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乳头颇有弹性,感觉真好,见夏莲娇嗔,故意做作,把他惹得火烧火燎,立即站起来把夏莲搂在怀里,夏莲娇小绵软的身子,被赵昀搂得紧紧的。《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哎呀——你是不是要把人家拘死!”

    夏莲娇滴滴地说着。

    “那你叫我看看你的奶子!”

    赵昀放开夏莲,抓着她的胳膊说。

    “有甚看头?你有范主任就够了,还看我的干甚?人家是大美人,我算的个甚?”

    夏莲甩开赵昀,靠住了炕沿。

    “我早就有心事了,可你就是躲着我。你比范主任强多了!”

    赵昀讨好夏莲说。

    “你快不用给我说好听的了,你是干摇锁子不开柜,范主任人家现在要甚有甚了,爱上年轻后生了,不跟你好了,是不是?”

    夏莲见赵昀急切的样子,故意不让他接近。

    “你不要这样坑我好不好?你坑我我就走起,范主任也没坑过我,想来就来,不想来就算了!你不要有眼不识泰山,不识好歹!”

    赵昀知夏莲愿意,只是故意坑他。他没有耐心跟她多费口舌,于是如此说道。

    “你不是还有个牛晓丽么?又年轻又漂亮,还来了个秘书,也年轻漂亮。你不要心里热那么一下下,就再也不理我!”

    夏莲原来是这样想的。

    “谁是谁,哪能代替,饺子、莜面、糕,你说哪样好?不能只吃一种吧!”

    赵昀说着便走到夏莲身边,“明年修盖房,缺钱做声,只要你能给我个大面,叫我高兴了你甚也缺不下,会事点儿!”

    “那你得说话算话,不能哄人!”

    夏莲努着嘴说,那样子很是动人,赵昀用手指在肩头摸了一下,很滑腻的感觉。

    “我哄了你,你不就不理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哪个女人跟了我没沾大光?牛晓丽跟她男人到市里做买卖去了,李丽清小**屄,不知道叫多少人操了,我是真心喜欢你,你要是不信,我也就没办法了。”

    赵昀说着就掬住了夏莲圆圆的脸。

    夏莲遂闭住眼睛,噘起了小嘴。赵昀用舌尖在她的唇上轻轻地舔起来,夏莲被舔了一阵子后渐渐地张开小口,赵昀遂把舌头探入,两个便绞缠起了舌头,继而互相抱住头,大口大口地亲吻了一顿。

    “这个地方真叫人眼馋,”

    赵昀亲吻完,红着眼睛,又衬着薄薄的半袖衫,拨弄起了夏莲胸前凸显出来的乳头,夏莲双手托住炕沿,挺高胸脯,让赵昀玩儿她的乳头。

    赵昀玩儿女人玩儿得多了,一点儿都不急切,他的下面稍微有点感觉,只专心地在夏莲的乳房上下起了功夫。

    他两手一起上,先是用指头弹,拨拉,然后是捏,接着五指撮起,在乳晕的位置按,继而张开手,从乳座下方向上推。

    夏莲别看已经跟包括她丈夫和畅鸿运的四个男人亲密过,像赵昀这样玩儿她的乳房还是第一次,她被赵昀弄得禁不住发出轻轻地呻吟起来。

    赵昀手里推握着夏莲不大不小的乳房,那里已经明显变硬,变得更加饱满了。夏莲被赵昀挑逗得有些急需了,眼睛发红,仰头摇身,很想叫赵昀充实了。

    可赵昀的兴趣却在乳房上,下面竟没有进展,刚才还有点感觉,现在反倒没有了。

    “忍一忍,大白两天不能操你,就让我好好儿地看看你的乳房吧!”

    赵昀说着就解开夏莲的半袖衫扣子,夏莲站起来从后把乳罩解开脱掉,她已经进入境界,一任赵昀轻薄。

    赵昀一看见那圆实饱满的乳房,就急着用嘴含住一个乳头吸吮起来。

    “妈呀!——痒痒死了,——好人,——人家下面香了!”

    夏莲呓语起来。

    “亲亲,忍一忍,我下面不习惯大白天,还不硬。要不我给你插黄瓜吧,有么?”

    赵昀见夏莲十分急切,遂说道。

    “有,在那个柜门门里!”

    夏莲呼吸急促地用手指着说。

    赵昀去取黄瓜,夏莲从大柜里取出避孕套。

    赵昀拿出一条粗大的黄瓜,夏莲看见了说:“那个太粗,找个细些的。”

    “这个莫非插不进去?”

    赵昀给牛晓丽插过,牛晓丽喜欢粗的,“那就换个细的。”

    赵昀又拿出粗细不等的几个叫夏莲挑,夏莲挑了一个就在上面套避孕套。

    “这个跟我的粗细差不多,”

    赵昀色迷迷地说。

    “那就好,”

    夏莲现在其实已经不需要了,于是说,“那就不要插了,我现在能忍住了,还是抽空吃你那条黄瓜吧!”

