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霞说。《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我姐夫那个没调货,我听人说养活上小寡妇了,不知道是不是?”

    范雷突然兜出这么一句话来。

    “那还不是?不是谁还编造这种话!”

    范霞平平淡淡地说。

    “是——那你也不管?”

    范婷看着姐姐平静的面孔说。

    “我管他干甚?人家偷偷摸摸想做的事情,怎么能管住?”

    范霞的话语,显然表明她并不当回事。

    “那你还不跟他离婚?”

    范婷说。

    “离婚?你还不离叫你姐姐离?畅鸿运就是灰也有点样子,你那个‘讨吃货’有点人样儿么?”

    范霞父亲又对二闺女发威了。

    “爹,你是不知道,我早就想离了,可是那个人死皮赖脸,动不动就杀你剐你告你,再说还有双胞胎没有供养****,我离了再找也不好找,等他们弟兄两个大学毕业了,他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肯定得跟他离。”

    范婷仍然忍着火慢慢地说。

    “你不好离你不离,怎就叫你姐姐离,人家过得好好的,你就人家离?你的双胞胎没长成,玉玉也还没娶过媳妇,也没长成!再说,人们说的也不一定是个真的,就是真的吧,莫非就非得离。我没听说谁家男人养活了别人家的女人,就得离婚。你当离婚是戏耍耍?”

    这个老汉对二闺女说话总是这么一种强硬的口气,同时也表达了他对女儿离婚的反感。

    “不要说了,我现在还没有离婚的打算,至于以后,走着看,咱们吃饭吧,不要等他了。”

    范霞说着赶紧把母亲炖好的羊骨头和凉菜放到桌子上。

    这时候畅玉从院子里回来说:“我爹打电话说他下乡了,明天才能回来,叫我代他问我姨姨好。”

    “不回来了?——那咱们就吃吧!”

    范霞父亲看了看畅玉说。

    吃饭的时候,大家很自然地就说起了浩天租赁承包土地的事情。范婷很赞成,而且也想在北头租赁几百亩土地,让父亲和姐姐问询问询。

    父亲眼睛一睁,说:“你尽是瞎想,租赁下地那得有人种,种几百亩土地,你当是开玩笑?”

    “我正愁那个‘讨吃货’没法儿安点,在城里甚也做不成,每天喝上点酒,几个好朋友也讨厌得不行了,叫他来村里种地吧,他前些天说过这个话,我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这次来就是为这事来的。我电话里也没有说,想的是见了你们问询问询看看情况再说。我早就听我姐姐说过浩天租赁土地的事情,可就是我姐姐我也没跟她说过。今天我看见浩天,觉得他一个毛头小伙子还敢租赁,他怎么就不能?”

    范婷说。

    “我知道你也是有事情,要不你也不来。你打下的这个调使不上,你那个‘讨吃货’养车还没养成,能种成个地?养车是行家,种地是外行。”

    范霞父亲说。

    “我倒是也知道,那个‘讨吃货’是虎头蛇尾,不过,种地跟做别的不一样,他就是种不好,也不能把土地折腾得没了。再就是他到了你们眼皮子底下,也有个约束。”

    范婷讲她的理由。

    “想包就包去吧,好像北头人见南头往出包地,也有人想往出包。”

    范雷不爱多说话,关键时候一二句,都在点点上。

    “包是有人包,北大壕那块地现在种的人家也不多了,那片地好好儿种也行。”

    范霞父亲听二儿子一说,口气就变了。

    “爹你就给问询去吧!”

    范霞也劝道,并且说,“遇到有些不愿意往出包的,我给做工作。”

    “行,不过,我给你说好了,你不要又不包了,现在包地的人有的是。再就是要包就把钱拿来,不要地包下了,没钱给人家,叫我脸上不好看!你们两口子做事,有时候不讲信用,不是我说,你们以前有过这种事吧!”

    从老汉的口气可以听出老汉对范婷两口子是有成见的。

    “现在不像七八年前了,那会儿说养羊,自己没钱是那个‘讨吃货’夸下的海口,说能贷上款,结果没贷成,这次钱是我出,就叫他来种地就行了。爹你就放心吧!”

    范婷解释并保证。

    “不要爹不相信你们,是你们做下的事情爹不敢相信!”

    “这回你不要担心了,我给你做保证!”

    范霞道。

    “那我下午就出去问人们,”

    父亲答应了。

    浩天听着父子们的对话,亲身感受到范霞在这个家庭里是个调停角色。可是由此也感到了自己的压力和阻力,自己想跟范霞建立家庭真比登天还要难。

    069:看谁**浪

    069:看谁**浪第二天,浩天开车与范霞一起把范婷送走之后,在枕山市飞机场附近一家四星级酒店开了个豪华房间。

    本来范霞是要回去的,可她又一次被浩天的苦苦哀求弄得没了主意。

    “我就像掉进大坑里没法儿再爬上去的人了,由不得我了,你想怎么就怎么吧!”

