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指和食指伸进去,不快不慢地插起来。《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浩天专心地给胡娟插着,胡娟“依依呀呀”地叫唤着,浩天被胡娟的**浪劲儿引诱得越弄越感兴趣,差点儿控制不住地脱掉衣服给插进去。

    “呀!你们这是大白两天地作甚了?”

    英英的声音。

    “妈呀!”

    胡娟惊叫了一声。

    浩天赶紧拿出手指站起来回头看英英,见英英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求,遂抱住就亲。英英也不顾嫂子在跟前,就跟浩天抱在一起全然无人一般地狂亲猛吸起来。

    073:颇为得意

    073:颇为得意胡娟见英英跟浩天毫无忌惮地狂吻猛吸,虽然嫉妒,但心里不害怕了,忽而心生一计,何不让浩天晚上来跟她和英英双飞?自己少弄一会儿,让英英多弄一会儿。

    浩天亲吻过瘾后放开英英对胡娟说:“你看我今天来你这里给你带来多少麻烦,你原谅我吧!我看英英也是个精明人,她肯定不会跟她表哥说的。”

    “你们想到哪里去了?见了你这么帅的后生,谁能忍守住?我不也是一样的么?”

    英英说着又抱住了浩天。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可不敢再来了,叫陈治知道了可是了不得!”

    浩天说着就要走。

    “你等一等,跟你商量个事情。”

    胡娟说着就跟英英耳语了几句,英英点头。

    “帅哥,我们想跟你双飞,行不行?”

    英英红着脸看了浩天一眼说。

    “什么时候?”

    浩天随口问。

    “你看今天晚上怎么样?”

    胡娟说得很平静。

    “我看情况吧,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事情做,如果暂且做不完,做得我瞌睡不行了就得另找时间。”

    浩天没有拒绝,他总是觉着女人主动提出这种事情不要当面拒绝,说得委婉点儿,做不做由自己,她们也奈何不得。

    “最好是今天晚上来,对这么个机会也不容易,英英身上的有了没了。”

    胡娟说。

    “昨天就没了。”

    英英说。

    浩天本来就不打算来,因此也懒得问,但他就像真的要来似的说:“我没有你们的手机号,我来了还得敲门,敲门叫人听见了不就麻烦了。”

    于是胡娟和英英都把手机号告诉给了浩天。

    浩天从胡娟家里出来颇为得意,他觉得村里的女人只要他愿意,谁也可以上手,尽管他一心爱范霞,但是碰到手里的女人能够玩一玩也不可放过机会。

    走在路上,浩天倍感欢欣,却禁不住想起了果香。那果香属于一个爱玩乐的女人,长得挺有挂人眼的地方,品尝品尝也还值得。不过得考察一下,看看她人格怎么样,看看他男人刘忠胜跟她是怕她还是她怕他男人,看看她有没有情人,情人是谁,会不会惹麻烦。

    “后生天生好脑袋,姑娘媳妇人人爱。人人爱,战不败,品女人就像吃咸菜。租下土地把房盖,回到村里真不赖!老婆在家正等待,捣心捶捶你不要把我怪。外面调情不留债,你不要担心我变坏!”

    浩天一边往回走,一边吐字不清地哼哼着。

    他想今天晚上只有他很范霞两个了,吃完晚饭,先谈论谈论盖房、成立公司和种地的事情,然后痛痛快快地玩儿上它几个小时一睡觉,太好了,太妙了!

    他打算一进门就把范霞抱起来,在地上转上几圈,显示显示他的过人力量。可一进大门瞭见家里有个男人,心里“咯噔”一下,莫非她还另有人,趁他不在,偷偷地约会了,怪不得他去戏场的时候,她没说叫他回家。

    刚才路上的快意瞬间消失,愤怒顿时袭上心头,他快步登上台阶,向里张望,没看见有人,心想莫非是看错了。

    他赶紧进门,却见畅鸿运从卫生间出来了,原来是他,浩天松了一口气。可随之又想,范霞说的好好的晚上就她跟他两个人,怎么畅鸿运也回来了。

    畅鸿运淡淡地问了他一句“回来了”然后就坐在了饭桌的正面,俨然以一个主人的身份看待他。

    “嗯,”

    浩天看着眼前这个龟头的傲慢的样子,心里哪能服气,“你还以为你是她的丈夫,我才是呢!”

    范霞没跟他打招呼,看脸色有些不悦,连看也没看他一眼,他觉着蹊跷,心想事情怎么竟会这样啊?他不知该坐还是该站,有点尴尬,遂赶紧躲进卫生间洗起脸来。

    畅鸿运回来肯定还要走,范霞说话一贯是说甚就是甚,从来没有说过虚的,又想不能排除是畅鸿运突然跑回来的,连范霞也不清楚,他安慰自己。

    从卫生间出来,范霞把一碗面放在畅鸿运面前,然后对他说:“这么晚才回来,快坐下吃饭吧。”

    浩天这才想起范霞曾安顿自己早一点儿回来,他坐下以后,范霞就把面碗端在了他面前,“红酥手,黄藤酒,”

    的词句在脑海闪过之后,他对范霞说:“婶子你也快吃吧!”

