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做生意,生意不好做了才来古杨村种地落站下的。《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你怎么还知道我们家的底里?”

    浩天惊奇地问。

    “我问我爹了,我爹跟你爹关系不错,听你爹说的。我爹说你爹爱看书,爱写字,文化不高,修养不低,能文能武,还说你回村里种地了不起。你爹打出去,你又打回来,给浩家争光添彩。”

    仙梅借他爹的口夸赞浩天。

    “古杨村坟地里立祖的,是我的高祖浩宏,当年领了大海二海三海弟兄三个出口外,凭烧砖的好技术,砖窑开得相当不错,据说周围一带也挺有名,后来砖窑烧出一窑红砖,坏了声誉,砖窑就给倒塌了。砖窑倒塌后,用攒下的钱,租房子做起了小生意,苦心做了两年生意,又攒了些钱。就在县城买了房子,把全家人都搬到原田县城居住了。

    “民国三年,时局动荡,土匪横行,客商减少,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全家人就来古杨村买了些地定居下来了。我老爷爷排行老大,小名大海,大名浩雄业;他的二弟小名二海,大名浩雄风,三弟小名三海,大名浩雄才。

    “我爷爷浩亮是单传,到我父亲这一代,又是单传。现在把家都搬到枕山市的浩成事是我的叔叔,也是单传。他的老爷爷是浩雄风,爷爷叫浩明。我三老爷爷浩雄才,解放前就去了后山,在后山安葬了我三老爷爷的后人,多年没有回来上祖坟了。到我父亲这一带古杨村浩家只有弟兄两个都到了外面。我回来种地,其实是继承祖业种地来了。”

    “可是人们对你回来有挺多说法,夸赞的不少,说二话的也不少,这两天传出了更为越不好听的话,你也不知道听见了没?”

    杜仙梅琢磨了半天该不该说,最终还是说出来了。

    “什么话?”

    浩天问。

    “有人说你跟畅玉他妈不清利。”

    杜仙梅直端端地说。

    “是谁说的?”

    浩天心里有点儿吃惊,但内心里还挺高兴的。

    “你就不要问是谁说的了,我倒是要问你会不会有这回事情?”

    “你想会不会呢?”

    “我想不会的。”

    “为什么?”

    “绝对不可能的,你又不是疯了?”

    “可是为什么人们要说呢?”

    “我也是奇怪,会不会是乡长造的谣呢?”

    “乡长跟畅玉他妈是把子,对吧?”

    “明的,谁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住在他们家,他猜测下的。不过,这也说明,畅玉他妈有那种毛病,你可得小心啊!”

    “是么?其实你得告诉畅玉妈叫她小心。”

    “你是不是爱了人家了,那倒的确是有魅力的女人。”

    “你也是这么说?”

    “坏蛋,你爱一个40多岁的女人,不嫌羞?”

    “有些五六十岁的男人还爱十八九岁的女人,你问问他们羞不羞?”

    浩天说。

    仙梅听出是说她爹了,脸一红说:“那是人们瞎说!”

    “那你觉得说我的话该是真的吧?”

    仙梅“咯咯咯”地笑了,她很单纯,别看父亲做了些不够说的事情,可仙梅跟她母亲一样,很纯真。

    “我问你一件事情,你是不是以为我现在跟畅玉找对象,肯定能找成?”

    “为什么就找不成呢?”

    “我真的不想找他了!”

    “你找了畅玉多好,那么好的婆婆,那么好的当人,找了你肯定享福!”

    “可是你就真的看不起我么?”

    “我怎么能看不起你呀!可是你想我能么?”

    “我知道畅玉他妈帮你的忙不少,可是那跟找对象有什么关系呢?”

    “傻话,能没关系?也许是我们没有缘分,你就一心找畅玉吧,找了畅玉,你的工作问题很好解决。你爹倒是也有一些人际关系,可要是有了畅玉他妈的帮助,再花上些钱,找个好工作就没问题了。我那天说帮你花钱,其实就是看在畅玉他妈的面子上的,我说话是算数的。”

    浩天安慰仙梅。

    仙梅无言,她只是说一说而已,这些天来,她已经看出浩天的确对她没有一点意思。

    不过,仙梅还是希望浩天注意一点儿名声,于是又说:“我刚才说人们互相传的闲话,没有的事情,也要注意着点儿。”

    “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不怕人们说。”

    仙梅以为人们都是瞎扯,因此浩天不怕说,于是说道:“那倒也是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过,还是注意着点好。”

    县城很快就到了,仙梅眼睛注视着路边,浩天已经看见了前面摆放着的石碑。

    仙梅跟浩天把刻碑的事情定了以后,到大街上转了一圈,买了一点化妆品就回家了。化妆品是浩天出的钱,他说是感谢仙梅能够说给他消息,希望她以后还能及时告诉他有关消息。仙梅保证,只要听到了,绝不会藏在肚里的。

    浩天回到家里以后,范霞脸上掩饰不住的不悦,被浩天看出来了。

    “你今天去乡里碰到什么难事了,是不是赵昀给你颜色看了?”

