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范霞进卧室跟李丽清打了个招呼,就跟浩天下楼了。《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到天成商城,浩天一刻也没离地陪范霞买衣服,浩天要范霞多买几套,范霞没听浩天的,只给自己买了两套,给李丽清买了一套。她不像别的女人一样,逛商城一逛就是半天。她干脆利索,没用多长时间就买好了。售货员说范霞是穿衣服的架子,标准的模特。

    从天成大商城出来,浩天领范霞到再来香饭馆里吃了午饭,就把范霞送到新楼房力午休。他说她有一个初中的同学想跟他见面,他去一会儿就回来。

    浩天找到他的同学,同学领他到对门认识了一下妇幼保健医院的樊大夫,记了个电话号码就回到了新楼房。浩天见范霞睡着了,就到另一个屋子盖了被子睡了。

    新楼房是多层楼房,买的时候就是装修好的,130多平米,三室。拿到钥匙以后,又放进了床、写字台、高档布艺沙发、茶几、电视柜、被褥以及其他一些零碎常用品,除去电视和电脑之外,一应俱全。浩天父母打算儿子结婚后,老两口来这里住。

    按照老规矩,入洞房不能到没有住过的房间里。可就在这个房间里,浩天跟方丽做过一回,而且是他们之间的第一回。

    方丽为了把浩天拴住,在浩天面前千般妩媚,万般风情,但是当他惹起了浩天的****之后,浩天就忍不住地要跟她交欢。

    浩天问方丽是不是处女,方丽说是。浩天进入方丽的身体以后,方丽疼得直叫,做了不到五分钟就结束。可是方丽并没有见红的迹象,为此两个人争论了一番。

    争论的结果是,方丽不得不承认他曾经有过男朋友,是高中的时候就已经破身。

    浩天对方丽不说实话很是不满,他的意思是,为人要诚实,是否有过男朋友,是否破身都无所谓,但是不该隐瞒。方丽的理由是怕浩天知道了不跟她谈。

    浩天于是问方丽,为什么处女膜已经破了还那么疼,是不是故意装作,方丽如实说她真的疼,因为他的过大。浩天说如果觉得他的过大,不适应,不相配,就及早分手。

    方丽不干,说大的好,只是需要逐步适应,但浩天想起跟范霞交欢时范霞的动情模样,觉得方丽也属于不值得留恋的对象。

    此后的两次交欢,是在宾馆里进行的,方丽尽管很配合,很想叫浩天满意,但是都失败了。

    050:欣赏美腿

    050:欣赏美腿范霞睡起来以后,看见浩天在另一个卧室睡得正香,就把自己买的两套衣服拿出来坐在沙发上看,准备再穿起来试一试,又想等浩天起来再说,于是到厨房里用电热壶烧了一壶水。

    浩天起来以后,范霞刚好烧开了水。她给他倒了一杯递在手里,他把水杯接住,放到茶几上,就要抱范霞。

    范霞推开她,让他喝了水看她试衣。浩天遂坐到沙发上乖乖地喝水,眼睛迟豆豆地想起了刚才的梦,隐隐约约地记着一些,却很模糊,好像是看见一张赤身****的女人画,又像是一个真人,总之那女人吸引得他下面冲动起来,很想接近却跟他捉起迷藏来了,一会儿就在眼前,一会儿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这时,范霞已经脱去外衣,只留下乳罩和三角,浩天赶紧过去拉住窗帘,回过头看见范霞的白腿后,下面又蠢蠢欲动了,浩天往范霞身边走,范霞赶紧推开他,让他继续乖乖地坐下喝水。

    浩天坐下后,就加进了一点儿想象,跟范霞说起了他刚才梦见的那个隐隐约约的梦。范霞一边穿那件蝙蝠短袖雪纺收腰假两件连衣裙,一边说他梦见好梦了。

    “还好梦呢?真应了梦了,连边儿也不叫沾。——你真的是穿上甚也好看,看看那两条腿,真是美得没办法,看得我难受得不能了,快解放出来吧!”

    浩天说着就从裤衩间掏出了他那根红火柱。

    范霞眼睛盯着红火柱说:“又想烫人了?不让你烫!”

    “离下这么远怎么能烫上?”

    浩天一边说一边用手打着红火柱说:“我要欣赏美腿,你没希望了!我看你烫,我看你烫!”

    “你干吗那么狠心!那是我的,你打它就是打我,你又要欣赏美腿,又要烫,一人不贪二意,先欣赏再烫不行么?”

