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甚能错了!”

    胡毅自矜地说道,“机会终于来了。《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有一天周五,班主任告诉我们地理课上自习,说地理老师请假一周,下个周地理课学校会派别的老师来给临时带。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高兴死了。

    “第二天早晨,我没有睡懒觉,早早起来就去了小花园。我高兴完以后怕老师女人跟老师一起走了,想早晨去小花园里探一探她到底走了没有。我手里拿着英语书,口里背着单词,心里想着老师女人,急切地想看到她的出现,可我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她的影子。我的心里的一团火,渐渐地熄灭了。因为大失所望,我心里真难过。

    “美梦变成了泡影,我垂头丧气地走出小花园。可我还是由不住地想回头看一看,希望能够看到老师女人出现,这一看,我差一点又高兴地跌倒了。老师女人真的出现了,她正好从西面的小门往小花园里走着。

    “我当机立断,马上做出个决定,到教室里好好而看半天书,吃了饭好好儿睡上一觉,下午六七点钟再去她家。

    “下午睡起来以后,我又到大街上买了点儿老师女人最爱吃的巧克力。去了她家以后,我一推院门,院门就开了,院门没有上闩。我十分兴奋地进了家,老师女人笑脸相迎,赶紧让我坐。我问老师请假干甚去了,走多长时间。

    “老师女人没答我的问话,只顾给我拿水果,倒水。我看着老师女人优美的身姿说:‘快不要忙乎了!’“老师女人倒好水坐下以后,才回答起我刚才的问话:‘看病去了,请了5天假,接住国庆节放假能走个十来天。听人说鹿城有个医院看他的那种病效果不错,早就说上去了,老是拖。不过,看也就是看一看,碰一碰,哪能看好?我觉着他的病,就是去了羊城也看不好,不用说去鹿城了。’老师女人话音里显然带着无可奈何的口气,也分明有些不悦。我说了一句‘得病乱求医,也说不定’,没有追问是什么病,就夸起了地理老师的课讲得好。

    “老师女人说:‘我听你老师说你各方面都好,学习好,性格好,人又长得帅。’说完,她看着我说:‘你的牙齿长得真好,你们那里的水肯定好。’我说:‘就是,我们那里有一股天然的泉子,叫明水泉,过去是自流,不能自流十来年了,得用水泵往起抽。

    “我们村出美女,四周有名,就是因为人们吃的都是明泉水。我们村的女人不单牙齿好,皮肤也好。老师女人接住我的话说:‘水好出美女,也出帅男,你看你多么帅!是不是你们村的后生大部分都长得挺帅?’“这话说得我心里痒痒的,真想抱住亲她一口了。”

    胡毅兴奋地继续说,“不过,也就是想了一下,我看着他的水灵灵的眼睛回答说:‘就是,我们那里本村的后生找本村的姑娘的比较多,大概就是因为长得帅。我顺便夸了她一句‘你要是在我们那里长大的话,有了水灵灵的牙,那就是世界第一美女了!’”说到这里浩天说:“你真会夸人,你也真有忍耐劲儿!我要是遇到那种情况,真的是忍守不住的!”

    胡毅忙接住说:“你是现在想着说,你要是见了人,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也跟我一样。真的,见了人跟没见人不一样。我去之前,也就像你那么想的,可是去了就不能了。——我忽然想起个说范主任来。我说我们村里最漂亮的那个,跟你长得就像是一个人,说得老师女人乐得脸上开了花。”

    “你真是人才,干甚也干得出色!”

    浩天再次夸赞道。

    胡毅继续神气地说道:“老师女人性情温和,人很热情,不算是太爱说话的。不过一说起来话就多了,而且口齿伶俐,说得入耳动听。我一边说话,一边用眼睛上下打量她,直看得她有点不自然。我感觉这样看下去有些太那个了,就站起来向书架那边走去,说想看看老师有些什么书。老师女人说你想看甚书就看去吧,说着她就到厨房里做饭去了。

    “我见书架上有一本《女性生理》就抽出来翻,觉着好看,就坐到沙发上专心地看起来。我心里非常激动,一边看一边盘算着找个什么才能在这里睡上一夜。只要能睡在这里就好办了。我边看书边不时地偷眼看一眼老师的女人,越看越觉得她太美了。

    “当老师女人从厨房里出来时,我问她孩子多大了,干甚去了,怎么没见。她说‘我们哪有孩子?’我问‘你多大岁数了还不要孩子?’她说‘我快30了,你们老师倒38了。’我说‘是不是工作忙,顾不上生孩子?’她说‘我是山村里的,没多念书,哪有工作?’我说‘我们老师找你是不是为你长得漂亮。’“老师女人没回答,红着脸,用眼睛看我,那张脸可真就像一朵美丽的花了。这时,我站起来把书放到书架上说要走了。老师女人忙说:‘你就在这儿吃吧,我给你做上了,马上就熟了。’其实我已经预料到老师女人会留我吃饭,只是故意说,她一留我,我自然就不走了。

