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婶子,生来嫩面,生人见了她,都以为她还没结婚。《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她今年41岁,比浩天他妈才小5岁,我说她们两个要是相跟上到服装店买衣服,款款能叫售货员认成是娘母俩。”

    浩成功解释并帮方丽父亲圆场。

    “这可是不能怪我眼光不好!人们都是这么看的,是不是?”

    方丽父亲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盒“冬虫夏草”牌儿香烟,浩天赶紧把茶几上的中华烟拿起来抽了一支递给方丽父亲。

    浩成功赶紧道歉说:“这才是!我们父子两个不抽烟,记不住给你们这些吃烟的拿烟。”

    方丽父亲从浩天手里接过中华烟,把那盒冬虫夏草放到茶几上说了句“不抽烟好,我忌烟忌了好几次,忌不了”然后在浩天用打火机打着支在面前的火上抽着了烟。

    “快喝水吧!我刚才不以为是跟我说话,对不起了!”

    范霞彬彬有礼地对方丽父亲说。

    “没事!”

    方丽父亲眼睛盯着范霞白嫩的胳膊,大大地地吸了一口烟,随即吐了一口烟圈,而后放低声音说,“老浩,你看我今天来你家,也是看得起你,你说是不是?——你虽然是个外地人,可来了这里也这么多年了,这几年也搞得不错了,也有了名声了。咱们弟兄们交往说多也不算多,可通过别人也见过几次面,我对你的印象一直就特别好。

    “娃娃们的事情本来也不该咱们管了,可这也算个特殊情况,也是个缘分,现在女娃娃们不能生孩子的越来越多了。听丽丽说,她当初不愿意跟浩天到村里,现在她想通了,想不通也得想通,事情逼在这儿了,‘不怕人箍事,单怕事箍人’,你说是不是?不过,方丽还是看对你家浩天,要我说吧也箍不住。我可真是舍不得叫她到村里受那个罪,土眉混眼的,谁想住?咱们倒也是庄户人出身,可是那个时候没办法,好不容易有了现在这样的条件,谁还想自己硬去找苦吃?

    “浩天这次回来,我看就把方丽领上回村住去吧,现在条件也好了,有车,路途也就不算有了。去那儿住上一段儿,回来住上一段儿,两来两回地跑,也挺好,是不是?你们一家家商量好了吧?”

    “村长——我这样叫惯了,我这么叫觉得得劲儿,就这样叫吧。——这是孩子们的事情,叫浩天说一说吧。”

    浩成功很想说“就是就是”可他怕说了叫全家人怪怨,就没说。他很不好意思地跟方丽父亲说完,看了看浩天。

    浩天站起来,把身下坐的椅子重新摆弄了一下,然后端端正正地坐下来,眼睛看着木地板,语气很平和地说:“我已经跟方丽分手了,不存在她愿意不愿意去村里的事情了。”

    进门一句话也没说的方丽,见父亲的一番话没起一点儿作用,立即站起来对住浩天说:“你不要以为这么一句话,就能把事情推远了。不管怎么,也得对你做下的事情负责,我有了,我怀上你的孩子了!”

    “你坐下说话,有理不在声高,你坐下慢慢地说,好不好?”

    方丽父亲见方丽有些发怒了,赶紧劝阻道。

    “这样吧,你们看好不好?让村长和我爹回避一下。”

    浩天从容地说。

    “那就你们在客厅里叨拉,叫浩天跟我们这几个女的到里面的卧室里去说,行不行?”

    范霞当即提出建议。

    大家都说这样挺好,方丽立即站起来就往里面走。

    进了大卧室,李丽清把门关住,让方丽坐在床边,方丽不坐,浩天也不坐,范霞也没坐,就李丽清坐了。

    “你说你有了,什么时候有的,怎么就能有了?”

    浩天站在方丽侧面,侧过头问方丽。

    已经气呼呼的方丽,双手叉着腰,听浩天这样一说,也侧过身子,对浩天说:“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还不知道,怎么问起我来了,对着人说这事,你也不害臊?”

    “我有什么害臊的?要是你可能有了的话,我也就不说了 ,但我跟你是不可能有的,我不说不行呀!这是你逼下的呀!你不要这么闹好不好,按道理,你既然想找我,就该和气一些,照你这样说话,还说想找我,还要去村里,能行么?你就是找成了,照你这种态度,怎么能过成?”

    浩天说着就挨着他妈坐到了床头柜跟前。

    “行!我跟你好好儿说,我也是一时气得不行才这样的,那是因为我在乎你呀!”

