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比你还怕。《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咱们两个不说出去,谁能知道?”

    胡毅为老师女人消除顾虑。

    老师女人沉默了,她伸手抓住了胡毅的坚挺。

    胡毅不停地抚摸老师女人,不时地亲亲老师女人的嘴和脸,电流在他的浑身迅速地流动开来。他尽情地摸着,很想进入老师女人的身体。

    他想小便了,于是问:“我想小便了,是不还得到院里?”

    地理老师住的房子还是原来学校的家属房子,上世纪九十年代折价成了个人的了,那房子的条件很差。

    “不用到院子里,外面厨房门口有个盆子。”

    老师女人说。

    胡毅起身到客厅拉开灯小便完,没把灯拉灭,进了卧室,没关门。

    老师女人看见他高挺着的东西,表情平静淡然,胡毅看不出她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他也不管她究竟高兴不高兴,径直走到床边,把男根高高地挺举在老师女人面前,好像持宝人把一件珍贵宝物呈在一位苦苦追寻而不得的收藏家面前展示,他双手叉着腰,神气活现,得意洋洋。

    老师女人惊奇地看着那里,只是呆呆地看,不知是害怕还是羞涩,看了一会儿竟拉了被子把头蒙住,仰面而睡,把一条腿从被子里伸出来,放在了胡毅挺举着的男根上面,紧贴住他的肚皮。这样一个动作,令胡毅异常兴奋。

    胡毅赶紧用手扶住老师女人细瘦而好看的脚,身子稍微移动了一下,然后把脚往回一拉,让她的腿弯夹住了坚挺的根根,紫红的头部,露在外面放着明亮的光。

    老师女人仍然埋着头,却暗中配合着胡毅,动起她的腿来了,她用腿弯把硬跟跟夹住,放开,再夹住,再放开。过了一会儿,她才把被子揭开,老师女人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看得出来她心情不是很好。

    不过,她还是把他的男根握在手里,说了句“真神!”

    从口气上听,不像是赞赏,也不很激动。

    她一只手轻轻地捏住根根的中部,一只手将头部小孔里渗出的液体沾上在头部的圆棱上涂抹。

    胡毅被她弄得痒痒的,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怪叫,于是她马上停手,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那里,看了一会儿,就抬起头来看胡毅的眼睛,眼神里透出了崇拜与敬畏。

    为了更加真切地看到她所崇拜的男根,她让胡毅把卧室里的灯拉着,胡毅先把卧室里的灯拉着,然后把客厅里的灯关掉,又顺手把门也关上了。

    030:破身难控(1)

    030:破身难控(1)“你生不出孩子来,就没想过借种?我们村里有个女人生下两个孩子,越长越像村里的会计和另外一个人,那个女人就是因为男人不能生,自己偷偷借的种。”

    胡毅看着老师女人爱不释手地玩儿着他的男根,摸着她的乌亮的头发说。

    “呀!那不叫人笑话死?羞得怎么见人!”

    老师女人这么说,继续聚精会神地玩儿着他的男根。

    “我见那个女人见了人总是乐呵呵的,活得也挺好,孩子们也都挺好,也没给人感觉他们的爹不是他们的亲爹。”

    胡毅说着就挺了一下身子,差点儿把男根的头部顶在老师女人的嘴上。

    “你真坏!”

    老师女人快速地套弄几下,说,“我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盼望你们老师能够就像片子里的男人那样硬。可越盼越叫我失望,一次不如一次。你这家伙可真比得上外国人的了!”

    由于地理老师的男根很小,老师女人见胡毅的又粗又长,觉得非常神圣。她用纤细的手指握住用力往下压,那男根就像发了怒一般,头头变得黑紫黑紫的。

    胡毅让他用力按下去以后突然放开,她照着做了,就见那硬根根弹起来打在肚皮上,发出了“啪”的一声响,声音很亮,要不是卧室墙那边是大路,半夜五更的,一定能叫邻居听见。

    老师女人看着胡毅的坚挺,用怜悯的口气说:“不能欺负这个好宝贝了,弄坏呀!”

    接着啧啧称道:“劲儿有多大呀!”

    “我经常这样弄,不弄正不行,越弄越有劲儿。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很顽皮,暑假里,中午一个人跑到树林里,用红裤带拴住根根,吊一块石头,真有意思。吊的石头一次比一次大,这宝贝是锻炼出来的。”

    胡毅说的这个事情是真的。

    可他接着就编造起来:“我们村里有一个比我大2岁的后生,跟我在树林里比过大小,他长没我的长,粗也没我的粗。那个家伙后来就跟一些人说了,互相传,传得差不多全村人都知道我长了个大货。

    “有些女孩子一见我就躲,小媳妇们见了我都爱逗我,有个叫‘兰兰’的小媳妇见了我叫我‘铁杵’,后来‘铁杵’就成了我的外号。有一个亲戚问我妈,谁给胡毅起了个‘铁杵’的外号。我妈说:‘你看他身体多壮实,是我给起的。’我妈也真会保护我。”