    “我吃饭的时候本来是狼吞虎咽,可那天吃饭的时候却细嚼慢咽起来。我们边吃边说边互相看,一顿饭竟吃了20多分钟。吃完饭,我先是喝水,喝完水又看起书来。老师女人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想看电视你就打开看电视去吧。’“于是我就打开了电视,看电视是引子,我还是专心看书。老师女人洗完锅碗,见我专心看书,没跟我说话。她拿起遥控器换了台,看起了电视连续剧。我把《女性心理》一字一句地全部看完,有些章节还反复看了几次。

    “我抬头一看表,12点了,急忙说:‘我只顾看书,忘记时间了,这么晚了,想回也回不去了!’“老师女人说:‘你用劲儿敲大门,把看门的惊醒来,跟他说一说,就说去亲戚家回来的有些迟了,看门的会给开的。’“我撒了个谎说:‘我不想跟那个老头子说了,我迟回过好几回了,嫌那老头叨叨地麻烦,再说,回到宿舍惊得宿舍里的同学睡不好。我就在这个沙发上睡上一夜吧,看行不行?

    “老师女人看着说:‘沙发上睡觉睡不好。’后来我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是让我跟她在大床上睡。

    “我当时却以为她是不想叫我在她家里睡,于是编造说:‘我在我们家里,还在一块儿小木板上睡过,沙发比那木板好睡多了。’“老师女人说:‘那你就在这儿睡吧!’这句话说得我当时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心想既然她让我留下,晚上肯定有戏。

    “老师女人把电视闭了,从卧室里给我拿出被褥。我色迷迷地看了看老师女人,真想上去把她抱住,但还是忍住了。

    “老师女人用水灵灵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就进了卧室。”

    029:****烧身(1)

    029:欲火烧身(1)说到这儿,浩天的电话忽然响起来了,是畅玉打来的。畅玉叫他快点回去,说他妈回家了,有事情跟他说。浩天急着要走,边下地边说:“说你快点儿说,你硬是拖,硬拖得说下个半拉拉,以后有空再听你说吧。记一下你的电话。”

    胡毅告诉浩天,浩天拨通,赶紧就走。

    第二天下午,浩天再次来到胡毅家,把故事听完。下面换个角度呈现给大家——正说到老师女人进了卧室,胡毅就在一门之隔的客厅里。试想胡毅哪里能够睡得着!他又从书架上取下那本《女性心理》看起来,看着看着,尘根就直挺挺地勃起来了。

    他身体里就像有虫子在蠕动,难受得实在无法控制,于是脱掉裤子,玩起了他的玩意儿。他眼睛望着卧室,把那玩意儿扳倒,放开,放开,扳倒,扳的幅度一次比一次大,打得肚皮“啪啪”响,静静的夜里,老师女人能不听得真真切切。

    胡毅想着老师女人的动人姿态和勾魂眼睛,设想老师女人正从门上的窗玻璃那边偷偷地眊他。这样想着,忽见卧室里的灯灭了,他挺着两腿间粗大的玩意儿,雄纠纠气昂昂地向卧室门走去。

    他在卧室门右侧的墙上看到了开关,顺手把客厅的灯按灭。屋子里,在墙外灯光的映照下,什么都能看得见。

    胡毅很希望从门上的玻璃窗上向里一眊,就眊见老师女人也在眊他,于是推门进去,把她搂在怀里尽情亲吻。可他看到的老师女人面向窗户那边侧着身子睡着,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

    他一边拨弄着硬根根,一边看着老师女人,在这静谧的夜里,他的欲火在燃烧着。他试着用手去推门,心想里面没有上闩就好了。他稍微用了些力气一推,那门果然就开了。胡毅心里好不高兴——门不上闩,这不是明摆着么?

    胡毅走进卧室,站在门口,没有扑向老师女人,只是观察她的动静。

    老师女人没有表现出吃惊或生气,也没有扭过头来看,只是柔声细语地问:“你没睡着?”

    听见老师女人柔声细语地问他,胡毅也用温和的语气低声回答:“沙发上不好睡,睡不着。”

    “那你把被褥拿过来,到床上睡吧!”

    老师女人还是没有掉过头看他,被子依然裹得严严实实。

    胡毅没过去拿被子,他慢慢地走到床边,躺在了老师女人的旁边。老师女人甚话也没说,也没动。

    胡毅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我猜出老师得的是甚病了?”

