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促成促成,你是堂堂的副乡长,你的儿子找个小学校长的闺女也不算高攀吧!”

    “我怎么去促成呢?”

    “你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人们常说‘为儿为女,下了地狱’,你倒活得自在,我就是因为你窝囊,才走下今天这个路子。《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遇到事情,你总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我要是有雄劲儿,有办法,你这么好的老婆还能叫人霸上走了!”

    “这话是你说的啊,我要是跟赵昀说了,我看你这个副乡长还能不能当成?”

    “你可不要说啊,不说我,看在你儿子的面上也不能说啊,老赵火了,搁置一个人还不是一句话?”

    “你还懂得这个,会说这么一句话,要不是你的儿子,我早就不跟你在了。”

    “我真的太感谢你了,我也真的太对不起你了。”

    “你也不用说这些没用的话了,你?***┯窈拖擅范嘶椋憷氩焕氚桑俊?br />

    “离,离婚只是一句话,用不着我有什么本事。”

    “你怎么跟赵昀说你离婚?”

    “我就说兰兰想跟我结婚,我实在驾驭不了你,迟不如早,早不如快!”

    “这话还差不多,他要是问起你我究竟是不是跟浩天有染,你怎么回答?”

    “我就开上个玩笑,说那是你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清楚。”

    “兰兰有没有跟你结婚的想法?”

    “她说过多少回了,你想想她那种情况,能找个副乡长还不乐死!只是我心里还是有你,不答应她。”

    “我们毕竟生活了这么多年,慢不说有畅玉,就说没畅玉这根纽带连着,我们也总是有一些感情呀!”

    “你的好心我知道,我就是离了婚,也肯定不会说你不好。”

    “我也感谢你,你的人格好,要不然这么些年,我哪能跟你过在一起?”

    “可是,我想今天跟你亲热亲热,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夫妻,你能答应吗?”

    “行,我今天满足你这个要求,不过我也有个要求,你先到东卧室里把你的下面摆弄得硬硬的,要不然,你把我调动起来了,你又没劲儿了,叫我活受罪。”

    “这个行,不过,我得跟你说好,我要是实在满足不了你,你也不要怪我行么?”

    “行,你去吧!”

    范霞这样说,是心里另有打算。

    畅鸿运到卫生间洗了以后,到东卧室去拨弄。范霞就开开储藏室门进了东间,她要告诉浩天再等一会儿。

    可是,她摸黑走到床边一摸,竟没有人,拉开灯一看,浩天真的不在了。进卫生间看,也没有,床底,储藏室,都没有,她还到大房里的客厅、卫生间、厨房各个角落看了一遍。

    “走了,他带着大门的钥匙,肯定出去了。可是夜半三更,他能去哪里呢?莫非去了甄果香家里,或者是胡娟家里。”

    范霞傻眼了。

    她后悔今天从北头回来的时候,不该叫他独自去戏场里。可又想在村里常住下去,他总得独自一个人行动呀,对于一个人来说,不是养猫养狗,总不能圈起来拴起来呀?

    这种人能靠得住么?范霞忽然感到刚才跟畅鸿运说离婚说得太早了一些。

    这样想着,她就拉开客厅的灯,独自坐到沙发上了。

    范霞继续想,听不上浩天嘴说,也不能迷恋他床上的猛劲儿,人光爱这个不行。这是不长久的,过日子需要很多东西,不只是床上功夫。光看床上功夫,自己现在还行,如果一旦身体衰了下去,他还不是成天跟别的女人混,看着自己的男人成天跟别的女人混,那还不如跟畅鸿运在一起过得舒坦。她忽然担心起跟他结婚,会活活儿地气死她。

    自己是要强的人,哪能接受的了他的那种做法?此时的范霞,心里就像打碎了五味瓶。

    可她又想,能离得开他么?这不是一时的气话么?就算他今天夜里真的跟别的女人混了,再见了他,还不是很爱见么?

    于是她又责备起自己来了,自己那天说了那样的话,今天赌气没跟他事先说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能接受得了?他不是畅鸿运那种倭瓜蛋呀!他肯定也是赌气走的。她恨自己怎么就这么糊涂。

    再说他也不一定真的就是跟别的女人睡觉去吧。从对待仙梅的态度看,他绝不是那种人。他的眼神,他的行为,处处体现出他是深爱真爱自己的,千万不能误会他,误会会产生隔阂,会渐渐地把他推远,而推远了他,能不难过死?

