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说他当年在原路市见过刘瑾。《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当时,刘瑾跟他说做买卖赔了钱,连买车票回家的钱也没有,找下个打工的地方,挣上几个盘缠路费就回来。这个人说,刘瑾当时没有一点儿想留在外面的意思,要是活着的话,不可能没有一点儿信息,很有可能是叫人暗害了。”

    范霞说着说着,泪水夺眶而出,“不瞒你说,刘瑾是我那个时候心里最惦挂的人,要不是刘瑾走了不回来,赵昀说甚他也霸不上我的。就是你18岁那年回来那次,我也不会跟你好的。其实你14岁那年,我不答应你,也就是因为我心里只有刘瑾。”

    “这个我能理解,可你刚才说赵昀霸上了你,是不是说你不愿意又不敢不依从他,是不是?”

    浩天的口气变得很硬。

    “你是精明人,你知道现在有权有钱的人,他要是谋住你,你惹不起不说,躲也躲不过。你依从了,能沾光,你不依从,谁知道会怎么欺害你。”

    范霞是无可奈何的口气。

    “怕他个俅,你才不信他一个乡干部就这么厉害?你越怕他,他越厉害,你要不怕他,他比鬼灰。”

    浩天说着坐起来,把拳手攥得紧紧的。

    “你不要冲动,赵昀是地头蛇,谁不怕?你刚刚回来,没权没势,怎么能敌得过人家,你要听我的,慢慢来。你得摸清情况再想办法,千万不要乱来,你要是乱来,我就没活头了!”

    范霞也坐起来抓住浩天的手央求道。

    浩天一把甩开她的手说:“那你莫非还要跟他来?”

    范霞见浩天有些生气,着急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会想办法躲开他的。我只是说你不要冒冒失失地惹他。”

    “我怎么会冒冒失失,你以为我是那种冒冒失失的人?”

    浩天这话一出口,看见范霞急得脸色都变了,方觉用这样的口气对范霞说话不好,同时想刚才的确是有点冲动了,于是缓和口气说:“你不要怪我,我真的是太在意你了,我会看事做事的。”

    “这就对了,赵昀是乡长,咱们租种地还得靠人家,既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范霞恳切地对浩天说。

    “也不是低头,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浩天以锐利的目光看着范霞,他意识到要想跟范霞发展关系,真不是那么简单容易,不仅要顶住舆论,还得战胜对手。

    此时,他忽然想起仙梅发来的短信一条也没看,于是对范霞说:“咱们睡觉吧,都也累了。”

    “我也正想说这个话,那你到东面的卧室睡去吧。”

    范霞正想一个人再好好理一理乱了的思绪。她现在不再为畅玉知道她跟浩天的关系担忧了,他担忧起浩天和赵昀为争她闹出大事来。她知道,浩天不跟畅鸿运一样,一味让步,可是赵昀不是好惹的,跟他对着干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她想安安静静地想一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能不能想个万全之策。

    浩天到了东卧室,范霞穿好衣服,跟到东卧室安顿浩天睡下,才又回到北面的卧室拉熄灯睡下。

    范霞睡在床上,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就像三国时候的貂蝉一样了,一边是董卓,一边是吕布。她现在是脚踩着两只船,从眼下看这两只船不踩哪一只也不行,可要踩好踩稳,必须好好儿拿心,而且她相信自己有踩稳这两只船的本领。等过上一个阶段,再完全上到浩天这条船上。

    浩天睡下以后,在被窝里打开手机看起了仙梅来的短信。短信其实并没有说什么过火的话。先是一个“你好!”

    接着是“恕我失礼!”

    继而是“不要误解!”

    “天知我心!”

    浩天看了短信,很是感动,虽没有直言,但是用意分明,因此很佩服仙梅的文雅和智慧。

    他觉得这样又礼貌有水平的短信不回复,实在有失体面,于是回道:“因调在静音方才看到,迟复见谅!”

    短信很快就回过来了——“惊喜!”

    浩天看了禁不住又回:“致谢!”

    马上又收到——“受宠若惊!”

    浩天发觉他要是不停地恢复,对方也会不停地回复,那样误解会越来越深,于是把手机关掉睡了。

    原来,仙梅见了浩天心里的确有些迷乱,但回去吃了饭以后,渐渐地感到自己今天的表现有些失态。

    冷静下来以后,她告诫不宜着急,越是着急越坏事。她想必须继续保持与畅玉的来往,然后仔细观察浩天,如果浩天对自己有意,再疏远畅玉,如果没意,就继续跟畅玉谈。

    于是她发短信试探浩天,可是发了好几个,浩天都没回,她心里一下凉了半截。

    正好畅玉来了短信,看了畅玉的短信,觉着他生气是很正常的,不生气反倒不正常,于是赶紧回复,向畅玉道歉。两个一来一往发了不停地发,渐渐地畅玉的顾虑消除了,聊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

