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高健说。《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随后他们又商量了一些有关盖房的事情,对锅炉房,暖气,化粪池,以及立碑等事宜,又做了一些具体的磋商。

    商量得差不多后,闲聊了不大一会儿,高健接了村长的电话,村长要他尽快去村委会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高健走的时候,浩天把他送出门外。高健安顿明天上午拆房的就要来了,应该提前做好准备,看有什么需要腾的东西提前腾出来。

    浩天送走高健返回来告诉仙梅他要到他家的院子里和屋子里看看,仙梅说她也要过去。

    他们一起进了隔壁浩天的院子,仙梅惊叹这个院子真大,比畅玉家的院子还要大。浩天说:“我爹是个喜欢搞事业的人,从他年轻时候盖的这个院子就能看出来。”

    仙梅说:“你有你父亲的风范,也是喜欢搞事业的。”

    “我还没有成功,成者王侯败者贼,我还得经过时间的检验。”

    浩天谦虚地说。

    进了屋子,浩天看了一下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环视屋子,很自然就想起了他在这个屋子跟范霞****的情景。

    这个屋子就要拆了,他心里觉着有些留恋了。

    他站着的那个地方正是他跟范霞第一次做的地方,七八年了,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她站在地上,忽然抱住了范霞,稍微忸怩了一会儿,范霞就脱掉裤子给他露出了大白屁股。那时候,他的心就像要掉出来的似的,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上面呼吸急促,下面剑拔**张,最怕范霞又改变主意。

    她没有改变主意,不仅没有,而且在浩天进入之后,就显得特别主动了,范霞那个样子,浩天至今记得清清楚楚。正是那个样子和极度的舒畅感,深深地印在浩天的心间,那以后好几天便不断地缠绵。

    仙梅见浩天痴呆呆地想着什么,于是说道:“你对这个旧屋子感情很深吧,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

    “是啊!年轻的时候,有些记忆真是太深了,永远难忘。”

    浩天深情地说。

    仙梅自然听不出浩天话中隐含的意思,只是觉得浩天这人不是喜新厌旧的人,对老屋还这么留恋,于是更加钦敬和喜欢浩天了。

    浩天忽然看见墙角小时候玩过的“金箍棒”还在,拿起来一捋,手指突然疼了一下,感觉到扎了一根刺。

    “这才坏了!”

    浩天看起了自己的手指。

    “怎么了?”

    仙梅拿起那根棒看着说,“你也不看,这根棒上尽是小刺。”

    “放得多年了,不跟当年一样了,有了刺了。我想起小时候,学孙悟空练金箍棒,就不由地拿起来想舞弄两下,这是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一件玩具。”

    浩天说着又看起了手指。

    “我看,扎得深了是不是?”

    仙梅说着就把浩天的手拿在她手中在扎了刺的手指上看起来。

    浩天的手被仙梅捉住以后,忽觉得软绵绵的真舒服,中电的感觉分外强烈。

    揣过好些女人的手了,这双手是他最感到美妙的,浸在心头的美感说不清有多么好。他忘记第一次揣范霞的手是什么感觉了,总之不是这么激动,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那大白圆屁股才是刻骨铭心的。至于别的女人,更不用说,毫无印象了,可仙梅的手给予他的美感太美好了。

    仙梅看了一顿没看出来,于是说:“看拿针能不能挑出来吧!到那边吧,到那边找个针,我给你挑。”

    仙梅捉着浩天的手,心里的畅快感更是无法形容,她的心怦怦地直跳。但她没有忘记果园里那次浩天的表态,因此不敢过分。

    由于心里高兴,走起路来就精神,就更加好看。浩天偶尔看着仙梅快活兴奋的样子,再次感到仙梅确是个不错的女子。

    仙梅在范霞屋子里,从立柜里面的抽屉里找到针,就把浩天的胳膊夹在腋下,她细心地用针从右手食指靠掌处,拨出一个跟针尖差不多粗细的一点刺来,让浩天看。

    “我也够虚的吧,这么一点刺就难受得不行了。”

    浩天看着那一点儿小刺说。

    “你可不要说,那么一点刺,挑不出来,说不定还会发炎呢?”

    仙梅说着给浩天揉了揉手指头挑出刺的地方,问道:“感觉怎么样,跟刚才不一样了吧?”

    浩天说:“大不一样了,太感谢你了,你给我拔了一根刺!”

    “要感谢就记在心里,不要嘴上做过了,就忘记了!”

