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的弟弟从口外到口里,是从农村到了县城,我父亲又从农村跑到了不大不小的城市,我又从不大不小的城市回到农村,这人是活的,长着两条腿,可以到处跑,这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轮回的。《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浩天逗仙梅说。

    仙梅听着浩天风趣的话,觉着浩天的性格的确是很有特点的。浩天身上好像有一块磁,吸引得她眼睛始终不离他,看着哪里也怡心。

    浩天回头看了一下仙梅,方才觉着自己坐着让仙梅站着不妥,于是说了句“你坐在这儿看看电脑吧”就起身腾开了椅子。

    仙梅没有客气,浩天一腾开她就坐上去说:“你还懂得给我让开,不愧是老板!”

    浩天没有答话,他发现仙梅端坐在椅子上很好看,她的臀部压在椅子上,现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太美观了,看了几眼,赶紧移开了视线。

    “畅玉他妈快回来了,你想玩儿祖玛游戏,从桌面一点就开了,我到院子里活动活动,坐得功夫大了,腰都麻了,”

    浩天说着就到了院子里。

    仙梅打开祖玛游戏,一边玩,一边想,浩天的心事大,人家心里肯定还是想找城市人的。

    浩天到院子里踢踢腿,伸伸臂,弯弯腰,活动了不大一会儿,范霞就下班回来了。

    “仙梅来了,”

    浩天一看见范霞就报告。

    “来功夫大了?”

    范霞表情很不轻松地问浩天。

    浩天虽然觉察到了,但见范霞走开很利索,扭动着腰肢显得更好看了,于是回答“来了也不大一会儿”后,立即低声问道:“不疼了?”

    范霞怕已经走到台阶前,怕仙梅听见,点了点头,一边问他“仙梅干甚的呢?”

    一边就进了东间。

    “呀!我只顾玩儿祖玛,还没听见回来!”

    仙梅听见门响,看见是范霞,连游戏也没关就站起来说。

    范霞遂叫仙梅到大房客厅里,给她倒了水让她喝,自己就到厨房张罗着做饭。仙梅喝了一口水,就站起来到了厨房,她要帮范霞做饭。

    在仙梅的搭帮下,范霞很快就焖熟了米饭,炒熟了两三个家常菜。

    三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吃完饭,浩天就到他的屋子里在电脑上玩起了象棋。

    范霞心里很困乏,今天的事情该怎么办?她让仙梅看电视,自己就慢悠悠地洗起了锅碗,她边洗锅碗边思索。

    她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心想如果不吱声地叫赵昀来,哪能做得那么秘密,要是叫浩天和仙梅知道,他们肯定会对自己有看法。

    可是不让赵昀来吧,已经答应了。答应的时候,没有想得太多,可是随着赵昀要来的时间的迫近,她的心里顿时慌乱起来。

    她想着想着,就出了一身冷汗。洗完锅,她赶紧到卫生间空坐在马桶上冷静心情,她胆子突然壮起来,马上就想出了一个办法。

    她从卫生间出来,从容地到客厅里挨住仙梅坐到沙发上,抓住仙梅的一只手语重心长地说:“我有句话很想跟你说,我觉得不说不行。你现在长大了,虽说年轻,经历的事情还不多,可毕竟是女人,我觉着跟你说了我的心里话,你能理解我。”

    “你说甚话我们都想听的,不光是我,村里人也都说你说话总能说在人们的心上。”

    仙梅回头看了一眼范霞,觉得她的眼神与以往不同,显得特别明亮有神,且放着一种真诚的光。

    范霞用非常诚恳的口气对仙梅说:“那是我当妇联主任帮别人做思想工作,可轮到自己头上,总是觉着没有说服力,好在人们都理解我,我心里还好受些。我今天要说的,是跟任何人也没有说过的,就是我母亲我也没说过。我就少绕点圈子,直说了。

    “我跟赵昀的事情,你肯定听说过。你也知道人家是地头蛇,畅玉他爹又疲软,顶不住门户。赵昀在我名下,死缠硬磨,威胁利诱,软一套硬一套,我不得不依从。这么多年了,人家倒是对咱们挺好。可是事情总得有个结了。

    “今天上午他跟我说了,又要来这儿,我当时没敢拒绝,可我现在打好主意了,他来了我要单独跟他好好儿谈一谈,跟他断绝关系。”

    “嗯,这我是很理解的,其实这个事情,村里人也都清楚,都不怪你,说为了生活,好多女人都是这样。”

    仙梅很同情地说。

    “那我就给他发个短信让他早一些来,你一会儿到东卧室一个人看看书或者做点甚,对了,有了无线网了,笔记本电脑在那个屋里也能上,你想看电脑就看电脑去吧!”