    “嗯,”

    范霞答应着回身到厨房给自己端了一碗出来说:“你到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略带一些责备,畅鸿运也听出来了。

    “胡娟的合同终于签了,陈治不让她签,胡娟那天不敢主事,今天主了。”

    浩天说。

    “你不该叫她签,签了也是麻烦。因为这个事,胡娟肯定会挨陈治的打!”

    范霞说。

    “陈治那后生不是个好东西,就管顾自己,把个媳妇扔在村里,回也不回来。回来也把人家哼过来哈过去的。”

    畅鸿运慢悠悠地说,他是个没脾气的人,说话从来是慢慢悠悠的,标准的一个书呆子。

    “胡娟倒是没找好,不过她也是那么个混混,不然怎么能看对陈治。人才才长得还可以,可惜了。不要看她是个城市人,教养也不怎么好。”

    范霞对胡娟评价不高。

    “今天只我一个,说话还正正经经地,那天我跟畅玉和仙梅去,尽说四六句子,真好笑!”

    浩天顺着范霞说。

    “你去的时候,家里有没有个女女?”

    范霞问。

    “有,说是陈治的表妹,叫个英英,是他舅舅的闺女还是他姑姑的闺女?”

    浩天说。

    “远房姨姨的闺女,咱们村西北冯家庄的。初中在咱们这儿念的。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像个大闺女的样子了,有人说是瞒了岁数,少说了几岁。”

    范霞说。

    “现在看上去就像生过孩子的大女人,看身材比你老多了!”

    浩天说。

    “挺耐看的,胖墩胖墩的,不过,现在年轻人找对象,爱找个苗条的。”

    范霞说。

    “有人说杜老师养活的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畅鸿运插了一句。

    “尽听人们瞎说,仙梅妈娶的是冯家庄的,英英妈跟仙梅妈是结拜,就凭这层关系来咱们学校念的书,冯家庄是北原县的,不是这层关系也不来。因为这层关系杜老师平时对英英照顾得多点儿,这种话也是杜老师养活的那个姓李的女老师给传出来的。那个女老师走了以后就再没听人说过。仙梅妈说是没的事,跟我底根三板地说过。”

    范霞说。

    “那个女老师走了,英英也毕业了,英英人也不在了,老师们也就不说了。仙梅妈人精,怕杜老师名声不好,知道也不说。”

    畅鸿运说。

    “女人们哪能撑住,杜老师以前养活的那个李老师和现在养活的金老师,仙梅妈为甚就说?养活上年轻老师名誉就好听?”

    范霞说。

    “那倒是不一样,未成年人跟成年人不一样。”

    浩天说。

    “我也知道不一样,可仙梅妈哪懂得个法律?就是懂法律,十五六岁了,不告也没事。我见现在英英也还往学校跑,那要是有的事,现在的老师们还能看不出来。”

    范霞说。

    “看出来也不说,这几年跟那几年不一样了,人们都学精了,跟自己没利益关系的事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再说杜老师这些年的校长当的也有了些关系了,不用说老师们用得着人家,就是村里人也想求人家办事,就是今天不办说不定哪个时候用得上。”

    畅鸿运说。

    范霞心想畅鸿运说的也对,于是说:“快不用说这些了,对咱们就是也没用。”

    她见大家都不吃了,于是站起来收拾碗筷,浩天要帮范霞收拾。范霞说:“两三个碗,快我来吧。”

    浩天问范霞道:“成立公司的事情进展怎么样?”

    “成立公司待盖起房子以后再说,因为有个资产评估的问题,再说明年才开始种地,有的是时间,你把包地款发了,主要任务是盖好房子。”

    范霞说。

    “我想把房子大包出去,就是大包出去,我也想叫畅玉他姥爷给搭照,监督工程质量和进度,畅玉他姥爷挺愿意的,一并用工程队把他们的南房盖起来,工料钱我给他出,就算给他的报酬,我的这个想法行不行?”

