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材料全是钢筋水泥,没用一点木料。《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然后就把目光投在了正面用隶书写着的“古杨村戏台”几个大字上,又见前台两边红柱上刻有一副楷体对联,回头问畅玉说:“这字是谁的?”

    “是我爹写的,写得怎么样?”

    仙梅很自得地说。

    浩天惊奇地说:“啊呀!你爹厉害呀,写这么好的字?”

    “是么,可我爹说他的字一般。”

    仙梅故意这样说,为的是引出浩天更多的话。

    “那是他谦虚的缘故,你爹是作甚的?”

    浩天忽然想起来了,“你是不是杜老师的女儿?”

    “你这才想起来?你上六年级的时候,我上三年级。”

    仙梅伸出3个手指在浩天眼前一晃。

    浩天看见仙梅的手指,这才发现那手纤细而圆润。他差一点伸手抓住那只可爱的小手。

    “你是不早认识我了?”

    浩天指着仙梅的鼻子问。

    “我也是昨天晚上跟我父亲说起来才想起来的,我父亲对你父亲非常了解,说他是个有胆量有见识的人,也喜欢写毛笔字。”

    仙梅说话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

    “原来是这样的?告诉你吧,我的字也写得不错,我还喜欢对联,也是受了我爹的影响!”

    浩天说着用手指着戏台柱子上刻上去的对联说,“这幅对联不仅字写得好,对联也编得好。”

    浩天说完就念起了对联:“丝竹婉鸣,假山静望,喜神情毕肖;鼓锣欢奏,碧叶轻摇,期家国长兴。”

    浩天见畅玉略有些尴尬,于是对畅玉说:“畅玉,你研究过这幅对联没有?”

    “倒是想过,没研究通,还是叫仙梅给说一说吧。”

    畅玉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仙梅。

    仙梅于是弯着对联说:“上联是写戏,下联是写村。上联说,丝弦发出幽婉声音,假山静静地望着戏台,为演员演得栩栩如生而高兴;下联说,锣鼓奏起欢快的旋律,碧绿的树叶轻轻地摇动,期望家乡和祖国都永远兴旺。”

    浩天目不转睛地看着抬头挺胸的仙梅,觉得仙梅不仅漂亮,而且很有内涵。

    015:无所顾忌(1)

    015:无所顾忌(1)畅玉见仙梅跟浩天聊得亲热,悻悻地推着车子快步向刘花花家走去。

    仙梅见畅玉走得快了,也放快了一些脚步,浩天跟在最后欣赏着仙梅的娇姿美态。她看着仙梅走路的样子特别优美,低声自语道:“这仙梅真比得上范霞,要是真能跟畅玉找成,婆媳两个可真是相印生辉了!”

    畅玉先一步进了花花的院子,把自行车放在门洞,不见有人出来打招呼,但能从玻璃上能看见里面有人,回头见仙梅和浩天进了大门,招了招手说:“我先看看家里谁在。”

    畅玉一进家,吓了一跳,乡卫生院的郑武勇,背对着门坐着,头扎在花花两腿间鼓捣,花花嘴里说着:“还没看见?”

    畅玉一时尴尬,走不是走,在不是在,正要返身出去,仙梅先把门打开让浩天先进她也随后进来了。郑武勇这才回过头来,只见头上直冒汗。

    花花睡在炕上,盖着一块儿毛巾被,两腿白胳膊和两条白小腿露在外面,肉白肉白的花花浑身仿佛尽肉没骨头。

    三个人一时都傻眼,不知道该问什么。花花抬头一看是仙梅,忙哭丧着脸说道:“仙梅,你看这个瞎圪泡把我弄成个甚了,打针把针头也给我丢在里面了,我活不成了!”

    说完,泪水就“哗哗”地流出来了。

    “什么,你说什么?弄在哪里了?”

    仙梅有点莫名其妙,见花花哭了,急切地问,“郑大夫,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叫我来给她看病,说下面痒痒的不行,我把药打进去,拔出来,针头夹在里面了,我给找了半天没找出来。我这眼睛不好使,你快帮我给她找一找吧,这可是人命关天呀!”

    郑大夫慌慌张张地对仙梅说。

    “快打120,这样可真是要出人命了,”

    浩天说着就掏出手机要打。

    “不能打120,不能打,我死也不打。我死了你们也不要说我是怎么死的,我这辈子尽做灰事,尽遇圪泡。”

    花花摇着手,急忙说。

    “你疼得厉害不?疼得厉害可是不能拖延!”

    仙梅捉住花花的一只手问。

    “疼是不疼,瞎圪泡是眼睛瞎看不见,仙梅你给我看一看吧!”

    花花用祈求的口气对仙梅说。

    “你听我说,咱们还是打120叫县里的大夫来看个对,”

    仙梅说着回头看着郑大夫,“你说呢,郑大夫?”

    “我也是说打120,死活不叫打,又怕花钱又怕羞,坐下这灰事了,我说吧还怕甚羞,怎么也是命要紧吧!”