    退一步讲,他是一个年轻后生,如果只是跟别的女人混一混,心还是在自己的身上,不也是无所谓的么?不用时候现在这个社会,像他这么帅的小伙子,会有人勾搭,就是过去,好男人也会有人勾搭。只要把握住他的心,不要让他把心跟了别人,偶尔跟人混一混,其实也是难免的。没有这样的胸怀,那就不要找这么好的小伙子了。

    她坐在沙发上呆坐呆想着,畅鸿运忽然赤条条地进来了,下面真的抚弄得硬棍棍的了。她站起来进了北卧室,畅鸿运跟在她的后面。兑现承诺,她开始****服,畅鸿运凑上来帮助他脱。

    她脱光以后,毫无表情地接受他的揣摩。她心里又想起浩天来了,他究竟到哪里去了?不会是在院子里偷听吧?可是听也听不见呀!门窗关得死死的,窗帘遮得严严的。因为她这样想着,所以被畅鸿运抚摸着的时候,没一点儿感觉。

    畅鸿运想要跟她亲吻,可她下意识地推开了他,他无意中低头看见畅鸿运下面那个硬起来的东西已经垂下了头。

    她上炕侧身背对畅鸿运睡下,她不想跟畅鸿运说话,迷住了眼睛。畅鸿运把灯拉灭,又凑到了她的身边。

    她感觉到他下面再次硬了起来的东西碰着了她的臀部。他用手抓着她的手放在了那硬硬的上面之后,便揣起了她的乳房,继而是腰和大腿。他这次没有软得迹象,于是她仰面而睡了。

    她的这个动作仿佛是给他的指令,他马上就爬上了她的绵软的身子。这是他熟悉的身子,是他心驰神往的地方。可是他每每不能令她满足,一次次地给他带来不悦和难受,他因此而自卑而胆怯,由于恶性循环,他渐渐地感到真的无法驾驭她了。

    范霞已经叉开了腿,可她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她的心被浩天占据着。畅鸿运的硬棍棍想进入里面,但她那里紧闭着。

    “又软了,你那里没水。”

    畅鸿运没有成功插入,爬在范霞身上说。

    “这就跟水池里的水一样,没有活水,全是死水。时间长了死水还能有么?”

    范霞忽然想起这样一个比喻。

    “我给你往活搞一搞!”

    畅鸿运想起了跟小寡妇说的一句话。

    范霞没回答,她用手给畅鸿运拨弄了几下,又起来了,于是她引导着进入,并且说道:“好像有了点了。”

    “就是,”

    畅鸿运心里高兴,一下就进去了,“总算插入了。”

    075:诱说****

    075:诱说破处畅鸿运没有动,他想泡一泡再动,好长时间没泡了,感觉真舒服。他在小寡妇那里面泡得时间很长,却忘记范霞跟小寡妇的不一样了。小寡妇偶尔也会吸吮的,但是吸力很小,很舒服,可范霞吸力真大,会感到有些疼。

    范霞用力吸吮了几下,畅鸿运那里很快就软了。赵昀最喜欢她吸吮,浩天倒是没有说,但是他的铁棍是越吸吮越来劲儿。畅鸿运刚结婚那会儿,被范霞吸吮得有点儿疼,一觉得疼,他就会动起来,一动起来,很快就会舒爽地发射,一发射自然就会软下来。每逢这时,范霞就会抱怨,怨他时间太短,叫她难受。

    渐渐地,畅鸿运一被吸吮就会软下来,反复几次,勉强进入,很快就射。范霞见他软了,说:“你还是不行,莫非跟小寡妇也是这样。”

    “跟她可不是这样,”

    畅鸿运自信地说。

    “看来我们的缘分是倒头了,你说呢?”

    范霞带着快悦的口气说。

    “也许是吧,我真的很感谢你,你念我们多年的夫妻之情,给了我个面子,我也就了了我的心愿。”

    畅鸿运说着又揣了揣范霞的乳房,就下地到东卧室去了。

    范霞看着畅鸿运走出北卧室,心想不离婚真的是不行了,像他这个样子,还不把人坑死。于是想,浩天就是跟人混也还是浩天好。不过,绝不能让他毫无约束,得管他,教训他,经常给他敲警钟,当然更重要的是,得让他满足,不能跟他赌气。

    浩天一气之下,来到院子里。没有月亮,满天星斗。虽然眼前的东西看得不是很清,但适应了以后,大致轮廓还是能够辨得出来的。

    慢慢地开开大门,没有再上锁,走在路上,望着广阔的星空,浩天忽然感到人其实就像天空中的星星一样,有的夺目耀眼,有的常被人忽略甚至遗忘。

    夺目耀眼好么?说不清。假使将来娶了范霞,会不会因为她夺目耀眼而找来许多麻烦,赵昀会死心么?如果不死心该怎么办?

    他一时想不出办法来,安顿自己到时候再说吧。重要的是,范霞是不是又改变了主意?她怎么总是这么摆来摆去?像她这样,终究摆到什么时候才不摆呀?以前他理解她,原谅她,可是今天他火她,甚至恨她,他最见不得说话不算数的人。

    彻底断掉是下不了决心的,就这么再等待等待吧,可这样等待,他心里实在是不好受啊!

