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浩天说。《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能流得把车漂起来,淹车座子算个甚?”

    范霞说着就“咝咝”起来。

    浩天见范霞****大发,坚挺着下面,用力拍打着她的大腿和臀部,这样的动作使得范霞的口里的声音由“咝咝”变成“啊啊”来了,随之她的动作幅度更大了,车座都被蹲得发出了“腾腾”的声音。

    范霞正狂猛,浩天的坚挺一下子给软了下来。范霞正在兴头上,浩天这一软,范霞竟说了句“啊呀,妈呀,怎就软了?你也叫我失望了!”

    说话的时候,她气喘吁吁。

    “你听!”

    浩天边说边扶起范霞的白屁股,挪过腿,穿起了裤子。

    范霞放下裙子,猫着腰转过身一看:“妈呀,我说你软了,你是听见了,受了惊了!——怎么打起架来了,真是些没素质货,干甚干得能打起架来!——你没惊坏吧?”

    “没有没有,你是有点困渴了!”

    浩天说着就坐回驾驶位发着了车子。

    范霞回头看见那两个年轻男女,听见小车子发着了,赶紧就跑进了玉米地里。

    浩天感慨道:“像他们这样做,有甚意思?真是愚昧!这次我一听胡毅给我讲他的经历,就发觉他实际上就是被愚昧给害了。她妈就是个罪魁,当妈的竟给能给儿子背斗子(为****的人打掩护)这事谁也不知道。胡毅的第一次,你猜一猜是跟谁?”

    “不是他把他老师的女人肚子搞大,叫学校开除了么?”

    范霞说。

    “他第一次不是跟他那个地理老师的女人做的,是跟兰兰!”

    浩天说。

    “妈呀!不是吧?是他自己说的?”

    范霞十分吃惊地问。

    “胡毅自己跟我底根三板地说的,我看不可能是编的。”

    浩天说着就启动车子开路了。

    035:坦言隐情

    035:坦言隐情车子经过土路上了油路以后,范霞叹了一口气说:“这人吧,真是一种怪物,一辈子究竟怎么活,做些什么事,真的是意想不到,很难说清。有些人吧,哈哈踏踏,说话做事就那么随便,可人家走的路子就是那么顺,有的人跌倒油坛也不管,活得也要吃有吃要穿有穿。”

    “你是不是也相信命?”

    浩天觉出了范霞的心事,于是问道。

    “说信吧,也不信,说不信吧,还不能不信。就说兰兰吧,也真够个苦了,他找了个男人,一直就是个病圪蛋,当时她其实不愿意,可是父母亲硬是要叫找,病也不是个大病,人挺好的。可找了以后,病不仅没好,还一天不如一天,连个孩子也没生下。抱养下一个还不甚出奇。谁知道他做了这么一件事情。兰兰那可不是怎么坏的一个女人。他为人处世,就怕别人吃亏。你看看刘花花,人家就那么个汤水,可全家人抬举。生下的孩子也精明。这一对比,你说是不是命?”

    范霞说完又叹了一口气。

    “兰兰是个没主意的人,眼光也不行,过软弱!”

    浩天的看法跟范霞不一样。

    “你说兰兰没主意,软弱,没眼光倒是对的,刘花花莫非就有眼光?”

    范霞继续通过对比谈自己的看法。

    “刘花花好身体呀!有没有眼光,反正人家谁也不怕,甚也不在乎!不过,照你们这么说吧,有些事情也倒是就是不由人。可是比如兰兰,找了个病圪蛋,肯定一直没提出个离婚,她要是离了婚,还能像现在这么苦?这不是不由人呀!”浩天仍然坚持他的看法。

    “她是好心,先是盼男人病好,后来是有了感情了,不忍心离,再就是妈家不支持她。她有了点儿离的想法,就叫父母打劝回去了。兰兰跟我叨拉过,说她总是下不了离婚的决心,主要是因为大人不叫她离。她也承认她没主意,说那是天生的,没办法,只是心里想,做不出来。她这种人就得父母给做主,可她遭遇了那样的父母,你说还不是命?”

    范霞再次找出理由支持她的观点。

    “你说兰兰好心,可她得了人家胡毅的处男身,后来就甩了,要不是她甩了,胡毅回了村,说不定还能找了她,那不是挺好?”

    浩天继续陈说自己的看法。

    “她甩了是因为她吃不消胡毅的大货呀!再说就奇怪了,怎么能吃不消?就说个头小吧,兰兰跟胡丽一样样儿的,胡丽不单能吃得消,还爱得不行,她怎么就怕的不行?我要是怕你的大货吧,也就没?*勖墙裉煺飧龉叵盗恕N宜嫡饩褪敲!?br />

    范霞的理由好像越说越充分了。

    “她没法儿跟你相比,单拿有没有主意看,你主意坚定,她没有主意,你要是就像她没主意,我早就叫你甩了。”

    浩天尽管觉得范霞的话有道理,但还是找理由维护自己的观点。

    “其实我也没主意,我要是有主意,当年就离婚找了刘瑾了。我要是当年找了刘瑾,还能有后来的事情,还能有哪跟你发展成这样的关系?”

