即便是暗中相好,也十分欣慰和自豪。

    浩天低下头伸出舌头,舔起了范霞的湿湿的红唇,两个人遂又热烈地亲吻了一阵。站在北面卧室的地上,瞭得院里的大门清清楚楚的,而在大门口是绝对看不见的,因此在这个地方亲热,范霞不担心被偷看见。

    “只要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是怕你不同意,你要是放了话,慢不说他一个畅鸿运,就是十个畅鸿运,我对付他们也卓卓有余。”

    浩天说着把就像抱小孩子一样抱在床上,随即就爬在范霞身上了。

    “啊呀!你真是砍货,谁能比得过你这个大力士。”

    范霞被浩天抱起来时,轻轻地拍打着浩天的脊背说道,而当他被浩天放到床上随即压在身上的时候,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急忙说,“压死我了,愣货!”

    浩天见范霞脸色发青呼吸紧张,赶紧站起来说:“给你扎进去的时候,我压上去,你从来没说过个‘压死我了’,可没给你扎进去,压了一下就喘不过起来了,这就怪了!”

    浩天看着范霞娇喘的模样说。

    “立木顶千斤,你知道么,你扎进去,那根柱子支撑着,一点儿也不觉着沉,没柱子在里面支撑,真的呛不住。”

    范霞坐起来,理着乌亮的的长发说,“不能瞎弄了,叫畅玉回来看见了,我的脸往哪里搁呀。——我给他打个电话,看他哪里吃饭呀。”

    浩天马上掏出他的手机说:“我给他打吧!”

    010:一反常态(1)

    010:一反常态(1)浩天拨通电话,没待说话,话筒里就传来了畅玉的声音:“我正要给你打电话,想叫你到饭馆里吃饭。我女朋友说要看看你。”

    “我看就不要到饭馆里见了,既然是你的女朋友,何必那么客气,想要看,回家看不是挺好么!”

    浩玉觉着畅玉这女朋友也太有意思了,还没见面怎么就想要看,这也未免有点不合情理了吧。再说这畅玉也糊涂,女朋友想要看,就乖乖地叫看。

    浩天电话里说到这儿,听见畅玉问他女朋友回家行不行,女朋友说行,畅玉这才回答他说:“那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了。”

    放下电话,浩天对范霞说:“畅玉的女朋友要来看我。”

    范霞立即接过浩天的话说:“来就来吧,来了看她想吃点啥,我再做饭吧。”

    刚才浩天打电话的时候,双方的话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听着的时候,心里就责怪自己了,今天是被浩天弄昏了头,忘记畅玉跟仙梅到一起,还能不说给浩天来了,说给浩天来了,仙梅还能不急着看浩天。

    她给仙梅说浩天,因为仙梅没见浩天本人,有点犹豫,就没告诉浩天,正要准备告诉的时候,仙梅却跟儿子谈起了恋爱。

    范霞想,要是那个时候就告诉了浩天的话,浩天这次回来肯定也会急着要看看仙梅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呀!

    此时的范霞心里泛起一层波澜,她非常担心仙梅被英俊潇洒的浩天所打动。她知道儿子畅玉倒也是挺优秀的,又帅气又精干,可是一跟浩天相比就大错一截了。

    她太怕仙梅看对浩天后跟儿子吹了,他们知道他们相处时间很短,还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感情并不深,当然她更怕浩天也看对了仙梅,因为这样的话,儿子的女朋友和自己的心上人,就同时被夺走了。

    范霞现在的心,已经不跟她给浩天说仙梅那个时候一样了。她今天一看见浩玉子,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心下非常庆幸没给浩天介绍成仙梅。

    在范霞看来,如今的浩天显得非常成熟,更有男子汉的魅力了,哪个正常女人见了都会倾心。

    刚才跟浩天鱼水交欢之后,她更是舍不得浩天了。她分明感到她是不能没有浩天的,浩天是她生命的组成部分。她要千方百计地稳住浩天的心,保持住他对她的爱情。

    她不得不承认,仙梅是她的强劲儿竞争对手。从相貌上看,仙梅跟她不相上下,但是人家有的是年龄的优势。从学历上看,仙梅是大学生,虽说是专科毕业,但也比自己这个初中毕业生高了许多。从气质上看,仙梅给人的感觉是高雅的,不像现在好些年轻女女那样轻浮,而自己毕竟文化程度不高,好在自己走过二三年场,在舞台上唱过,给人家主持过婚礼和生日庆典,再加上当了这么多年的乡妇联主任,经受了锻炼,要不然越发没法跟人家比了。

    范霞的担忧之心忽然间增大了很多,她恨自己为甚会这么大意。今天畅玉走的时候,就该安顿畅玉不要说给仙梅浩天来了,又恨畅玉太糊涂,为甚要把浩天来了的情况告诉仙梅,即便告诉也不能答应她马上就见呀。

    她又怪起自己来了,而且想,也不知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还是鬼迷了心窍?今天一见浩天,脑子里一下子就混乱起来糊涂起来,不知所措了。

    可是事情既然发展到这儿了,后悔也没用了。再说仙梅还没来,来了以后究竟会怎样,还不知道的呢,何苦事前就自己搅乱自己的心。

    范霞这样一个思维活动来的极快,就如闪电一般。尽管很快,却被浩天看出来了。

    “婶子怎么了?”