    忽然听见有一条狗对着他狂叫,他想找一块石头拿在手中以防上身,可是没找着,遂到路边的树下看有没有树棍,那狗还在叫着,一下子哪能找着,干脆不找了。心想只要看着它,扑上来一脚就踹远它了。

    他加快了脚步,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条狗,狗没敢上来。他到转弯处倒着身子走了一段,那狗见他走远了,也就不叫了。

    路上没看见一个人,瞭见有些人家还亮着灯,胡娟家已经不远了,灯也亮着,心想两个正在等他。忽想会不会有睡不着的后生听房?告诫自己应当小心!

    现在他的的心情很不好,对胡娟和英英并不感兴趣。忽然停住脚步,心想要不回去吧?于是靠在路边的一颗树下,打起了主意。又想回去肯定会后悔的,还得出来。范霞现在很可能已经跟畅鸿运合在一起了。

    他不要再犹豫,迈开大步走起来,快到胡娟家门口时,赶紧给英英按通手机。

    当他站在门洞口的时候,英英已经从屋里出来。英英快速走来开开门,等他闪进去,马上就把门锁了。

    胡娟站在屋里门口迎接他,英英紧跟在他后面进了门。浩天一进门就看窗户,见窗帘拉得很严实,不像那天留有缝隙。

    他进入里间,坐到沙发上,把头仰在沙发后背上,迷住了眼睛。

    “困了?”

    胡娟问他,声音里面包含了很多意思。

    “有点!”

    浩天坐起来看了看两个,方才发现头发都梳得光油油的,脸上放着光彩,衣服也都换了,于是严肃地说,“有点不适应,两个。”

    “我们也是,那就一个人占一个屋吧?”

    胡娟用商量的口气说。

    “你们可不要打起来,”

    浩天逗趣道。

    “呀!不会吧!”

    胡娟看着浩天说,然后看了看英英,英英低下了头。

    “那谁先来?”

    浩天问。

    “你说呢?”

    胡娟反问道。

    “跟你先来,我是怕伤着孩子,我很猛的。让她先来,放了劲儿,就可以慢点了,好不好?”

    浩天看着胡娟的大肚子,胡娟的那个大肚子很能引起他的兴趣,他看着的时候,又想揣了。

    “英英那就到外面脱衣服去吧,你不用我给你脱吧?”

    浩天笑着说。

    “嗯,”

    英英羞答答地答应着,就到了外间。

    浩天站起来,见英英没有开外间的灯,说了句“你把灯打开”就把里间的门关住了。

    浩天做事淋漓痛快,不婆婆妈妈,要不不干,要干就干个痛痛快快,像个敢作敢当的男子汉。

    浩天不想亲胡娟,由于怀孕,脸虚混混的,跟英英的脸蛋比起来,很难看。他伸手轻轻地揣摩起了胡娟的圆肚子,然后就摸起了她的白腿。浩天觉着揣摩女人是一种享受,他很敏感,不仅视觉、听觉、嗅觉敏感,触觉也很敏感。

    他的身体跟女人的身体接触的时候,即使是丑女人,也会感到软绵绵的舒服。

    不过,除了范霞,他没有主动接触过女人,他谈了四个女朋友,都是对方先动手,有所表示,他才动手。那天文静她们三个一无例外,下午揣胡娟也是。

    只要不是特别丑陋的女人,如果在僻静安全的地方勾引他,他都会被勾得跃跃欲试。

    胡娟的大腿很滑腻,令浩天爱不释手。他揣了好大一会儿,低声说:“你睡下等着,不要着急,好么?”

    胡娟点头。

    浩天到了外间,见英英把隔扇的窗帘也拉住了,隔扇没有门,他拨开帘子进去一看,英英把脱去的衣服放在一边,用大被子把身体盖得严严实实地面对着窗帘这面睡着。

    “数伏天,你盖了一床大被子,不热么?”

    “我还有点冷!”

    “我看,”

    浩天把手伸到被子里捉住英英的一只脚说,“是不是刚才出外面着凉感冒了?”

    “不是的,我有点怕!”

    “怕啥呢?不要怕,玩一玩儿,乐一乐,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我不由人,”

    英英说着就瑟瑟起来了。

    浩天把手伸进又向里伸,抚摸着她的腰部说:“你不要怕,你要是怕我,那我就到里间去了。”

    英英抓住浩天的手,说:“不能!”

    浩天遂撩起被子,和衣钻进去把她紧紧地抱住,然后就轻轻地亲她的脸蛋,英英翻身仰面睡下,浩天伏在他的身上,他一下子就不抖了。

    “压住你一下就不抖了,奇怪!你刚才怎么抖成那样?你是不是第一次?”

    浩天端详着英英的脸蛋低声问。

    英英没有回答,她呼吸有些紧。浩天赶紧翻身下去躺在她旁边,捏着她的一颗葡萄说:“你怎么不说话?说实话,你是不是处女?”

    英英摇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