    就在两个人互发短信的时候,仙梅忽然接到了浩天的回复短信,可她发出“受宠若惊”后,浩天再没有回复,遂又责备自己话说的不妥,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014:美貌吸引(1)

    014:美貌吸引(1)在回到古杨村不到一天一夜的时间内,浩天深切地意识到,新的生活已经开始,面前横着许多矛盾需要解决,耕种土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深入了解村子里的各方面情况,要交朋结友,要跟周围的人处理好关系,所有这一切,都是重新开始。

    第二天早晨起来吃早点的时候,范霞母子的心情都比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好了许多。

    太阳光芒万丈,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玻璃明晃晃的,三个人的脸上都荡漾着喜悦,心中的烦恼,在太阳亮光的照耀下仿佛无法存在似的。

    “畅玉开学还有多长时间?”

    浩天在饭桌前问畅玉。

    “8月10号开学,十来天了,我在开学前跟你把租赁承包的土地落实下来,”

    畅玉看了看母亲,回头对浩天说,“叫仙梅也来跟咱们帮忙吧,她是学会计专业的,记个账应该是拿手的。”

    范霞瞅了畅玉一眼,对浩天说:“不必用仙梅,畅玉也不用参与了,快开学了,让他好好儿看上几天书吧!”

    “我怎么就不用参与了,你就知道让我看书,参加一下实践活动也是不可少的,我要参与!——你叫浩天说说,应不应该参与?”

    畅玉把脸朝向浩天说。

    浩天先瞟了范霞一眼,意思是不要制止这种事,然后对着畅玉说:“参加是对的。”

    “那你参加就参加吧,不要叫仙梅了,今天是签个合同,合同也都写下了,写个字就行了,用仙梅干甚?”

    范霞心里想的是尽量叫仙梅和浩天少接触。

    “仙梅相跟上,参与进来,也坏不了什么事情吧?”

    畅玉显然是想叫仙梅参加。

    “参加就参加吧,参加上好,畅玉在家也呆不了几天了,正在谈恋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做点事情正好。”

    浩天支持畅玉。

    范霞见浩天也同意了,虽然心里挽着疙瘩,但知道拗不过畅玉,加上浩天替畅玉说了话,没再表示反对,但也没说同意。

    “我说吧,浩天今天歇一歇,明天咱们一起出动。有几家人家还没有完全答应,你们去了怕不好解决,弄僵了反而不好。要去咱们在晚上去最好,这会儿去主事人大都下地劳动去了。”

    范霞擦了擦嘴说道。

    “不是早就都说通了么,怎么就有了问题了?有在的,有不在的,不也得跑几天。再说浩天也到人家里熟悉熟悉,算是一个村里的人,户口还在,地还在,可是走得生了。你也给上我们一点机会,让我们锻炼锻炼,不要甚事也是你一包在内。”

    畅玉笑呵呵地跟母亲说。

    “我是怕你们被有些人顶了,再返回头来僵住,不好回头,照这么一说,你们就去吧!碰不上钉子更其好,要是碰上钉子,你们签不了就不要签了。”

    范霞见儿子口气挺硬,还是勉强同意了。

    “我跟畅玉今天出去,主要是看一看,能签就签,不能签就不要签,挂上个签合同的名,到人家里,也有个说上的。”

    浩天用恳切的目光看着范霞说。

    “好了,去吧,也对,不然浩天呆在家里也没事干!”

    范霞这才很痛快地说道。

    吃完饭,畅玉叫上浩天到大路上等仙梅。他俩刚走,范霞就把家门大门锁上,要到乡政府去。

    仙梅骑着自行车,早来到大路口了。她今天穿着一领白色半袖衫和一个黑色超短裙,×色****光溜溜的,两条****叫人一览无余,不穿****的裸露更加诱人。

    她把自行车打在路边,自己站在小柳树旁,手里玩弄着柳树叶,显出一种十分娇美的姿态。畅玉远远地看见中意的美人,乐得心“蹦蹦”直跳,浩天也被仙梅吸引得直了眼睛。

    当浩天和畅玉走到跟前时,仙梅注视着他们,嫣然一笑。

    浩天没说话,一双眼睛凝视着仙梅,仙梅顿觉脸上发烧,她极力平静自己的心情。

    畅玉并没有留意浩天和仙梅的眉眼传情,他到路边给仙梅推起自行车带路,浩天对畅玉说:“这就对了,拉马拽蹬,虔诚恭顺!”

    “你真有眼光,怪不得敢从城里来到乡里耕田种地?”

