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学来门市,同学说不能去,非得亲自来。《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浩天听见了,说快去吧,去20分钟也行。浩云走后,浩天给范霞介绍起了书画店的情况,说这些东西都很值钱,如果全部是自己花钱上货的话,根本上不起。全凭他父亲交下的朋友,有三分之二是通过他父亲的朋友介绍,先上货,卖了以后再给钱。

    范霞见书画店里有十字绣,就对浩天说:“我真爱这种十字绣,可就是没时间绣,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好好儿地绣上一幅!”

    “你爱哪一幅,走的时候带上不就行了,何必要自己绣?”

    浩天说着走到写有“室雅人和”的十字绣前,说:“你看这个好不好?”

    “好是好,可是我不爱,我是想把‘霞天景丽’绣进去,然后配上图案,再配上一首诗。”

    范霞若有所思地说。

    范霞心里又考虑起了自己跟浩天的关系能坚持多久,她总是感觉年龄相悬,隐患太大,不确定因素太多。

    浩天看出范霞有些不悦,十分关切地说:“我领上你,去绣十字绣的那个女人家里,叫她给绣上一幅不就行了。”

    “那得有样子,绣十字绣的都是照样子绣的,”

    范霞看着浩天的天真劲儿,笑着说。

    “对了,那咱们等一等,叫这里最好的那个书法家把‘霞天景丽’写一写,你不是会画么?你画图案,我再写上四句诗,要么写上二句,写成一副对联,也叫书法家写一写。你的这个创意真好!”

    浩天审视着范霞的身材,就像从来没有见过似的。

    “看你今天这一关怎么过吧,过不了,你连地也种不成了,还想这些,那不是做梦?”

    范霞的话及时激将,也包含着担心。

    “我要是没有一点儿把握,我还敢追你,你简直把我看得没了!”

    浩天拍着胸脯激动地说。

    “呀!你快低声点儿把,叫外面的人听见了,还以为咱们两个在吵架!”

    范霞“扑哧”一下笑了,浩天看了看门外,回过头来也笑了。

    范霞遂又转移话题问浩天:“你们住的楼房那么宽展,是不有200多平米?”

    “188平米,你估计得差不多,”

    浩天看了一眼范霞,然后试探地问:“看见我家的楼房和门市,你乐不乐?”

    “不乐!”

    范霞做出不屑一顾的神态说,“财产多了又不是好事情!”

    浩天迷惑不解地说:“人到底有钱好还是没钱好?”

    范霞立即回答说:“有钱没钱,关键是相配,我看见你爹你妈真羡慕,我一跟人家比,就觉得不如人。像你爹和你妈,有钱也好,没钱也好。现在好些人家,钱倒是不少,可就是夫妻不和。就像我妹妹,有钱有甚用?”

    “你找了我,咱们家的门风就能保存下来了,”

    浩天看着范霞娇美端庄有内涵的样子,内心再一次产生出了深深的敬慕之情,他见范霞圆圆的脸上泛着青春的光彩,遂以敬佩的目光看着范霞,幸福感充满心头。

    浩天见范霞默默地思考,又说道:“夫妻不和的生活,你也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们早已经是名义夫妻了。我跟你结婚理所当然了,早一点跟他离婚吧,你说是不是?

    “你说得倒是没错,可你做下的事情不好收拾呀!”

    范霞忧伤地说。

    “这个你就不要说了,一会儿你结果就是了!我现在怎么跟你说都是白的。咱们说点儿别的好了。”

    浩天非常郑重地说,他 的英俊的脸上,写着自信、坚毅和无坚不摧。

    范霞于是改变话题说:“你爹真是好样儿的,来高家湾能发展成这样儿!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浩天心里开始考虑怎么对付方丽父子上门的无理取闹,他是胸有成竹的,想了一下,觉得不必事先多想,来它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了。

    他听见范霞赞他父亲,于是解释说:“我爹来高家湾是赶上好机会了,沾了这里大开发的光。你今天也听我父亲说了,他起初是当瓦匠,后来包工程。顶账顶下些地,过了一两年地价房价呼啦啦地涨,一下子就把我家涨发了。

    “去年,房地产开始疲软,我爹就更我妈商量开书画店。我爹一直喜欢书画,别看他才念了个小学。我爷爷是教书的,好文采,还有一笔好染,你知道吧!”

    浩天说起这些来,充满了自豪。

    “怎么能不知道?”

    范霞手托着下巴,眼看着浩玉,问道:“你家现在有多少房子?”

    浩天听见范霞说“你家”有点儿不大高兴地纠正道:“你应该说咱们家,这些将来都是咱们的,怎么能说‘你家’?——开书画店占了800多平米,租出去的有8套上下层的门脸房,十几套家居楼房。”

    范霞吃惊地说:“光房就那么多,那你家现在的资产有多少?”

