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全家人,并没敢很明确地暗示出来,范霞却以为他是表示有些对不起她的意思,这稍微给范霞增加了一些疑惑和不安。《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浩成功跟李丽清两口子睡在一个卧室,浩天和范霞各自单独占了一个卧室,书房里有个小床,范云到书房睡去了。

    浩天心里没事,一倒头就睡着了,范云更是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跟哥哥的看法一样,婚姻的事情现在是不能强迫的,即便是方丽真的怀上了,哥哥不同意要,她生下来也箍不住,大不过出些抚养费。

    浩成功睡下又跟女人提起方丽的事情,李丽清说他说也没用,就不要说了,明天看人家来了怎么说,到时候再说吧。

    别看李丽清是家庭妇女,说起想说的话来会滔滔不绝,做营生来细致,给人磨磨蹭蹭的感觉,可是遇到大事情,反倒很镇静,他从来都是一遇到大事急事就尽力给浩成功稳定情绪。浩成功也很信服李丽清,遇到事只要李丽清不慌,他的心里就踏实。

    范霞起心里七上八下的,先不好睡,可一会儿就睡着了,她今天中午倒是睡了一大觉,但身上还是觉着有些累了。

    她刚听到浩成功说方丽怀上了浩天的孩子,仿佛当头挨了一棒一时间眼前天昏地暗,而刚回来的时候她的心里还很沉重,可听了浩天说得一番话以后,心里又踏实了许多。

    她更加坚定了无论如何要与浩天走到一起的主意和信心,她自己对自己说,千万不能自己欺骗自己,一旦浩天离开了自己的生活,她的精神一下子就会垮掉。

    她的这种坚定的主意和信心,使她心里很坦然了,遂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她跟古杨乡几个行政村的妇联主任拉着两匹马一头驴来到了一片树林里,红彤彤的太阳的刚刚升起来,可她心里却忐忑着。

    树林里有一片空地,三个人正在看马和驴吃草,忽然一匹儿马“哼哼”起来,她回头一看,儿马的大丢子胀得挺硬,正要往骒马身上爬,一个陌生男人,在儿马前踢腾空的时候,把那头草驴推在骒马站得地方,那儿马正好就爬到了草驴的身上,那个男人把住儿马的大丢子,对准草庐的**穴,儿马要一耸,就把大丢子给插了进去,她的下体涌出一股汁液,赶紧夹了一下腿,不由地收缩了一下。她和另外两个女人互相看了一下,羞得都掉过了头。

    可她很想再看看,一回头却不见了儿马,那个陌生的男人竟赤身****地插那个草驴,那草驴大张着嘴,还不住地“吧嗒”着,见那人插得非常专注,仔细一看,发现插驴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浩天。

    她赶紧过去打了浩天一巴掌,浩天掉过头来一看她,她看到的却又不是浩天,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又不像刚才的那个。那个男人从驴那里把儿马般粗大的大丢子拉出来,抓住她的肩,把她的身子翻过去,然后把她的裙子一撩,就要给她插进去。

    她下面湿漉漉的,于是撅起屁股急切等待进入,可是那人并没进入,她回头一看,见那男人穿起衣服,正给那儿马往草驴的屄穴里插大丢子了。

    她下面难受,想叫儿马给她插进去,可是没敢说。那人回过头来,见她撅着屁股,就把儿马从草驴身上拉下来,往她这面走。她撅起屁股等待儿马进入,可是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公园。

    公园里清清静静的,一个男人正操着一匹骒马,操得很专心,分明就是浩天,她气得想哭,却哭不出声来,于是闭起了眼睛,再睁开一看,却是黑乎乎的一片,她一翻身才清新过来,原来是做了个梦。可刚才的梦如在眼前,心里还是很痛,下体仍然潮湿。

    046:乐自心底

    046:乐自心底手抚着潮湿的下体,范霞觉着十分饥渴,心想如果浩天在身边,让他给她揣一揣就好了。而他就在旁边那个屋子睡着,要是他现在起来小便,她跟了进去,不就能亲热亲热?

    又想自己真成**妇****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呀?全是浩天给弄的!她的身体真的就像一块儿肥田,在浩天的痴痴迷迷的开垦下,明显地在发生着变化,变得水汪汪、湿润润的了。

    梦里的儿马的大丢子,让她很受刺激,款款地就给潮湿了。男人女人一样,有时候浪起来,那浪劲儿真的是不能说。如果叫人知道了,真是羞死了。范霞爱大丢子,大丢子真过瘾,可是不能说。不过,也不一定是爱大丢子。

    听浩天说,胡毅也是大丢子,可她对胡毅非常反感。但浩天的大丢子真的是令她太痴迷了。

    对比以前的她,她的下面尽管也有被大丢子开垦的需求,但是她从来都没有今天这么强烈。今天已经被开垦了好几次了,竟然需求还是这么强烈。莫非这片肥田,越是开垦需求越是强烈?

