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再到沟里看一看,玩一玩吧!”

    浩天递给范霞一杯水说。《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范霞见浩天特别想去的样子,又想今天早去了也没有,就痛快地答应了。

    浩天喝了水,从车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包,带了几瓶矿泉水,就到了沟里。

    浩天走在后面,端详着范霞的披发,说:“你头发多,又黑又亮,梳成什么发型都好看。”

    边说边紧走几步拉住范霞的手说:“你看看我给你买的礼物。”

    彭莲站住,拿过浩天递给她的精致的红色盒子,取出金币,仔细一看,上面写着“霞天景丽”范霞内心甚悦,却尽力表现出非常平静的样子。

    她看到这几个字,当即问道:“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浩玉说:“你说呢?”

    “彩霞满天的景象是美丽的,对不对?”

    范霞表现出天真的样子说。

    浩天欣喜地说:“对,真有你的!我设计的时候,做过精心的构思,把我们两个的名字嵌进去,就有了双关含义。暗含的意思还可作多种解释,一是你我构成的风景是美丽的,二是你我的前景是美丽的,你我景仰最美丽的生活。”

    “呀,金光闪闪的,这得花多少钱呀?”

    范霞拿着沈甸甸的特制金币激动地说。

    “这个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你不要跟钱连在一起,要把她看成是我的心,你觉着值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可是你要注意,‘金子’是什么,‘金子’就是‘精子’,知道么?”

    浩天看着范霞的鼓鼓的乳房说。

    “你一说话就想到那里了,不许你随便说!”

    范霞娇嗔地说,“快给你吧!我不要你这‘金子’!”

    “不要金子给你卡,我给你送金子的时候,用卡卡住。”

    浩天说着就从提包里取出一张工商银行的卡说,“这是20万的卡,你拿上看看能不能卡住‘精子’。”

    浩天抱住范霞,就要给他脱裤子。

    范霞急忙推开前面跑了。浩天追上去说:“我是在这山沟沟里吓唬你,你连我这一吓唬也经不住!”

    “你能有多少‘精子’,我吸干你也不愁,你自己想卡也卡不住!”

    范霞笑着摸着浩天的手说。

    “吸干就吸干了,反正我攒下的东西都是你的,‘银子’是你的,‘金子’也是你的。”

    浩天放开范霞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那个‘**’!”

    浩天也逗了范霞一句。

    “我是觉得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叫你‘烧’得我年轻了10岁。”

    范霞娇媚地说。

    “是20岁。”

    浩天故意俏皮地说了一句,然后把卡和金币盒放好,拉起舒霞的手说:“咱们到远处那个山弯弯去!”

    接着就低声地自编自唱唱起来,“说是个说来笑是个笑,人爱人这种感觉真奇妙,沟沟里面我把老婆叫,咱们的事情谁知道?”

    “总有一天众人都知道,说给他们爱得迷了心窍。”

    范霞跟着浩天用优美的歌喉唱了两句,然后对浩天说,“你不要忘记写歌词啊!你把心思多花在正事上,不要每天就思谋做做做,做是要做,两个人都想做才做,一个不想做就不能勉强,难能定下几天做几次,说不定,一天就做几次,你说是不是?”

    “不是!是天天做,月月做,年年做,走不动的时候,睡在炕上一刻不停地做!哈哈哈——我什么时候不是听你的?”

    浩天说完,见范霞笑得美艳艳的,又调皮地说:“看把你乐得!”

    “谁乐了!什么时候把你整得抬不起头来,叫你求饶!”

    范霞白了浩天一眼。

    “我抬不起头你就灰下了。家里的大事难事我全包,一点儿也不用你操劳!你要是不叫我把头抬,大事难事都得往你身上排?你我坐在一条船,我看准方向往前扳,小东小西都来归你管。你我坐在在一条船,我浑身是劲儿使不完,你舒眉展眼看风景,风和日丽心喜欢。你看你不叫我抬头你心甘不心甘?”

    浩天逗着范霞现编了一段儿快板。

    范霞非常开心,她仰起灿烂的笑脸,顺着说了两句快板:“天下男人谁最好,我的老公大浩天!”

    说完马上就从身后抱住了浩天的腰。

    浩天站住,感觉了一会儿范霞的两颗肉蛋给予他的快感,然后捉住范霞的一只手,一起摇摆着,悠悠然地向山弯弯走去。

    040:戏言造人

    040:戏言造人浩天又想起了范霞失身的事,于是问:“你说你叫张焕****奶的时候被欺负的时候,是先不愿意后来就愿意了,还是一直都不愿意,一直感到不舒服?”