    仙梅说着,脸上泛起了红晕,这才放开浩天的手。

    仙梅把针放好,打开电视看起来,浩天说他要到东间去。两个人想到一块儿了,都是怕范霞回来看见他们在一起。

    浩天打开电脑,赶紧用押韵的句子写下了自己的感受:嫩手绵得甜在心,如玉如脂如纯金。修长圆润光泽艳,一触全身即中电。欲问何以如此美,当因身上皆是水。

    091:亦梦亦幻

    091:亦梦亦幻范霞下班回家,见一个在客厅看电视,一个在东间打字,分别跟两个人打了招呼后就去做饭了,仙梅依然帮范霞做饭。吃过饭,浩天到北头跟范霞父亲商量拆房的事情去了。

    范霞和仙梅边看电视边闲聊,待浩天10点多回来以后,就各占一屋,开始张罗着睡觉。因为明天都得早起,遂都早早地就睡着了。

    仙梅忽然看见浩天坐在饭桌前,范霞从厨房里端出一杯水来。当范霞把杯子放到桌上后,一只手就搭在了浩天的肩膀上,浩天抬起头来,同时就把范霞的另一只手捉住了。

    范霞是刚刚洗了头的样子,头发湿碌碌的,穿了一件只能在家里才能穿的睡裙。

    浩天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范霞腼腆一笑,用手在浩天的大腿上打了一下。

    浩天说着就站起来,给范霞拨弄起了头发,范霞乖乖地任浩天摆弄湿湿的头发。

    浩天突然紧紧抱住范霞,范霞的头发紧贴住了浩天的脸,范霞想把他推开,可是见推不开也就不再推了。

    这时浩天就要去亲她的嘴,她迟疑了一下,便任由他亲。浩天边亲边用手揉摸范霞的身体,范霞无力地向后退着。

    浩天要给范霞脱睡裙,见范霞又只推了一下,就没再推。睡裙很宽松,没费什么事就被脱掉了。

    浩天又把她的乳罩解开,两只乳房便呈现出来,浩天急急地张口含住一个乳头便吮吸,继而用手摸揉另一个乳房和乳头。过一会儿再含吮另一个乳头,手则不停地抚摸起范霞的大腿,然后就伸进内裤里摸起来。

    范霞眼睛闭着,头略微向后仰着,浩天将她的内裤脱掉露出了****,阴毛不太多,上部有三四指宽,紧贴着皮肤,很整齐。

    浩天摸揉了一阵子阴毛,又去摸乳房,来回交换着亲吮乳头。范霞温情地看着浩天,浩天脱掉衣服,范霞便伸手握住坚硬的****,上下套弄起来。

    范霞咬着下嘴唇,眼睛盯着那圆突突的龟头,然后张开口低头含住龟头吮吸起来,还不时伸出舌头舔弄。

    浩天突然将范霞抱起,一直抱到柱子前面才放下。范霞背靠柱子,伸出舌头。

    浩天吮吸着她的舌尖,手不停地揉搓她的双乳,接着低头含住一个乳头,用唇和舌裹弄舔吸起来,渐渐地向下亲去,一直亲到阴部。

    他蹲下身子,脸前就是她的两条大腿间,他的手抚弄起她的阴毛来,她张开腿,他便用舌头挑弄她的阴蒂,含住裹吸。

    范霞大阴唇上几乎没有长毛,显得光亮干净。她按住他的头,揉摸着他的头发。

    他站起来,阴茎高高地撅挺着,她爱抚着他的阴茎,他将阴茎对准她的****口,深深地插进去了,他没有立即抽插,而是顶得紧紧的,慢慢用根部研磨。

    他用手轻轻地夹她的乳头,渐渐地,她迷住眼睛,下身向他挺送。浩天拔出一部分阴茎,然后腰部一用力全部推到里边,紧紧地拥着她,一动不动了。

    范霞喘息得很厉害,他又低头吸住她的乳房,把她的乳头在嘴里轻咬,她的身体不安地扭动着。他问了她一句什么话,见她点点头。他于是开始缓慢地抽动了。

    她这时睁开了眼睛,头发因细密的汗水而贴在额头,两片红唇微张,他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下边的抽动逐渐加快,她的眉头时而皱起,深深地呼气。他的速度渐渐加快,她用双手抓住他的肩头,嘴巴紧咬,张大这嘴。他两手抓着她的双乳,大幅度地揉搓着。

    她的眼睛忽然向上一翻,然后就闭上了,同时摇晃起了身体。

    她两手死死地抓着他,他紧贴着她,嘴巴吸住她的舌头,她颤抖着身子,双腿弯曲,做出了想要下蹲的样子。

    他把硬硬的****拉出来,到客厅取了一把皮椅子,坐上去,阴茎高高地挺立着。

    她走过去时,他扳住她的头就吻她的脸,吻她的头发。她低头叉开腿,骑他的阴茎,他与她互相配合,她往下一坐,就坐进去了。他的手从她的背部慢慢地摸到她的屁股沟。

    她上下左右摇晃了一会儿,他就把她抱着站起来了,她悬在他的身上,配合他往起扶她的动作,不停地上下动,她的动作非常灵便。

    停下挺动后,他抱着她在柱子前面的空地上转了四五圈,然后就抱着到了北卧室里。

    仙梅从揭开窗帘的一角,看得两眼发直,心跳加速,下体潮湿,口干舌燥。待浩天把范霞抱回北卧室后,她赶紧上床躺下,本想喝一口水去,可是不敢。

    她想如果现在出去喝水,叫范霞听见了,肯定会怀疑她偷眊他们了。

    原来她睡下以后,拉灭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因见走廊里面的灯还没有拉灭,于是就披了衫子,想起个揭开窗帘的一角看看,谁料正好就看见范霞端着一杯水从厨房里出来了。

