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的,我也知道的,而且这么多年了,我还不是总在节制么?”

    浩天陈述自己的理由。《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你呀,真是坏蛋!”

    范霞说着就在浩天的胸脯上拍了两下。

    “你总是不放心我,我对你说,这种事情要以身体的感觉衡量,不能只看时间和次数,人跟人不一样。我网上看过好多资料了。我问你,你的身体现在究竟舒服不舒服?是不是觉得很累很疲倦呢?”

    浩天关切地问。

    “没有,我真的好舒服!你呢?”

    范霞兴奋地说道。

    “我太舒服了,我觉得我还可以坚持一两个小时!今天我控制得不错,我学会了控制的方法,好好欣赏你,不着急地插。这也是征求你的意见,你同意结束了我才快速插的,不要快速插的话,我真的还能坚持。”

    浩天说着就抱住范霞亲了一口,“你真能把我的能量发挥到极致。”

    “可是物极必反,你知道吧?绝对不可放纵,一次两次无所谓,总是这样就受不了了!”

    范霞说着就到卧室穿衣服去了。

    “嗯,我明白了,因为我们都是好家,不提醒,不节制,就会没完没了,还是我的老婆精明。”

    浩天说着就追上去拍了一下范霞的屁股。

    范霞没理浩天,她把新买来的纯白色圆领真丝短袖衫和纯棉直筒修身水洗磨白牛仔裤穿起来让浩天看,浩天端详着说:“天使,什么叫天使,这就叫天使,凡间哪有啊?穿着这身衣服,你做起舞蹈动作来,看上去就是一只真正的白天鹅。”

    范霞说着就到客厅给浩天跳起舞来,柔软的腰肢和手臂,娴熟的动作,尤其是优美的手指上下左右飞速舞动,看得浩天有些眼花缭乱。

    浩天正甜美地看着范霞跳舞,忽然听见手机响了。

    浩天一看李胜义,李胜义问他再哪里,他如实说在新楼里。李胜义怪他回来了为什么不打招呼。浩天问李胜义是怎么知道他回来的。

    李胜义没有告诉他,却说:“怎么了?你是不要高度保密,我现在知道了,你还要追泄露秘密的人?”

    “哪里哪里,我是随便问的。”

    浩天急忙回答。李胜义是他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两个人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回老家古杨种地,他征求李胜义的意见,李胜义坚决反对,但没有动摇了他的决心。

    于是李胜义猜测他回去肯定是有相好的,他先说绝对不是,可李胜义不相信,他也就没再说什么,其实就是默认了。

    由于跟李胜义是莫逆之交,因此浩天对李胜义毫无戒心。

    李胜义一听他说是随便问的,当即说:“你在新楼房,正好我就在你们楼院里,我现在就上去了。”

    说完就挂断了。

    浩天赶紧再给打的时候,李胜义没有接,遂跟范霞说,我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要来找我,你用不用回避。范霞当即说:“为甚要回避?咱们就说来找两本书,进来不大一会儿。”

    浩天一听,觉着的确也没有回避的必要,于是就穿好衣服等待李胜义的到来。范霞让他取两本书,浩天遂取了余秋雨的一本《文化苦旅》和《今日说法》汇编1。

    还没待把书装进包里,就听见了敲门声,浩天把书放在茶几上,过去把门打开,李胜义一进门看见当地站着的范霞,立即问:“这是——”

    “我是浩天村里的邻居婶子,到天成大商城买了几件衣服,浩天说要来取两本书,进来不大一会儿,正要走。”

    范霞这么多年来做妇联工作,的确锻炼了一些应变能力,她立即回答,代替了浩天,浩天觉得回答的太好了。

    范霞回答完赶紧让座,李胜义没有座,他看着浩天重复了一句,再次埋怨浩天回来怎么就不说一声。

    浩天笑着说:“我回来还要住几天,你怎么就说我不告诉你?昨天才回来,我们婶子好几年了没有来,来了想买几件衣服,我不能不管吧。我回去租赁承包土地全凭这个婶子帮忙,我爹特地把她邀请来,就是让她来好好地看一看。我正准备,今天买了衣服,明天再领上婶子和我妈到前山公园看一看,然后再跟你们聚。我不能不管她,就跟你们每天混在一起喝酒吧!”

    “知道了,我没说你不对,你其实也不必多解释,我是来你们这个小区找的一个人,恰好就看见你的车了,又瞭见你家窗帘还拉着,就给你打了个电话。”

    李胜义对浩天说着,不由得扫了范霞一眼,见范霞毕恭毕敬地听着,从容大方,遂对范霞说,“这样吧,我跟浩天这么多年了,弟兄们相处得没心没病,就像亲弟兄似的,他一回来我们真的是太想坐在一起聊一聊。婶子你也一起跟我们去吧!”