    浩天说。

    “大包出去行,叫我爹搭照也行,可是你给他的待遇有点高吧,这你的跟你爹商量一下。”

    范霞说。

    “我跟我爹打过招呼了,他也同意我的做法,包括写戏的事情,我也说了,就是我今天才想起来,祖坟立碑的事情还没着手,看什么时候张罗。”

    浩天说。

    “立碑的事情好办,立几块,把每块上面写谁的名字,出生年月,都写在纸上,给给人家刻碑的,交上些定钱,就行了。这件事你要做一两天就去做,再迟了怕刻不出来。碑最好是在七月十五那一天立,天气不冷不热。清明和十月一天气有些冷。现在立碑的挺多的。我弟弟他们是去年七月十五给祖坟立的,记得提前一个月去跟人家定的,人家还说时间有点紧。不过,今年立不成,明年立也行。”

    范霞说。

    “那就明年立吧,今年有点紧,就是人家能刻出来,咱们也忙得顾不下。”

    浩天说。

    “什么顾不下,今年是怕人家刻不出来,其实今年正是机会,明年你种上地你才忙呀,再就是你要是刻好碑的话,跟高健商量盖房的时候,跟人家说一说,瞅个空倒立起了。明年立的时候,沙子水泥还能另买,还得用人,不如今年立省事。”

    范霞说。

    “还是婶子想得周全,我明白了。不怕刻不出来,多给上几个钱,哪有刻不出来的?我明天就办这个事情。”

    浩天颇为自得地说。

    074:实在恼火

    074:实在恼火三人围坐在一起叨拉到9:30的时候,浩天见畅鸿运罢兵不动,方才感到今天晚上没戏了,只好悻悻地回到卧室。

    他有点恼火范霞,总觉得范霞今天不该让畅鸿运回家。这样做是不考虑他的她感受,她完全能做到不叫他回来……

    是不是他今天晚上还要跟畅鸿运亲热?浩天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越想越恼火。于是他穿起衣服,蹑手蹑脚地到了院子里。他要听听大房里的动静,看看他们是不是睡到一个屋子里了。

    可刚刚出去,灯就灭了。他忽想起那天范霞说的话“要不你去我的房间,要不我去你的房间,畅鸿运他不要想再动我一下了”的话来,遂赶紧回屋。

    他用手轻轻地推从厨房到储藏室的那扇门,门一下就开了,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的心“怦怦”直跳,满以为这个门没锁,储藏室到走廊的门更不会锁,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白乐了,那扇门居然正是锁着。

    浩天退回去躺在床上,简直愤怒不堪了。他马上给胡娟发了个短信,说“我现在就去,到了院门口响一声电话,出来开门”胡娟立即回复,说“知道了,乐死了”畅鸿运跟范霞同睡在北卧室里,但范霞没****服,揣也不让揣。

    畅鸿运苦苦哀求,范霞无动于衷。

    “你既然叫我回来,你就是不让我插入,可该叫我揣一揣吧?我们毕竟是夫妻呀!”

    “你有小寡妇,还揣我干甚?”

    “去小寡妇那里是你同意的呀!”

    “我也没说过不叫你去呀!”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还是爱你呀!是你把我推出去的,你不能不承认吧!”

    “‘我驾驭不了你,你想怎么就怎么吧!’这是不是你跟我说的。”

    “我是说过,那是我实在没劲儿的时候,让你受了煎熬的时候说的,你就不能原谅我么?”

    “我原谅了你多少年了,你莫非不知道,不领情?”

    “我怎么就不知道,怎么就不领情了?我要是不领情,还能这么不声不响地任由你?”

    “那是你没本事,你顶不住别人,你的副乡长是怎么当的?你怎么装起糊涂来了?我对你不好么?你跟上我吃了甚亏了?要不是你当上副乡长,小寡妇就是跟你好,也不会这么热乎吧?你去她家就跟娶过一样了,是不是事实?”

    “这个我承认,可是你跟浩天,你说你为的个甚?你也是为了我么?”

    “我跟浩天怎么了?”

    “赵昀说你跟浩天有染,他不叫我离婚。他叫我告诉你,赶紧把浩天赶出去,不然他会耍手段整浩天的。”

    “你总是这么个汤水,你说我怎么能跟你这种人过下去?你怎么总是没有一点儿自己的主见?赵昀说甚你就听甚,赵昀叫你来杀我,你也会杀吗?你告诉赵昀,就说我跟浩天是清白的。你叫我把浩天赶出去,行!但你该是考虑跟我离婚的时候了!”

    “我离是可以的,可是畅玉还没结婚,结了婚我再离不行么?”

    畅鸿运这句话很管用,范霞听了以后觉得有道理,心想畅玉现在应该和仙梅订婚,大学一毕业就结婚。

    “你说这样行不行?畅玉把婚定了以后,你就离婚。定了婚跟结了婚也差不多,你说是不是?两个人要是不好,结了婚也能离;两个人要是好,定了婚也是保险的。”

    范霞说。

    “畅玉有了对象了?”

    “你这个做父亲的真不够资格,畅玉放假回来这么些天了,你就没问问他有了对象了么?”

    “我问过他,他说八字还没一撇呢!”

    “你知道她跟鲜梅谈了吧?”“知道了,这样说来有把握了?”

    “什么有把握?你就不能想办法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