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媳妇高欢女的电话,说范云因为赌博叫公安局拘留了。《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说的不要赌博,不要赌博,说给他就像说给墙头了。拘留就拘留了,拘留上几天叫他惊一惊心,治一治他的病也好,跟我说,我能咋?”

    范霞气呼呼地对高欢女数落自己的大兄弟。

    “你快找人给说一说吧,拘留上半个月,地里的营生谁做呀!”

    高欢女在电话那头说。

    “真是没办法,就叫你惯坏了!看把你急得,其实出来吧,他是个做营生的。那我看吧,不过找人说也是明天的事情了,今天人家下班了。”

    范霞挂了电话,对甄****说,“你看看我这遭遇,成天有人给你找麻烦。这还不得再找人家赵乡长。”

    范霞说着就到了隔壁,她一进门就说:“我这两个兄弟真麻烦,一阵儿也不叫你安心。”

    “怎么了这是,出甚大事了?”

    高健回头问道。

    “范云叫拘留了!”

    范霞一边说一边看正在专心下棋的赵昀,赵昀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这还是个事情,他肯定是因为耍钱叫拘留的,叫赵乡长打上个电话,放出来就是了,你还有甚麻烦的?”

    高健说完,见赵昀那步棋走得真乖巧,遂低下头去思考。

    “等一下,下完这盘棋再说!”

    一脸神气劲儿的赵昀,手里拿着棋子儿敲打着对范霞说。

    范霞于是又到了隔壁,她故作忧虑的样子,对甄爱爱说:“下棋下得甚也不顾!”

    “是不是不管?”

    甄爱爱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范霞说。

    “我看他就不要管,我不愁整治他。”

    范霞胸有成竹地说。

    甄爱爱一下便悟出了其中的道理,于是没?*倬驼饧虑樗凳裁础K┯窒辛牧艘换岫呓【凸戳恕?br />

    “马上就放出来了,看看咱们乡长怎么样?我说是一个电话就解决了么!晚上你好好儿地给乡长夹一夹吧!”

    高健看着范霞挤眉笑眼地说。

    “你快不要灰说了,我倒是要告诉你,你可得怜香惜玉,不要做摧花辣手啊!”

    范霞看了看高健,又看了一眼甄爱爱,就到隔壁去了。

    范霞一进门,赵昀就神气地对她说:“马上就放出来了!”

    “谢谢乡长大人!”

    范霞喜滋滋地看着赵昀说。

    “下棋真是过得快,不知不觉就9点多了!”

    赵昀一边铺被子一边说。

    范霞到卫生间洗了下面出来,把外层厚窗帘拉住,坐在床边****服。赵昀也到卫生间洗下面,这是他的习惯,每次做之前必洗,跟范霞做当然更是不可偷懒的。

    他洗完出来给范霞解开乳罩,她的两个圆圆的挺挺的洁白肉球,总令赵昀爽心悦目,“真是美呀!太美太美了!天下第一美!”

    说着就用手揉了揉,然后用嘴将乳头含住轻轻地吸吮起来。

    他两边换来换去地吸吮了好大一会儿,见那乳头竖直起来,整个乳房绷得紧紧的,大了许多,遂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乳房下绵的白嫩肌肤。范霞发出轻微的却极其动人的呻吟。

    这时候,范霞的手机又响了。“真是气死人!”

    范霞说着就接起手机,高欢女来电话说:“所长叫放人了,放就放出来了,不要跟人夸海口,乱说一顿,知道了没?”

    电话那边回答说:“不用你安顿,这种事还说的个甚?”

    “那就好,安顿给他再不要赌博,就说我说了,他要是再因为赌博叫拘留起来,我就不管他了。”

    范霞说完就把手机关了。

    “现在赌博也不算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你何必这么生气,”

    赵昀又抚摸起范霞的乳房说,“这个乳房,摸着真是长精神。”

    “你摸谁的不是长精神,我看你摸谁的就说谁的给你长精神。”

    范霞总是不跟赵昀顺说。

    “谁哪好就是哪好,我难道就会说这么一句?我对牛晓丽明说,你年轻是年轻,可你没范霞的魅力大,你**紧是屄紧,可你没范霞的夹功!”

    赵昀越说越对范霞的乳房爱不释手,边说边捏、拨、揉、按、掬、摇。

    “你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反正倒了霉了,叫你这个烂嘴到处说,人不人鬼不鬼的!——说句正经的,高健神神秘秘的,他底答应下盖房,到底是给比给盖了?”

    范霞总会在赵昀兴致起来的时候提出一些要求。

    “你知道不知道古杨村戏场把边儿上要建综合楼?”

    赵昀说着就开始给范霞脱三角。

    “不知道呀!什么时候决定的?”

