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吧嗒吧嗒’的那个样子真是爱死人。《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浩天说着又低头亲吻范霞,范霞抱住浩天的头,把舌头伸进浩天的嘴里,浩天大口大口地吸吮了几口方才停止。

    浩天两手又忙乱着摸揉起范霞的乳房,范霞的一只手握住了浩天那坚硬的宝贝。摸了数分钟以后,范霞做出了又要浩天亲吻的样子,浩天把嘴唇贴在了范霞的嘴唇上。

    然后触一下即离开,触一下就离开,深情地看着范霞,眼里充满了深深的爱意。接着浩天就不停地舔舐起范霞伸出的舌头,继而舌头绞缠在一起,一对年龄相悬的恋人如此亲密,同年仿佛的年轻人见了一定会自愧不如。

    浩天突然问范新爱:“霞霞你说句实话,你跟我之外的男人这样亲过吗?”

    “没有,真的没有,就是刘瑾也没有这样亲过。亲是肯定会亲的,但是没有舌头绞缠过。”

    范霞随即答道。

    “是真的吗?”

    浩天摸着范霞的脸蛋问。

    “你还不相信吗?我要是跟畅鸿运或赵昀也这么亲的话,你也就插不进来了,你说是么?”

    浩天恍然大悟,连连说“是的,是的。”

    浩天遂睡到范霞旁边,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幸福的暖流在全身流淌。

    浩天以手揉按住范霞的一个乳头,然后抬起头来,用口深情地吸吮舔舐起来。他品尝着范霞那粒樱桃的鲜美的味道,进入了十分惬意的境界之中。

    浩天不时地问范霞这样好吗,范霞轻轻地答一声“嗯”范霞的手始终没有离开浩天的坚硬,她对坚挺爱不释手。

    浩天又要看范霞的下面,范霞把她的双腿打开,浩天坐起来,跪在她的旁边,用手指掰开大阴唇,低下头伸出舌头再次贪婪地舔舐起来。他的舌头很硬,舔着舔着就深入了她的****,只听她发出了抑止不住的轻轻的呻吟。

    范霞的阴部在浩天的舔舐下,更加丰满厚实了,可浩天的****居然有些软了,也许是在做大战前的蓄锐吧。

    浩天索性吸吮起发现的阴部,发出了“吃吃唧唧”的水声,范霞的小腹鼓得滚圆,嘴里小声地“啊啊”只叫。

    053:****难控

    053:激情难控范霞被浩天吸得实在痒痒难忍了,于是急急地坐起来,直着眼睛,看着浩天,拉住他的手哀求道:“宝贝你不能这样了,我可是不行了,我要你进来,快进来,亲,快!”

    说着就移到了沙发边儿上。

    浩天站在“贵妃”短边,让范霞躺下,摆好姿势,然后一只手抓住她的一个脚腕提起来,范霞配合着把腿高高举起。

    浩天用手把范霞的两条腿压向她的乳房,范霞会意,随即抱住腿弯向“贵妃”短边儿移动了一下,让臀部几乎全都超离,悬空摇转起来。

    范霞腰肢柔软,腰肌有力,摇转起来灵便而优美,浩天看着范霞媚浪的样子,手把“红头将军”双腿挨住了范霞的臀部,范霞不再摇转,抬着头直着眼睛看着浩天的“红头将军”急急地等待进入,浩天前倾着身子,把“红头将军”的头部向下按住,对准盛开着牡丹的水洞口,“叽”地一下就刺进去了。

    范霞这才把头平躺在“贵妃”上,用双手抓住铺在“贵妃”上面的海绵垫怡然说道:“啊呀——这才好了!”

    浩天双手托住范霞腰两侧的海绵垫,上身被范霞高举着的两条玉腿轻轻地夹着,眼看着范霞的媚浪,分明感觉到“红头将军”被紧紧包围起来。

    浩天一动不动地体味这被夹吸的快感,赞叹道:“好紧!谁有你这么有劲儿这么紧啊!”

    “嗯,”

    范霞迷瞪着眼睛,看着浩天的脸,不时地收紧夹浩天腰的腿,同时尽情夹吸“红头将军”她仍然顾不来不说话。

    “太美妙了,真是古今第一,举世无双!你以后就这样夹吸‘红头将军’吧!”

    浩天不厌其烦地赞美着。

    范霞终于说话了:“嗯,——真香!——你压在我身上吧。”

    说着,她就放下腿来把身子向里挪移,浩天配合着她向里挪移。

    浩天待范霞调整好身体后,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他一动不动不动,凝视着范霞娇媚且因承受重压而涨红了的脸,不时地亲吻上一口,“红头将军”继续享受被夹吸的美妙。

    过了一会儿,浩天怕压得范霞呛不住,遂用手支撑起了上身,可范霞还是要他把全身都压在身上。他爱怜地看着她娇喘的模样说:“我怕你受不了!”

