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雅间门口的时候,浩成功眼睛一亮,赶紧站起来伸手握住了范霞的手,那绵绵的感觉不亚于年轻的姑娘,要不是范霞赶紧撤出,他也许还想感觉一会儿,因为他不知道她跟他的儿子有那层关系。《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范主任好!”

    多年在外,经常跟官员打惯交道的浩成功习惯于用职务来称呼人,他认为这样的称呼是对对方的尊重,也显示了自己的谦恭态度和修养。

    这样的称呼对于范霞来说,实在太尴尬了,可是又不好说,要不是跟浩天有那层关系的话,她不论怎么说都好说,可是她想了一下还是不说为好,只是略显羞涩地笑了一面,然后让李丽清往里坐。

    浩成功看着范霞说:“范主任你往里坐吧,你今天是唯一的客人!”

    范霞越发有些尴尬了。

    这时候,浩天说话了:“爹不要叫范主任行不行?这又不是开会!”

    李丽清也赶紧说:“你这人真是的,叫名字多好,这么叫,就像是哪里来的生人。”

    范霞趁机说:“就是叫名字好!”

    “你们叫名字,我和哥哥叫婶子,这才亲切!”

    范云把母亲拉在里面坐下,“你岁数比我婶子大,你坐到里边吧,你要是不到里边坐,我婶子就不坐!”

    浩天也把他父亲轻轻地往里推着说:“爹你挨住我妈坐下,我和云云在边上听你们使唤,再说这里的服务员服务得周到,你就不要管了,你经常来又不是不知道?云云挨住你嫂子坐。”

    “你说甚?”

    范云笑着对他哥说,“你没老就糊涂了。”

    范霞也有点吃惊,心想怎么安顿也不听。

    浩天看着妹妹,笑着说:“刚才咱们2单元底楼的那个老汉问我那是谁了,我说‘村里来的邻居婶子’,老汉说‘奥,是邻居嫂子,好靓呀!’”浩天说这话时,服务员正好进来了,于是对服务员说,“今天有外地来的贵客,你比平时服务得更周到更热情一些好么?”

    “是这位年轻漂亮的女士吧?你好,欢迎光临!”

    女服务员马上跟范霞客气地打招呼。

    “谢谢你!随便一些好了,不必客气!”

    范霞笑盈盈地看着服务员说。

    “小李,我们那个地方是出美女的地方,几乎没有一个丑的,这个新来的客人是我们村最美的一个,你再看我们这个女儿,也长得挺漂亮吧?她也是我们那个村子里出生的。”

    浩成功认识这个服务员,遂开玩笑说。

    “皮肤好,牙齿好,水灵灵的感觉。”

    服务员一边倒水一边说。范霞被说得有些难为情,赶紧转移话题说:“这个饭店挺有特色的。”

    这句话一下打开了浩成功的话匣子,他先介绍饭店的特色,然后就从他当年承包这里的工程说起,说起了来高家湾的发展。

    原来浩成功当年接全家人来,就是因为承包下了这个工程。那之前,他在这里先是凭瓦工手艺挣钱,后来渐渐地成为瓦工的领工,再后来就把从四面八方来的工人组成一支建筑工程队,加入了当地的一个建筑公司,叫兴安建筑公司。

    当时他们包了这里三分之一的工程,意味着会挣一笔很可观的钱。浩成功觉得女人孩子来了可以立足了,也该跟女人孩子团聚在一起了。

    这个工程的工程款曾经拖欠了一个阶段,浩成功为人心胸开宽,不怕拖欠。凭着这一点,跟开发商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于是有了后来的意想不到的大发展,现在书画店那片地方的开发就是得益于开发商工程款的拖欠。

    开发商是当地人,拆迁户,那时候家里有个大院子,拿到拆迁费以后,就搞起了房地产开发。村支书跟开发商是好朋友,欠下了浩成功一些工程款后,开发商就跟村支书商量用土地顶了工程款。

    那时候土地便宜,买下第二年就翻了一番,后来又跟开发商合伙建楼房,有住宅,有门帘。正好赶上房价大涨,一奠基,一盖起售楼部,就开始卖,资金好流转,出售极容易,压住的门帘放越发是翻了几倍的挣钱。

    范霞一边吃饭,一边听着浩成功的发迹史,她听完以后,称赞道:“究竟是有眼光又能吃苦的人,没依没靠,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不容易!”