    这强烈的需求使范霞感到自己的生命力异常旺盛,幸福感在她心头荡漾,战胜阻力的力量和勇气似乎充满了全身的每一个部位。

    范霞这样想了一会儿,渐渐地理智了很多,梦里的情景也渐渐地模糊了。

    她开始告诫自己,必须有意地控制,要不是有意地控制,只是跟着浩天的性子来,两个人的身体都必定会伤身。

    一旦平静下来以后,她才又想起明天还有麻烦的事情。纵然浩天干巴硬铮地说他没有让方丽怀上,可即便真的没怀上,人谋人是准的。现在地头蛇的能量很大,方丽要是对浩天真的痴迷深恋,方丽父亲为闺女出力掌阵,跟浩天一家闹争起来,也够一壶壶喝的。

    范霞想,这下可是考验浩天的时候了,一是考验他遇到难事的应对能力究竟怎样,而是考验他对她到底是不是真心。人的能力、意志力和心灵在关键的时候才能充分显现出来。想到这里她忽然觉得瞌睡了。

    第二天早晨,她醒来以后,浩成功和李丽清都已经起来了,浩天和浩云还睡着。范霞梳洗打扮完,从卫生间出来,李丽清看着她的一身着装爱见得连声赞叹:“霞霞真是奇人,你这身打扮,看起来比我们刚来的那会儿也年轻了。真是好看!方丽和甄玉环不会打扮,说吧还是大学生,年轻人,真的打扮得不如你好看!”

    范霞穿着白色半高跟皮凉鞋,白色紧身直筒裤,薄薄的黑色宽松大开口圆领半袖衫,梳了个马尾辫,看上去真就像18岁的大闺女。脸上一丝丝皱纹都没有,高高的额头名溜溜的,洁白的牙齿水灵灵的。

    浩成功看着范霞说:“村里头其实埋没了很多人才,像咱们霞霞,真要是主持春节联欢晚会,谁能顶得住?”

    “真要叫我站上去,可不一定好,那地方费人,不跟家里一样,还是人家那些主持人形象也好,水平也高!”

    范霞选择着比较恰当的话语回答。

    浩成功趁浩天还没起来,问范霞说:“浩天回去这几天,你看他能不能吃下村里的苦,能不能种成个地?不要张罗了半天,闹个鸡飞蛋打一场空,贴了钱不说,还尽做丢人事!”

    “才几天的时间,我也不好说。不过能看出来,浩天有大规划,有大决心,不像是想起来一阵子。他挺重视摸情况,交朋友,说话做事也不张狂。”

    范霞说话总是很得体,这是她的最大的优点,这个优点体现了她的素质。就因为她会说话,村里谁都尊重。

    “那就好,他听你的话不?我说你回去,主要是靠你婶子,人家说话做事一直就有模有样。”

    浩成功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不住地在范霞的身上扫视。

    “说他听话不听话吧,该怎么说呢?细节方面,小事方面,我觉得也听我的呢,像我安顿他喝酒的时候要少喝,要少说多听,不要夸自己多么多么厉害,这些他是听的。至于整体上怎么做,人家有自己的一套,我也不能怎么指拨人家。例如怎么交朋友,怎么规划部署,这些大的方面,我觉得我可是不如人家。”

    范霞一边思考一边说,生怕说得不妥,更怕被听出破绽。

    “这么说,就叫他锻炼上几年吧。现在好多男孩子结婚都是30出头,他到30还有五六年的时间,至少可以折腾3年,3年下来,好了继续干,不行的话,再想办法。不过,这还得看今天这场戏他怎么唱了,唱不好,恐怕事情还得重新考虑。”

    浩成功一想到方丽父子要来,心里就觉得没底。

    “就是,”

    范霞附和道,她的担忧并不亚于浩成功,但她不能多说。他有一种预感,觉得浩天会从容应对的。他比较相信浩天,而且她根据自己体会,觉得一个人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身上会产生出极大的能量,有时候连自己也感到吃惊。

    浩成功和范霞说话的时候,浩天和浩云姊妹两个起来都到卫生间洗漱去了,他们家两个卫生间大小一样,装修也差不多。

    李丽清已经做好了早点,她勤快,早点几乎每天都是自己做,全家人也都吃惯了家里的早点,不大愿意到外面吃。

    稀粥,奶茶,鸡蛋,饼子,还有昨天中午剩下的包子,酱豆腐,花生米,范霞拿来的黄瓜,自己腌下的豆角,已经摆上了餐桌。

    浩天从卫生间出来,李丽清跟浩天商量说:“你要不下楼去给你婶子买上点儿烧麦吧!”

    “啊呀,你快不要这么麻烦了,你看人家是不是那种爱吃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人,你把人家的皮肤吃粗了,你能担得起责任吗?”