    仙梅一下便找到话题,话说得幽默得体。

    “耕田种地是世界上最原始最伟大的工作。”

    浩天瞅着仙梅那两条足以让人陶醉的****说。

    仙梅敏感地体会到了浩天对她的关注,心潮激荡,面绽桃花,但显得很稳重。

    畅玉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只是稍微有点不畅,这是因为他昨天被仙梅说得心里很踏实了。仙梅不让他豁达一些,不要小肚鸡肠,并且再三告诉他,假如以后有帅哥和她说话,千万不能恼怒。

    畅玉推着自行车一直在前面带路,边走边听仙梅和浩天的对话。

    仙梅偶尔看上一眼浩天,发自内心的喜爱,无法遮掩地显现出来,浩天清楚地体会得到。

    014:美貌吸引(2)

    014:美貌吸引(2)走了一段,畅玉推着自行车向左转,进入了正街。

    古杨村的主要街道非常规整,村里人把东西最繁华最宽阔的路起名正街,以正街为界,街北称为“北头”街南称称“南头”紧靠正街北的中心位置是戏场,戏场西端是坐西朝东的戏台,东端靠北的位置上,是假山和明水泉。在假山和明水泉北侧有一个新修的凉亭,凉亭是仿古建筑,基座同时是一个小房子,里面放着水泵,是村里安装自来水时专门修的,既实用又有装饰作用。

    假山南面有一颗高大苍老的古杨,有两人合抱那么粗。假山北面是乡政府大院。

    戏台北侧有三排杨树,是二十多年前栽的,有着浓密碧翠的枝叶,既为戏场增添了风景,又能为看戏的人们遮阴蔽日。

    戏台背面是门市、诊所和村委会大院,大院里有村党支部村委会办公室以及党支部活动室和图书室。戏场西北角是学校,学校开着南门,校门前就是戏场,校门斜对戏台仅二十米。

    北头的街道不多,有两条东西街,一条称作教堂街,一条称作新建街。教堂街在学校前面,新建街在学校后面。教堂街和新建街中间有两条路,一条叫通顺路,在西面,一条富裕路,在东面。通顺路和教堂街交界处是假山和明水泉。

    南头的两条东西街,分别称作南街和北街,五条南北大路,分别称作中路、东路、西路、大路、边路。中路居中,直通南门,虽然宽阔,却不是村子的主道南北。主道是东城墙外的路,称作大路,修成柏油马路已经两三年了,向北直接通向正源市。边路是指西城墙外下一条路,三四米宽,是五条路中最窄的一条,行走的人相比较是最少的。东路和西路比中路稍微窄一些,分别居于中路与大路之间和中路与边路之间。正街横亘在村子正中间,通往原田县城的柏油路从正街穿过。

    浩天看着由土路变成柏油路或水泥路的街道,对畅玉和仙梅说:“咱们村距县城和市里都不远,照最近几年这么发展,将来比县里和市里居住条件也要好,空气新鲜呀!你们说是不是?我回来耕田种地,难道不是好事么?”

    “谁说不是好事?你的确有眼光有魄力!”

    仙梅高兴起来说话的声音特别动听,简直就像百灵鸟。无怪乎范霞要给浩天说仙梅,浩天心下想这仙梅真的挺优秀的,昨天晚上初见他的时候,她是一时有些不适应,有些拘谨,才显得就不够大方自然。

    畅玉推着自行车从正街向西行了大约200多米,然后向北折去。有几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在戏场里玩耍,孩子们见了他们,都跑过来看他们。仙梅认识其中的一个孩子是她的同学刘花花的,于是问那个孩子:“小真,你妈在不在家?”

    “在!到我们家去吧!”

    名叫小真的孩子说。

    “这小家伙行,还挺懂礼貌的。”

    浩天看了一眼说话的孩子,然后看着仙梅说。

    仙梅被浩天那双眼睛一看,心里便会泛起一阵波澜。她投给浩天一个妩媚的笑。走在前面的畅玉全然没有发现。

    畅玉要把浩天和仙梅先领到胡娟家,仙梅要先去刘花花家。畅玉遂掉过自行车向西面戏台那边走去。

    浩天看见戏台彩柱画檐,古色古香,颇有气势,十分壮观。于是问畅玉戏台是什么时候重新修盖的。

    “去年修的,”

    走在浩天身边的仙梅没待畅玉开口就回答了。

    畅玉回头看见仙梅离得浩天很近,胳膊几乎要挨住了,心里不免有些恼火,但还是克制了一下。心中方想起母亲不叫仙梅来是对的。他隐隐觉得仙梅的确对浩天有好感,心下遂生出了要防范的想法。

    浩天赞赏道:“比原来高大气派多了!”

    受着就大步向戏台走去。

    仙梅没有跟上,走到畅玉身边拍了一下肩膀说:“我推上自行车吧!”

    畅玉心里一乐,觉着仙梅还是跟自己贴近,于是说:“就我推吧。”

    浩玉走近戏台,仔细端详着说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