    浩天十分神气地说:“资产也不多,主要是房子,按现在的房价计算,也就值个几千万吧!”

    范霞惊叹道:“啊呀,那么多了你还嫌少,真是人心没尽!我看全国说下来也算是挂上号的有钱人家了!莫非地头蛇的比你们的资产也多?”

    浩天笑着说:“那当然要多了,至少是我家的三四倍,也主要是房地产,现在高家湾这样的人家好多好多,究竟有多少,咱们不清楚。不过要在全国排上号,那是不可能的。去年中国首富是王传福,个人财富350个亿。”

    浩天说着见范霞低着头不说话了,遂急忙问道:“你怎么了?”

    “不怎么呀!我只是低下头想了一下,350个亿是350个万万,妈呀!想也没想过。”

    范霞深情地看了一眼浩天说:“人发财,一是要碰上好机遇,二是要有心眼,有心眼没机遇不行,有机遇没心眼也不行!”

    浩天直了直腰,对着范霞笑了一面,说:“我这个人不想发财,就想种地,我觉得种地才是最美好的事情。”

    “反正你是个奇人,做了一件变事,也算今古奇观了,写成一本书肯定好看,像你这种人世上难找!”

    范霞说着见浩天又用色迷迷的眼睛看她,遂说,“刚才还人眉溜眼的,一会儿就变了,你呀!”

    “你就不说你有一片好地?金木水火土,土是最为贵的东西,沃土就越发值贵了,我真的好爱好爱你的那片肥田沃土!”

    浩天说着就走到范霞身边在她两腿间摸了一把。

    范霞赶紧躲开到了门口,恰好浩云回来了,她回头瞅了浩天一眼,赶紧把脸掉过去问浩云:“叫你有甚事了?”

    “开玩笑,叫我看她哥哥的一个同学,人家去找他哥哥去了,她就叫我去看,说我要是看对了再跟人家说。”

    浩云脸上喜扑扑的。

    “你看对了没有?”

    范霞端详着浩云问。

    “人样样长得倒是不错,他在公安局上班,老子在法院,好像还是副院长,我说我不考虑,她真能胡闹!”

    浩云说着的时候脸有些红。

    范霞心想这云云看对了,看脸色就能看出来。浩天听说是公安局的,赶紧问浩云:“记下手机号了没有?”

    “我不记,我同学要叫我记,记下了。”

    浩云的脸越发红了。

    “好,我也记下吧,这种人当紧就忙有用,比方门市被盗了,有个内部人能给用心地查一查。”

    浩天看着妹妹笑嘻嘻地说。

    “你快记住吧,记住你跟交朋友去吧,我不跟他来往!”

    浩云说着就拿起手机给浩天念号码,并说给他叫“郑立”“你不跟来往人家能认我?我这个妹妹是想捉弄我吧?我说你相当飘,你还嫌我说,说我是嘲弄你。你应该好好儿地跟人家交往。”

    浩天看着这个他的印象里“不开化”的妹妹说。

    “这是云云人家自己的事情,你这个做哥哥的不要干涉人家!”

    范霞眼睛望着大街说。

    范霞心想现在年轻人找对象的确跟过去是大不一样了,就说这姊妹两个吧,哥哥是这么个样子,妹妹又是那么个样子,社会的发展变化也真是太大了!当年自己要是像现在的人这样的话,也就不会是自己现在这样的结果了,话说回来了,现在要是还是像过去那样,自己跟浩天也就不会这样了。

    浩天要回去了,范霞跟浩云打过招呼,就跟浩天一起走了。浩天要带上范霞去另一个小区看楼房,范霞不大愿意去,她虽然很相信浩天能够从容应付方丽父子,但是事情没到水落石出的时候,心里总还是悬着。现在她的心已经完全被浩天吸摄住了,她想都不敢想,浩天要是离开她的生活她会怎么样。

    回到楼院里停下车来,浩天因为还没有接到父亲的电话,就跟范霞在院里又转游起来。

    范霞昨天看见院里的小树苗和花,就想过在村里承包的土地上育苗种花。但是没有说,觉得对育苗养花没有一点儿经验,想也是瞎想。现在又看见了,随便对浩天说:“你说这树苗和花值钱不值钱?咱们在承包的地里种上些花和树苗怎么样?”

    “你真行,说你有眼光,你真的太有眼光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而且是准备再做一些调查以后,觉得可行了才跟你说,没想你也想到了,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你说咱们那地方育苗种花行不行?”

    浩天看着范霞如花般的面容说。

    “怎么就不行?土肥加上有水,既能长出好庄稼,就能长出好的树苗和好的花来,咱们那儿的果园,现在是经营得不好,以前的果子接得真繁,又好吃。”

    范霞听见浩天早有打算,心中甚是高兴,遂给浩天抛了一个媚眼,而后说道。

    “咱们村里真是大有可为呀!谁能说我的选择不对?我要叫时间证明,我浩天是一个现代种田能手,我要亲自看着我最喜爱的田地里长苗,开花,结果!”