    浩天关切地问。

    “没有,他能给我什么颜色?”

    范霞强打精神地说,“我叫你整得受不了了,刚开始不觉得,走到办公室以后,下面疼得不行,下班后担心走不回来,人们肯定看出来了。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好多了。”

    范霞纯粹是撒谎,她在去乡政府的路上,走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欢快,心里还想,上了油的轱辘转开就是活套。

    她虽然被浩天猜出来,可她不敢跟浩天说实话,她怕把事情闹大,心想能埋藏就尽力埋藏,以后知道了,就好说了。

    上午,范霞到办公室不大一会儿,赵昀就进去了。赵昀一进门就说:“这几天,你是不是丢了魂了?那个帅小伙子不错吧,很有魄力的。你的眼光真不错,你有了这么好的把子,该是辞退我的时候了吧?我老了,比不上小伙子有劲儿了!”

    “你没头没脑的,说些甚话了?”

    范霞听见赵昀这样说,心里一下子就打了一个结。她知道赵昀这人心眼很多,也很歹毒。

    但她也知道制服赵昀的一个最好办法,就是顺从他。她除了用这个办法拿住他,斗心眼根本斗不过他。至于浩天,他说话做事嫩得很,说大话和床上的功夫行,可斗心眼他跟赵昀相比还差得很远,于是说:“你不要绕弯子,有话直说吧!”

    “今天晚上可以么?忙完了没有?”

    赵昀看着范霞穿了皮凉鞋****子的好看的脚说。

    “一言为定!”

    范霞一边忙手里的工作,一边回答。

    赵昀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我说人们是瞎说,人们还说是真的,现在的人尽爱造谣。我几点去好?

    “我给你发短信,不迟不早,适时最好。”

    范霞回答。

    “行了,我会很快辟谣的。”

    赵昀走到范霞身边,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

    范霞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想到了仙梅,她打算把仙梅叫来作伴。

    可是,她觉得这样做会使浩天不高兴的,但是比较之下,只能这样做,于是她反复考虑该怎么哄一下浩天。

    终于想出来个哄法,这个哄法,浩天听了不会有多大的怀疑和不快。

    但是办法虽然是想好了,可心里很是难受。因此她的眉头不由地皱起来,看见浩天后,越发感到心里疼痛。

    但她不得不把自己想好的哄他的话说出来。浩天顿生怜悯之意和后悔之心,于是说道:“好好休息几天吧,我也要集中精力为盖房子的事情忙乎了,这几天我不再纠缠你了。”

    “我想把仙梅叫过来跟我做几天伴。人言是风,刮得人呛不住。待唱完戏,仙梅订婚,畅鸿运离了婚,就不怕人说了。”

    范霞跟浩天商量说。

    浩天非常赞同地说:“好主意!仙梅今天搭顺车跟我去县城了,路上我问询她跟畅玉的关系,觉得很不成熟,你这个当婆婆的,得从中好好儿地帮助一下。她找工作花钱的事情,你再跟她说一下,这个很关键的,现在年轻人谁不想好一份可心的工作?让她在咱们盖房子的时候帮助记一下账目的事情,你也说一下。今天在路上说我们家祖上的事情多,我忘记跟他说记账的事情了。”

    079:急中增胆

    079:急中增胆吃过饭,浩天又要亲范霞。范霞看到浩天急切的样子,心里想,也难怪浩天,他这几天是一种年轻人度蜜月的心理,他也真是可怜,总是受到干扰,不能尽兴。其实她未尝不想尽兴呢?于是就跟浩天在走廊上紧紧地抱在一起尽情地亲吻了一顿,那甜蜜的感觉充满了两个人的心头。

    范霞想,她和浩天范霞之间的关系想要名正言顺,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她深深感到,好些事情总是那么变化莫测。但有一点,她是越来越坚信不疑了,那就是她深爱着浩天,浩天也深爱着她。

    她与他亲吻之后,怜爱地对他说:“今天你也应该差不多了,好好儿地睡上一觉,歇歇身子。”

    浩天点了点头,没有立即走。他要帮助范霞整理饭摊子,因为他发现范霞走开叉着腿,心想上午被他弄得够呛了,于是凑到范霞身边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两腿间说:“这里是不是有点疼?”