    方丽的口气放缓了许多,范霞让方丽也坐到床上,说着她就拉了方丽一把,让方丽坐在李丽清旁边,她跟方丽同时坐到床上,跟李丽清把方丽夹在中间。

    “我简要地说一说咱们的情况,——房间里也没别人,要不是这种情况我也就不说了,——我跟你一共就有过3回,具体细节我也记得清清楚楚。3回没一回完成过,你还损伤了我的自尊心,说我是驴,你受不了,你怎么就能有了?怀孩子总有怀孩子的原理吧?你是大学生,不是文盲,不会连这样的原理也不懂吧?”

    浩天低着头不紧不慢地说着,虽然他说的内容对上母亲不好说,但是由于措辞得当,听起来一点儿觉得很自然。

    “你原来是背信弃义,翻脸不认人,我已经做了检查,检查结果就在我的手里,你看一看,看你怎么狡辩!”

    方丽从小包里掏出医院出具的怀孕检查结果,给浩天扔了过去。

    浩天看也没看,就说:“这没用,这说不明问题。这个证明要是真的,那就越发麻烦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丽从床上站起来,说,“你也甚话不用说了,你就说你另有新欢就行了,何必丢人现眼说这种话!”

    方丽说着就开门到客厅去了,李丽清、范霞赶紧追了过去。

    李丽清看着方丽父亲说:“方丽这么好的闺女,你又那么好的家庭,我也看了,我的这个儿子不是个东西,快不要找他了,找了他没好果子吃,一点儿责任心也没,尽说白话!”

    方丽父亲听了李丽清的话有点儿丈二高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一时无语。方丽坐到沙发上,没头没脑地说:“我看出来了,浩天到村里种地是个影子,想甩我是真心,他另有新欢了,我看穿她了。”

    浩天正好出来听见了,待方丽说完他说道:“这与你无关,你不是说你怀孕了么?这种话说是说不清的,但我不承认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咱们可以打个赌,你如果敢打的话。你生下孩子咱们做DNA鉴定,孩子是我的,我二话没说,跟你结婚,孩子不是我的,与我无关,我这话不是不负责任的话吧!”

    方丽听浩天这样一说,立马站起来,气呼呼地说了一句“妖精,我全清楚了!”

    就走了,方丽父亲就像跳蚤没了血一般,脸上无光地跟众人打了一下招呼,就灰溜溜地走了。

    049:避谈“妖精”

    049:避谈“妖精”送走方丽父子回到屋里,李丽清问范霞:“你看这个方丽究竟是甚意思了?”

    浩成功嫌李丽清问范霞:“你问霞霞是甚意思?‘妖精’不是说她,是骂浩天的。”

    “你到底跟人家脱离了关系了没有?既然脱离了关系,她为甚还要编造怀孕的理由?要编吧也编的圆溜点儿,怎么还能叫你几句话就给戳穿了?”

    范霞避开“妖精”的话题严肃地问浩天。

    浩天想了一下说:“我跟她在回古杨以前见过一次,我也是好心,也是对她负责。我告诉她我要回村里包地了,看来这辈子我就要在村里住下去了。我喜欢农村,正好国家现在鼓励大学生到农村创业。

    “她嘲讽我说:‘你是天生的一个驴,你就喜欢到驴喜欢的地方。’我说:‘我就是驴,不配你这只白天鹅。’可能她以为我是赞美她,可她忘记了关键词‘不配’。她掉头就走,我说你不要后悔,她说她要后悔就是‘鬼’。我今天没说她是‘鬼’,管够我给她面子了。”

    范霞乘机问道:“你这话叫人听起来,就是开玩笑,你没有郑重地跟人家提出过分手么?”

    浩天接着说道:“她掉头走了以后,我发了一个短信给她,我说:‘我说话是算数的,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但只是一般的朋友了。’我话说得比较委婉,但是意思很明确。她也理解了,给我回短信说:‘希望你找到能与你相配的另一头驴。’我又给她发了短信:‘拜拜,祝你尽快找到你的白马王子。’她立即回我:‘这个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的,如果你还是不打消你种地的念头!’“就是这些,我觉得已经说明了我的意思,她也表明了她的态度。我平时跟她说话一直就比较含蓄和文雅。我觉得尽管含蓄文雅,也能表明自己的意思,何必那么直接。”

    “我明白了,你的含蓄给人家造成了误会。不过,这里面可能还有别的原因,你们的事情,别人不完全清楚。”

    范霞不温不火地说。

    “霞霞你分析方丽父亲会不会还会再找咱们的麻烦了?”