    范霞看着仙梅清纯的脸庞说。

    范霞说完,就给赵昀发短信,发完短信后,又到东间跟浩天说:“赵昀一会儿要来,我看你就不要见他了。”

    浩天随即道:“我见他干甚?——我正写唱词呢!”

    说完看了看范霞,示意快过去吧。

    范霞从东间回到正房,见仙梅已经从客厅出来,遂说道:“赵昀是步行来,估计还得一会儿,你想洗就到卫生间洗一洗吧。”

    仙梅于是到卫生间洗了脸,洗了脚,然后拿上电脑到了东卧室。

    080:放胆如愿

    080:放胆如愿在一些男人的印象里,女人软绵绵的,温柔入水,最是怕事,殊不知温柔如水的女人有着坚韧顽强的一面。女人温柔如水的骨子里的坚韧顽强的一面一旦突显出来,往往更令人生畏。

    赵昀这个在古杨乡被人们视为威力大能力强的男人,今天慑于范霞的执念,乖乖地让步了,范霞想不到她放胆抗争,竟然如愿。

    当赵昀进院的时候,范霞已经站到门口迎接,她听到大门的响声时,紧张感完全消失。待赵昀走进屋里的那一刻,她更是显得镇定自如。

    她把他领到卧室,他见卧室里窗帘已经挂好。他闻到的是淡淡的清香,看到的是矜持的美女。应当说他对这个屋子是很熟悉的,每次来到,他都会被这个屋子的淡雅气息所陶醉。

    他把这个屋子视为自己享乐的天堂,他撩戏她占有她征服她,她虽然不能完全依从他的每一个要求,但她绝不会让他扫兴。每逢这时,她提出要他帮助解决的一些事情,他都会答应下来,并且从来没有食言。

    以前他一进来,就要抱住范霞尽情抚摸一顿,但今天的范霞不同于往常,她虽然没有发怒,却没有顺从。她用手指了一下屋外,低声说:“仙梅在外屋,你不要乱动。”

    “你为甚要叫她来,是不是有意作弄我?”

    赵昀有些不满地说,他认为叫仙梅来是不妥当的,做这种事情需要安静的安全的环境,以前他来这里,都是只有他们两个。

    “仙梅跟畅玉谈恋爱,你也知道了。至于能不能谈成,现在还没有保证,如果我儿子因为我贻误了他的终身大事,那我还怎么见人?请你为我考虑一下。再说,你这人吧,真的有些贪心不足,我今天见李丽清打扮得油头粉面,你这些天艳福不浅吧!为什么还是要纠缠我?”

    范霞非常严肃地说。

    “怎么?你是吃醋了,还是另有新欢,想要甩掉我?我正要给你辟谣了,看来你是执迷不悟了。老畅跟我说了你的事情了,你不要以为我是诈唬你?”

    赵昀也正颜厉色地说。

    “我今天告诉你,我那不叫执迷不悟,是我心里乐意。你可以养活好几个女人,我就不能有自己的心上人么?老畅他是什么人,标准的一个龟头。看上去斯斯文文,给人可怜的样子。他戴着绿帽子,还觉着活得很风光,装出一个老实相,尽做丢人事。他养活了小寡妇,他倒好,他还要出卖老婆,真是没一点儿骨气的小人,我以前只以为他活得太窝囊了,没想起他是势利小人。你也好,你还把他的话当做武器戳腾我来了!我告诉你,我现在是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怕了!”

    范霞的话说得非常犀利。

    范霞抱着这样的态度,用这样的口气说话,是赵昀始料不及的,以前的范霞虽然也有过不高兴的时候,也有过抗拒的时候,但在他的面前,总是有三分敬畏,可今天她完全变了。

    范霞的态度的变化,使叱咤风云的赵昀有点吃惊。不过他很会观察判断,他分明看出,范霞之所以敢这样,是浩天那个小家伙给她助上劲儿了,不然她绝对没有如此胆量。

    “你看不起我了?用不着我了?忘记我给你的好处了?真是卖**老婆无义气!”