    郑大夫说。

    “不,不用叫,我觉着能找出来,是瞎圪泡看不见,你看肯定能看见的。”

    花花坚持不叫打120.仙梅着急地问郑大夫:“你说,到底怎么弄?”

    “那你就帮着我看看,我是怕进了子宫壁。”

    郑大夫说着从电热杯里倒在脸盆里一些水,让仙梅洗手。

    仙梅洗过了手,郑大夫给了她一副手套戴上,他也把手洗了一下,换了一副手套,就上炕了。

    郑大夫在扩阴器涂上润滑剂,插入****,花花哆嗦了一下。

    “是不是疼了?”

    仙梅惊奇地看着花花每一根毛的阴部,见花花哆嗦,赶紧问道。

    “拿疼了,是不是好活的抖了,”

    郑大夫取笑道。

    “就叫你个圪泡抬成这个样子,丢人败兴,你还嘲笑起我来了。”

    花花躺在那里骂道。

    站在地下的浩天和畅玉从来没见过这么稀奇的事情,又为花花担心,又觉得好笑。

    郑大夫撑开阴道叫仙梅拿手电照着里面看,仙梅跪花花两腿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见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于是说:“没有,肯定没有,要是有的话,哪能看不见?”

    仙梅继续观察着,怎么看也没甚东西,于是坐起来问郑大夫:“我倒是想知道,你打针的时候,用的是什么针管,什么针头。”

    郑武勇从药箱里取出个大针管来让她看:“就这个针管,我在针头上套了个帽子,怕不小心扎给一下,打完拔出来一看,帽子没有了,针头也没有了。她里面吸力大,我怕吸进子宫里。”

    “荒唐,咋能吸进子宫里,我看吧是,你连针头也没安。你好好想一想,安了没?”

    仙梅追问郑大夫。

    郑大夫摸摸头:“我想一想,按说不可能没安针头,我把洁尔阴水水抽进去,心想取下针头,再换上一个,花花叫我快一点给她打,我就匆匆忙忙地给打进去了。我也忘记安没安新针头,我看看新针头在不在了,要是在,那就是没安新针头。”

    说着就打开药箱,“哎呀!这不是新针头。”

    郑大夫拿出那个新针头,给众人看,一场虚惊到此终于结束了。

    015:无所顾忌(2)

    015:无所顾忌(2)“我还以为我活不成了,真把我吓坏!”花花白条条地躺在炕上说。

    “我才吓坏了,你死了甚也不知道了,我可倒了大霉了,说不定还得蹲两天监狱。我要不是怕,畅玉进来那会儿哪能没听见。”

    郑大夫说起来还后怕,头上又渗出了汗珠子。

    郑大夫说完,到门背后取下墙上挂着的毛巾擦着汗说:“快吃香蕉,那个货睡在炕上得了理了,甚也不管,让也不懂得让你们一句。”

    “你们快自己坐下吃吧,仙梅你给他们把香蕉剥开,吃吧,我再躺上一会儿,死逃了个活,就算不赖了。”

    花花听见郑武勇说她,眯缝住眼睛说,“真是个瞎货,没安还不知道,把爷里头瞎折腾了半天。”

    “是你叫折腾,还是我要折腾,我说你自个儿洗一洗就好了,你硬要叫打针,是不是?”

    郑大夫坐在炕沿边说。

    “我叫你打针,没叫你把针头弄在里头吧?”

    花花继续斥责郑大夫。

    “要不是你硬要叫打,打完以后还把个针管儿一吸一吸地不叫取出来,我难能忘了没安针头?你自己损德还怨别人,叫这几个听一听,是谁的过?”

    郑大夫辩解道。

    “你才损德,不说是你想看,还怨起爷来了。我有过,你没过!你就不说打完快点抽出来,挺硬拿针管儿给爷圪搅,是不是?”

    花花摆她的理。

    “你不叫圪搅,我能圪搅成?关键是你那个东西,把个针管儿还香得不行。”

    郑大夫故意激花花。

    “要不是痒痒叫你圪搅的个甚?”

    花花就这么直端端地说,“病还谁想得?”

    三个人听得眼睛都呆了,谁也没有制止,都想听一听他们还能说出甚话来。

    “你可损德点儿吧,说这话不嫌羞!”

    郑大夫脸上的表情有点难堪。

    “我损德,你不损德,你早早地跑来,不是快点给爷打,硬是叫爷早早地脱光睡下等,硬是等人来。这也是爷这种人叫人说惯了,要是给给别人早就羞死了。”

    花花仍然眯缝着眼睛,话说的悠悠然,一点儿都不害臊。

    “你这话可是说对了,我一进门你就左一个痒痒,右一个痒痒的。我说你痒痒就脱了吧,我一说你就脱,是不是?”

    郑大夫继续为自己辩护。

    “痒痒就是痒痒,要不是痒痒爷还用你打针,你成天给人打针,把你两腿中间的那个针管儿也用坏了,要不是用坏,拿你个大头针给爷打上一针,爷倒不痒痒了,还用你拿那个塑料针管止痒?”