    她扳住他的肩膀说:“你全压上来,我还觉着轻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她说话的时候给浩天的感觉是呼吸很紧。

    范霞虽然呼吸很紧,竟又摇晃起了身子,她就像要把浩天整个人吞没一般。浩天感受着她体内的吸吮,亲吻着她的嘴,阴液和唾液融合在一起,彼此都沉浸在了激情享受之中。

    这时候,在他们两个的意识里,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似的,都只尽情地享受着对方给予的爱与快感。

    至少吸吮了十来分钟后,浩天的心灵与身体好像接受了洗礼一般,他的精神进入了极其美妙的境界。

    范霞尽情地吸吮“红头将军”的时候,就像一个饥渴的人在狂饮大嚼最喜欢的食物一样。

    她现在的面容焕发着从未有过的光彩,幸福的表情洋溢在她圆圆的白净的脸庞上。

    浩天为能使自己最心仪的美人达到如此快悦激情的程度,感到自己的选择是绝对正确的,绝不是变态,也不是反常。

    他觉得他在做着一件非常应该做的事情,他相信在未来的岁月里,她会让这位心爱的美人享受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

    她的头发有点乱,脸上也汗涔涔的,他让她休息一会儿,她才停止了吸吮。

    他支撑起了上身,痴痴地看着她娇美的面容,问她“舒服不?”

    她娇媚地冲他笑了笑说:“嗯。”

    “你以后会经常这样吸我吗?”

    “嗯,我很喜欢这样,可是这样我很累可真的好爽——我跟你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可得好好儿地保密。”

    “我知道,我会做到的。”

    “嗯,我相信你,你真好,——你真棒!”

    “我就是为你而生的。”

    “你身体里积存下的精华就是要给我的吗?”

    “是啊!”

    “你跟那个方丽说人家损伤了你的自尊,那是什么意思?”

    范霞想了解浩天跟方丽的细节。

    说到方丽,浩天下面一下就软了,他从范霞身上下来,坐在她的身边说:“她说我是驴,长了个驴丢子。这还不损伤我的自尊心?”

    “也不怪人家说你,你的确够大的,年轻女女就是呛不住。我也是生过孩子,要不然真也够呛!”

    “我说我就是为你而生的么?”

    “喜欢你这个大丢子的人可多了,只是她们没我幸运。”

    “那是咱们有缘分啊!”

    “是啊,缘分就是命么,我说这是是命运的安排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

    “真的你觉得我这个人贱么?”

    范霞总是怕浩天的心底里还隐藏着看不起她的意念,于是一有机会就会问。

    “你很值贵,怎么就说是贱呢?我怎么会爱一个贱女人呢?你以为我是收破烂的么?”

    浩天对范霞发自内心地喜欢,于是这样说。

    “你这张嘴呀,真会说!你18岁那年,要不是说‘婶子你行行好,救救我命吧,我就这一次,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范霞眼望着天花板回忆道。

    “你才会说,你当时说:‘婶子好心,也觉着你这孩子说话讲信用,那就救救你吧,可是你不要我前脚救了你,你后脚就忘了我。’你这话真耐人寻味。不要你说这句话,我真的还以为你只允许我一次。后来我又要跟你做,你高兴地说:‘我真的没看错人,你说话真是讲信用的。’”浩天摸着范霞的乳房回忆道。

    “我当时看见你那个样子真的是坑得不行,怕把你坑坏,才答应了你。你现在不是感谢我,竟嘲讽起我来了。”

    范霞说着就轻轻地在浩玉的脊背上捏了一下。

    “其实我那时看出你喜欢我的驴丢子了,你要是不喜欢而是怕,就不会有那样的眼神,也肯定不会想法设法跟我单独在一起,好好儿说,你是不是喜欢?”

    浩天用手在范霞脸蛋上用手指一划,意在说你好羞。

    “喜欢大丢子不好吗?方丽她要是喜欢大丢子,我看你也就把我忘记了。她是怕你的大丢子,又还爱你的帅气。其实方丽也是不知道你有了一个暗中爱你大丢子的人,她要知道,肯定不会那样说你。其实人家适应适应就好了,一旦适应了,也会爱不过你这个大丢子的。”

    范霞说着又用手摸了一下浩天的下面发现虽然没完全硬,但也沉甸甸的了。

    “说来说去吧,我也真的不得不相信命了,机缘也好,巧合雅号,反正咱们做了一次又一次,感觉一次比一次好,而且没有一次被人碰见。”

    浩玉感慨道。

    “你可不能大意啊,还得时时小心,不能大意,知道么?不要以为命该如此,别人就发现不了。真的你说咱们在这里会不会有人盯梢?”

