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话要说统一。《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文静写好短信又回头看了一下,赶紧发过去了。

    “我回来,范主任跟我爹妈聊得火热,问了我一句没喝多吧,我说他们喝了我没喝。——那事情怎么能说,你以为我是傻瓜?”

    过了好大一会儿,文静才接到范霞的短信,她猜测浩天要么是睡觉了,要么是一家人正看电视,闲聊。

    “哈哈,我以为你们不忌讳!”

    文静马上又发过去,又是大半天等不上回过来。

    其实浩天是跟好几个人在发短信,他有点应付不过来。

    他刚才回到家里以后,父母和范霞一边聊一边等他。范霞问了他一句没喝多吧,接着就说:“怎么能把手机丢了?”

    他很随便地回答后,接过范霞递给她的手机,就对父母说:“我婶子累了,该睡觉了,你们也该睡了吧!”

    那时浩云已经睡下了。

    于是大家就到各自睡的房间了。浩天很随便地回答,范霞丝毫都没有怀疑他的话,尽管方勇说过,浩天被文静控制了,但是方勇的话,范霞认为全是胡扯。她对浩天没有看上方丽感到是很自然的事情,心里很瞧不起姊妹两个,认为他们都比不上他们当村长的老子。

    浩天到书房后,马上就躺在了床上。今天的****他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作为一个男人,对此他感到非常幸运,尽管觉得有点对不起范霞,但不要叫她知道就行了。

    他认为这是无所谓的,他认为有了她们的对比,他更爱她了。可是文静的性感,艾丽的**媚,席艳丽的娇艳,真还能够打动他的心。他原先以为自己的大棒子年轻女子无法承受,可是今天领略了艾丽和席艳丽的风采,觉着并不是那样。

    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就听见手机来了一条短信的声音,一看是艾丽来的:“我是艾丽,你在干啥,想我么?”

    看来艾丽没有虚说,是真的想做自己的情人,可是能么?他问自己。艾丽的床上的表现主动大胆骚浪,真令他开心。拒绝吧,有点舍不得,不拒绝吧,让范霞知道了,岂不是麻烦。

    于是回复:“嗯”他不想用否定的口气让她失望,但绝不能用肯定的口气。用一个应答的词语且不加标点回答她好了,这样可以两解。

    “你倒是说得明白点,我三句话怎么只就换出一个字来?”

    艾丽的短信很快又来了。

    女人真是太敏感了,她发现了那个字的模棱两可。

    “不方便!”

    浩天选择了这样一个词语。

    “那你就不要回复了,可你在方便的时候,要给我明确的答复。”

    艾丽又给他回过来了。

    这就好了,不然简直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看着艾丽的短信,心里想着艾丽的美貌和妩媚,心里感到美滋滋的。

    艾丽的美貌和美姿在他的脑海里萦绕盘旋着,令他挥之不去,他为她而陶醉了,尽管范霞的影子不停地出现,但是范霞还是取代不了他对艾丽的钦羡。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有点迷茫了,还是年轻的好,能够找上这样的女子,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比找一个年龄大的有妇之夫好呀!他的对范霞的一往深情开始有所动摇了。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又有短信来了。他还以为又是艾丽来的,可是没想到竟是杜仙梅的:“睡觉了没有,怎么也睡不着,给你发个短信,什么时候回来?”

    她怎么也给发来短信了,浩天有点喜不自胜的感觉,天下美女都爱自己,他的心激动不已。女人一个是一个样儿,无怪乎皇帝要三宫六院,这就像吃东西一样,再好的吃的东西也不能经常吃,总得调配。

    该怎么回呢?兔子不吃窝边草,范霞儿子的女朋友,怎么也不能黏糊,于是回复:“我已经睡了,你也睡吧。”

    刚刚回复完,又来了一条短信:“我是席艳丽,早就想给你发短信,可惜不知道你的号码,终于弄到你的号码了,我好高兴。”

    席艳丽也来短信了,其实是最有魅力的一个女子,虽然娇弱,但是很能打动人,如果选择做老婆,只能选择席艳丽而不能选择艾丽。他的心再次激动起来了,于是回复道:“美女,你还记着我?”

    “这辈子也忘不了的,你真酷!”

    席艳丽的短信更加动人。

    他正在琢磨该怎么给席艳丽回复。

    可短信又来了,是文静的:“你干啥呢?怎么这半天不给我回,就是睡觉了也该说一声吧。”

    “对不起了,我支不住了,到卫生间了。”

    浩天回复以后,觉得有点好笑,赶紧又回复:“怎么能不忌讳,你怎么这么说话?”

    “你别以为我没看出来,方丽说‘妖精’可不是信口瞎说。不过我想你为了她就回去种地不值得吧!”