    “放在一边,我还得吃你的奶子,你的奶子真好,第一,比谁的也好,她们的都有些大。”

    赵昀自然还是为讨好夏莲而这样说。

    说完后双手便揉摸起了夏莲已经有些软下来的乳房,那乳房被赵昀揉摸了一会儿,再次硬了起来。

    于是赵昀的口换在刚才没吸吮的那只上面,并用手揉摸另一只乳房。

    很快地,夏莲的下面又痒痒起来,夏莲把裤子褪下去,提出一条腿,把腿叉开来,赵昀拿起黄瓜给夏莲慢慢往里插。

    “好了,”

    大约插进五寸长的时候,夏莲赶紧抓住赵昀的手腕说。

    赵昀遂紧紧攥住黄瓜,用舌头舔起了乳头。

    “妈呀!”

    夏莲挺着身子说,“好痒,能吃上你那条黄瓜就好了。”

    “总会吃上的,不要着急,让你吃个够!”

    赵昀说着就用动起手用黄瓜给夏莲插起来。

    赵昀见夏莲摇头摆尾的样子,心里欢喜,觉着这小寡妇挺“**”的,完全可以取代范霞。

    插得夏莲过了瘾之后,赵昀叫夏莲穿好裤子,面对着夏莲站了,又用手揉捏抚摸了一顿乳房,方才罢休。

    玩儿完以后,还是不住地称赞:“你的奶子真好!”

    084:野战五女 1

    084:野战五女浩天在范霞的提醒下,给高健打了个电话,高健说得很干脆,就按已经说好的办。

    打完电话,浩天又专心写起唱词来,他想写得出彩一点儿,可这样的想法,使他越写越感到力不从心,写了改,改了写,总是不满意,于是想到外面溜达溜达。

    顺着门前的路向村西走去,满眼是大片玉米地,他沿着通向树林的水渠走,穿过玉米地,向树林走去。边走边想,这是童年时最喜欢的地方,上树掏鸟,曾扯烂裤裆,坐在树杈上,观看风景,就如孙行者一般。

    自从看见范霞的大白屁股,总是想世界上最好的事情莫过于抱住大白屁股顶撞了。

    望着树林走,心里想着范霞的大白屁股,忽然听见有两个女人在笑,回头一看,见是甄果香和杨联芳,正在玉米地边的站着看他,手里拿着镰刀,知是在割喂养草。

    “是你们俩,笑什么?”

    浩天问她们。

    “看见驴了!”

    甄果香说完,笑得竟弯下了腰。

    “没样儿货,有甚笑头?”

    杨联芳斥责了甄果香一句,便又扭头看浩天,那眼神里分明是在打量欣赏眼前的这个帅小伙子。

    浩天发觉杨联芳的眼神里透出了对他的喜欢,心里一震,这女人,她男人不在家,是不是板鸡鸡痒了,想叫操。

    “驴在哪里?”

    浩天故意问。

    “驴是不是也会说话,芳姐?”

    甄果香耍眉溜眼地看着杨联芳问。

    “说是说,笑是笑,你快不要潮了!”

    杨联芳责备甄果香之后,又痴迷迷地看起了浩天,看得浩天心潮澎湃。

    浩天想起那天在戏场里她抱住他的腰,身体只往他下体上触擦的情景,返回身向她俩那边走去。

    在这长得比人高得多的玉米地旁,被两个女人调戏引诱,浩天突然产生出了野战的想法。

    浩天走到她俩跟前,凝视着杨联芳羞涩的样子,眼里直放****,没大注意甄果香,可甄果香竟用手触碰他的两腿间了。

    “这家伙儿是痒痒得不行了,”

    浩天说着就把甄果香按倒在渠壕里了。

    “妈呀!大白两天你想作甚?芳姐,你快帮帮我吧,驴要操我!”

    甄果香叫唤着。

    杨联芳用力扳浩天的肩,浩天顺势翻先躺倒在地上,然后坐在甄果香身边。

    甄果香猛不防扳住浩天的肩膀一下子就把他扳倒了,并且说:“芳姐按住腿,看这家伙儿,裤裆满满的了。”

    浩天被甄果香按着肩膀仰面朝天,闭上眼睛,一动不动,故意叫这两个女人看,裤裆鼓得就像放进个擀面杖。

    “芳姐,咱们给这家伙儿把裤子脱了,看看驴俅吧。”

    甄果香就像小孩子急于想看一个好看的玩具似地说。

    杨联芳看了一眼浩天的裤裆,赶紧就捂住了脸。

    “妈呀!你们这是干甚了?”

    浩天听见不远处有人说话。

    睁开眼睛,看见杨联芳把捂脸的手拿开,向对面看。甄果香随之也站起来了。

    浩天双手支起身子,扭头一看,见刘梅梅、胡莲和刘花花每人手里提着一个菜篮子走过来了。

    “早就听见有人说话了,我们还倒是在哪儿?”

    胡莲说。

    “正好叫玉米地挡住了,没看见,我说就在这面儿。”

    刘花花接着道。

    甄果香对她们说:“这家伙儿力气真大,刚才按住我连气也喘不上来,咱们五个人还脱不了这个家伙儿的裤子?”

    浩天睡在那里,又闭上了眼睛,心想我正盼的个甚?

