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继而她曲腿箕坐,把目光移在了乳房上。《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她看着自己高耸的乳房,摇了摇身体,心下为自己的乳房仍然紧紧的挺挺的而暗喜。他不仅乳房一点儿也不松弛,而且没有一点儿肚腩,小肚子还是这么平坦。她很陶醉地把手放到小肚子上揣摩起来,觉着自己的身体真棒,的确有足够的吸引力让浩天痴迷。

    范霞的这样一种自我欣赏,其实是对浩天如此痴迷她的原因的追本溯源。浩天把她的一双腿描述得那么好,听起来不仅感到新鲜,而且十分感动,而她还希望浩天将后会对她的乳房、小腹和身体上的其他一些部位都加以描述,这样既显得浪漫又显得高雅。

    她心里非常清楚,浩天对自己身体的由衷的喜爱和痴迷是他们两个的关系能够逐步发展到今天这样一种至纯至真的程度的最原始的原因。她要趁着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开始显出变老的迹象的时候,充分地发挥其作用,并打算很好地加以保养。

    法国雕塑艺术家罗丹有一句名言:“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范霞想,其实美不仅仅需要发现,更需要开发和创造。

    就如对于她的美来说,能够发现的眼睛真是不少,但是能够开发的却只有浩天。张焕发现了之后,竟不负责任地践踏了,好在还算有良心,没有接二连三地践踏下去。畅鸿运发现了,却没有开发的本领,美丽的花朵险些枯萎在他的手里。刘瑾发现了,但没有坚持开发的勇气,被人强夺而去却无声无息。赵昀发现了,但并没有真正地起到开发的作用,尽是维持而已,不过总还是起了一些作用。唯独浩天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他不仅发现了,而且凭着他的本领,坚持不懈地进行着开发,现在正想着由偷偷摸摸的地下开发,逐步变成光明正大的公开开发。这令范霞非常感动。

    以前,范霞为自己生的漂亮,长得出类拔萃而自信过,却也曾为此苦恼过。因为她没有想到因为长得美,还惹下了一些人。那些人也真是太无理了,男女之间的事情本来是双向的,可有些人不顾她是否愿意就要狎近她,又因为她十分讨厌,无法迁就,断然拒绝或躲开,而那些人就会对她怀恨,甚至暗中使坏。她之所以依附赵昀,其实也是为获得保护,以便不被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的狎近。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浩天对于她说,已经是生命的组成部分,简直是须臾不可离开的空气、水和阳光。浩天是范霞青春焕发的力量源泉,范霞没有了浩天,生命活力必会淡然。

    范霞欣赏自己身体的浓浓兴致,其实是内心里钦羡深爱着她的浩天的一种表现。

    她想为什么以前虽然欣赏过,却没有今天这样兴致高呢?原因就是那时候,她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自己身体资源的有如此价值,好多时候,她只把自己看做是男人的娱乐品。

    在范霞的心里,现在或者可以追溯到昨天甚至浩天刚回来的那一天,她已经不再感到自己是别人的娱乐品了。一个与他心心相印的另一半可以将与她永不分离了。她的另一半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帅气,那样的潇洒,那样地爱她,那样地令她激动。

    人说“妇为悦己者容”这是从外在的角度而言的,如果从内在的角度看,当是“妇为悦己者珍”珍者,爱惜也。而所谓“悦己者”即能够使自己感到快乐幸福的人。范霞爱自己的身体,就是对浩天的最好的回报。

    人们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爱美女之心则更是人皆有之”君不见自古以来美女为才子将士所慕,为达官贵人所求?此乃客观存在,本自无可厚非!

    然而,美女真正能够跟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终身为伴者却不是很多。这显然是美女的悲哀,这样的美女,并没有真正的欢乐,他们的感情被那些有权势的人无情地摧残了,古代这样的事实比比皆是,当今尽管大为减少,然而仍然不乏其例,或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仍然甚为严重。

    从另一方面说,美女如果对自身价值认识不够全面,不能很好把握,也会自己摧残自己。

    然后,人之生存本能和求贵之心在所难免,君不见潜规则之下,多少美女曲意逢迎,权色交易权钱交易中,多少美女,屈身委附?

    范霞其实也没有逃过潜规则和权钱色交易的拘囿,所幸的是浩天的出现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光明,而范霞的觉悟也是她能够得到原本应该得到的幸福及****的根本所在。

    范霞奇怪浩天为何迟迟不出来,又想他可能方便是去了。

    于是她利用这个空隙,继续自我欣赏起来。她叉开腿,很想看一下自己的下面到底有没有菊花或牡丹,可是低头去看的时候,怎么也看不着,心想手边有块儿镜子就好了,可是找了半天没有找着,遂站到地上转起了柔软的腰肢。

    她不仅腰肢很柔软,双腿也很柔软,如今她仍然可以放七叉和八叉,但她从来没有在行房事的时候用到七叉和八叉功,她很想在与浩天的交欢的时候用到这些,但不是今天。

    范霞的思想越来越明确,主意越来越坚定了,她忽然想到了“白马王子”这样一个词语,以前她觉得这个词语与她毫无关系,且压根也不想自己会有“白马王子”可现在她突然想到,浩天不就是她的“白马王子”吗?