    “我就不要去了,让浩天把我送回去,再跟你们到一起吧!”

    范霞很果断地说。

    “你准备叫些谁?要是人不多,就叫上婶子,多的话,还是叫她回去吧,她跟我母亲一直是好邻居,见了面有说不完的话,叫她回去跟我妈拉呱去吧。再说她今天逛商城逛得有点累了。”

    浩天也不想叫范霞一起去,于是解释道。

    “就咱们那几个最好的,春风出门好像还没有回来,走吧,我们还想跟婶子了解一下你回去能不能干的事情呢!”

    李胜义执意要让范霞去。

    浩天看了一眼范霞,商量说:“这是我的好兄弟,要不去吧!”

    范霞见李胜义盛意邀请,心想通过浩天的朋友再了解一下浩天的为人也是一件好事,于是说:“那就去吧!”

    “这就对了,我现在就给他们几个打电话,看能来几个。”

    李胜义说着就掏出手机拨电话。

    范霞故意问浩天:“你这里能不能烧水,给你这个弟兄烧水喝上一口吧,矿泉水也喝完了。”

    李胜义听见了摆了摆手,浩天说:“我看也就是不用烧了,他打完电话咱们马上走,到饭店里喝吧!”

    说着就到阳台那边拉窗帘。

    范霞见浩天拉窗帘,赶紧说:“大概是你爹你妈拉住的吧,你干吗要拉开。”

    “不住人拉住窗帘干甚,叫贼还以为是有人住着。”

    浩天听出了范霞的意思,遂一边回答一边拉开了。

    “那就把卧室的也拉开吧,”

    范霞乘机到卧室里,把窗帘都拉开,然后把床整理了一下,出来把书让浩天装在他的包里。

    李胜义打了一顿电话说,对浩天说:“那咱们现在就走吧!乐乐、胖子和铁虎能到,别的都有事情顾不上。那咱们走吧!”

    于是三个人一起下了楼,范霞见李胜义对她彬彬有礼,心想浩天交下的朋友还是不错的。

    浩天跟李胜义在前面走着,商量到哪个饭馆去,范霞跟在他们后面从容坦然地走着。

    055:饭馆相会

    055:饭馆相会李胜义跟浩天商量该到哪个饭馆,浩天让李胜义决定,李胜义说新开的一家叫“家乡美”的饭店,他去过一次,开张一个多月了,很火的,卖本地特色的饭菜,鸡是笨鸡、鸡蛋是笨鸡蛋、鱼是本地鱼,蔬菜也全是本地种的无公害绿色蔬菜,只是稍微贵了一点儿。浩天临走前也听说过,但是没去过。

    范霞上车后,问李胜义是干甚的,浩天告诉她,李胜义大学毕业后先开了一个洗车场,后来又扩展业务,经销起了汽车配件,发展势头很好。

    说话间,他们就来到了“家乡美”饭店。浩天把车停好。下车后,把范霞的包和他的包放到后备箱里,问保安放在后备箱里安全不安全,保安说:“没问题,我们经常有人。”

    “浩天哥!你来这儿吃饭呀?”

    另一个保安从不远处走过来问。

    “我还没看见你,冬子你是什么时候来了这儿的?”

    浩天意外地碰见他大妗的侄儿子陈冬,感到很稀罕,他们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了。两个年龄相仿,以前曾在一起多玩儿过。

    “这里一开业我就来了,这儿给我的工资比较高一些。你回来几天了?我那天去我姑姑家才听说你回村种地去了,”

    冬子喜扑扑地说。

    浩天见李胜义停好车,已经到了饭店门口,又见来了车,怕说话影响冬子的工作,遂跟冬子打了招呼,叫上范霞往饭店里走去。

    李胜义走在前边领着他们进去,站在门口的服务员配戴着“家乡美饭店欢迎您”的彩带,笑容可掬地点点头说一句“欢迎光临”然后打个里边儿请的手势。

    李胜义把他们领到二楼,服务员问几位,李胜义正要回答,见前边一个雅间里走出一个五短身材的年轻人笑盈盈地对他说:“哟,你也来这儿了?真碰得巧呀,几个人了?”

    李胜义说五六个,那年轻人说:“可巧碰在一起了,我们到一块儿喝酒不是挺好么?”

    遂对服务员说,“给我们安排在8雅吧!”

    “好的,这边来!”

    服务员说着的同时打了个手势,就走在前面引导他们向里走去。

    8雅很宽大,放着一个很大的圆桌,椅子都是有靠背的木椅,大约能坐20来个人。李胜义对那年轻人说:“我们还是另坐吧,这位是从村里来的,本来不准备来,我说人不多才来了,人多了她不习惯。”

    “一回生,两回熟,村里来的怕什么?——看模样哪像是农村的,就是农村的也肯定是村里的干部,”

    那年轻人端详着范霞说。

    “我们那个村子倒说不上是富裕,不过离县城和市里都不远,交通也方便,村里除了年纪大的和不常出门的人显得很土之外,大多数人的确看不出土气,尤其是出门在外。我们这个邻居婶子是乡妇联主任,你的眼光真不错!”