    “我真的不想说以前的事了,你刚才也说不要再提了,一提起来我真的心里很不舒服。不过我心里想:你爱我这样一辆破车,也真有点儿不值得!你是崭新的宝马,我是破烂的夏利。”

    范霞被浩天的话再次触到了痛处。

    浩天听见范霞这样说,知范霞有些难为,于是解释道:“你是黄金跑车,世界上最豪华最高档的车,无人能比。——其实我总想问你过去的事情是在乎你,是不计较你的过去?我要是小心眼儿,计较你过去发生过的事情的话,我说个‘不’是多么容易?

    “可我听了你说的,越发爱你了,越发有信心娶你了。我甚至庆幸,你如果不是经历了那样的过去,我就不会跟你有今天的发展了?”

    浩天说着就站住了,紧紧地抱住范霞,热烈地亲吻了一顿,才又说,“你其实还是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范霞呆呆地站着,想了一下说:“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更相信我是上天赐给你的,所以我不能违背天命。我有时候真的很自卑,可一想到你爱我,我就很自信了,因为你是世界上最棒最棒的男子汉,我要为你而好好儿地活着。我知道一个对自己过不去的人是没有生命力的。我不能是一个没有生命力的人,我自信我有很强的生命力。”

    “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也相信命了,我是命中就注定了是属于你的,你也是命中就注定了是属于我的。人常说‘好事多磨’,‘自古红颜多薄命’,可是我觉得你是好命。”

    浩天看着范霞宽阔圆润的额头。

    “照你这样说,我的确是好命,真的是好命。虽然经历了一些不如意的事情,可我18岁就当上妇联主任,一直当到40出头还在当着。我的真正的爱情虽然来的晚些,但是你给我心里带来的美好的感觉我睡梦里也觉着是甜的!”

    范霞很激动地说。

    “你真的是不是就像我爱你一样爱我?”

    浩天亲了范霞的额头一下说。

    “我不像现在有些年轻人一样,嘴上喜欢挂个我爱你,我觉得说那么一句话没多大意义。只是嘴上说,谁也能说,关键是看行动,看真心,真正相爱的人,是不必用语言来表达的。”

    范霞说完又扑在了浩天的怀里。

    浩天抚摸着范霞说:“其实爱这种东西,是人的最重要的一种感情,我有时候想,世界上如果没有了男女相爱的话,这个世界早已是荒凉寂静的了。就像这个山沟沟,有了我俩,就变得神奇美妙了,今天那个小后生看见了我们俩亲近,一定非常兴奋。他也一定有自己心爱的人。我们的这种爱恋表现,对他绝对没有坏的影响。这需要他爱的人理解他,他爱的人即便不爱他,也不要伤了他的心。”

    范霞从浩天的怀里起来,拉起他的手,继续向前走去,边走边说:“你在这方面研究得挺深的,至少比我深。我只是凭着感觉走。”

    “我也是凭着感觉走,真心的爱就是凭着感觉走,不应该加上其他任何附带的东西,可是生活中加上附带条件的男女太多了。这就把本来纯洁的爱玷污了。我喜欢研究这个,就是因为爱你,爱你需要冲破世俗的阻力,但是思想支配行动,如果我的思想不能冲破世俗的樊笼,那就很难做出果断的决定。不是我就跟你说,你离不离婚,跟不跟我,关键在于你的思想能不能冲破世俗的樊笼。”

    浩天的目光扫视着蓝天白云,扫视着碧树绿苗。

    “这半天的时间,我的思想真的发生了天大的变化,以前我的心里就像波浪一样,一会儿高,一会儿低,我终于可以平静下来了。”

    范霞抱住浩天的一条胳膊说,那种娇柔的小鸟依人的样子,使浩天感到特别温馨。

    “我们其实一直都没有很好地谈过恋爱,从一开始就进入了陶醉境界,现在回头补上,太美了!”

    浩天遂又站住了,他要好好儿地看看范霞。

    范霞凄凄楚楚地看着浩天,眼里溢满了激动的泪花。

    浩天掬起范霞的脸蛋,看了半天说:“什么叫魅力?这就叫魅力,看不够,揣不够,亲不够,站在身边还想你!”

    说着就要抚摸范霞的乳房。

    范霞听着浩天的情话,心中波翻浪涌,同时也有了更加明确的方向。

    她被浩天揉摸了一会儿乳房以后说:“咱们还是找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吧,这里说不定哪个小后生又在哪里藏着看呢!”

    浩天遂又拉起范霞的手向前走去。忽见前面有一块儿平展展的大石头,范霞手指着那里说:“看见了没?咱们到那里吧。”

    浩天顺着范霞手指的方向看去,惊喜地说:“好地方啊!”

    可他们向着那走了一段以后,发现没有径直走过去的路,还得绕个弯子。范霞有点不想过去了,可浩天不行,他对范霞说:“还早着呢!咱们好不容易来了,看见了,不去会后悔的。你要是走不动了,我背着你走。”

    “我不是走不动,是说何必要到那里,就这边好走的地方走走算了!”