    浩天走近范霞,眼神里又放出了色迷迷的光。

    范霞心里高兴,但是怕人看见,说了句“**眉蹙眼”就赶紧躲开,向喷泉那边走去。

    浩天跟在后面,正要逗范霞,问她身体里的喷泉什么时候喷水,听见手机响起来了。

    他父亲叫他赶紧回家,于是叫上范霞,赶紧向单元门走去。

    范霞的心顿时绷得紧紧的,可她见浩天没事一般,遂也从容了许多。

    048:啼笑皆非

    048:啼笑皆非浩天和范霞回到楼上,见浩成功有些紧张,李丽清不紧不慢地拿着一块儿毛巾擦沙发和茶几。范霞从李丽清手里要过毛巾,动作很麻利地擦了起来。

    “看我阴阴雾雾的,心里不知道想甚?你要毛巾我就给了你了。你快坐下吧!我也没做的,还是我擦吧!”

    李丽清说着就把范霞手里的毛巾揪在她手里,并推着范霞,要让她坐下。

    范霞见状,只好把毛巾给了李丽清,但没有坐,她见浩天倒了一杯水给她,接住杯子赶紧给浩成功拿过去,浩成功摆了一下手表示不喝,又示意让她喝。

    范霞要从浩天手里拿过水壶来倒水,浩天已经给自己倒好了。待浩天放下水壶后,范霞拿起来,又倒了一杯,让李丽清坐下喝。

    李丽清也摆了摆手示意不喝,然后手指着浩成功笑了笑说:“你他看这个人,一听见人家说来呀,就紧张起来了,看吧做了挺大的事情,遇了这么点儿事情,就压不住了。”

    “咱们是就怕人说,从来也没叫人说过个长短。倒也不是紧张,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人家!”

    浩成功抬起头来看着范霞说,“你坐下吧,他们来了,你要是不想见,就一个人到里面去吧!”

    “没事,我见一见听一听吧!”

    范霞仍然没坐。直到李丽清把毛巾放到红木沙发后面的横栏上,坐下来,范霞这才坐下。

    浩天见大家都坐下了,他把喝光了水的杯子往茶几上一放,叉住腰,悠悠然地说:“这就像演戏一样,我是主角,你们是配角,你们得围绕我说话行事,不要主次不分,把我这个主角弄成配角了。”

    他的话没有像吃早点时那样引起大家的笑声,大家都是一副严肃的面孔。比较起来,还数李丽清比较坦然,她对儿子说:“好汉做事好汉当, 18岁就是成年人了,你现在倒25了。你不当主角叫谁去当,还有脸叫你爹当?”

    浩成功听见老伴这样说,脸色稍微变过来点儿,遂伸手去拿水杯,想喝一口,可刚拿起水杯,手机就响了。他赶紧放下水杯,急急忙忙地掏出电话,一看就忙说道:“来了!”

    李丽清瞅了他一眼。

    浩成功一边接电话一边就站起来往门口走,“你好!你好!——东户!东户!”

    浩成功说完,匆匆装好手机,就开门去迎接,浩天也随着出去了。

    李丽清和范霞在房间里面向门站着等人家进来,这就像是迎接凯旋而归的将士一般。

    “这楼房好住不?”

    方丽父亲从电梯里一出来,就瓮声瓮气地问浩成功。

    “好住的,快回家里吧!”

    浩成功一面把门打开,一面笑盈盈地说。

    范霞见一个身材不高肚子不小的男子先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身材很苗条的清秀女子,心想这父子俩一胖一瘦,个头差不多,外表看真不像父子俩。

    方丽父亲一眼就看见了范霞,她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问范霞说:“你是浩天妹妹吧,第一次见,长得好喀稀!”

    还没等人解释,他就又对李丽清说:“你这当妈的真会生,生下儿子儿子帅,生下女子女子靓!不简单!”

    “这是我们村里的邻居,浩天叫婶婶的呢!浩天妹妹到门市了。”

    李丽清一边解释一边倒茶。

    “是这样,我就见过老浩,你们都没见过,闹笑话了。不过邻居婶子也一样,喀稀就是喀稀么!刚结婚吧?”

    方丽父亲看着范霞说道。

    范霞赶紧转过脸,端详着方丽让她坐下,没注意方丽父亲问她。

    李丽清见范霞没注意方丽父亲问她,就代替她回答说:“他婶子的儿子都跟我女儿同岁了,还能是刚结婚?”

    说完就笑了。

    “不像,不像,你跟我开玩笑,我不信!”

    方丽父亲很武断地说。

    “就是,我们这个小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