    浩天说着看了一眼范霞。

    “看看你,说了点儿甚话了?”

    浩成功觉得浩天这话说得有点没大没小的。

    “这个浩天说话真逗人,我就喜欢他这种性格。他也是跟我说话不取心,知道我不爱吃烧麦,才这么说的。这早点就最好了,现在吃东西,跟过去不一样了。咱们吃的是绿色食品,又有营养了,又吃上舒服。”

    范霞看着浩天说。她仿佛好几天没见了似的,觉着浩天愈发帅气了,眼神里充满了对浩天的由衷喜爱与信任。

    “这个孩子,有时候真叫你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你婶子不爱吃烧麦,你就说不爱吃不就行了,可你不知道说了点儿甚?回了村里头,你可不要不管对谁都这么没大没小没勾头地说。”

    李丽清慈爱地看着儿子嗔怪地说。

    “那么是呆不愣怔点儿就好?我可不听你的!村里人最喜欢我这种说话法,开个玩笑多开心!把关系一下就拉近了。咱们村里头,年轻人说话,都是骂骂咧咧地说才是好关系。我说话不带脏话,这就够不错了。我跟村里的年轻人呆的时间长了,又能学到他们,又能影响他们,他们跟我在一起说话,嘴就可脏一点儿了,我这也算是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做贡献吧,范主任!”

    浩天的一连串话,把众人说得都笑了。

    范云正好洗漱完出来听见了,笑着说:“我哥回村里走了几天,变得可潇洒了!看来只要心里愿意,到农村生活也能找出感觉来,也能提高幸福指数的。”

    “那当然了!你大学毕业以后也到农村去吧,农村那个好呀,你是忘记了,我这回回去才又找回感觉来了,那空气呀是相当地好,那天呀是相当地蓝,那云呀——是相当地飘,”

    浩天说着就大笑起来,笑完继续说道,“那阳光呀——是相当地灿烂!”

    大家全都又笑起来了,范云跟大家一起笑着笑着,突然就停下来责问浩天:“哥,你刚才说那云呀——相当地飘,是另有所指吧?云怎么就相当地飘了,你不要以为我是傻瓜啊?你怎么嘲弄人啊?”

    “你是云,奥,对了,可你是浩云,浩是什么意思?浩是大的意思,是大云,是铺天盖地的云,是下雨的云,没有云哪来雨?你怎么就是漂呢?不要硬要往自己头上兜揽,人吧,在生活中有好多时候,总喜欢往自己头上兜揽一些事情,有时候是有意的,有时候是无意的,有些人就是抓住了人们的这种心理吓唬人的!”

    浩天给范云解释,正应了范云说的另有所指。

    “你这说话也真够张狂的,回村里可不能这样!我刚才问你婶子,你回去表现怎么样,你婶子夸你不张狂,就你这个样,我看是紧不张狂就够张狂了。”

    浩成功严肃地责备儿子。

    “爸,我哥真的到村里没几天就变了,你忘记临走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了?那时候,他脸上总是堆着乌云,看现在多好——阳光灿烂,我也是受了我哥的感染,故意给她出了一道题,他的答案多绝妙,加10分!”

    范云说完就拍起手来。

    “浩天很会看事做事的,他是该严肃就严肃,该幽默就幽默,跟他在一起真开心!”

    范霞刚才笑得眼里流出了生泪,范云说完以后,她赶紧插话。

    浩天的一番诙谐话语,使得范霞心里更加有底更加踏实更加放心了。浩成功和李丽清也觉得儿子肯定没做下亏心事,不然不会这么洒脱。浩天看着范霞典雅清丽的神态和落落大方的样子,发自内心地感到快乐,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幽默诙谐。

    大家的情绪一下子就叫浩天调动起来了,屋子里充满了和谐轻松的氛围,大家并没有因方丽跟她父亲上午要来而感到紧张兮兮和闷闷不乐。

    他们在一种其乐融融的氛围中吃完了晚饭,浩成功不再像这几天那样心事重重了。李丽清看着儿子由不住地乐,她觉得儿子越来越就像他舅舅们一样了,——遇到事情不慌不忙。

    047:**眉蹙眼

    047:骚眉蹙眼吃过早点,浩成功和浩云就要到门市开门去了。本来浩天昨天晚上就想带上范霞到另一个小区的房子里和门市看一看,可因浩成功提起方丽的事情来,就没有去成。

    浩天对他父亲说:“你就不要去了,我跟云云去把门开了,我婶子也想去看一看,我们一块儿走吧。你在家里给人家打电话,问好了几点来,快来的时候给我们打电话。”

    浩成功很想再跟范霞了解一下村里的情况和包下的地种什么好等事情,可是见范霞想走,就答应了浩天。

    到门市开了门以后,浩云接到一个同学的电话,叫她去有点儿做的,浩云说今天走不开,可是同学说十来分钟,误不了大事,浩云叫那个同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