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起来。《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但她怕自己一旦回到村里以后,主意又会改变,因此她不敢对浩天做保证,只是心底里有了总有一天会离的打算。可是什么时候离,她也拿不准。

    浩天见她有些难为,于是说:“这样吧,我再找个地方住吧!住在你的家里,总会有闲话的。”

    “不行!我不怕闲话,我主意已定,半个月之内,我一定离婚。”

    范霞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忽地坐起来,脸上放着坚毅的光。

    这使浩天感到很是吃惊。其实浩天不知,女人尤其是像范霞这种性格执着的女人,跨出一道门槛很不容易,一旦跨出之后,就更为坚定。

    “你怎么突然这样说话?”

    浩天不解地问。

    “我既然跟你说了,你就看我的行动吧!畅玉明天就要走了,他走后,你就住在东间,你也知道东间的厨房跟正房里的储藏室有哥门。晚上,要不你去我的房间,要不我去你的房间,畅鸿运他不要想再动我一下了。”

    范霞的话掷地有声。

    “那要是叫他发现了咱们两个的事情,不依不绕了怎么办?”

    浩天觉得这样不妥。

    “他如果是那种男人的话,我也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他要是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他不主动提出离婚,我提出来。”

    范霞说,“以前的我,就跟你说的那样,是前怕刀子后怕狼,我现在甚也不怕了!”

    “本来就没什么可怕的么?”

    浩天紧紧地抱住范霞说。

    “其实,我跟你说句实话吧,我的心底里是怕你年轻,容易变心,直到今天,我才完全相信你了,我真的感到很幸福的!”

    范霞娇媚地说。

    “这就对了,你要是不明确地表态的话,我干事业也干不在心上。可是你这种重视名誉的人,我很怕你改变主意,尤其是遇到人们冷嘲热讽的时候。”

    浩天说。

    “你这话说的是对的,说明你还是了解了我,可我告诉你,你只了解了我的一面,还不了解我的另一面,我是说一不道二的人,别看我是个女人。”

    范霞说。

    “那就好,我明告诉你,我真的不能再久等了。”

    “你就放心好了,到今年过大年的时候,我就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婆了!”

    “到那个时候,你肚子里给我怀了个小宝宝,挺起了大肚子!”

    浩天说着在范霞的肚子上划了一个圆弧线。

    “那我可不敢保证,说好了,我真的很可能不生,你不要后悔的。”

    范霞说。

    “你不可能不生,你要是不生,那我不怨你,只怨我这个驴丢子白长了!”

    浩天说着就叫范霞给他抚摸下面那团软肉。

    范霞用手揉了几下,软肉就硬起来了,可她看了看表说:“愣货,快11点半了了,咱们吃上点儿饭回家吧,明天你还得送畅玉。”

    浩天也觉得该是走的时候了。两个人穿好衣服,把房间稍微收拾了一下,算了账,吃了饭,很快就上路了。

    路上,范霞安顿浩天,回去以后要主动跟高健联系,看什么时候能开始盖房,并商量具体办法,遇到不好解决问题的再跟她说。再就是把存折拿上,尽快把钱给签了约的人家的主事人发下去,至于怎么发也自己想办法。

    范霞说她毕竟是个妇联主任,有一大摊子工作需要去做,不可能代替他做所有的事情。浩天也乐意这样做。

    浩天说他已经给高健打过电话,高健说还得再过几天才能回来跟他具体协商盖房子的事情。他说他明天把畅玉送到学校以后,就独自挨门挨户地给把钱送去。

    第二天,浩天送畅玉,仙梅也要去。范霞不想让仙梅去送。可是畅玉不听她的话,偷偷地告诉仙梅在村外等着。其实也不是畅玉要叫仙梅走,是仙梅硬要去。浩天知道范霞是防范仙梅跟他在回来路上有不轨言行,但他绝不会出丝毫差错,就把仙梅拉上一起送畅玉。

    在回来的路上,仙梅观察浩天的表情,听浩天的话语,对她丝毫没有一点儿意思,于是暂时打消了找浩天的念头。浩天打算叫她做公司的会计,让她好好儿地看看书,跟甄****两个在一起研究研究,最好跟老会计学习学习。

    从枕山市里回来,浩天把仙梅送回家回来,范霞还没下班。他洗了一把脸,躺在床上,就琢磨起了关于唱戏的事情。他想一定得唱一台戏,因为这对提高自己的声誉极有帮助。

    他准备到大街上找点闲人,跟他们说一说关于唱戏的事情。可刚走到大门口,接到了范霞的电话。范霞知道他回来了,高兴地说她马上就回来,问他想吃点甚,他说吃甚也行。

    既然范霞要回来,就待她回来先问问她再说吧。返回身,还没进屋,就听见了手机来短信的声音,一看是文静的,心想这个女人简直是**疯了,哪里像个官太太?自从浩天回古杨村,文静几乎每天都要发两三条短信给她,大多是试探的话,但也会委婉地说些暧昧的话。