    范霞嘴里是这样说,但见浩天很想去那里,就向前那里走了。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浩天跟在范新爱后面,不停地说着,“慢点儿,小心!”

    说难走,也并不难走,这是一座土山沟,石头是有,但是很少,看样子是多少年前,发大水的时候,从上面冲下来的。山上有一个采石厂,站在沟中隐隐可见,浩天曾经去过一次,那还是他念大学的时候。

    范霞的裙子被弯弯曲曲的小路旁的杂草不停地碰着,先想躲过,越走草越密,没法儿躲了,索性就不管它了。

    终于到了,范霞坐下的时候,喘着气说:“这里的风景越不错啊!”

    “你看,咱们要是不来能领略到这么好的风景么?”

    浩天说着就坐在范霞身边,给她轻轻地捶起背来。

    范霞仰面躺在石头上说:“这块石头多好,多么光滑,平油油的,能搬到咱们院子里就好了。”

    “那可不是,要是能搬到城里更值钱了。”

    浩天说着也睡到了石头上。

    “天作被,石作床,颠来倒去喜洋洋!”

    浩天望着湛蓝的天空,忽然说了一句。

    “你真的是写歌词的好料,随口就来!”

    范霞从石头上坐起来说。

    “你懂不懂我刚才说的意思?”

    浩天抚摸着范霞的脊背说。

    “我告诉你了,不要老是思谋做做做!不管在哪里也想着?你真是个色棍!”

    范霞看着浩天鼓鼓的裤裆娇嗔道。

    “这也是不由人的事情呀!我真的管不住它,它只有你才能管得住!”

    浩天说着就把范霞的手拿到他的裤裆。

    “妈呀,哪来的这么大的劲气?又成了个挺拔老硬!”

    范霞摩挲着那里,觉着一会儿比一会儿硬。

    “我想观花,”

    浩天用恳求的口气说。

    “谁不叫你观,那不是花么?”

    范霞用手指着石头前面的各种小花说。

    “我不是观那些花,我是想观你那朵牡丹花!”

    浩天就像小孩子一样用撒娇的口气说。

    “我哪有牡丹花?上午你不是说是菊花么?”

    范霞说完就笑。

    浩天突然从石头上起来,站到石头旁的两棵树中间,把裤带解开,把裤子退下一些,露出了坚挺:“那我要摧花了,管它是甚花!”

    “不叫你摧,我是给浩天准备好的,你别想碰它!”

    范霞机智地来了一句。

    “你不认我了,我不是浩天么?”

    浩天用手拍了一下坚挺说。

    “你不是浩天,你是好色!”

    范霞说着又笑了。

    “我是好色,我要犯下,我是好色,我要犯下,”

    浩天怪声怪气地说着,同时用手不住地把坚挺打得“啪啪”响。

    范霞赶紧过去抓住坚挺说:“不许你打它,它是我的,打它就是打我。”

    说完赶紧回头从包里掏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倒在坚挺上洗起来。

    “呜呼呼,呜呼呼,”

    浩天看着范霞给他洗坚挺,不说话,只是舒爽地叫着。

    范霞把坚挺洗干净后,就伸出舌头舔起来。舔得浩天“哦哦”直叫,舔了一会儿,范霞就张大口,把坚挺的头部含住了。

    她是第一次含住龟头,曾看过***,早就想含一含浩天的了,可是每次跟浩天在一起,都没有机会含。

    “你吃过这个东西么?”

    浩天抱住范霞的头说。

    “没有,我早就想吃你的了,就是轮不上!”

    范霞腾开嘴说完,又含住套弄起来。

    “你那张立着的嘴够个霸道的,每次都不懂得让一让你这张横着的嘴,是么?”

    浩天说着就停了一下身子,把坚挺顶在了范霞的喉咙根,范霞“喔”得一声,赶紧离开说,“不行,还得用那张嘴。”

    说着就站起来,脱去裤衩,撩起裙子,贴近浩天,踮起脚跟,想纳入浩天的坚挺。

    浩天把腿叉开一些,配合着放了进去,然后就把范霞的腿扳住,悬在了空中,挺动起来。

    “这样你太费劲儿了,还是我下来吧,这样你一会儿就没劲儿了。”

    范霞说着就要下,浩天把范霞放下来,见坚挺上已经湿淋淋的了。

    范霞手托石头,把腿叉开,浩天顾不得观花,就进了范霞的花洞。

    浩天调整了一下姿势,快速地运动起来,把范霞弄得摇头晃脑,呻吟不断,他又一次就像以前那样,快速运动,一刻不停,大约六七分钟以后,炮弹“嗖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