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呵呵的。《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浩天爱农村,爱家乡,这确是真的。然而要不是范霞,他绝对不会独自回来租赁承包土地的。

    因为古杨村有范霞,村里才显得特别美好。又因为回村能耕种范霞的水地,这才使他有了回来种庄稼的想法。

    “把地种好,叫人们说他是个好样儿的,”

    浩天早就做好了这样的思想准备。他决心把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的形象呈现在范霞面前,让她深切地感到他不仅仅床上功夫强,生活能力也强,责任心也强。

    不然的话,他在范霞面前会感到脸上无光。他很清楚,跟范霞过日子和打伙计是不一样的,是长期的而不是临时的。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浩天的头脑是很清醒的。

    他在院子里转游着,看到院子里干干净净的,与其他人家尤其是胡娟和刘花花家破烂不堪乱七八糟的院子相比,大相径庭。

    他呼吸着院子里的新鲜空气,转游转游,仿佛看到范霞扭着圆臀挺着丰胸从外面回来的倩影了,一转身又仿佛看到范霞在菜地里弯着腰撅着大圆屁股摘豆角的美姿了。

    他多么盼望范霞成为自己新盖房子的主人。院子里,屋子里,处处是她的声音和身影。

    她是自己的娇妻。——她的肚子里怀上了她的种子,就像昨天晚上看到的胡娟那样高高地挺着。——她把他用小车子拉到医院的产房里。——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就听到了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宣告声。——孩子叫他爸爸,叫她妈妈,他好幸福!

    然而,这只是一个梦想,能不能实现,还很难说准。他觉得他现在就像一个冒险家一样,正在冒险做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情。他又觉得自己像跳到河里捞鱼一样,一条大鱼就在眼前,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已经触到了,却还没有抓住。

    “不可性急,”

    这是范霞告诫他的话,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怎么能不急呢?

    然而急不仅没用,反倒坏事,“心急吃不上热豆腐”他想,越是好事,越是复杂的事,越不能急。

    这次回村他要办两件大事,一件是成就事业,这个是要大张旗鼓地公开地做的,一件是建立家庭,这个则必须秘密进行。秘密进行的事情,一定要稳扎稳打——浩天暗自告诫自己。

    他在院子里转游一会儿,站一会儿,差不多有40分钟了,可畅玉还没起来,他没去叫畅玉,心里想着叫他再睡给一会儿,就回到正房里打开了电脑。

    他从电脑里打开了范霞的照片夹子,那是范霞去华东五市旅游时照下的照片。范霞曾经给他发过几张。照片很多,他一张一张地看着欣赏着,他觉着风景里有了范霞,风景就越发显得美了。他想什么时候能单独跟范霞一起出去旅游该是多么好啊!

    他专注地看着范霞的照片,觉着范霞的身姿面貌,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最好看最迷人的。

    由此他想起了车里放着的照相机和给她带的礼物。

    那天他故意说没给她带礼物,她有点儿不高兴。他知道女人喜欢男人送礼物,其实不一定真的是爱那点儿东西,更重要的是要男人那颗爱她的心。今天回来,他要送她一个惊喜。

    浩天在电脑前看照片,想心事,因为是背着玻璃窗坐,又播着音乐,因此范霞回来的时候还没发现。

    范霞回来没先回正房,而是先进东间把畅玉叫醒了,而后就进了菜地里。

    坐在电脑前的浩天,看见已经8点多,心想畅玉该是起的时候了,要是还没起来,就把他叫起来。他关掉电脑,一开家门,见大门开了,接着就见范霞在菜地里。

    “婶子!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浩天见畅玉那边已经拉开窗帘,遂高声问道,要不是畅玉起来,他肯定会到她身后抱住她。

    “有一会儿了,你刚起来?”

    范霞看了她一眼,一边回答一边就掉回头去摘起黄瓜来了,“我摘上几个个茄子和黄瓜,今天中午给你吃莜面。我一会儿还得到乡里开会,早点儿做好准备。”

    浩天听见范霞说回来有一会儿了,后悔自己怎么就想起个看电脑,没在院子里再等一会儿。可忽然觉得范霞今天说话的口气和看他的眼神有点儿不对。于是进而想,她一回来不到正房里,显然是有意躲他,如果她就像他想她那样想他,她还能不先回正房跟她温存。

    浩天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但是他又怕误解了她,于是又问:“你是昨天回来的,还是今天早晨回来的。”

    “一早回来的。高健鬼霍拉,故意哄我说市里揽下的活儿多,顾不上给盖了,其实哪是那么回事!原来他们是要回咱们村盖综合楼。我跟他说好了,今天上午乡里开会,就是叫上村长、村支书一起具体研究盖综合楼的事情。开完会,你就能跟他商量盖楼房的事情了。”

    范霞说完就把摘好的茄子和黄瓜放到了南房里。

    026:泼水浇火(2)

    026:泼水浇火(2)浩天想跟范霞到南房里亲一亲抱一抱,可是范霞把茄子黄瓜一放进去,就赶紧出来了。

    “畅玉在家里边,她是怕被畅玉看见,”

    火烧火燎地想跟范霞亲热的浩天,见范霞不像以前那样跟他用眼睛说话,心里有点纳闷,不过他还是这样安慰自己。

    “盖综合楼是什么时候决定的?综合楼作甚用?”