    人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了,女人变坏就有钱了”浩天觉得这话未必完全对,其实女人有钱也会变坏的。浩天那几天接到文静的短信,每次都会简单地给他回一条,并不表明态度,也伤她的自尊,今天他不理她了。

    除了文静,艾丽和席艳丽也都给他发过,艾丽发过两条,席艳丽只发过一条,他都告之以盖房子忙,她们就不再发了,可这个局长太太倒好,每天好几条地给他发,他想她真是太无聊了。

    浩天回到屋子里,等了一二分钟,范霞就回来了,她一进屋就满面春风地对浩天说,我还以为你拉上那个杜仙梅游五台去了。浩天说:“那是未来的儿媳妇,你说些啥话呀!”

    “行,你经得起考验,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莜面吧,好长时间没有吃了,我也香了。”

    范霞情绪饱满地说。

    “你要是不嫌麻烦就做吧,畅玉他爹回来不?”

    浩天说。

    “他要是回来的话,就提前给我打电话,这会儿了还没打电话,肯定是不回来了。”

    范霞说。

    “自从我回来,他就很少回家,是不是他有了感应了?”

    “谁知道他是不是有感应了,反正你是我的人了。”

    范霞喜滋滋地说。

    “啊呀,好!这下我可以不用忌讳地叫你‘老婆’了吧?”

    “嗯,可是暂时你还不能对着人叫,没人的时候,你爱叫甚,叫‘奶奶’也行!呵呵呵——”

    范霞今天显得特别的开心。

    “奶奶!”

    浩天顽皮地当下就叫了一声,然后揉起了范霞的一只乳房,“奶奶真好!”

    “快不要发顽了,我快点儿做饭。”

    范霞说着就蹲下身子从橱柜里挖莜面。

    “霞霞,咱们真的写上一台戏吧。”

    浩天说。

    范霞随即道:“行!我给你往出拿钱。”

    “你有钱?”

    浩天问。

    “你不是给了我存折么?莫非是空折子?”

    范霞笑着说。

    浩天凝视着范霞干起活儿来的优美身姿,说:“那是我给你的私房钱,你舍得拿出来写戏?”

    “呀呀!我的亲老公不会给上我那一点儿钱以后就再也不给了吧?——你的折子上真的是多少钱?”

    “不多一点儿,20万。”

    “20万还说不多,好大的口气,我这小老公真厉害!”

    范霞一只手端着电热壶,一只手拿着筷子欣喜地说。

    浩天看着范霞的高兴劲儿和干起活儿来的麻利劲儿,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

    “老婆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这是我自从回到古杨村,看到你最高兴的一天。”

    “是么?我今天在网上看了,你不是病,是****旺盛。我还得到个信息,县里和市里都非常支持种植业,盖起房以后,我跟你到县里有关部门跑一跑。我想咱们头一年种青储,养一养地,打上一口井,买上些机器。第二年再开始育苗养花种蔬菜,咱们一定得建成绿色种植基地。我今天跟赵昀说了,赵昀很支持,我还跟赵昀说了我想离婚的事,赵昀也很支持。这么多的好事,你说我能不高兴么?”

    范霞一边和莜面一边兴奋地说。

    浩天拍了一下范霞的屁股说:“看来你做我的正式老婆为期已经不远了,我老婆的那片地完全属于我了。”

    “什么时候不是属于你的?”

    范霞深情地看着浩天说,“你只是出生得晚了一些,你的那块地被别人临时种了几天罢了。浩天,我跟你说个真的,别人都戴套子,只你没戴过一次。”

    “不会吧?”

    浩天有点不大相信。

    “你18岁以后,我就从来都让他们戴套子,我要是说谎,天有眼,天打五雷轰。”

    范霞指天为证。

    “你真是老天赐给我的老婆。这回我相信你说的命了。”

    浩天顽皮地又在范霞脸上亲了一口,“你做了我的老婆,你打算怎么洒退老赵?”

    “我自有办法了!”

    范霞停住手里的活儿,用一种很自信的眼神看着浩天说。

    “老赵要是给我往头上戴绿帽子的话,我敢把他的头砸碎!你信不信?”

    浩天做了个用拳头砸的手势说。

    “老赵能不能给你戴上,关键在我,当然与你的表现也会有关系,你说是不是?”

    “那当然,我镇不住老赵不行呀?老畅不就是镇不住人家才戴上的么?”

    “这话你说对了,老畅连我也镇不住,还能镇住老赵!”

    “那我能镇住你么?”

    “那就看你的了!”