    范霞看着浩天不住地用手打红火柱,赶紧制止道。

    “好了,不打了,它是有点急性,我打它是让它听话一点儿。”

    浩天遂不再打了,他用两只手抱住红火柱,故作狡黠地看范霞。

    范霞穿好连衣裙,在地上摆起了舞姿。范霞的腿圆而结实,修长优美,这与她从小能歌善舞和勤快有关。

    范霞是老大,母亲小时候很注重对她的教育,也许是范霞的脾气倔强或者是老大的缘故,姊妹几个里母亲对她的教育是最严格的,尤其是她学了戏以后。

    在范霞的记忆里,很小的时候,母亲一到吃饭的时候,就会对她说这说那地教育她,她记得最清楚的是,母亲叫她女子儿家可是要勤谨,不要懒惰。

    她从六七岁起就开始洗锅涮碗,母亲认为洗锅涮碗是女孩子持家必须具备的本领。

    范霞人生得灵气,做啥都做得又快又好。她还秉承了父亲爱音乐的天赋,父亲爱拉晋胡,她从小就爱唱爱跳。

    父亲一拉起晋胡,她就站在一旁看,父亲试着教她,一教就会。她还通过听收音机,看光碟,学会了好多歌曲。因此范霞在歌唱方面,又能唱歌曲,又能唱山曲,还能唱二人台和晋剧。

    因此,她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进了村里的剧团。村里的剧团,冬天排练,春暖花开以后就开始出外演出,农忙季节停演。

    范霞练功练嗓子都很自觉,很上劲儿。她的师傅说她乐感好,音色和音域也好,又善于学习,不怕吃苦,很有出长。由于父亲是拉晋胡的,懂谱,他从父亲那里还学会了识谱,也还能拉几下晋胡。进了县晋剧团以后,她在练功学艺上更是尽了最大的努力,虽然仅有二三年的时间,但作为剧团的顶梁柱,在全县范围内很名气。

    上世纪九十年代,村里的剧团拆散后,身为乡妇联主任的范霞在幕后策划,由别人抛头露面,把村里能拉会唱的一些人组成了业余乐队,为办红白喜事和生日庆典人家演唱助兴。

    范霞既能唱又能当主持人,从成立以后,利用空闲时间参加主持或演出,一直活跃到30岁左右。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参加这样的活动的次数就逐步地减少了。但偶尔也还会参加一次,没有完全放弃,因为她特别喜欢音乐,特别喜欢歌唱。

    范霞爱好音乐的特长对她担任妇联主任很有帮助,由于村里人大都喜欢看戏,她戏唱得好,人们都很敬佩她,所以她做起工作来就好做得多。

    天赋加勤奋造就了范霞的身材。舒霞原本的美腿再加常年不懈的锻炼,显得就非同一般的美了。浩天看着范霞的腿说:“你的腿形状好,颜色好,又有光泽,看起来真舒心,不过,我这个不老实的家伙一看见你的美腿,就膨胀得有些难受,说着又拍了那不老实的家伙一巴掌。范霞又瞅了他一眼,浩天就不敢打了。

    浩天非常喜欢赞美范霞,他几乎一有机会都想赞美,如果有时间的话,他喜欢一次单独赞美舒霞身体的某一部分。他会尽力搜索赞美的词句,即使赞美得已经很好了,还是觉着意犹未尽。

    范霞对她的赞美当然喜欢了,她发现浩天的赞美发自内心,很真诚,有些赞美的词句还很新鲜。她感到由衷地高兴,更激发了浩天赞美的兴致。

    浩天一边看范霞的美腿一边就像诵读朗诵诗一般地赞美起了范霞的美腿来,只是声音压得比较低些,怕外面有人听见:“我的亲爱的上帝啊,你赐予我两条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美腿,它健美——它洁白——它光滑——它爱得我简直没命了啊——”

    范霞听了笑得弯下了腰。范霞这一笑,弄得他把想起来的词也给忘记了。

    浩天一时找不到词语,他就站起来走到范霞身边,痴醉地抚摸起了美腿,范霞没有拒绝,见浩天没词了,笑着说:“它性感——它圆润——咯咯咯”范霞给浩天打开了思路,浩天遂蹲在地上摸着范霞的美腿接着说:“它性感——它圆润——它修长——它富有弹性——它活力四射——它光彩照人——它令人陶醉——”

    范霞见浩天不说了,又提示道:“它绵绵的——柔柔的——”

    浩天接着说:“它灵灵的——嫩嫩的——”

    然后两个人便现编着一递一句地说起来,“它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弯曲适度的——”

    “珠圆玉润的——”

    “胜似雕刻家雕刻出来的——”

    “让呆子看不够的——”

    “让人六魂无主的——”

    “不是腿的腿。”

    范霞说完笑得前仰后合地倒在了沙发上。

    浩天赶紧跑过去抓住范霞的小腿腕提起来说:“我看看这个不是腿是甚了?”

    范霞回答说:“是白金——是白银——是白玉——是白雪做成的工艺品。”

    浩天紧接着说:“是金不换——银不换——玉不换——白面不换的无价宝!”

    范霞笑着说:“说来说去,你给归结到白面不换上了,还无价宝呢?”

    浩天解释道:“白面是最值贵的东西,你莫非以为白面比不上金、银和玉值贵?世界上要是只有一袋子白面的话,万两黄金也买不上!”

    说完浩天就又去摸范霞的美腿了,范霞没有制止,可浩天摸着摸着,竟要将她的三角先给脱下来。

    范霞赶紧用手按浩天的手说:“你真不讲礼貌,让人难堪!”