    浩成功遂联想起了范霞小时候的情况,于是对范霞说:“我父亲死得早,早早地就承担起了家庭的胆子,不吃苦也不行。你倒是全老子济娘,可你小时候也吃了不少苦。你从小就懂事,姊妹多,生活紧困,当老大的早早地就分担上家里的事情了。再加上你爹爱耍钱,常在外头少在家,家务就你妈做,你看见你妈忙不过来,就帮你妈做。

    “你二兄弟在信用社,人家光景好过,我知道,你大兄弟,也是爱耍钱,现在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范霞当即回答到:“他可不行,他自己爱耍钱不说,还娶了个不懂人情礼往的媳妇,借了亲戚的钱从来不还,成天就思谋得利。人吧,娶不下好媳妇真的是害好几代人。媳妇不称心,生下孩子也很难称心。他那个儿子娶了个媳妇,咱们看见挺好的,配他绰绰有余,可是也真怪,人家不嫌他,他倒见不得人家了。娘母两个还合套起来,成天打骂人家。”

    李丽清赶紧接住说:“就是呀,不是我就愁咱们浩天的对象,就怕找下个不通人情的,气大人吧气去,主要是对下一代不好呀!”

    “你愁得个甚?愁有甚用?”

    范云看着哥哥对母亲说,她的用意很明显是想叫哥哥表态。

    “我找下的对象肯定不会错的,你们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混混,我也绝对不找混混,我要找的,是你们说的那种真正懂得人情礼往的会过光景的女人。咱们这个家庭的传统挺好,我爹在外打拼,我妈把家治理得挺好。我要娶就娶就像我妈这样的爱过光景的女人。”

    浩天很自得地说。

    “我还治理得挺好,治理得好还管不了你这个儿子?你到底是找方丽呀,还是找甄玉环呀?你妹妹回来这几天,两个天天在门市问你。”

    李丽清对儿子说的话,显然包含着一种不放心和无奈。

    “今天上下午都来了,我们关门的时候,两个才一起走的。哥你真的是找人家哪个呀?还是都不找,你不要脚踩两只船!”

    范云急切地问他哥哥。

    “哪个也不找,她们简直都是无赖,早就就分手了,怎么就像死狐子一样的缠人。”

    浩天忿忿地说。

    浩成功早就想说话了,见女人跟女儿他们想说几句,就等着让她们先说。

    浩天这句话说完,他就再也等不及了,于是正颜厉色地跟他说:“这次回来,你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得说清楚。方丽是这里方四村的村长,也是当地的名人,我跟人家不是至交,也多打过交道,那个人不是好惹的,你跟人家的闺女交了女朋友,不能说不就不了,那得有个交代,再说你自己做下的事情你自己得负责,不能做了就不管了。告诉你,你这回回来,人家要找你。方丽说怀上你的孩子了,你看怎么办吧?”

    “什么?她怀了我的孩子,荒唐,叫她来跟我打对证吧!甚话也能说,想拿这个讹人,简直是笑话!”

    浩天顿时气得脸都发青了,他站起来,叉住腰,就像要打人的样子。

    “她婶子吃好了没?吃好了咱们回家吧,有甚话回家说,不要在这个地方说了,责骂喝斥的,叫人听见了多不好。”

    李丽清觉得脸上有些不好看地跟范霞说。

    范霞听见浩成功说的话,就像当头挨了一棒,李丽清问她,她停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了句:“吃好——吃好了,咱们那就快走吧!”

    045:狂操驴马

    045:狂操驴马回到楼房里,大家都心里不悦,尤其是浩天,他脸色愠怒,疑惑不解。范霞看着浩成功阴沉沉的脸,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儿沉重的石头。

    大家都不说话,屋子里的空气显得很凝重。李丽清找茶叶要泡茶,范霞说不要再喝茶了,喝了茶不好睡,说着她就动手往杯子里倒水,范云赶紧从范霞手里要过暖壶,说:“婶子你坐吧。”

    李丽清遂拉着范霞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浩成功坐在侧面的单人座上,看了看范霞,见范霞的表情有点紧绷绷的,心里怕范霞感到不舒服,于是露出笑脸来说:“霞霞,你不要取心。我也是把你当成自家人,才不取心,说了浩天跟方丽的事情。咱们两家多少年来交往得就像一家人一样。你帮了我们家不少忙,我跟你嫂子成天说道你。我们家的房子院子要不是你们给关照,早就塌了。

    “我这些年遇到点儿好机会,只顾忙挣钱,顾不下回去。就连电话上跟你们说话的功夫也抽不出来。说吧,也不是真的就连三句两句也顾不上上说。主要是浩天回去了几次,她说你对他特别好,他就担起了跟你们联系的事来了。我跟你嫂子就全靠了他。

    “我也一直没打对证,他每次回去我都给他带一些钱,叫他给你们,修房子的时候,钱也是我让他给你们往折子上打的,他都给了你们了吧?”