    “甚病了?”

    老师女人随口问他。

    “阳痿早泄。”

    胡毅神秘地说。

    老师女人还是柔声细语:“他是不育症。”

    “不育症?不育症应该是好看的吧,是不是早没看?”

    胡毅觉着今夜大有希望。

    “早没发现,可发现以后,看了有二三年了,没看好。”

    老师女人翻过身来说。

    “你是不是已经性冷淡了,”

    胡毅说着就伸手去揣老师女人的胳膊。

    “我也不清楚。”

    老师女人没有制止他。

    “你说句实话,你看见男人,特别是看见了你喜欢的男人,你有没有感觉?”

    “有啊!”

    老师女人说。

    “那你现在有没有反应。”

    胡毅钻进了老师女人的被子。

    “怎么能没有?”

    老师女人说。

    “那就好,这说明你还没有性冷淡,你要是没有反应那就坏了,说明你性冷淡了。”

    “我的身体好,甚病也没有。”

    “我是说你要是经常这样下去不好。”

    “那也没办法,命里注定,认了就是了。”

    “你这么漂亮的女人,真可惜!”

    “你也算是个不规矩的学生了!不是好好儿学习,对这一套倒挺精通的。”

    老师女人话是这么说,可语气却是欣喜的。

    “我早就喜欢上你了,你弄得我控制不住自己了,这是不是也是命?”

    胡毅说。

    老师女人没回答,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长吁了一口气。

    胡毅把老师女人的手紧紧地抓在手里,仿佛是怕老师女人抽回去。不知是他握得紧的缘故,还是老师女人愿意,胡毅不停地抚摸老师那人的手,老师女人动也不动。

    渐渐地,胡毅用一只手握住老师女人的手,另一只手就摸起了圆润光绵的胳膊。

    “你是学生,你可不要因为我耽误了你的学习,耽误了你的学习,我可就是罪人了。”

    老师女人用关心的语气对他说。

    胡毅一听老师女人话,觉着这个女人尽管有了欲望,却还是心存顾虑,就说:“你哪能耽误了我的学习?我这几天总是想着你,只有你才能解决我的思想问题。你要是给我解决了思想问题,我就能专心学习了。真的,自从见了你,我每天想你!”

    “你想我?你还是一个大孩子,你以前认也认不得我,只来了几次,你就想我,还有这种事?”

    老师女人声音有些颤抖地说。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真的是不由人!”

    胡毅说得很激动,手继续抚摸着老师女人的胳膊。

    “你也真够坏的,你念书的时候就敢这样?”

    老师女人的话音越发颤抖得厉害了。

    “我真的说不清,我也恨我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不过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我被你迷住了,真的?”

    029:欲火烧身(2)

    029:欲火烧身(2)这时,老师女人才把身子翻到他这边,他闻到了老师女人浓浓的体香,下面胀得更加厉害。

    胡毅极力告诫自己要慢慢来。他刚才从书上看到,****的时候,女的需要前戏,他要按照书上说的一步步地来。

    胡毅翻身仰面躺下,把背心脱了,有意让老师女人毫无遮拦地看到他的坚挺。

    “你多大了?”

    “两把露一头,”

    胡毅调皮地回答。

    “我是问你岁数?”

    老师女人听了他的回答差一点笑出来,赶紧补充说道。

    “我20了,我迟念了2年,留了一级。”

    胡毅故意把自己的岁数说大2岁,怕老师女人嫌他岁数小。

    “你就是20岁,我还比你大10岁!”

    老师女人仍然颤抖着声音说。

    “可是我爱你爱得快死了!”

    胡毅说着转过身抱住老师女人就亲。

    亲了一会儿,老师女人说:“其实我的心也早乱了,刚才我从门上看到你玩下面那个东西,我的腿一下子就软了。可我这样做对不起你们老师呀!”

    “老师有病,你不能说对不起他。你这样发展下去要是有了病,就越不好了。两个人都有病,还不如一个人有病。他得了不育症,误事不误事?”

    胡毅的这句话抓住了点子。

    老师女人的心理防线被彻底突破了:“以前还好些,算不上误事。自从他知道自己有病以后,思想压力大,就越来越不行了,你不看他脸白的就像一张纸,比以前可多瘦了!”

    老师女人的口气,既无奈又同情。

    胡毅把手伸向老师女人的乳房,贪婪地摸起来:“你这乳房真好,我这样揉摸,你舒服么?”

    “舒服,——我是怕你年轻,刨见湿土土,踢不离,打不散,叫人发现了。”

    老师女人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我是学生,学校管理得又紧,哪能踢不离打不散。要说怕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