    范霞的理由总是很充足。

    “那你是说,你跟我的关系,也是命里注定的?”

    浩天退一步了。

    “那能说不是?人们成天说这件事是巧合,那件事是巧合,巧合是甚,巧合就是看上去不会发生的事情,偏偏发生了。仔细想,为什会巧合?还不是命里注定的?”

    范霞的话真好像是无懈可击。

    “我说不过你,只不过是练一练我的脑子罢了,你的确反映灵敏。”

    浩天又夸起了范霞。

    “你把我说得这么好,是吹捧我。我其实哪有你说得那么好?对于大事,我毕竟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跟男人差远了!”

    范霞总是很谦虚的。

    “那就是说,做大事你比不上畅玉他爹?”

    浩天抓住一个入口。

    “你真会找缺口,他是长下个男人样儿,不够个男人的资格。这种男人倒不是就他,就拿咱们村的人来说,像卢忠诚、像苗峰,都是一个类型。他们都不够个男人,我说我不如男人,是说遇到大事跟有男子汉气度的男人比,差得多!”

    范霞感慨道。

    “我处处听你的,是不是也不够个男人?”

    浩天故意问道。

    “你才不是那种人呢?你要是那种人,我哪里能这么痴心地对你,不要看你年龄小,你身上的男子汉的气度太明显了。你要是没有男子汉气度,我才不理你呢!不用说现在了,你18岁的时候,其实14岁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些了。”

    范霞欣慰地说。

    “我的男子汉气度是不是是因为长了个大货硬货?”

    浩天嬉皮笑脸地说。

    “你不要以为就是因为那个,那个倒不能不说是一个原因,可是男子汉的气度绝不能单指那个。”

    范霞严肃地说。

    “那你是不死心塌地了?”

    浩天趁机问。

    “什么死心塌地了?”

    范霞反问道,她虽然知道浩天说的是什么。

    “跟我一辈子!”

    浩天很干脆。

    “那要看我有没有那个命,命里注定了绕也绕不过,命里没有,就要成了的时候,也会化成灰!”

    范霞话音里显然带着忧虑和试探。

    “你是不相信我,还是心底里不愿意?”

    浩天机智地问道。

    “这种事情海誓山盟不顶用,从现在来看,我相信你,我觉得你也是相信我的。可这是现在,代表不了将来,将来谁又能预料到?我今天有一个预感,觉得这次去见了你爹你妈以后,会给我的心理上造成很大的负担。我今天不想来,其实就是有点怕见到他们。因为我这次见他们和上次显然不一样。”

    范霞掏出实底子话说。

    “那是你自己否定了自己的行为。你心底里觉得做这样的事情有点见不行人。我只想问你,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真的感到幸福?”

    浩天追根问底。

    “我当然感到幸福了,如果不是感到幸福,我也就不会这样对待你了。就像刚才,你说装能装出来么?要说我的心里矛盾,真的是太矛盾了,说我心里麻烦吧,也真的是太麻烦了。可是让我主动抛开你,我真的舍不得,真的做不到,除非你讨厌我,抛弃我,我这人要的是真心,你要是有一点儿的勉强,我也绝不会死心塌地。”

    范霞一面是试探,一面说真心话。

    “你能不能给我主意坚定一些,你要是这样我可是真的要生气了。我不许你再这么犹豫不决了,我的主意早已经打定了,这你是知道的,你想想我一个年轻人,抛开城市生活,回村租赁承包土地,没有坚定的意志和决心能办到么?要不是为了你,我会这样儿么?如果你还是这么犹犹豫豫,不是欺骗我么?我再一次告诉你,只要你感到幸福,我就是赴汤蹈火也心甘情愿。”

    浩天的口气非常坚定。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就认了。我的心我最清楚,你的心你最清楚。我跟你在一起就是天塌下来也不怕,因为我幸福。我最担心的是你会变心。我现在踏实了,用你的话说我是‘死心塌地’了。可还有话要说。我心里思谋,你既然真的要娶我,你就得全面了解我,你可能以为已经很了解我了,可实际上我的一些事情,你还不了解。”

    范霞准备把她的隐秘事完全告诉给浩天,于是这样说。

    “你的老公叫畅鸿运,跟你没有爱情关系,你跟他生活这么多年,就是因为有一个共同的儿子,你出于责任心和同情心,凑合着生活,为了生活得更好,你不得不接受赵昀的追求。至于跟刘瑾的事情,我是亲眼看见的,他现在没有影踪了,时过境迁,我也根本就不在乎了,你说我怎么就不了解你?你够了!你是该找到你的幸福的时候了。追求幸福是你的权利,已经****的儿子也应该理解你!但是如果不理解,也不能让他把你追求幸福的权利剥夺了!”