    浩天亲昵地说:“咱们两个是谁和谁,你还羞?”

    虽然嘴上这样说,却停住了手。

    范霞温柔地说:“筒裤和蝙蝠衫还没试呢!我现在试你看。”

    浩天以商量的口气说:“改日再试好么?我憋得有些撑不住了!”

    范霞遂笑着从沙发上下来,到东卧室上床铺被褥去了。浩天跟过去,赶紧把窗帘拉住,她们便开始了拥抱亲吻揣摩等一系列肌肤交流。

    他们两个的肌肤交流是至真至烈的。范霞的身材几乎是完美无缺的,吸引得浩天痴迷、专注、真挚、热烈。

    这样年龄差的异性,要么是互相排斥,要么就是难舍难分。因为如果他们之间不是有超乎寻常的相互吸引的力量的话,哪能这般如胶似膝。能够达到他们两个这样****境界的,一定是凤毛麟角。或者可能不少,但因为种种原因,很难合套在一起。

    范霞已经进入了二人世界的醉人境界,她一旦进入这样的境界,其情态之妩媚,其容颜之光彩,其身体之柔和,令浩天觉得他不是和凡人交欢而是跟仙子共享缠绵。

    范霞高举两条玉腿,稍微叉开一些,臀部就在床边。浩天站在地上,双手握住了范霞的脚踝。

    调皮的浩天,兴奋地说:“红头将军,终于盼到这一刻了,它已经望眼欲穿了。你看它多么喜欢你那花儿一般的笑脸。”

    范霞被浩天逗得满脸娇羞,真如灿烂的花儿绽开一般。

    051:白马王子

    051:白马王子浩天非常亲昵地看着范霞如桃花绽开般的笑脸,然后低头看着她的两腿间说:“下面牡丹花盛开了,红头将军很想进入牡丹花盛开的水洞里边了,可你这高举的两条白玉美腿实在叫我垂涎!”

    范霞看着浩天那个陶醉的样子,顾不得笑,水洞口牡丹花上溢出一股汁液,高举起两条玉腿,接受着浩天两只手的不停摩挲,身体里一阵阵地掀起汹涌的波涛。

    浩天开始用乍开的鼻子嗅那两条玉腿,一寸一寸地嗅着,生怕有一小片漏过。他一边痴醉地嗅着,一边看着范霞凝视着他的水汪汪的眼睛,不时地做着深呼吸。

    范霞双手撑住床,用十分享受的神态看着浩天,她白皙的脸蛋,分明使浩天感觉到,她十分受用和舒爽。范霞偶尔发出一声动人心魄的呻吟,使浩天挚爱真情之火燃烧得更加旺盛。

    用鼻子宣泄了挚爱之情之后,浩天又用光滑的脸蛋摩挲起来。范霞把美腿稍微往回并拢了一些,正好夹住了浩天的脸蛋。浩天青春焕发的脸蛋在范霞洁白光滑的美腿间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摩挲了好几个回合才停止下来,然后便进入了更为扣人心弦的一环。

    被浩天称之为“红头将军”的坚挺,仿佛有点等不及了,轮不上那流着涎水的舌头尽情地舔舐了。范霞用大腿将“红头将军”紧紧地夹住,浩天的舌头在也不甘退让,就在小腿肚子上面开始工作了。

    浩玉的身体开始前后挺动,“红头将军”一会儿露头,一会儿又藏在了后面,舌头热烈舔舐着那两个圆而滑腻的小腿肚子。范霞看见“红头将军”露出头来的时候,赶紧用手迎接上去,轻轻地在棱棱上游转。

    对于这道程序,范霞提出不让多占时间,她怕“红头将军”的棱肉受损,浩天知道,范霞的“桃花源”更需要“红头将军”按照范霞的意愿,浩天摩擦了一会儿,就把红头将军从范霞的两条玉腿间抽出来了。之后,他把腿叉开,让红头将军靠下一些,在牡丹花边轻轻触碰了一下,范霞当即就发出了一声娇唤。

    范霞叫浩天到卫生间好好儿地把下面清洗清洗,她则坐起来,把乌黑发亮的头发用手反复理弄了一番。她的头发不时地掉,但没有缺少一点儿,因为掉了很快就长起来了。

    “真好!”

    范霞里理弄了一番头发之后,不由地发出了赞叹,她并非赞叹别的什么,而是赞叹自己的身体。她为自己已经是这样一个年龄了,竟能够把一个帅小伙子吸引得痴痴迷迷而感到无比甜蜜和幸福,她想,“幸福,幸福,幸福原来就是‘****’。”

    此时的范霞,因刚才浩天对自己的美腿大加赞美,突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感和自我欣赏的兴致。以前她也偶尔独自欣赏过自己,可她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美到浩天说的程度。

    她半伸出两条腿,觉得自己的腿的确是太美了,于是用双手轻轻地从大腿根摸到脚踝,再从脚踝返回来摸到大腿根。

    继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