    范霞走进豪华房间对浩天说。

    “你不要担心好不好?我知道你是又想保名誉,又怕我心里不高兴?”

    浩天说着就亲了范霞一口,“我也是看见你愿意才求你的呀?”

    “真拿你没办法,我总觉着你是有了病了,要不也不会这么当紧。今天下午去男科医院看一看吧?”

    范霞坐到沙发上说。

    “我有什么病?你总是以为我有病,你才是有病,你前怕刀子后怕狼的,是心理病!”

    浩天说着坐在了范霞旁边。

    “你不要这么说我,真的,我怀疑你是得了**亢奋,那几天我就想说这个话了没说。西梁村的陈春熙,娶过媳妇半年,媳妇闹着要离婚,说是受不了陈春熙每天起来的折腾。陈春熙听了一些人的劝说到医院看了一下,医生说他得了**亢奋。媳妇说等他半年,治好了就不离了。很快就治好了,现在人家两口子过得挺好。”

    范霞说。

    “你是不是也是有些受不了?”

    “倒不是我受不了,我是听说**亢奋这种病,起先是亢奋,后来就减退了,时间长了就不能了。”

    “照你这么说好怕人!那我就看一看吧!可我敢肯定我没病,那天我从网上查过了。我就是回了石柳村见到你以后的这几天,才迫切了一些。你就不说你的吸引力大,却说我有病!”

    浩天接着又说,“不过,看一看也好,看一看越发放心了。可我要是去看,那你也去看一看吧,看看你这几天是不是叫我这个大丢子把里面弄坏了。”

    “我才不看呢!我里面挺好,没感觉到一点儿的不舒服。”

    范霞说。

    “那你看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生孩子了。”

    “我不看,能不能生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

    “你不是说要给我生个孩子么?”

    “你还当真了?我那是跟你开玩笑!”

    “这么大的事情你跟我开玩笑?你太叫我伤心了。”

    “你真的不能再这么想了!你好好儿种地,好好干一番事业,然后好好儿地找上个对象。你要是不嫌弃我,我只能是跟你一月二十地做一回。”

    “那不行,我已经把话跟你说彻了,你要是想害死我,你就按你的想法做。”

    “哪有那么严重,你把心事放在干事业上,你的想法自然就会变的,你听我的话好不好?”

    范霞说着就躺到了浩天的怀里。

    浩天立即把范霞抱到床上,范霞分明感到腰部靠住了浩天那个像铁棍一样的大丢子,浑身酥软得就像棉花一般了。

    浩天从衣服下伸进手,在范霞的腰间摩挲起来。

    “我可是受不住你的撩逗,你真是我的冤家。”

    范霞说着就下地去拉窗帘,“妈呀,咱们在半天云里住着,看看路上那车,就像蚂蚁牛牛。”

    “这还是26层,以后我带你到北京80层高的楼房看看。”

    “这也够高的,”

    范霞拉住窗帘上了床。

    “我其实是很有控制力的,你要是没有欲望,我也就没有欲望了。”

    浩天给范霞****服。

    “你是把人撩拨起来才这样说,真坏!”

    范霞乖乖地让浩天脱。

    浩天给范霞把衣服脱光之后,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说:“咱们今天比一比,看谁淫浪。你总是说我有病,咱们两个都脱光,面对面坐下,我要是先动你,就算我有病,我淫浪,你要是先动我,那就是你淫浪。”

    “那你那你把个东西弄软!”

    范霞看着浩天的“擎天柱”说。

    “你看你,我们自己硬自己的,不动你还不行么?你要是走开了,我肯定就软下来了。”

    “你真是坏人里的数!”

    “看看你,舍不得走吧!说话,到底比不比?”

    “比,你说怎么比吧?”

    “你假装糊涂,就是这样,我坐在这个床角,你坐在你身后那个床角,我们就互相看,你看我,我看你,看谁忍守不住先动对方。”

    “那好办,我就不信我还忍守不住?”

    “那好了,从现在开始!”

    浩天说着移到范霞对面的床角,并让范霞身体再稍微靠后一点儿。

    两个都坐好后,浩天看着范霞,玩起了自己的下面。

    他双手压在根部,鲜红的头头放着明亮的光,嘴里说着:“文静,我想要你,给你抬进去,你好好儿地受用吧!嗯——听见了吗,文静!”

    范霞听见浩天说文静,立即扑过来把浩天的肩膀拍了一下,然后就握住了他的“擎天柱”“你原来是想跟文静鬼混了,我不让你跟她混!你那天是不是跟那个女人弄了?”