    浩天在接完电话的时候,脑海里也闪过一些内容,他以范霞的对自己的告诫警告自己,不可太随意,一定要得体。马上就要见到的人,是范霞的儿子和媳妇,必须更加谨慎。

    范霞听见浩天叫她“婶子”不知怎么了反倒笑了:“你这样叫我,我不知怎么很变扭的。”

    “你还再三教训我,弄了半天你自己反倒得别人教训你了,畅玉跟媳妇马上就回来了,你跟我嬉皮笑脸,人家不是一看就看出来了。”

    浩天俨然用一个大人训孩子的口气跟范霞说话了。

    范霞还是笑得不行,赶紧到卫生间洗脸去了。就在范霞洗脸的功夫,浩天瞭见大门口畅玉跟媳妇进来了。

    浩天赶紧出去迎接,范霞听见门响,知浩玉回来了,赶紧从卫生间出来,跟在浩天后面也出去迎接。

    畅玉给把仙梅介绍给浩天,浩天以洪亮深沉的声音对仙梅说:“你好!”

    仙梅显得很拘谨,竟回答都没有回答。范霞跟仙梅打招呼,仙梅也爱理不理的样子,这场面出乎范霞的意料,但她暗自高兴。

    010:一反常态(2)

    010:一反常态(2)人常说“见面识高低”初次见面,浩天的表现非常出色,给人以一种大大咧咧的男子汉气度,不卑不亢,自然得体,可是对比之下,仙梅就有些小家子气,给人的感觉是很不自然,不像个念书人。

    浩天和范霞把仙梅让回屋里,仙梅不知道该站在哪里,坐在哪里,越发叫范霞心里偷乐。

    一个人在思想紧缩举止放不开的时候,相貌再漂亮也会大打折扣。范霞分明感到仙梅不像上次来给她的感觉好。

    那次只有她跟畅玉在家,仙梅说话清脆响亮,穿着舒展得体,举止大方自然,今天的衣服跟那次穿得一模一样,却觉得小里小气,甚至还给人一种凄楚忧愁的感觉。

    范霞让仙梅到客厅里坐,仙梅这才说了话,她让浩天先进。浩天和仙梅进了客厅一个正面一个侧面坐下后,范霞赶紧去给他们倒水。

    浩天用大人问孩子的口气问仙梅:“今年上大几?”

    “今年毕业了,我上的是专科。”

    仙梅看了一眼浩天,略略低下头来搓着手回答,脸上泛起了红晕。

    “学的是什么专业?”

    浩天看着仙梅娇柔的羞怯的模样又问道。

    “我学的是会计专业,”

    仙梅侧过脸看着浩天的眼睛回答,答完又低头搓起了手。

    范霞把水拿过来给仙梅先倒了一杯,畅玉赶紧把水壶从母亲手里拿过来,给浩天倒。

    要是以往仙梅早站起来了,可她今天就像被钉在沙发上一样,一动没动,而范霞如果是以前,心里会嫌这媳妇死眼睛,可她现在心里很乐。

    畅玉拿了壶去倒水,范霞问仙梅说:“仙梅想吃点儿甚?”

    “我不吃,一会儿就走呀,”

    仙梅红着脸低着头说。

    “你刚才没说不吃饭呀,怎么就忽然说要走了。”

    畅玉有点吃惊地说。

    “我忽然想起来了,家里有点儿事情,我得回去。我妈早晨跟我说的,我忘记了,刚想起来,吃不吃一样的。”

    仙梅的话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我就做面去呀,你们再聊吧,就是不吃饭,既然来了,也再聊上一会儿吧。”

    范霞说着看了浩天一眼,而浩天的眼神没有露出跟她之间的特殊关系。

    “你学的专业挺好,按理工作应该好找吧?找下了没有?”

    浩天凝视着仙梅裸露的白净光洁的小腿接着问道。

    “哪能好找?一年不如一年好找了,现在人家有钱的尽是花上钱找工作,咱们没门子没面子的又没钱,找工作真愁。我的一个同学,人家父亲是开煤场的,没毕业的时候就跑上了。我们先问还没问出来,一问就吞吞吐吐的不好好儿说。后来,我们几个同学追问的不行,终于问出来了,安排在防洪办了。”

    说起找工作的事情,仙梅的话一下子就多了,而且说得特别流利。

    “原田县的县长这两年可没少卖指标,谁有靠谁花钱谁就能找下,没靠的没钱的就没戏。”

    坐在电脑椅子上的畅玉插话道。

    “那也有一定的条件吧,不能甚条件也不说吧,比方说,高中学历,不可能安排工作吧。”

    浩天看着畅玉说道。

    “高中生不能安排有编制的工作,可以安排在县里的一些工厂里。安排事业编,必须是全日制大学毕业的,还有退役军人。”

    仙梅一旦打开话匣子,就不像刚才那么受约束了。

    “没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