    浩天跟在往正房走的范霞身后,看着范霞性感的臀部问道。同时心想,回到正房怎么也得亲热亲热,至少得揣一揣那个圆屁股。

    可是范霞没进正房,而是站在东间窗台前,叫畅玉快点去吃早点。待畅玉出来以后,范霞才回答浩天说:“二层楼,下面盖个能做事宴的大食堂,上面做办公室,做图书阅览文体活动室。”

    “那咱们就吃早点去吧!”

    畅玉对浩天说了,接着就向大门口走去。

    “婶子吃了没有?咱们一起走,一块儿吃早点去吧。”

    浩天想叫范霞一块走。范霞走路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亲热不上,能看她走路也好。

    “你们先走吧,我已经吃过了。”

    范霞说着就回到了正房。

    浩天越发感到范霞一夜之间就变了,心里就像放了一块石头,本来满腔的热火,叫范霞浇了一盆冷水。

    他悻悻地跟上畅玉出去了,见畅玉在大门口回头等他。

    “今天好奇怪,范霞分明是有意地躲。母子两个配合得也真好。他们母子以前也要是这么配合,我哪还能得到单独跟她在一起的机会。可以前她总是想法设法地挪对,怎么也要找出机会在一起亲热。”

    浩天跟畅玉出了大门,一边走一边想,心里的石头越来越重,以至于眉头弯了一个疙瘩。

    浩天故意把脚步放慢一些,跟在畅玉的身后。当畅玉拿出手机打电话时,他赶紧回头瞭,看范霞出来了没。

    可是瞭了几次都没影儿,昨天一天没见,心里就想得发慌,只以为一见面两人就会搂抱搂抱,可是范霞今天那个爱理不理的样子,就好像他们两个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关系一样,俨然是正正经经的婶子和侄儿的关系。

    “仙梅也没吃早点,她骑上自行车一会儿就来了,说不定咱们还没到老杨的饭馆儿,她就来了。”

    畅玉说起仙梅要来,脸上写满了快悦。

    “嗯,”

    浩天这时候心里麻烦,可又怕畅玉看出来,遂强打精神说,“来吧,吃完饭,咱们再挨家挨户去签字。”

    “咱么吃完饭去,有点儿早,大多数人们都趁早晨凉快,下地干活儿去了,还不如下午早点儿出去。我昨天晚上睡好了,你也睡好了吧?”

    畅玉说起话来,从声音里也能听出抑制不住的高兴心情。

    浩天压根没想到,回来的第二天,事情就会发展成为这个样子。如果以前范霞哪一次有过今天这样的表现的话,他也绝对不会主意这么坚定地回到古杨村租赁承包土地。

    父母再三跟他说种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他总是信心百倍地说他早已做好了克服困难的准备。他还再三对父母强调,不必为他操心,他一定要干出个样子来叫他们高兴,叫他们放心。临走时他还跟父母约法三章,不让父母打电话问询他,以免影响他的情绪,他说他有闲空就会向他们汇报工作进展情况。

    父亲高兴地说:“当小子的,就应该有这种气魄,我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出去打工的。其实那个时候你爷爷就有了病,只是他没说,全家人谁也没看出来。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出去锻炼去吧,你长成了,我放心了。’后来我才想起这句话话里有话。我那时候要不是出去锻炼,哪能弄下今天这个样子?”

    浩天想到这里,安慰自己说:“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哪能遇到这么点儿情况心里就麻烦,再说,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儿的,还得慢慢地看发展,不可有点儿不对劲儿就垂头丧气。”

    他这样一想,马上就有了精神。老杨饭馆已经到了,畅玉开门让他先进去。饭馆里没几个人,浩天一进去,老杨以及雇来的那个女服务员就笑盈盈地问他。

    他找了个靠边儿的干净的桌子坐下来,对老杨说:“来上半斤烧麦!两碟儿小菜。”

    服务员把一碟儿黄瓜和一碟儿凉拌腐竹放上来的时候,仙梅正好进来了。“腿迟脚慢,正赶上了吃饭!”

    畅玉站起来笑呵呵地看着仙梅说。仙梅看了浩天一眼,没有接应畅玉的话。

    浩天站起来让仙梅坐下,女服务员的眼睛落在仙梅的身上,端详起了仙梅的穿扮。

    仙梅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上身是短袖圆领半袖衫,下身是白色紧身直筒裤,与瀑布般的黑亮头发搭配起来,分外显眼。丰乳翘臀,线条优美,柳眉杏眼,顾盼生辉,她面带微笑,使人感到靓丽而亲切。

    “你这样的打扮最好了!”