    “你淫浪吧!”

    浩天笑着说。

    “你是用这种办法哄人?”

    范霞方知上当了。

    “女人原来这么好哄,其实也不是好哄,还是你淫浪!”

    浩天摸摸范霞的乳房说。

    “重来,这次不算!”

    范霞说着坐回到原处。

    浩天于是又玩起他的坚挺,这次他不停地用力按下去,然后突然放开,一放开,坚挺就打在肚皮上发出了响声,范霞先看着直笑。浩天不住地按下去放开按下去放开,频率逐步加快,声音逐步加大。

    “愣货,不要弄了,弄坏呀!”

    范霞张开腿摇动着身体说。

    浩天看见范霞的红门两扇和她妩媚的面部表情,频率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范霞再也忍不住了,她发疯一般地扑倒浩天身上坐在坚挺上,嘴里说着:“我淫浪,我淫浪,你真坏,真是坏,你欺负我的宝贝,叫我心疼心软!”

    浩天没说话,扶住范霞的臀部,让她上下动起来。

    “啊呀,妈呀,你真坏,真坏!”

    范霞一边大动,一边呓语。

    浩天忽然按住范霞不让她动,然后下地,扶住她的两条腿颠颤起来。他颠颤一会儿,就移动一个地方再颠颤,移动颠颤了两三次,有点儿困了,就到卫生间把范霞放到宽大的洗脸池平台上,顶撞起来。

    这时的范霞披头散发,一副浪劲儿,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是享受着浩天给她不断冲击产生的快感。

    “呜呼呼——呜呼呼——”

    范霞不停地呼叫着。

    浩天怕卫生间里被楼房上下和旁边住的人听见,把范霞抱起来,出卫生间放到了床上。

    他们的身体已经脱开,范霞急不可待地说:“快!快!”

    浩天手握着他的红火柱,看着范霞的浪劲儿,故意不给她,只是说:“比出来了吧,谁淫浪?”

    范霞把腿大叉开,高高举起,抬起头央求道:“好人,你不要坑我好不好,我要死了!”

    浩天这才挺着长矛给她刺进去,范霞说:“你想要我的命,是不是?”

    “我是叫你看我是不是有病,我要是**亢奋,哪能忍住!”

    浩天说着用力顶了一下范霞。

    范霞要浩天赶紧爬在她身上把她按住,浩天见范霞眼睛又红了,于是全身按在她身上。

    范霞抱住浩天,身体一挺一挺,浩天一动不动地让她挺。她双手托着范霞的肩,看着她的浪劲儿说:“你比上一次都厉害了,真是女人有‘驮骨力’。——你是越来越浪了,你叫大夫把你这浪病看看吧,不然,浪得我每天得动精神。”

    范霞也不管浩天说什么了,只管用力挺着身子。不知挺了多大一会儿,她才下来说:“骨头也散架了!”

    浩天这才双手撑住床,并把两腿放在了范霞的两腿间。

    范霞香汗淋漓,不停地娇喘着,胸脯一起一伏,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一副凄楚的样子,无力说话。

    “还要么?”

    浩天为她拨过遮在脸上的头发说。

    “嗯,”

    范霞羞答答地回答。

    浩天于是开始了他的正式行动,他极温柔地进入,极慢速地拔出,爱怜地看着范霞说:“你慢慢地品尝,不要着急!”范霞扭了一下身子,点点头。

    男欢女爱是使相爱着的男女双方身心畅悦的一种不可替代的方式,虽然不是唯一的方式。相爱着的双方每一次交欢都能够得到一种全新的美感,得到一次身心的洗礼。

    完事以后,浩天轻抚着范霞说:“真爱是纯洁的,是无可非议的。可是我们违背道德违背法律做这种事情真的很不好。我们既然相爱,你就不要犹豫徘徊了,赶快离婚吧,你妹妹不是打劝你么?你说呢?”

    可是范霞并不是这样想,她打算这一次之后,要与浩天保持一定的距离。她不想彻底地脱离浩天,她要明明暗暗偷偷摸摸地维持现状。

    “可是——”

    范霞不知该怎么回答。

    “可是什么?”

    浩天有点儿生气了,“你要是总是这么‘可是’的话,我要做出我的新的选择了!”

    如果浩天不是这样说,范霞会主动劝说浩天做出新的选择的,可是浩天明确表了态以后,她反而犹豫了。

    “你让我好好儿想一想?我一时不能做出决定。”

    范霞说。

    “不要再等了,好不好,我们明人不做暗事。”

    浩天的口气很坚决。

    070:不戴“绿帽”

    070:不戴“绿帽”浩天“明人不做暗事”的话,给了范霞很大的震动,她不再认为浩天有病,离婚的想法霎时间特别强烈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