    文静回他。

    “种地是干事业,怎么能扯到一起?”

    浩天回短信辩解。

    “你说得倒好听,你以为你打个干事业的幌子就能哄得人们都相信,我看你还是尽早收住你的心吧,你后悔的日子还早呢!你敢说你不是花花公子么?你今天在我身上挺卖劲儿的。你在那两个小骚身上也挺卖劲儿的吧?”

    文静深入试探浩天的心。

    “没有,她们跟你差得多!”

    “好嘴甜呀,你也是这样哄范主任的吧?”

    “别这样说好么?我今天比较特殊。”

    “那你明天呢?你到底心里有我没有?”

    “有”“说话算话么?我最痛恨说假话的人。”

    “算!”

    “那我约你的时候,你不会借故推辞?”

    “不会的。”

    “一言为定!”

    “好!”

    “拜拜!”

    “再见!”

    浩天在安顿好另外三个人之后,集中精力跟文静发了一顿短信。他虽然是应付,但是没有一句拒绝的话。因为仅从身份和地位上来说,也不能拒绝她,何况她还是个美人,又对自己那么钟情。当然他的内心里,真的还不想打脱与文静的关系。

    短信把他的心搅扰得很乱,却也非常兴奋。她拿文静和艾丽、席艳丽比较了一下,各有所长,谁也舍不得丢,但要是三者选一的话,还是得选文静,因为文静有职有权,最安全。

    可是稍微冷静了一下,他就想到了范霞。一想到范霞,他心里就有点过意不去。这么多年来一直倾心于她,并准备跟她过一辈子,怎么能背着她做这样的事情呢?

    今天的事情做得真糊涂,刚才的想法也真混账,所发短信就当是逗着玩儿的。

    065:相互猜测

    065:相互猜测第二天早晨吃早点时,浩天坐在饭桌旁,表情很不自然。范霞还以为他知道了她要回村里去心里不高兴,于是说:“你昨天晚上一回来就要睡觉,我也就没跟你说。我跟我妹妹两三年没见面了,她今天坐飞机回来,住一夜就要去北京,我不回去实在是不行。”

    浩天并不知道这回事,听范霞这样一说,心想正好想回去,但他没表态,只顾吃饭。

    浩天母亲见浩天没有回答范霞,以为他是还想住几天,不想走,遂也劝说道:“昨天晚上你还没回来那会儿,你婶子接了她妹妹的电话,说要回来。我也是不想叫她走,真还有好多话想跟她叨拉!正好遇到这么个事情,今天不回去不行吧!”

    浩天父亲赶紧接着说:“我把存折让你婶子带上了,回去以后赶快把租金给给租赁地的人家,咱们说话做事甚不甚要讲信用。回去以后你就张罗盖房子,等国庆节放了假,浩云回来看住门市,我跟你妈回去看一看。

    “盖房是你回去要做好的第一件事,这件事你一定得做好。你婶子可以帮你,可是不可能代替你,你自己能做的你就自己做,不要总是靠你婶子。有些重要的事情,要事先跟你婶子商量好,不要做坏了才去找,那就麻烦了。”

    浩云看见浩天傻呆呆地不说话,遂说道:“我明年暑假回去看你盖成了什么样儿的房子,种成什么样儿庄稼了?你最好种上点儿西瓜和小瓜子,不能多种少种一点也行,我最爱吃咱们村的地里长起来的瓜。你可不要花了钱把地给荒了!——你是不是后悔了?脸色怎么是这个样子?”

    “脸色什么样子?可能是昨天跑了一天跑得有点累了,你不要取笑我好不好?”

    浩天对浩云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就说么,我哥应该是‘志之所向,无坚不摧’才对呀?怎么会后悔呢?”

    浩云见哥哥脸上有了笑容,夸了一句。

    “那当然了,你哥可不是前说话后拉钩的人!”

    浩天说完,把碗底里的粥喝完,擦了擦嘴,抬头问范霞,“那咱们几点走?”

    “要不咱们吃了饭就走吧,——你说呢,浩天?”

    范霞觉着浩天不称她“婶子”不妥,目光也有些含糊,于是特地加了个“浩天”用长辈对晚辈说话的口气说。

    “行!”