    范霞颇感兴趣地问。

    “酝酿多时了,就这几天定的,我已经跟高健说好了,先把你揽下的房子盖起来,综合楼就举行奠基仪式,估计盖房子只用一个月的时间主体工程就完工了。”

    赵昀说起来喜形于色。

    “我说么高健早晨那样说话,原来是故意逗我。不过我一看你的眼神就放心了,总有解决的办法,可你们嘴倒牢,一点儿都不跟我提到戏场建综合楼的事情。”

    范霞开心地说,“盖综合楼干甚呀!”

    赵昀爱抚着范霞的大圆白净的屁股说:“今天是出来开心来了,提那干甚?咱们明天回去乡里专门开会通知,你先知道也没什么用。”

    范霞心里高兴,在赵昀的揣摩下已经有了反应,于是摇晃起了又圆又白的大屁股。赵昀心想,看来要想打开美女的心房,必须给人家办实事。

    他用一只手爱抚圆白大屁股,另一只手爱抚范霞的圆实的大腿。范霞叉开腿,凹下腰,屁股高高撅起,赵昀顺势把手指在她两腿间鼓起来且已经湿润了的地方按了几下,兴奋地说:“美屄,水屄,皮球打起气来了,闸门放出水来了!”

    范霞温柔地说:“你要好好保养身体,不可过度了,知道吧!”

    “嗯。”

    赵昀一面答应,一面就要给范霞把他的肉根置入了。

    肉根一进范霞的身体,范霞就开始给赵昀夹,因为她知道赵昀最喜欢让她夹,他的肉根不粗,夹紧才爽。像浩天那样粗大的肉根,不用夹就满满当当的了,再说刻意夹会加快****,想要持续时间长,就不能夹……

    “真好!真是绝技,我看天下只有你有这样的绝技!”

    赵昀说完,就像烧香的大公羊蹙着鼻子,嘴里发出“咝咝”声。

    赵昀被范霞夹得龟头有些疼了,遂赶紧挺动起来,动起来的时候,就不像静止不动那样疼了。

    然而,动起来之后,他很快地就有了酥麻的感觉,这感觉一出现,他就高潮了,想控制住射精那是办不到的。

    “时间太短了,不过也太舒服了!”

    赵昀拉出来以后,那里已经软绵绵的了。

    “舒服你就自个儿舒服好了,总爱跟人说,说的大概全村人都知道了,真叫人没面子。刚才爱爱还问我夹功是怎么炼成的,我也是听惯了,脸皮子厚了,要不然,这样问我,我不羞死才怪!”

    范霞娇柔地嗔怪道。

    “那是给你打广告,白打广告你还有意见?”

    赵昀狡黠地说。

    “那是给你自己打广告,你打出广告,一乡之长的相好,谁还敢动一动?我还不知道你的诡计!”

    范霞白了赵昀一眼。

    “聪明!”

    赵昀伸出大拇指说。

    范霞没再理他,赶紧到卫生间去洗下身去了,赵昀则疲惫而舒爽地躺倒了床上。

    022:同去听房(1)

    022:同去听房(1)古杨村里,时间大约就在范霞接了高欢女的电话五六分钟后,浩天竟跟畅玉一起去听胡娟的房了。浩天和范霞心里虽然都不时闪出对方的身影,但都没有给对方打电话,因为他们需要防止叫别人很快就知道了他们之间的秘密关系啊!因此对方在干什么,也就不知道了。

    今天中午,浩天、畅玉和仙梅三个人到老杨饭馆吃过饭,约定好下午5点再一起入户签合同。仙梅骑上她的自行车回了东梁,畅玉和浩天相跟上回了家。

    两个一回家就睡觉,一觉起来,已经4点多钟。大约半小时后,仙梅就来找他俩了。他们吃了一顿水果,说笑了一顿今天见到的稀罕事——刘花花打针,畅玉就把家门和大门锁上一起出去找人签字了。他们走了十几家人家,签了8家,有的是家里没人,有的是主事人不在了,没有遇到反口说不愿意的,都说范霞已经说好的又是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没说的。

    在别的人家家里,签成也好,签不成也好,他们大都是停留一会儿就走,可到了胡娟家,他们一直坐到快8点钟。

    当他们3个去了胡娟家的时候,陈泽跟胡娟正聊得火热,使两个人都吃了一惊。胡娟是市里人,又是新媳妇,跟村里人不惯,再加上怀了孕,挺着个大肚子,很少串门,来她家串门的自然也就很少,因此他们3个的到来令他们那样出乎意料,当时两个又是在里间的沙发上坐着,瞭不见窗外。

    他们3个进去以后,陈泽表情很不自然地站起来让他们坐下。从陈泽的表情上,他们几个一下就看出他心里怀着鬼胎。胡娟忙给他们倒水,虽然挺着大肚子,但行动不算迟缓,表情比较平静,不像陈泽那么自觉难堪。

    胡娟说的是普通话,他们3个也都会说普通话,于是就用普通话聊起来,陈泽虽然会说,但说得不好,只他一个用土话说,不过他说的很少。

    浩天问胡娟农村好不好,胡娟说不好,又问既然不好,为什么要找农村小伙子。浩天话一下子打开了胡娟的话匣子,胡娟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绘声绘色。