    胡毅跟浩天说他是编造的,其实他跟兰兰的关系并不是编造。兰兰叫他“铁杵”也是真的。其实要不是考完高中的那个暑假里,他跟兰兰发生了关系的话,也不会再上了高中以后紧追地理老师的女人。

    其实胡毅在暑假里,就破了身,而他跟村里的小媳妇兰兰的第一次竟是在他母亲的帮助下完成的。

    胡毅的母亲是个好嫁汉的女人,据说17岁时就被村里的一个40岁的男人破了处,有了第一次之后,竟追得那个男人躲也躲不过。胡毅的姥姥见女儿这样,很快就给找了一个人家。

    出聘以后,生了个女儿,女儿5岁时,男人得病死了。人们都说是她好嫁汉给气死的。男人刚娶过她那几年,因为她嫁汉,打架打了无期数。打归打,嫁汉归嫁汉,男人得了病,嫁汉越疯狂了。

    男人死后,嫁汉没人管了,愈发自由了。过了男人的3周年,她经人介绍,就嫁给了胡毅的父亲。

    胡毅的父亲比母亲大5岁,是结婚以后第3年生下的胡毅。胡毅父亲从小失去父亲,为人实在,正正规规。

    胡毅母亲改嫁以后,好嫁汉的本性仍然不改,胡毅父亲哪能管得住,只好睁一眼,闭一眼。

    老婆不称心,胡毅父亲很失意,但令他欣慰的是,儿子生的聪明,从上小学到上初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考上重点高中以后,胡毅父亲更是乐得嘴也抿不住。

    为了供养儿子念书,手头的钱充裕一些,暑假里就到县城里打工去了。

    他一走,秉承了母亲遗传的胡毅一下子就没有了约束,竟跟村里的小媳妇兰兰接应上了。

    兰兰,人长得小巧玲珑,早就有了撩拨胡毅的心事,可胡毅因学习专心,又有父亲约束,一直没有搭理她。

    然而父亲一走,中考完心情放松了的胡毅就跟兰兰勾搭上了。那时候,兰兰的丈夫卧病在床,兰兰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东家门出,西家门进。以前她也喜欢到胡毅家里跟他母亲没边没沿地闲聊,但胡毅父亲讨厌他,有所回避。父亲一走,就把她给放宽了,他几乎天天到胡毅家跟胡毅母亲没大没小地灰说。

    胡毅母亲竟有意地给他们留空子,让他们单独在一起。母亲一走,胡毅就跟兰兰偷偷地拥抱揣摩,渐渐地就有了欢爱的欲望。有一天,兰兰来了以后,胡毅竟叫她母亲把家门和院门都锁住,出去串门子。

    胡毅母亲二话没说,就按照胡毅的要求做了。早已对胡毅垂涎的兰兰,坦然地引导胡毅跟她完成了第一次交欢。

    胡毅以处男身从兰兰身上品尝到了女人的美妙。可是因为兰兰个子小,胡毅****大,兰兰虽然颇有性经验,但对胡毅的大鸡吧还是有些吃不消。

    胡毅破身之后,一发而不可收拾。他逼着兰兰跟他****。兰兰一方面害怕胡毅的大家伙,一方面又喜欢胡毅的年轻帅气。她在单独见胡毅的时候,把胡毅称作“铁杵”他这样叫胡毅,其实际用意是,说胡毅的家具太厉害她真的受不了。

    但是胡毅没有感觉到是这样的含义,他的理解是,她在夸赞他的坚硬。

    于是在胡毅家里,在玉米地里,在兰兰的南房里,在小树林里,到处都留下了他们两个交欢的踪迹,所幸的是除了胡毅母亲知道,别人谁也不知,这当然得归功于胡毅母亲。

    尽管有胡毅母亲给瞭人,他们每次交欢的时间却都很短,因为兰兰越来越感到自己真的吃不消胡毅大家伙的折腾。她每次都叫胡毅连续进攻,快速发射。

    030:破身难控(2)

    030:破身难控(2)兰兰没想到胡毅对她爱得神魂颠倒,因此虽然想摆脱胡毅不能完全摆脱,因为胡毅对她死追死缠,她不好意思对胡毅说,甚至在一起的时候,还总是心肝宝贝地叫着。她只是心里盼学校快点儿开学。可开学的时候,胡毅因为兰兰竟有点不想上学了。

    父亲愤怒不堪,寻死觅活,胡毅感到不想念书是绝对通不过父亲的。于是他不得不到学校,可他心里却每时每刻地都想着兰兰,由于兰兰不在身边,他就物色起了漂亮女人来了。

    当胡毅发现了地理老师的女人长得漂亮之后,处心积虑地追求,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你妈是不是很惯你?”

    老师女人把玩着他的男根问他。

    “就是,惯得真厉害,不过惯得我厉害,其实是害了我。”

    胡毅看着老师女人的温柔妩媚劲儿,有些等不及了,于是急切地说,“我想进去了,你快点脱光吧!”