    浩天体会到了范霞的用意,没看范霞,一边往起站,一边很痛快地回答,然后就到书房里整理他的东西去了。

    范霞的东西早已准备好,她把包拿在手里,站在沙发边儿,表现出了急着要走的样子。

    浩天父母要范霞不必着急,坐在沙发上等上一会儿,于是又跟范霞说了些给她添了麻烦的话,并再三强调有甚需要帮忙的一定做声。范霞要他们不必多心,也用不着安顿。

    浩云由于没跟哥哥说成几句话,又想她很快就要开学了,国庆节回来还得看门市,暂且见不到哥哥,心中不免有些不快。

    但毕竟长大了,因此心里的不快没有外显,只是安顿哥哥不要只顾忙连个电话也不给她打。浩天笑了笑说:“哥哥会给你打的,你要是打来,怎么忙也得接你的电话。”

    “我不给你打,就等你给打,”

    浩云故意说。

    “好,我肯定给你打!”

    浩天正要往门外走,忽然停下对浩云说,“你只有一年就毕业了,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听不听由你,你可不要找远路的男朋友。将来就在高家湾找上一个,离爹妈近一点!”

    “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人家的事情自有人家自己管。你妹妹的事情,我跟你妈也不管她,爱远爱近,你们都走远了,我和你妈照样活得很好,我们不牵累你们!你快走你的吧,看你今天这个样子吧,倒挺揽事的!”

    浩天父亲说完,打了个让他走的手势。

    浩天母亲又叮咛了浩天两句,浩天才开门出去。范霞不让浩天父母和浩云往外送他们,于是再次打过招呼,就跟浩天进了电梯。

    一进电梯浩天就把范霞抱住了,范霞赶紧推开他说:“你是不是有了病了?你该看看病去!——照你这么下去,你很快就把身体拖垮了,你没看见你这两天脸色明显不如那两天好看了!”

    范霞这句话就像一瓢冷水兜头浇在了浩天的身上,浩天硬起来的下面马上就缩回去了:“我怎么就有病了?原来你是把我看成病人了?”

    范霞看都没看她,也没再说什么,脸上表现出了嗔怒的样子。

    浩天意识到不妙,心想是不是她知道了他跟文静和那两个年轻女女的事了?于是心里更加后悔昨天不该做那事。

    出了楼梯,她让范霞到路边儿等他,但范霞没听他的,却跟着他到了车库旁,彼此都没有说话。

    浩天把车开出来,范霞坐上去,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出城之后,谁也没有开口。

    浩天的心里是琢磨下一步该怎么好好儿对待范霞,以弥补自己的过失。

    范霞则告诫自己对浩天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千万不能依着他的性子来。她的第六感觉告诉她,她跟浩天的关系已经被人发觉,尽管还是模模糊糊的。

    求稳,求坦然,这是她追求的生活目标,****对于她这样一个年龄的人来说,是可以用理智来控制的。她不跟浩天这样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她暗下决心,必须把握好自己,控制好浩天。

    浩天还是从来时的路返回。范霞有心说走高速,但想了想却没有说,她暗自想,从现在起,不能再随便地跟浩天说话了,她在她的面前得像个“婶子”“凭你的条件,真的不愁找一个好对象,你还是找一个年轻的好!”

    范霞用很平和的口气对浩天说。

    “你怎么说起这话来了?什么意思?”

    浩天听了很不高兴,反问范霞。

    “我说的是真心话,没什么意思,我是你的‘婶子’,我是替你考虑。”

    范霞解释道。

    “你说的好听,是为我考虑,那你以前怎么就不为我考虑?”

    浩天的话很尖锐。

    “我以前做错了,现在改过来不迟吧!”

    范霞严肃地说。

    “你以前没错,是现在错了。”

    浩天带着极不满意的腔调说,“你就一点儿都不原谅人吗?”

    “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又没说你做错,我是说我做错了!”

    范霞的口气也硬了一些,她是第一次对浩天口气这样硬地说话。

    浩天见范霞如此,一时无语,心想昨天晚上的事,她肯定是知道了,不然不会一下子就变了个人似的。可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忽然想到他的手机是文静给了她的,只可能是文静跟她说的的。

    范霞见浩天不说话了,心想你爱说不说,反正不能依着你的性子来了。

    当车走到她们来的时候经过的小旅店,浩天停下了车,侧过脸对范霞笑盈盈地说:“咱们再住旅店吧,山沟沟里的风景多好,住下再好好地看一看!”

    范霞理都没理他,心想,这个人真的有病了,任由他,每天甚也不用做了。

    浩天见范霞不理他,觉得对他的意见的确大了,看来一时三刻扭不过头来,遂没再说什么,就发动了车子。

    “慢慢来吧,”

    浩天边开车边想,“不愁叫她高兴起来。”

    “你们小区的花和树那么多,也不知道是哪买的苗子了?咱们村里的地育苗养花最好不过了,就是不知道怎么育怎么养怎么卖,这次回去,咱们得当回事地打听问询一下,我看肯定比种庄稼强。”

    范霞见浩天大半天不说话,于是试着改换话题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