    浩成功很急切地问范霞。

    “不会了,方丽父亲也看出症候来了,他知道他闺女是耍了个小计策,这个小计策没起作用,他就死心了。肯定不会再来了。现在的社会,谁还不知道,找对象是自愿的,强迫哪能顶用?我听出来方丽的父亲是利用你为人忠厚讲义气这一点,想叫你出面把浩天拿住,他看见你拿不住,也就没调了。”

    范霞说得很肯定。

    “就是,我单独和他坐的那会儿,他尽是夸我,夸得我还有点儿不好意思,我心想这家伙真会抓住人的心理。那几天他跟我说话就很客气,我这人实在,以为人家是真想当亲家。我这个人来了这个地盘上,就是凭的个实在。”

    浩成功说着就想起了这几天方丽父亲说的一些夸他激他的话来。

    “实在有实在的好处,不要说现在有些人总是弄虚作假,溜须拍马,可是干实事还是得靠实在。”

    范霞也夸奖了浩成功一句。

    “有唱红的就得有唱黑的,你成功哥这些年在这个地方打拼,他凭实在为下不少人,也抓住机会做成了大事,可浩天他舅舅们也帮了他不少忙,遇到贼呼啦,没那弟兄两个帮他也不行!”

    李丽清对范霞说。

    “一个好汉三个帮,做大事越发得有人帮,其实你这把手对我成功哥的帮助也是挺大的。”

    范霞又夸起了李丽清。

    “啊呀,那还不是!我一遇到麻烦事情,你嫂子就帮我出主意,人家有好哥哥好兄弟,腰杆子硬,我有时候怕了,没办法了,人家不怕,不是找哥哥就是找兄弟,要不就把哥哥兄弟都找来商量,我的确感谢人家。”

    浩成功顺着范霞的话夸李丽清。

    “一个家里的人,你成功哥少依没靠,我怎么能不出主意想办法?”

    李丽清对范霞说。

    “不是人们就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这话可是一点也不假,我哥要是能娶上成功嫂这样的女人,看他现在是什么样儿?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消沉,每天起来就是个耍钱。”

    范霞再次夸赞李丽清。

    “我起码不叫他成天耍钱,总得把他耍钱的病治了。你成功哥抽烟的病就是我给治的。不是我就愁浩天找对象,像方丽这样的女子娶回来还能有个好?以前来了我觉着还不错,要是像今天这个样子,我早就就打劝浩天撤了算了。”

    李丽清牙根有劲有劲地说。

    “暂时装一装,谁也能装,时间长了,遇到事情,就不好装了。”

    浩天对母亲说,“你见了她才有数的几回,哪能看到她真实的一面?”

    “见过两三回,方丽见过两三回,甄玉环也是见过两三回。真的,那个甄玉环你现在不跟人家联系了吧?”

    李丽清对儿子说。

    “我说老妈呀,你儿子是个甚人你还不知道?我不是小混混吧?我是跟甄玉环不谈了以后,才跟方丽谈得,怎么能脚踏两只船!再说,我现在已经回村了,还联系他们干啥呀!我要是还在城里谈对象,还可能到村里么?至于她们给发个短信,打个电话,那是她们的事情,我跟她们没话可说,每次都是那句话,‘忙得不行’。”

    浩天如实说。

    “奥,知道了,可是你到村里头,越发咋找对象呀?我就是愁你找对象,甚也不愁!”

    李丽清关心地看着儿子说。

    浩天不由地看了一眼范霞,然后对母亲说:“妈,我已经说了好多次了,你就放心吧!我找下的对象保证让你满意。我爹当年那么穷还能找下你这么称心的对象,我现在条件这么好,怎么也应该找一个跟你差不多的吧。再说咱们浩家的门风好,肯定娶不上不称心的媳妇,没素质的女人进不了咱们浩家的门。”

    浩天这几句话,又把大家逗乐了。

    浩天见父母高兴了,于是说:“我婶子来的时候就说想来这里买几件衣服,我把她拉到天成大商城买衣服,我想见几个同学,看能不能见上,中午就不回来了。婶子在天成商店逛,那么大的地方,好好儿逛也真得点儿功夫,不妨就在商城吃上点儿快餐好了。中午就不要给我们做饭了。真的,新楼房里我有两本书想进去取一下,我把钥匙不知道丢在哪里了,你把家里放的那串钥匙给我找一找吧。”

    李丽清赶紧从卧室衣柜抽屉里找出钥匙给了浩天,安顿好好儿拿着不要丢了,然后对浩成功说:“我也去门市吧,今天中午咱们就在外面吃饭。我去了替下云云,叫她跟她婶婶逛商城买衣服去吧!”

    “我一个人逛也行,到枕山市我从来都是一个人逛,高家湾多大一点儿地方,快不用叫云云陪我了,你去替下叫云云自由活动活动,跟同学们一块儿耍一耍,聚一聚。”

    范霞忽闪着眼睛对李丽清说。

    “你婶子做事说话多会儿也是替人着想,你要是能娶上你婶子这样的媳妇就好了!”

    李丽清高兴地说着去卧室换衣服,浩成功也站起来进卧室去换衣服。

    “我不是跟你做了保证了么?”

    浩天看了一眼范霞,伸了一下舌头,高声说,“那我们先走了,你坐我老爸的车走吧!”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