    浩天给那年轻人说。

    “该怎么弄,遇下这么个情况了,要不就到一块儿吧?这是我最近认识的,是方丽的哥哥,叫方勇,在国税局上班,分管的是东区,我叫西区管咱们那一片儿的老张,他一起去了以后我认识的。”

    李胜义跟浩天商量。

    浩天心下吃了一惊,但没有挑明,只是看着范霞说:“你看呢?”

    范霞看出浩天想答应他这个朋友,心想在这种时候,应该给他一个面子,于是很痛快地说:“好吧!”

    “太感谢了!”

    李胜义点着头说,可范霞觉得这个人眼神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坐在一起会不会出问题,转而又想自己也太多疑了。

    方勇眼睛直勾勾地看了范霞一眼,然后客气地让她到桌子里边儿坐下。浩天一直没有见过方勇,但方勇认得浩天。他们两个心下都知道了对方,但都故作不晓,彼此无话,只是互相看了一眼,都略显得有些尴尬。

    方勇说要瞭一瞭他的朋友,就出去了。浩天是讲义气的,又因范霞满口答应,不好推脱,只好耐着性子等那几个朋友的到来。

    服务员提上水来,给他们倒好。他们一边喝水一边等。终于等来了,浩天听见问话的声音很像他的朋友,就站起来跟李胜义一起去迎接。

    他们出去以后,范霞从里边儿换到离门近的地方,一个人端坐在那里等着,这种等人的场面她经见过,她一点也不急躁。

    浩天的三个朋友是坐了其中一个的车来的,范霞听见说话声音近了,就站起来到门口迎接。

    为了不使范霞尴尬,浩天没待到范霞近前就把她介绍给了他的三个朋友。待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一一地把三个朋友介绍给范霞。三个都跟范霞握了手,并且说:“主任好!”

    李胜义叫范霞坐在正面,范霞不坐,但李胜义跟众人都叫她坐,都说又是乡妇联主任,又叫婶子,理当坐的。范霞在大家的热情要求下只得坐了。

    范霞坐下以后,挺身端坐,落落大方,给人一种凛凛不可侵犯的感觉。大家刚刚落座,就听见一伙人说笑着进来了。李胜义站起来出去迎接。

    来了三男三女,浩天和范霞站起来让座。进来的互相说些逗笑的话,却没一个跟他们说话打招呼。

    李胜义叫三个女的挨住范霞座,又高又大的那个女的挺着傲人的胸就像跟浩天很惯似的说:“我跟帅哥挨住,你们想坐哪坐哪。”

    说着真的就挨住浩天坐了,李胜义叫浩天往里挨住范霞。

    浩天于是移坐在范霞旁边,大个子女子也随着移动,挨住浩天坐下后,又对浩天说:“我挨住你没意见吧?”

    “有意见也不能说啊!”

    浩天逗那女的说。

    “你一边一个美女,应该感到荣幸吧?”

    那女的说话声音洪亮,底气很足。

    大家一边听着大个子女子跟浩天对话,有的就坐下了,有些站着看正面的一帅二美。

    浩天没有回答,他让大家都坐下,然后对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说:“服务员,这椅子用不了,请你把空着的椅子放到一边几把好么?”

    “留下两把空着的,说不一定还有人!”

    李胜义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取出椅子后,又相应地撤了几套餐具。众人把椅子匀了一下,那大个子女的却说:“我挨帅哥紧一些坐,不要挪了,你说呢,帅哥?”

    浩天见过这个大个子女子,也知道她的一些情况,也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从来没有正面说过话,因此故作不认识,他以眼睛的余光看着眼前那条丰满圆润的胳膊说:“我怕甚,只要你愿意!”

    李胜义和方勇站在门口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就叫服务员上菜。范霞右手有两把椅子空着,李胜义让方勇挨住范霞坐,方勇让李胜义挨住。大个子女的看着方勇说:“你快挨住吧,我爱个帅哥,你爱个漂亮女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去哪找这么漂亮的,至少高家湾没有,是不是?”

    “照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要挨住了!”

    方勇说着就挨着范霞坐下了。

    方勇坐下后对范霞说:“这位女士是高家湾东区信用社主任,高家湾有名的大美女,市财政局长夫人,她就是这么个有口无心的人,男人性格,女人心肠。姓文名静,可惜名不副实,不文静。”

    “你把这两位给我介绍一下!”

    文静插话道。

    “你不要着急好不好?先把你的这两位下属介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