    范霞见这样问,心情放松了很多,于是赶紧说道:“都给了,浩天可是重情义的,他不是那种做事不管前后的人。他不赌博,不抽烟,喝酒也有分寸。”

    李丽清插话:“我说吧,浩天真也管够好了。就说找对象这事吧,我甚也知道,都是那些女女追他,又不是他追。这会儿那些女女,看见你光景好,眼睛硬瞅着。”

    范云见母亲这样说,赶紧插了一句:“再加上我哥哥人长得帅气!我哥哥真够好了,方丽的哥哥吧,大概把几十个女女耍了。”

    浩成功紧接着说:“咱们是甚家庭,能跟人家方村长那家人家比?人家是真正的地头蛇,过去有句话说‘强龙压不倒地头蛇’,这话可是不假。不过,甚说甚,我看那个方丽还挺好的,不像她老子她哥哥一样。她妈就挺好,我见过,她有她妈教育,还算不错。

    “方村长是养活女人无其数,儿子成天跟那么一帮子混混混在一起,不务正业,靠上他老子的面子和票子瞎胡闹,可出名了。现在这个时代吧,各方面条件都好了,可也把人惯坏了,尤其是把有钱的惯坏了,有钱有势的人家的儿子,有些简直就是想作甚就作甚,没有一点儿约束。

    “现在这个社会,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就说我们这个家吧,现在是要甚有甚了,反倒比原先麻烦了。真是穷有穷得麻烦,富有富得麻烦。我常跟你嫂子说,要不是这些年我抛闹下现在这样一个摊摊,浩天哪里会有好几个女朋友?他也的确是那些女女追他追得不行。 不要追,哪能出了这事?

    “你说你哥范云娶老婆没娶对,老婆不懂人情礼往,没教育好儿子,可是你成功嫂,不是那种不懂人情礼往的人呀?咱们浩天到也不是过坏的,可是也是叫人不怎么放心的呀!能找下好工作他坚决不叫找,硬要回去种地。种地吧你种地去,不要给咱们留下这麻烦事。方村长还跟我说了,浩天要是不回来,就叫闺女方丽跟着他一起到村里种地去。

    “咱们住在人家这个地方,吃个人穿自己,倒也不怕他,可是咱们是得讲良心呀,浩天真的要是跟人家方丽有了,我怎么想,也不能就不理人家。”

    浩天见父亲这样说,平心静气地说道:“爹,你不要硬往自己的身上兜揽,现在找对象是自由恋爱,自由结婚,强迫是不顶用的,不用说是地头蛇,就是地头龙我也不怕他。咱们又没有违反法律,怕他个甚?”

    浩成功见儿子心气平和地跟他说话,也温和地说:“咱们做事是讲良心,不能违良心。你要是真的跟人家有了,你就说甚也不能不要人家。方丽那孩子,倒是因为家里头有钱,是娇小姐,可是我们看吧,也还不算错,你可不要做违良心的事情啊!”

    “爹,你真的是太过老实了!是不是跟她有了,我又不是三六十七八,甚也不懂?我怎么也是个大学生吧,女人肚里怎么才能怀了孩子,我不会不懂吧!方村长点子多,方丽听上她老子的话,想诈唬我。我是不会叫他们就这样用强硬的办法逼着跟方丽结婚成家的。我真要是叫人家逼住成了家,方丽进了咱们这个家,想怎么闹就怎么闹,要不就是我一辈子忍气吞声,要不就是打红闹黑,怎么能好过得了?你们说方丽好,那是没见方丽真实的一面,她暂来暂往,在你们面前还不是好装的?”

    浩天字字铿锵地说着。

    李丽清打内心里也不愿意让方丽做她的儿媳妇,虽然觉着方丽也还不错,但总觉得那种五王八侯的家庭,不正规。最关键的是儿子不愿意,那是绝对不行,于是对儿子说:“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心里最清楚,你这次回来,见了人家看你怎么能说住人家,甚不甚不要叫人家说住你!——你婶子今天走了路了累了,咱们都睡吧,睡起来,看明天人家来了到底怎么说。”

    说完又问浩成功说:“我还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是多会儿跟你说的?”

    浩成功站起来正准备到卧室,听见李丽清这样问他,于是回答说:“方丽父亲打电话问我浩天什么时候回来,我就如实告诉了人家,咱们从来没哄过人。再说我觉得这事情是躲不过的,迟早也得解决,越早解决越好,越拖越麻烦。我怕跟你们提前说了,你们提前麻烦,早说不如迟说,我就没说。这事最终还得浩天自己解决。‘要退东吴的兵还得东吴的人。’——睡觉吧,霞霞好几年没来,一来就遇到这么个事,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我没事,知根打底的又不是另人,你们的事情跟我的事情一样。我说吧,这件事情究竟怎么处理,浩天也是个响当当的男子汉了,的确是叫他自己处理好了,你们千万不要往自己身上兜揽,越兜揽越麻烦。”

    范霞听了刚才一家人的说法,心里的石头压得不像刚才那么重了。其实刚才她内心里是最麻烦的,只是浩成功两口子和范云都不知道罢了。

    浩天看了一眼范霞,想以眼神告诉范霞根本没事,但他对着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