    范霞忽然有些疑惑起来,她想起来方丽上午临走的时候说得“妖精”来了。

    “盯梢也没用,你放心吧,家里的钥匙我都拿上了,我就是怕我爹我妈来这里,谁也进不来,外人敲门咱们不开就是了。”

    浩天让范霞放心。

    “千万不能叫人知道了,我们现在还有好多障碍没有排除,一定要稳住。”

    范霞安顿浩天说。

    “我知道,——我早就想问你一句话了,你说我是不是做鸭子的好料?”

    浩天忽然问起了这样一个问题。

    范霞对浩天过分地贪色很是担忧,见浩天这样问她,正好乘机再劝说一番:“的确是,你是不想当鸭子?”

    “当鸭子?我要是当鸭子还会回村种地,我只是说我有那样的功能!”

    “功能是有,可是就是有那个功能,也得注意节制,不然的话,咱们的身体都会受损的。我今天也是经不住你的诱惑,咱们昨天已经耗费了好多体力,今天本来该好好歇一歇。我们以后要互相监督控制。”

    “嗯,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就像今天这种情况,很难控制,不过这是特殊情况,你吧不是跟我一样的?”

    “倒也是,我是说以后。咱们不要总是今天说明天,明天说后天,每天起来有个明天。就像卖**女人那样,不了不了又一回。”

    范霞很严肃地说着。

    他们两个一边说话,一边竟又互相抚摸起来,二人都感到无比幸福和坦然。

    浩天的下面再次坚挺起来,范霞看见坚挺,下面又泛滥起来,看着范霞的娇媚模样,浩天再次把“将军”慢慢地推入了桃花源,然后开始了九浅一深。范霞舒展着身体,感受着,品尝着,迷瞪着眼睛,又不想说话了。

    浩天也没有说话,他默数着做了几个九浅一深,数到10个的时候,停下来问范霞用不用加快,范霞点头。

    范霞的桃花源里水越来越多,她轻声地呻吟起来。浩天速度渐渐加快,范霞大张着嘴,把头向上仰起,头顶着床,两臂张开,两个肉球随着浩天的冲刺不停地晃动。

    他伏在她的身上猛烈地大动,看着她的表情和动作,心想一定要尽量多坚持一会,让她好好满足,当他有了射的感觉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可是他一停下来,范霞就急切地说:“不要停,用力!”

    浩天于是扶住她的头,吻着她的口,用更快的速度冲刺起来,忽然感到一阵酥麻,发出怪异的叫声,“将军”随即就“嗖嗖”地发出了子弹,强有力的子弹射得范霞“呀呀”直叫。

    之后,都瘫软得就像一堆泥了。

    054:盛情邀聚

    054:盛情邀聚两个人紧紧地挨着身体,静静地躺在“贵妃”上,歇了好大一会儿。浩天歇好了起来取了两瓶矿泉水,给了范霞一瓶,自己拧开一瓶,两个喝了水,把空瓶子放在茶几上,浩天让范霞再躺下来,他就坐在范霞旁边仔细端详起了范霞的娇颜和玉体。

    范霞娇柔懒慵的样子,令浩天更感到怜香惜玉责任重大,他低下头亲了一口说道:“你真好!我怎么想也不能没有你,——你是我亲爱的老婆!我这辈子得尽我最大的努力为你打造一片崭新的天地”“老公,你真好!我跟你在一起真的太幸福了。我越发不能没有你,——老公!——”

    范霞这是第一次叫浩天“老公”浩天听了非常激动。

    他激动地揉摸着范霞的绵软的乳房,又叫了一声“媳妇儿!”

    范霞娇柔地应了一句“女婿!”

    然后就坐起来娇羞地伏在了浩天的怀里。

    浩天把范霞搂在怀里,抚着她柔美的头发说:“我看你的身体和脑子吧,总得活100岁。”

    “我要是能活100岁,——还有59年,——那时候,——你也84岁了。”

    范霞一边说,一边计算着。

    “现在人的平均寿命增大,有人把青年的年龄界定在16周岁——45周岁,这样看的话,咱们两个都是青年人。”

    浩天这样说,意在说明范霞还很年轻。

    可他没想到这话刺激了范霞,范霞听了,坐直了身子嗔怪道:“你不要拿岁数跟我相比,这样一比我就失去了信心。照你说的,我现在虽然跟你都属于青年,可我超出青年的界限才四五年了,你还有20来年,你是我的四五倍,说这个我好怕啊!”

    “对对对!不能这样说,关键是你40来岁,就像20岁,我20来岁,就像30岁,我其实还比你大10岁呢!”

    浩天赶紧纠正自己刚才的说法。

    “这还差不多,我觉得我的身体真的没问题,你当然更没有问题了,但是我们必须学会保养身体,包括在这种事方面的保养。假如我们经常在一起,就像今天这样折腾,身体很快就会垮的。”

    范霞趁机告诫浩天。

    “其实做这事也是锻炼,而且是锻炼身体的好办法,是全身运动,几乎每个器官都能得到锻炼。当然我们是应当节制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