    胡娟一句“长下个色相,算下个福相,找了个猴相,成了个俅相”把几个说得都笑了。

    她却没有笑,她见浩天他们3个想听,索**就没边没际地给说起来了:“我从小失去父亲,母亲后走,嫁了个工人,虽然家贫,却是少有的好人。我跟着母亲没缺下吃穿,却惯下个懒散。念书不用心,考试抄别人,脑子倒是不笨,可就好瞎混。中途辍了学,到处找工作。我今天这儿卖几天服装,明天那儿洗几天碗,工资不多给,哪也不稀罕。

    “我上班坐公交,****眼睛瞄,三日两头常常遇,又摸屁股又摸腰。你来占便宜,我也不吃亏,你挤我也挤,谁还怕个谁。

    “有一天,下班下得晚,我站在路边拦出租车,忘了身上没带钱,叫人家司机又亲又抱终于过了关,临走还拿了人家个纸片片,又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人家留了个全。一来二往,互相逐渐认识,猴子精明,常买些小吃。我是人懒散,嘴嘴馋,猴子是好嘴皮,会哄人。

    “他说他家里养的是大车,他自己开着小车,这辈子想穷也穷不了,还说耳闻不如一见,就把我拉回来看了一遍。

    “我来了以后,见村里树木成荫空气清,家里大车门前停,善良的老汉笑盈盈,给人的感觉挺精神,哥哥嫂嫂门口站,两口子面带笑容挺喜欢。

    “我死心塌地跟了猴子,谈了2年就订了婚。谁能想到,订婚不到3个月,车祸抽了两根梁。我这个人我自己最清楚,人是懒的,心可是好的。猴子死了父亲死了哥,真的好可怜,1年后,他提出结婚,我怎么能不从?我长在城里,嫁到村里,穷也不怕,就怕鬼话。

    “猴子叫我回村,说是为了空气清新;他留在城里,为的是捞一些资本,结果是我回到村里,嫂子改了嫁,猴子当了鸭。看我这遭遇能活不能活。

    “不要笑话我疯说,心里真的难活。幸好猴子的姨表妹没找对象,跟我住了二三个月,人家说回去走几天,我跟人不惯,见了人说起来多惹些麻烦。陈泽见我一个人孤单,就过来跟我拉呱,你们可是不要笑话。陈泽也是遭遇不幸,他父亲得了病,早早地没了命,他母亲改嫁走了个远,狠心地扔下他不来管,叔叔好心,养大****。我们两个是心里孤单,同病相怜。”

    听完胡娟犹如表演的一番诉说后,仙梅说:“呀!你这口才可真是了不得,跟上咱们村的乐队走场挣钱,肯定能走红。”

    “我是灰说串说,上不了正经场合。唱不会唱,说也就是这么两句,还能走场挣钱?”

    胡娟说话时,表现出的那种状态,没有一丝的忧愁痛苦。

    浩天觉得这女人挺坚强乐观,说话幽默诙谐,心态好。于是又跟胡娟聊起了生下孩子往后怎么过的话题,胡娟的想法是边走边看,慢慢儿盘算。

    几个人一直聊到天快黑。因为胡娟不敢主陈治的事,所以聊了半天,合同也没有签成。

    022:同去听房(2)

    022:同去听房(2)浩天、畅玉和仙梅从胡娟家出来,又到老杨饭馆去吃了一顿晚饭。吃罢饭,仙梅说累了,要回家。畅玉就把仙梅送回了东梁。他把仙梅送回家去,一回来就跟浩天说:“今天晚上咱们做一回贼吧?”

    “你是说偷听胡娟的房吧?”

    浩天笑咧咧地说。

    “就是,”

    畅玉看着浩天也笑咧咧地说,“不谋而合。”

    “你也看出来了,那两个人今天肯定会折腾,”

    浩天接着说,“她家院墙不高,西墙两边树多,好进好出好藏身,又是阴天,院里黑洞洞的,是听房的好机会。”

    “就是,胡娟那家伙儿长得不错吧!”

    畅玉问浩天。

    “凑乎,比仙梅差多了,比刘花花强,你说呢?”

    “那倒是,问题是胡娟现在是大肚,肚没大那会儿,比现在漂亮多了。”

    “其实女人怀孕的时候越发诱人,她要不是肚大的话,我觉得反不如现在吸引人。”

    浩天和畅玉两个对胡娟相貌的评价显然不同,畅玉没再说胡娟,他觉得各是各的眼光,没有不要争论。

    他把话题转到了陈泽身上,他说:“陈泽这个小子,真是个家害,去年跟他婶婶在瓜房里折腾叫人看见还不惊心,这倒又谋上堂嫂了,不想念书,原来是钻在村里头专搞****。”

    “人是百样图,各有各的爱好,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好多都是巧合而成,他跟他婶婶混也好,跟他堂嫂混也好,都是巧合,如果不是两人都有意,哪能做成?”

    浩天表达了他的观点。

    “就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