    她很奇怪,并没有听见门响,浩天就进来了,因她还不知道储藏间有个通向东间的门。

    仙梅屏住呼吸,偷偷地眊,起先见范霞的眼睛还看一下这边,后来,范霞就再也没有朝这边看,她只顾享受,没有一点警惕心理。浩天好像是故意叫她看见的,抱范霞到柱子前,她看得非常真切。

    仙梅看到眼前在风景,说不清不知是欢喜还是痛苦。欢喜的是看到了浩天****在身体,痛苦的是他居然就真的选择了一个比他大十几岁的女人,而对自己抛出的绣球置之不理。

    尽管已经知道浩天心中装的是范霞,可潜意识中仍然怀有一线希望,她正准备在他盖房期间,慢慢地打动他,可是亲眼看见浩天跟范霞交欢的情景之后,觉着自己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然而,另外一个年头忽然从心头泛起,不能成为夫妻,莫非就不能暗中委身于他么?

    既然范霞会做出这样在事情,她为什么就不能做出那样在事情?她表面上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亲和那么的正经,可她总是做着见不得人的事情。

    可是又想,这种事请是两厢情愿,旁人谁也管不着。对!只要两个人愿意,谁也管不着,这样一个想法在她的心中泛起。

    浩天对于她来说有极其强大在吸引力,她经过反复考虑,试图对他漠然置之,然而,那样做,她非常痛苦。

    她喜欢他,只要看见她心中就舒坦,非常的舒坦,看不见他的时候,简直就是天昏地暗。

    她现在看不见他们两个了,她想象着范霞到北卧室里享受在样子,很有些嫉妒,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浩天肯定没跑,她能够感觉出来浩天是喜欢她在。

    可想着刚才浩天十分专心的样子和范霞十分享受的样子,她再次痛苦难过起来!

    这样想着,辗转反侧,不知什么时候,她渐渐地感到迷糊了。

    她忽然觉着紧闭着的嘴唇,被人吻着,她有些紧张,呼吸不畅,嘴巴便慢慢地张开了。

    那人一边将她的舌尖吸进嘴里吮吸,一只手搂住她的头,另一只手就伸进背心里,摸起了她的后背,并顺着腰伸进短裤里摸她的屁股。

    她似乎感到要发生什么了,想推开他,可又推不开,于是脸红红地想说:“不要,我怕!”

    那人看出来了,就问她怕什么,她又想说:“我怕——怕——有了。”

    那人没管她,就疯狂地亲吻起她来了,她被亲了老半天,搂摸了好长时间,低声说她说:“就一次。”

    说完又搂着她就亲吻抚摸。那人抚摸着她的圆圆的很肉实乳房,轮流吮着她的两只小巧玲珑的乳头,她的感觉美极了。

    他又把她的嘴亲了很长时间,然后再向下亲,直至亲吮起了她的阴部,从阴蒂亲到阴道口。

    她心跳加速,他用双臂迅速将她从腰间抱住,又把嘴印在她的嘴唇上,她无力的双手似乎只是想表达一下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她要维护一下她的尊严。

    她无力地一推,就紧紧抓住了他的双肩,好像怕失去什么似的。她张开嘴,让他尽情地品尝她细滑的舌头,然后将他的唾液和舌头一起吸进嘴里。他的左手抚摸着她的背部,右手在她臀部上的动作由抚摸变成了抓捏和揉擦,她没有说话,她只会发“嗯”和“啊”的声音,却也发不出来。

    他左手一边摸着她的肌肤,顺势将她的背心除去,右手摸进内裤,她滑腻而有弹性的臀部,他想将其全部掌握,但他的手连半个也抓不住,只好在上面来回揉抓,当他要将右手绕到前面时受到了她的反抗。

    此时,他用亲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里轻轻一吹,她只觉得身子一颤,人也好像窒息,不能反抗了,他抓住了她那块神秘的嫩肉,幸福的快感顿时传遍她的全身。

    她让他的五指尽情地抚摸她的密处,她的中指压在小阴唇之间,随后五指慢慢地按压,移动,最后他把中指停留在阴道口轻轻地摩擦,掌根抚弄着阴蒂。

    他从她的脖子吻到胸口,然后将舌头伸进乳沟,她的呼吸的声音很大,很想叫出来。她的阴穴在升温,他的中指湿润了,他扒掉了她的内裤子,湿漉漉的阴毛下,**水冲刷着他的手指。

    他扯掉她身上最后的胸罩,两个雪白的丰乳在眼前一跳,白嫩的乳房呈半球型高耸着,紫黑的乳晕不大,上面嵌着黑枣般的乳核。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