    浩天见仙梅没坐下来却用手笼着头发看着服务员,遂夸赞了她一句。

    这话说得仙梅特别高兴,她欣喜地看着浩天说:“是么?是不比昨天穿得那身好看?”

    仙梅说着脸上就泛起了红晕。

    “昨天那身也不错的,各是各的好看!”

    浩天说这话的时候,服务员端来了烧麦,她插话说:“人长得好看,穿上甚也好看!”

    “那也得会穿,穿衣服关键在搭配,”

    仙梅并没有显出沾沾自喜来,口气很真诚地对服务员说着。

    待服务员把烧麦放到桌子上,仙梅才慢条斯理地坐下,给人的感觉非常自然大方。

    仙梅昨天跟浩天相跟上深入人家里签字的时候,多次瞅空对着浩天眉目传情,可是浩天根本不理会她,当时她的热烈的心被一次次地冷却。于是仙梅意识到,要想博得浩天的欢心,必须改变方式方法。

    因此她今天穿衣服的时候精心选择了清纯而又典雅的服装,看来效果不错。于是她暗自对自己说,要想跟一个男人找对象,真心做他的妻子,就得庄重文雅,要是跟一个男人做情人才能大胆泼辣。因此她琢磨自己在浩天面前,必须要表现出庄重文雅来。

    027:鬼使神差(1)

    027:鬼使神差(1)吃早点的时候,浩天接到了范霞的电话。范霞想叫他中午请赵乡长到饭馆里吃上一顿饭,说安排一桌就行了,连上畅玉十二三个人。浩天说太好了,他正有这个打算。问范霞有些谁,范霞一一告诉了他。

    接完电话,浩天边吃边跟畅玉和仙梅商量中午请客的事情。浩天想摆两桌,问畅玉叫些谁好。浩天的意思是叫几个能够帮助种地的年轻人。

    畅玉想来想去,想不出合适的人来,村里现在是,有头脑的出去做生意,有技术的出去耍手艺,有力气的出去盖房。留在村里的,要说能干力气活儿的,只有杨贵、柳豹子、吕文、郭蚊子几个了。这几个也都是因为离不开村里的女人才没出去的。

    浩天遂问起他小学时候的几个同学现在的情况,畅玉告诉他,南头的2个女的都聘在外村了; 3个男的当中,有1个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在外地找下工作了,另外2个都出去打工挣钱去了。

    浩天忽然想到北头有个胡毅,在不在村里。畅玉说胡毅倒是在村里,可那家伙是个活“毛驴”不娶老婆跟他妹妹过,明铺夜盖的,谁也不怕,一点儿也不忌讳。

    浩天遂想起胡毅小时候学习很好,他妹妹好像是抱养的。

    畅玉说:“要不是学习不好,也就考不上重点高中了。可上高二的时候,因为跟老师的女人混,叫学校给开除了。一回村那会儿,大概就跟他妹妹胡丽混上了,只不过人们那时候还不知道。

    胡丽嫁给卢忠诚以后,姊妹俩先是暗的,后来叫卢忠诚逮住以后,卢忠诚打闹了一回,没管住不说,姊妹两个干脆就成了明的了。你说这事怪不怪,就说是抱养的吧,也是姊妹呀!

    “胡毅他父亲前年死了,活活儿地叫他给气死了,他父亲死了以后,他母亲在村里见不行人,改嫁到柳树营子了。这会儿是卢忠诚出外打工去,他留在家里。你看他是不是个人?”

    浩天听了以后对畅玉说,人家做了甚事,咱们不管人家。咱们只看他能不能干活儿。现在叫一些人的目的是想跟这些人事先拉好关系,到明年种上地以后,什么时候需要人了,叫人家帮一帮忙,不然怕到时候用着人了,想叫也叫不来。仙梅不发表意见,只管边吃边听。

    畅玉对叫别人没意见,可就是不同意叫胡毅,说他见了胡毅羞得不行。

    浩天说:“人家还不羞,你羞的个个甚?”

    仙梅低声对浩天说:“畅玉是不好意思说,好像是去年发生的事情,胡毅在戏场里调戏过他妈,胡毅可叫人打了个灰。”

    “原来是这样,这也无所谓,有仇还拿恩解,事情已经过去了,还计较它干甚?不过,我跟我婶子商量吧,看她是什么意见。”

    浩玉对畅玉说。

    “行,我也只是个建议,请人是你请,”

    畅玉说完,又对浩天说,“我还有一个建议,看对不对。我说你不要把这些人跟乡长他们混在一起叫。改上个时间另叫他们,或今天晚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