    她还由此想起了那天梦见的驴马梦,她想让浩天就像儿马那样爬在她的身后跟她欢爱,而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上有一次泛起了红晕。

    浩天在卫生间洗完下体以后,脑海里想着范新爱的娇美模样,悠然地玩弄起来了,“红头将军”出奇地硬,出奇地兴奋,直玩了半个多小时仍然锐气不减。

    这是经过长期锻炼锻炼出来的,对此浩天深有体会。现在浩天为了一会儿做起来能够坚持得功夫大一些,他背着范霞做起了热身运动。他很担心不做热身运动,进入范霞的桃源水洞以后,很快就会一泄如注。

    今天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昨天休息了一个晚上,今天之后再来这里恐怕被人发现,而两个人心情坦然地睡在一起的时间又不是随便可以找到,于是就关在卫生间独自抚弄起来。

    他为自己长了这样一个有力的****而自豪,他认为这个宝贝是联系自己与范霞的纽带,是创造自己与范霞幸福生活的主要工具。

    浩天的想法并不荒唐,因为所谓男女非同寻常关系的建立,没有“宝贝”发挥作用,便是无稽之谈。而夫妻生活中,性和谐是占有极其重要位置的。即便把它说成是第一位的也不错。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也是困扰人们生活的一个重要问题。所谓出轨,有好些时候,就是因为******不和谐而造成夫妻的。

    052:媚浪品尝

    052:媚浪品尝浩天用冷水淋洗他的宝贝,这样就会坚持的时间长一点儿,这是他的经验。他以前****的时候,火辣辣地特想发射的时候,这个办法甚为灵验。刚才欣赏范霞的美腿,特别是摩擦范霞大腿的时候,他就有了喷射的欲望,于是就采用了这样一个方法。

    他正在冲洗玩弄欣赏他的宝贝,忽地听见敲门。当他把门打开以后,范霞走进来,呆呆地凝视了片刻,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退出去了。

    浩天看见范霞****的身体和凄楚的表情,****“呼”地一下就升腾起来,他立即跟了出去,以哀求的眼神看着范霞,放着热辣辣的光。

    范霞的身体不知怎么竟瑟瑟发抖起来,浩天急忙问:“你怎么了?”

    范霞圆睁媚眼,急急地低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见范霞如此说,浩天从身后抱住她,把坚挺按在她微翘的圆臀上,带着哭腔说:“霞——亲爱的霞——我想多玩儿一会儿,——我用冷水冲会坚持得时间长一点儿。——嗯哼哼!”范霞不再瑟瑟,她回过身来,温柔地用手给浩天套弄起来。浩天的坚挺本来已经膨胀的很大,在范霞的抚弄下青筋暴跳,变得黑紫黑紫的了。头部光亮如镜,充满了诱人的活力。她看着那个令她****的光头,低下头来,含在嘴里,套弄了几下,又伸出香舌在圆棱上舔了几圈,然后赶紧就到卫生间清洗下体去了。

    浩天在卫生间门口等着,范霞一出来,他赶紧就上去抱住她把坚挺顶在了两腿间。范霞用腿把坚挺夹得紧紧的,随即以手抚弄起了头头上硬硬的棱棱。

    浩天有些痒痒,急切地抓住范霞肩膀,把她推到床边。范霞以极快速的动作到客厅把半高跟鞋穿上,过来以后双手托床,稍微叉开些腿,给浩天撅起了屁股。

    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着坦然地接受浩天给予她的热烈痴迷的爱。她要引导浩天尝试各种****体式,以满足浩天同时满足自己的浪漫情趣。

    “你是天生尤物!——我见过多少女人,没一个能比得上你。——你皮肤洁白、光滑、富有弹性,——真是天下罕见呀!”

    浩天再次赞美起了范霞,他知道,这样欣赏再没,既可通过表达自己的挚爱真情而使范霞欣悦,又可以延长做爱时间。

    浩天赞美了范霞的皮肤之后,蹲下身子,手托住范霞是大腿,端详了起了盛开牡丹的地方,端详了一会儿,说道:“你这里特别漂亮,简直就是艺术品。毛毛疏密适度,色泽明亮,唇唇肥厚,嫩水嫩水的,口口不大不小,不白不红,真乃恰到好处也——”

    范霞听着浩天的赞美,心旷神怡,感觉就像到了瑶池仙苑。昨天在来高家湾的路上,她就发现,浩天真不愧是大学生,说起话来文采飞扬,很会逗人;做爱的时候,温情浪漫,持久过瘾,简直令她五体投地了。