    花花越说越不忌讳了,就像小孩子吵架。

    “你越说越来劲儿了,你说了点儿甚了,说这话也不怕这两个后生笑话你?”

    郑大夫看着浩天和畅玉说。

    “我还怕他们笑话?他们要是敢用他们的针管儿给我打针,我叫他们轮着给我打,像浩天这样的后生,能给我打上一针,我死了也不屈了!畅玉给我打也行,畅玉长得也挺帅的!”

    花花嬉皮笑脸地说。

    这话把个浩天说的下面火焐焐的,花花一身白肉,非常性感,虽然面相不好看,可那一身白肉真还叫人眼馋。

    “你快不要瞎说了,你说话越来越发也不忌讳了。”

    仙梅制止道。

    “我多会儿说话忌讳过,不过我就是嘴灰些,心又没坏,咋也比那些坏心人好吧,我是个好心人,就说我天生爱个男人吧,也都是两厢情愿,我又没拿刀子逼住箍过谁,你是假装正经,你比我也爱男人。”

    花花说话也真够野的,浩天和畅玉有些不能再听了。

    他俩站起来要走,仙梅说:“她就是这么一张烂嘴,我们一起说话随便。你也不用灰说了,没死了就好了。我们来有做的,还记着吧,签租赁地的合同。合同拿来了,你主事不主事,能不能签字?”

    “我怎么就不主事?那个软软不在家,就是在家吧,他主过个甚事?那我穿上衣服起来给你们签。”

    花花说着就坐起来,两个瓢葫芦一般大的大白奶子露在外面,根本不怕人看见。

    当他站到地上,浩天看见花花的大圆屁股越发性感,心想怪不得牛老师会把她的肚子搞大,真够诱人!

    畅玉把合同拿出来,叫花花签了字,三个人就告辞了。花花笑着对他们说:“仙梅不用安顿,你们两个不要出去跟人说,你们要是说了,我可不愁给你们唾臭,我是‘猫头鹰吃它妈——丑名在外’,甚也不怕了。”

    浩天做出傻乎乎的样子说:“我甚也没看见。”

    说得大家都笑了。

    016:果园载情(1)

    016:果园载情(1)从花花家出来,浩天说他想到村外看一看将要租赁的是哪一片地。

    畅玉继续推着自行车在前面带路,从正街向东出村后右转,沿小路过天主教堂,向前走了大约100多米,路过果树园,浩天想进果树园看看。

    畅玉把自行车打在果树园大门口的门房前,看果树园的柳忆要让他们进去先叨拉叨拉。

    柳忆问起浩天爹妈在高家湾的情况,浩天说都挺好,遂又问起了租赁土地的事情,说他也有2亩要租赁出去的地。一句话提醒了畅玉:“我险些忘记了,我们正是拿上合同挨家挨户地签字的。”

    说着就把合同拿出来了,柳忆歪歪扭扭地在上面写下了他的名字。

    畅玉对果树园的情况比较了解,柳忆签完字后,问柳忆说:“大爷,你说这园子里的果树死的一天比一天多,葡萄干脆结不成,照这样下去,是不是还不如干脆包给私人?”

    畅玉的话一下就引出柳忆的叨叨来了:“村委会的人我跟他们可多说过了,差不多一见到他们就说,可是跟谁说也爱理不理的。我琢磨这个园子的土挺适合果树生长,结下的果子又甜又脆,可好吃呢!要是好好儿经营,收入也错不了。当初郑存他们承包的时候,收入可不少。”

    浩天听了柳忆的一番话,不停地搓着手说:“我今年先把种粮食的地租赁下,看看情况,要是行的话,再把这个果树园也包下吧!”

    于是问起这个园子你们当初承包的时候,每年大概能有多少收入?

    柳忆说:“纯收入2万多元,2万多元现在看来不多,可那时候就不少了。”

    浩天接着又问起果树是什么时候栽起来的,后来怎么就没人包了。柳忆兴致勃勃地给他们底根三板地讲说起来。

    这果树园东西长150多米,南北宽80多米,将近20亩,最初是天主教堂建起来以后由神甫开辟的。那时候叫风景园,园子四周用土夯墙包围着,里面有松、柏、枫、槐、榆、杨,果树有海红、海棠、李树、杏树,园子里还有两眼人工打下的井。

    人民公社化以后,大队修盖大队队房,把园子里长得顺溜的松柏榆杨树都砍伐来做了建筑材料。后来成立起农业中学,这里就做了学生们的实验基地。所有树木全都砍去,重栽了海红、海棠和杏树、李树,又栽了一些桃树和葡萄,还把果园的土夯围墙拆掉,用砖围上了花围栏墙。

    那时候,古杨大队有一个砖窑,各生产队派大胶车和匠人,学校派老师和学生当小工,干得又快又好,由于一直有人管理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