    “这个圪泡的驴丢子真大?”

    甄果香说着又把浩天扳倒了。

    浩天闭眼想着杨联芳娇羞的美态,裤裆一挺一挺的,暗想把大俅的给她插进去肯定舒服。

    听见甄果香说,胡莲二话没说,上去就给浩天解裤带,浩天抓住了胡莲的手,不让她解,抓住胡莲的手浩天觉得很绵。

    刘花花眼睛盯着浩天的裤裆,见浩天捉着胡莲的手不放,蹲下身子,很顺利地就给他把裤带解开了,然后先给浩天脱掉鞋,再把他的裤子脱掉,说:“这家伙想叫咱们看!”

    “擎天柱”直立立地弹出来,威风凛凛,几个女人看见了,眼睛都直盯盯地看,谁也不说话。

    浩天仰面躺着,一动不动,看着眼前这几个女人,眼里喷着欲火,下面一挺一挺。

    “妈呀!这个圪泡真的是张着个驴俅,谁想叫操,赶紧脱!爷有点怕了!”

    甄果香看着浩天在五个女人面前非常兴奋的大丢子说。

    谁也不做声,只顾看,甄果香看着杨联芳说:“要不叫芳姐先来吧!”

    杨联芳听见了,赶紧就顺着渠向北跑。

    刘花花和胡莲追上去,一个拉一个推,把杨联芳拽回来了。

    “你们是想咋?灰人们!”

    杨联芳羞答答地说着。浩天看着杨联芳娇美的模样,心想你别假装,数你想叫操,坚挺连续挺动了好几下。

    “咱们要不把这个家伙拉在玉米地里头吧?这可是是个好货!”

    胡莲向四周瞭了一下说,“这儿怎么说也不如到里头。”

    “走吧!”

    刘花花揪住浩天的一只手。

    胡莲把另一只手揪住。

    浩天被揪起来,说:“你们不要拉,爷又不跑。”

    “你长了这么大的货!爷们商量好了,都想试一试!”

    刘花花直端端地说,杨联芳瞅了刘花花一眼,刘花花看也没看见。

    “谁也不要跟人说,说出去爷就不能见人了!”

    浩天说着站起来猫下腰说。

    “这种事情谁还跟人说,又不是脑子有病了?就看刘花花吧!”

    甄果香说。

    “你才说呢?”

    刘花花说。

    “要不到树林子里吧,这玉米地长得这么密,叫爷怎么操你们?”

    浩天说着就穿起了裤子。

    “跑了,”

    刘花花见浩天穿好衣服向树林那边跑去,大声说。

    “你个圪泡今天跑了,就是个软蛋,干大没用的货!”

    甄果香说。

    “爷叫你们都好活死!看你们还说不说爷是干大没用。”

    浩天见女人们不跟着他走,还以为他跑了,就返回来了。

    “到玉米地里保险,树林里不保险,”

    胡莲说。

    “这是芳姐的玉米地,进里面割倒一片,咱们给芳姐补偿上点损失。”

    甄果香说着就拿起杨联芳的镰刀,递给了刘花花,然后自己把自己的拿上往玉米地深处走,甄果香随后。

    “我给补偿吧,损失不了多少。”

    浩天淡淡地说。

    084:野战五女 2

    084:野战五女 2“呀,可这个娃娃说的,你有钱,说这种话。我们庄户人辛辛苦苦地种了半天,舍不得捉害呀!”

    刘梅梅说着就跟上刘花花和甄果香往里走,胡莲跟在刘梅梅身后。

    杨联芳没吱声,见大家都进了地里,这才往里走去,还回头深情地看了浩天一眼,暖流顿时流遍全身,他跟在杨联芳身后说:“我亏不了芳姐,赔偿多少,我完了跟你商量,你说呢?”

    杨联芳没说话,浩天看着杨联芳一扭一扭的屁股蛋子,真美!爱见得不行了,就伸手揣了一下,杨联芳只管往前走,并不制止他,他走两步就揣一下。

    走到深处,甄果香和刘花花三下两下就用镰刀割下个圆,众人的头发上衣服上,沾了不少毛毛,却都不管。

    杨联芳则掰起了玉米棒子,甄果香说:“你快不用掰了,浩天给你补偿呀!”

    “辛辛苦苦种起来的,糟蹋了心疼。”

    杨联芳嘴里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怕躺在躺在上面支得不舒服。

    “谁先来?”

    浩天说着等不上回答,就从身后抱住了杨联芳,雄性激素催促得他毫无忌惮。

    “去你的!”

    杨联芳从浩天怀里挣脱,脸红着说。

    “你们要是不愿意,我就走了!我说得会亏待你,给你赔偿么?”

    浩天知杨联芳是故意做作给她们看,遂机智地把话题引到她的损失上来。

    “就是么,浩天是因为这是你的地先跟你弄,你怎么还恼了?你要是不先来,那就我先来!”

    甄果只嘴说却没有行动。

    “我就要跟芳姐来,我是怕我跟你们弄的时候,她跑了!”

    浩天最想弄杨联芳,于是又找了个说法。

    刘花花听见浩天还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