    范霞已经和好了莜面,开始推窝窝。

    “不说这个了,我现在正式宣布,我不戴绿帽子。”

    浩天半开玩笑半实说。

    071:把他放倒

    071:把他放倒饱饱地吃了一顿莜面,睡了一觉醒来,浩天就到村委会把写戏的想法告诉了村长,当时党支部书记也在,两个村官对他大加喝彩。村长是个爱红火的人,最近几天正考虑如何筹资唱戏,浩天一说,乐得嘴都合不拢了,他马上就打电话跟村里几个爱红火的人说可以出去写戏了。

    村长打完电话,浩天向支书和村长询问起关于盖房子的事情。支书和村长告诉他,现在在旧房宅基地上建新房,每家给补贴1万块钱。

    从村委会出来,浩天径直来到范霞爹妈家里,范霞父亲正在院里清扫,见浩天来了,停住手里的活儿,满脸堆着笑地跟他打招呼:“浩天,你从哪里来的?”

    浩天说:“我刚刚在村委会听支书和村长说,拆旧房盖新房,国家给补贴。突然想起旧房椽檩拆下来不能盖正房,把这南房拆盖一下吧,我看见这南房是土房子,又低又小又破烂。今年把南房拆盖了,明年住在南房里盖正房。”

    范霞父亲说:“盖南房倒是省点钱,有拆下来的椽檩管够了,砖瓦也用不多,我也正打算明年盖,可盖正房,我可是没那力量。现在咱们村里盖正房,像样的人家要么就不盖了,要盖就是钢混结构了,钢筋、水泥、石头、沙子、砖,运费,手工费,没两个好钱真盖不起来。”

    “今年先把南房盖起来,明年盖正房。我有个想法,您看行不行?我看见您的身体壮实,想让您给我搭照一下工程,我会补报您的。”

    浩天说。

    “看你这个孩子说了些甚话了,爷爷给你帮忙是应该的,没问题,我这身体一点儿毛病也没有。”

    范霞父亲说着把拳头攥起来,用力曲回,二头肌成了一个大圪蛋,浩天用手一按就像一个铁圪蛋:“爷爷的身体真的好棒!”

    于是浩天立即作出决定,让范霞父亲,今年盖南房,明年盖正房。范霞父亲笑着说:“现在盖五间正房,间架稍微大点,连装修没有一二十万难能盖起,国家补贴上1万,连个零头也不够。”

    浩天十分慷慨地说:“范主任帮了我多大的忙,不够的部分我包了。”

    范霞父亲觉得这孩子是开玩笑,浩天立即给范霞拨通电话说这事。范霞在单位忙乎完以后,来到父母家里一商量,就拍板了。

    浩天跟范霞在将要回去的时候,一出院就听见戏场里人生嘈嘈杂杂,于是浩天说想到戏场看看,范霞说:“你想去就去吧,我回去做饭,早点回来,今天晚上只有咱们两个了。”

    浩天看着范霞走去的身影,想着今天晚上的美事,兴冲冲地向戏场走去。

    戏场里人们都在议论唱戏的事情,有说这么些钱能写好戏了,有的说这几天正是唱戏的好机会,庄稼地正好不太忙,有的说唱戏这几天叫高健给工人们放上几天假叫男人们回来走一走,有的说这个亲的能来,那个来不了。

    浩天快到人们跟前的时候,大家就争着跟他打开招呼了。他一边接应着人们的问话,听见村长对众人大声说话了,人们见浩天侧耳听村长说话,就都安静地听起来。

    村长说:“在场的人,你们好好儿听着,今天开始你们就互相通传,范大已经跟晋中青年晋剧团说定了,咱们村18号起唱,24号末唱,唱13场戏。戏是浩天出钱,谁家也不用花一分钱,戏是相当好的戏,要文有文,要武有武。这回把各家出聘到外村的闺女都叫来好好儿聚一聚。”

    村里唱戏有个习惯,总得把闺女们叫来,这也正好是聘出去的闺女们相聚的机会,平时是你今天来,她明天来,很难许多人都碰在一起。

    聘出去的闺女们一到唱戏,能来尽量都要来,唱得时间长了,即便因为忙不能把戏全看完,也总得来走上几天。有的还互相打电话约定,哪天来哪天走。近年来,村里又形成个习惯,闺女们来了,或多或少得出点写戏的钱,有钱的多出,钱少的少出。于是有些闺女家里钱比较紧困,怕来花钱就找点理由不来了。村长的话显然是针对有些怕花钱的说的。

    “范大是谁了?”

    浩天问他身边的吕文说。吕文告诉他范大就是乡妇联主任的大弟弟,是周围爱耍钱的人给起的绰号。

    村里好多年轻媳妇浩天都认不得,她们在村长说完话以后,说说笑笑一起围过来跟浩天打招呼。浩天一一问过他们是谁的媳妇,叫什么名字,其中长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