    “现在好多了。这是家里只有你,我才敢这样走。要是有别人,我就是再疼也不敢叉开腿走。”

    范霞见自己故意做的这个动作,使浩天深信不疑了,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

    浩天帮范霞把饭摊子收拾好,亲了一口范霞的脸蛋,就乖乖地到东间睡觉去了。

    范霞洗完锅碗,也到东卧室也睡了一觉。范霞睡觉好,很规律,心里有了愁闷事情,有些人睡不着,她反而睡得更香,这对她的身体极有好处。

    范霞极喜欢关汉卿的《一枝花?不伏老》她常常自己以“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来调侃自己,给人的感觉总是洒脱乐观。

    这乐观的心态与规律的睡眠相辅相成,使她常常精神饱满。她一觉醒来,见浩天还睡着。这几天,她发现浩天的睡眠也相当好。他固然是年轻贪睡,可儿子不也年轻么,可他的睡眠就很差。

    范霞知儿子特别喜欢仙梅,甚至有些神魂颠倒,因此本来睡觉不好,因为仙梅属于左右摇摆状态,越发惆怅得不好睡了。

    但范霞认为,仙梅虽然想找浩天,但浩天丝毫没给她漏空,因此她也不敢过分。她很了解仙梅,觉得仙梅不愧是老师家庭教育出来的,很规矩,而且随了她母亲的性格,很单纯。

    由于这个原因,她觉得仙梅找浩天应该是有把握的,用不着像浩天说的那样加心在意。但今天浩天强调让她助一助,她觉得也是对的。尤其是为了尽快让仙梅跟畅玉订婚,从中助一助更是必要的,再说这对加深婆媳感情也是一种很好的铺垫。

    范霞看了看表,怕惊了仙梅的午休,就打算到办公室再给她打电话。

    她上班时,一进乡政府大院,正好看见了新来的女****李丽清,穿得时髦裸露,心想赵昀这个人也真是太贪了,有了这么好的年轻小蜜,还是要在她的身上打主意。

    仙梅接到范霞的电话,有点喜不自禁。她提前来到范霞家,可是范霞的院门锁着,于是给浩天打了个电话,问问他在哪里。

    浩天原来锁住门在家里看电脑,仙梅进去以后对浩天说:“闭门学习,精神可嘉呀!”

    浩天见仙梅把上午穿得黑色紧身裤脱掉,换上了一身连衣裙,就像一个小姑娘似的,很清纯。于是端详着说:“这身衣服穿得真漂亮!”

    浩天其实只是随便夸了一句,可把个仙梅夸得心潮激荡了:“你喜欢么?”

    “当然。”

    浩天的这句话本来也是很随便的,却深深地印在了仙梅的心里。

    浩天只跟仙梅谈论网上看到的新闻,说起了甘肃省舟曲县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的消息。

    浩天说:“现代科技这么发达,千里眼,顺耳风,都实现了,可就是呼风唤雨没有实现。什么时候实现了呼风唤雨,那就好了!”

    “你说什么?”

    仙梅没有跟他谈论这些的意思,没有仔细想,因此没弄清是在说什么。

    “电视不等于是千里眼么,一双眼睛能看到多么远的人和景,电话不是顺耳风么?呼风唤雨,就是说人能够控制大自然,想让刮风就刮风,想让下雨就下雨。风和雨随人的愿望来去,那不就从根本上解决了自然灾害。像舟曲这洪水造成的泥石流灾害不就没有了么?”

    浩天兴致勃勃地说着。

    “你也真能异想天开!”

    端庄秀丽的杜仙梅站在浩天的身旁,看着电脑说。她在浩天面前不再紧张,且表现得非常稳重大方。

    浩天嗅得到她身上的馨香气息,但他极力控制着自己,他把她看做范霞未来的儿媳妇。仙梅的话琢磨起来好像是在说他,他机智地回答道:“人总得敢想敢做,不敢想不敢做,哪能成就大事。”

    “怪不得你放下舒服的城市生活不过,偏要回到村里过乡巴佬生活?”

    仙梅话里带着一些贬斥之意,自然是想激他说些真心的话。

    “乡巴佬怎么了?你不就是乡巴佬生的么?乡巴佬朴实,朴实是最宝贵的品质,好多大官、名人的父母不也是乡巴佬么?就像你妈,她能生你这样清纯的女儿,多么伟大啊?像咱们的妇联主任,不也是乡巴佬么?多么优秀!你们要是做了婆媳,那可真是珠联璧合呀!”

    浩天在赞美仙梅的时候没有忘记赞美范霞。

    在仙梅的心目中,范霞的确是一个值得敬重的人,尽管她知道,乡长养活着范霞,但按照村里人的说法那是必然的。人们说慢不说是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过去,长得好的女人,男人没本事,疲软,被有钱有势的人养活上,也是常有的事情。

    “你是不是来村里是走个过场,种上几年地就又要回城?”

    仙梅见浩天仍然那么矜持地跟自己说话,仍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对自己的热情来,就这样问道。

    “说不准,我爷爷的爷爷从口里到口外,又从县城到农村,我爷爷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