    范霞知道自己的****特别旺盛,也知道她精关很紧,只是一旦放开,就会渐渐强烈起来,达到峰巅的时候,身体里就像有洪水猛兽一般,翻卷冲撞,不可抑止。

    浩天欣赏着,赞美着,抚摸着;范霞摇晃着,呻吟着。她仍然不说话,只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不时地回头看浩天。

    “因为鲜丽,更需浇灌,任我观赏,蜜汁流淌。鲜活地流动,流动着琼浆。”

    浩天仿佛觉察到了范霞对他赞美的喜爱,遂用富有诗意的语言胡乱赞美起来。

    范霞听了浩天的赞美,圆白屁股摇晃得幅度更大了,仍然不说话,真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浩天看着范霞令人销魂的圆白屁股,立即感到了一种责任,一种精心灌溉鲜花的责任,一种耐心疏通水道的责任。

    浩天欣赏了一会儿站起来,用手把范霞两腿间形状像起面馒头一般的汁液盈盈欲滴的水洞口摸了一下,随即就以坚挺去寻找,范霞屁股一提,浩天身子一挺,两个便连成了一体。

    “呜呼呼!”

    范霞长呼一声,摇晃了两下圆臀,然后就双手离床,猫着腰慢慢地向前移动了几步,浩天随着范霞,紧紧地顶着,不使脱开,跟了上去。

    “这样的姿势真好看!”

    浩天轻轻地爱抚着眼前又白又圆的大屁股说,“你要是扮演杨贵妃肯定比谁也好,——看了你扮演的杨贵妃,人们就会真正理解唐明皇为甚会夺儿媳妇了。——无奈啊!看的时候眼睛发直,看过之后丢魂失魄!——你要不是赵昀那个地头蛇把你霸住,追你的人肯定会碰破头!——这回赵昀他没戏了!你说呢?”

    “嗯,”

    范霞只这样应了一声。她现在什么都不愿想,她全身心地体验着浩天的壮硕坚硬给她带来的充实和舒畅感。范霞那娇媚的表情,在***里是绝对看不到的。如果现在有局外人站在一旁看,一定会大饱眼福。

    浩天用力挺动了几下,范霞便发出了轻轻的呻吟,之后她手扶着两个色泽如白玉形状如瓷碗且配以樱桃的肉球,慢慢地又往前挪移了几步,在客厅进入卧室的敞开的门边停下,然后就把两手向后抬起,浩天随即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抬着头,猫着腰,被浩天揪着胳膊,一摇一摇地慢慢往前挪移,黑发从脖颈上散乱地垂到肩前,局外人看了会以为她在遭受着摧残,那样子真的很叫人有些可怜。

    浩天叉开腿配合着范霞一步一步往前挪移。范霞移到茶几前的时候,她的双手从浩天手里脱开,托在茶几上,随即踮起脚来,把屁股往高撅了一下,而后回头看了看浩天,用娇媚的声音说:“你不要动!”

    浩天于是叉开站在那里不动了,却抓住了范霞的两个肉屁股蛋子用力捏了几下,范霞在浩天的用力捏揣下,里面开始了收缩,浩天的坚挺本来就被包裹得紧紧的,此时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握捏着,还觉得略有些疼。

    “厉害,就像有一把钳子在夹我,”

    浩天虽然是夸张地说,但他的确是感觉到了里面的握力很大。

    范霞遂不再握捏,她的身体开始前后动作起来。浩天静静地站着,低头看着两个人身体连接处沾满汁液的忽隐忽现的肉棍,享受着无法表述的舒爽,不禁模仿儿马叫了两声,他小时候在村里最喜看儿马与驴交配,对儿马的叫声记忆非常清晰。

    范霞听见浩天模仿儿马“嗯哼哼”地叫,遂一边动着身体一边张大嘴“吧嗒”起来,活像草驴被儿马操时的样子。

    浩天嫌范霞动着身子的力度不够,就用手夹住范霞的胯部,用力快速挺动起来。

    范霞“啊一呀——啊一呀——妈呀——”

    地低声地叫着,同时把头扭过来,眼睛几乎一转不转地瞪着看浩天。

    浩天一旦快速动起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是专心地挺着身子:“怎么样?好了么,我快要出了!”

    范霞听见浩天说要出了,赶紧就站起来说:“咱们休息一会儿再来吧!”

    说着就躺到了沙发上。

    浩天跟过去低下头要亲,范霞推开她疲惫地说:“谁见儿马还亲嘴。”

    浩天于是双手按住一对洁白的肉蛋笑着说:“春三三草驴的乳房软绵绵的,摸起来手感真好。”

    “嗯,”

    范霞媚笑着说,“人家叫你引逗成草驴了。你是一匹叫草驴爱不过的儿马。”

    “我就爱草驴,草驴最爱叫儿马操,草驴大张着嘴‘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