    “可我还是没感觉,你再等一等,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这个棒棒,一会儿应该会有感觉的,我来的很慢。”

    老师女人实话实说。

    “看看你,你已经有了病了,不然你看见这么好的东西早就有感觉了,这还不叫病?”

    胡毅抓住老师女人的心理说。

    “我一直都是来的慢,来了就好了,你耐心一点儿。”

    说着老师女人就下了地。她到外间小便之后,找了一个小盆舀上水,洗起了下面。

    胡毅等了老半天,老师女人才端着小盆盆走过来,她要给他清洗起根根。胡毅根根被洗得没刚才那么坚挺了,于是故意说:“你这样慢慢吞吞的,弄得我快没兴趣了!”

    老师女人仍然平静地安慰他说:“不要着急,群殴一会儿就好,好像有了点感觉了。”

    她给胡毅洗干净了,把盆盆放下,脱去了背心和裤衩。

    胡毅看见老师女人的丰满乳房和洁白身体,根根一下子就坚挺粗大了。

    老师女人脱去衣服,光溜溜地睡在床上,胡毅立即俯身吮吸起了乳房,老师女人摇着身体,发出了长长的呼吸,胡毅用手一摸,发现她的下面已经湿润了。

    胡毅一下子就伏在了老师女人的身上,老师女人叉开腿,高高地举在空中。

    两人的身体融为一体后,胡毅开始横冲直撞,老师女人迷离着眼睛接受着眼前这匹野马的猛烈冲撞。

    他以强悍的身体和有力的动作把老师女人送到了仙境。他们都如干柴见火一般,热烈而迅速。做完以后,他问了老师女人名字。老师女人叫“郝杏”胡毅说这个名字好,叫人一听,就香得想吃了。老师女人说:“我这个名字意思是‘好性情’。”

    胡毅说:“要是按照好性情理解,直接写成‘性’,那越发叫人怎么想,还不会想到****好厉害么?”

    老师女人一本正经地说:“庄户人起名字不考虑那么多,照你这么说我的名字问题挺多的。”

    胡毅说:“是好名字,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半夜里,胡毅迷迷糊糊地叫着 “郝杏”又热烈了一次,早晨起来再次进行了交欢。

    在地理老师看病的十来天内,他和郝杏夜夜偷欢,而每个夜晚都是好几次,每次都****荡魄。

    郝杏每次都接纳了胡毅身体内排出的繁衍后代的种子。

    地理老师看病回来以后,胡毅无论在课堂上还是在校园里,看见地理老师都像变了个人似的,有了笑脸。他想老师的可能是看好病了。

    老师回来以后的周六上午,他又买了吃的看望了一回老师,可郝杏不在家里。

    他没敢问老师的病看得怎么样了,只是问了一些那个老师讲的地理课上的知识,他对地理老师说:“我听惯了你的课,听他的课走思走得不行,好些内容没听懂。”

    说得老师很高兴的。

    星期六,胡毅想到小花园找到郝杏跟她说说话,看他会不会允许他白天上课时偷偷地到她家里。

    可郝杏远远地瞭见他就赶紧躲回去了。他紧跟其后,企图到家里说明自己的心事,可郝杏不给他开院门,她从门缝里告诉他,要好好地上课,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这给了他当头一棒.他哪里能在学习上安下心来。天气渐渐冷了以后,郝杏就不到小花园里了,于是胡毅连远远地望一眼她的机会也就没有了。

    有一次总算去见到郝杏,郝杏一点儿也不像以前那样对待他了,总是严肃地告诫他要好好儿学习。因此,他就不再去了,而且在放寒假前再没有见到郝杏。

    那个冬天,晚上睡在床上,胡毅实在煎熬的不行,就不由地要****,可他的自慰被同宿舍的同学听见了,大家对他的做法很是讨厌。

    有一次,大家不指名不道姓地说宿舍里不知谁在自慰,有一个还说:“自慰很不道德,有的国家对自慰的人还判刑。”

    从那以后,他就没敢再在宿舍里自慰,只能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地处理。

    031:借种****(1)

    031:借种迷情(1)放寒假回到村里,胡毅还想跟兰兰****,可是因为是大冬天,兰兰不出地里,他总是找不到跟兰兰接近的机会。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兰兰不给他留机会。兰兰又嫁上了别的男人,兰兰很怕胡毅的大家伙儿。

    胡毅不能得到兰兰,遂把手伸向了他的妹妹,妹妹也属于兰兰那种小巧玲珑型。妹妹那年16岁,正上初三,春天看去还是个孩子,可到了冬天发育得就像大闺女了。乳房明显地凸出了,臀部也大了许多。胡毅夜里揣着妹妹硬硬的圆圆的乳房,觉得别有一番韵味。

    他伸手揣妹妹的时候,妹妹最初假装睡着不知道,他每次都能尽情地揣摩。渐渐妹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