    浩天用最真诚的最能打动人心的话语劝说范霞。

    “你说的,是明摆着的,我都跟你说过了。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些,是我跟谁也没有说过的事情。”

    范霞说到这里,脸色分明有些紧张,虽然她内心里做好了充分准备。

    她心里早就有了打算,一是这事必须跟浩天说;而是如果说了以后,浩天的态度对她来了个大转弯,她也会承受。因为她要把她的赤心完全呈现给他。

    浩天是她的最爱,她觉得她只有把自己的赤心完全呈献给他,才对得起她最爱的人。不然的话,她就无法表达她对他的最真挚的爱。

    “你说吧,你干吗要紧张呢?只要你不是现在还深深地爱着别人,而是爱着我的话,你以前做下的任何事情我都会接受的,我要的是你的真实的心。”

    浩天的口气豁达大度。

    “那我就说了,——畅玉不是畅鸿运的种子。”

    范霞说完后,泪水一下子就扑簌簌地涌了出来。

    “啊!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浩天不由地就说了这么一句,可一想她如果是开玩笑绝不会哭的,而且哭得是那么伤心,这就不得不信了。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就曾听人说过的一些话来,于是说:“那是谁的种?莫非真的是张焕的?我早就听人说过,畅玉一点儿都不跟他爹一样,跟张焕正有一点儿像。后来又听说,长得像,不一定就是有关系,说畅玉还是像他二舅的地方多。”

    范霞低声抽泣着,不停地擦眼泪,说不出话来,浩天于是把车停住了。范霞又用湿巾擦了擦眼泪,摆了一下手,意思是让浩天开动车继续走。

    浩天看着范霞,心里感到蹊跷,但是看着她哭得样子,觉着很心疼,于是口气很温和地说:“前面有个旅店,咱们进去吃上点儿饭,休息休息再走吧!”

    范霞点了点头,浩天就启动了车子。

    036:沟间示爱

    036:沟间示爱浩天把车停在一家旅店门前。门前是从枕山市到高家湾的一条旧公路。最近几年进行了翻修,主要走运煤车。旅店主要是留大车司机。浩天一停下车,就见一个30多岁模样的女人出来了。

    浩天问住宿房间干净不干净,那女的用当地土话回答说:“干净着哩,看看你就知道了。”

    说着就领上他们去看。

    浩天端详了一下,一张双人床,两个床头柜,一张小桌子,被子刚洗过,窗帘不大干净,回头问范霞:“怎么样?”

    “行!”

    范霞没有一点儿挑剔。

    “你们是两口子吧!”

    那女的问。

    “像吗?”

    浩天反过来问。

    “怎么就不像?好媳妇呀,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子我还从来没见过。”

    那女的说。

    “我配她么?”

    浩天又问道。

    “配!配!帅男配靓女,天生造就的一对儿!”

    那女的夸赞说。

    “你真会说话,是这儿的老板吧?”

    浩天说。

    “甚的个老板,自家开得店。——呀,你这个媳妇嫩水水的的,脸脖脖好看没说的。你看人家那后影影也是那么好看!”

    那女的看了一眼背着他们向远处瞭望的范霞回过头来对浩天说。

    “你看她有多大岁数?”

    浩天故意问。

    “肯定比我小多了,20来岁,20来几看不出来,就是个大致约摸。现在城里的女人不好约摸岁数,有些三四十岁的女人,看上去就像20来岁。”

    “她是村里的,不是城里的,是不是也是40来岁,看上去就像20来岁?”

    浩天继续问。

    “村里的?要是村里的,肯定是干部,不是种庄户的。你快不用逗我了,她是你的媳妇,还能40来岁?”

    那女的乐呵呵地回答。

    “我怎么就不能娶40来岁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20来岁的就喜欢40来岁的。”

    浩天一本正经地说。

    这时候浩天见范霞走到房子拐角处,瞭下面的沟,于是对那女的说:“老板娘,给我们做上点饭,一会儿吃了饭再结算给钱。小车子就放在门口,丢不了吧?”

    “丢不了!你们要到下头看看去?”

    女老板说,“吃点儿什么饭呀?”

    “有炖羊肉来上两碗炖羊肉,然后弄上点儿凉菜,主食就米饭馒头,”

    浩天跟女老板说了,然后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