    赵昀责骂范霞。

    “我怎么就卖屄了?怎么就没义气了?是你软一套硬一套,占有了人,你还骂起人来了。就算你给过我帮助,那也是我用自己的身子换来的。因为我怕你,被你弄脏了我的身子,叫你得意洋洋,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把一切都看清了,我不再怕你了。你不要以为你在古杨乡一手遮天,就谁也怕你!尊重你,你是个乡长,不尊重你,你是个十足的流氓!”

    范霞简直就像吃上了豹子胆。

    “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不知道刘瑾是因为什么走的?你也不要叫一个毛头小伙子操了,就想把我一脚踢远。一个毛头小伙子,有甚道行,告诉你,他还不是我的对手!”

    赵昀凶相毕露。

    范霞争锋相对毫不示弱:“你以为他就像刘瑾那么怕你,那么听你的话?刘瑾是活在你的手底了,被你连诈带唬地镇住了,不要小看毛头小伙子,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告给你,你有胆量,有手段,想怎么就怎么吧!现在不用说他不怕你,就是我也不怕你了!你听说过我姑姑是怎么死的吧?她能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殉情,我也敢离开这个世界!我现在儿子也大了,已经无牵无挂了。你要是逼得我没办法,我早死早转生!”

    赵昀见范霞大动精神,心知女人为了情,真还是可以走极端的,他从她的面部表情和话语中听出,她是死心塌地地要跟他决裂了,跟那个毛头小伙子好了,转而想自己现在根本不缺女人玩儿,范霞就是再好,也毕竟40来岁的人了,为了她大动干戈影响不好,不划算。

    他心里对自己说:“大丈夫应当能屈能伸,何必在这个卖屄女人身上如此不开窍。”

    于是故意气范霞说:“哈哈,你不要怒气冲天!更不要以为我爱你爱得活不了?年轻女女的板鸡鸡可比你的老屄好使唤得多!”

    “你是小人,你没一点人性!”

    范霞回击道。

    “好了,好俅不操扑脸屄,我有嫩屄可操,我不操你这个扑脸屄了!”

    赵昀这话不是随便说的,他这些天没有接触到范霞的身体,其实已经考虑过了,他今天来,是想亲自验证的。

    “你是个王八蛋,你还敢这么侮辱我,我敢拿血裤衩抽你,抽了你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范霞越说越来劲儿,她看出赵昀的熊样儿了,她第一次发现赵昀是欺软怕硬。

    赵昀被范霞骂得不敢吱声了。就是刚才他说侮辱范霞的话,声音也很低,显然是怕人听见。范霞的话,说得他好大一会儿泛不起话来。

    范霞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才明确地认识了赵昀的另一面。她联想起他平时说话做事的狡猾来了,这个狡猾的人很会看风使舵,绝不会做唐突的事情。

    范霞为自己在刹那间闪出的想法感到欣慰,更为浩天的执着和胆魄而自豪。她现在发自内心地佩服浩天,因为他很清楚,正是浩天的雄劲儿、魄力和对她的爱给她壮了胆,她才敢这样明火执仗地跟赵昀斗。原先她那么顺从赵昀他,还不是因为畅鸿运那个窝囊废,势利眼。她想真是“老婆看汉子,孩子看大人”啊!

    “我告诉你,你要是知趣,浩天他会补报你的,你要还是耍你的威风,他可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范霞见赵昀垂头丧气,退一步地这样说了一句,是想给他一个下台阶的机会。

    其实赵昀的心里已经有了退出的打算,只是面子上过不去罢了,听见范霞这样说,遂非常客气地说道:“你知道我不是那种能下毒手的人,我不会置人于死地。我这个人任何事情都能看得开,而且说话算话。好了,再多说也没用了,你让浩天有空找我!你把我的手机号告诉给他,让他直接跟我联系。时间会证明,我赵昀永远不会亏待你。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那段美好的时光我会永远记着的,以后你有了什么困难,只要找我,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帮助你。”

    “你要是真这么想这么做,我也会记着你的好处的。何况我还是你手下的兵。”

    范霞见赵昀口气完全变了,遂也回了一句客气话。

    赵昀听完范霞这句话,掉头就走。范霞第一次看到赵昀的狼狈样儿,心下有点觉着可怜。她把他送出大门外,但彼此都没说话。

    锁上大门后,范霞很想到东间里跟浩天说一说赵昀的狼狈劲儿,可因仙梅在就没过去。

    范霞回到正房里进入东卧室,笑容可掬地对仙梅说:“他灰溜溜地走了,我以前害怕他,今天我不知道哪来的胆子,一阵子硬话就说得他没调了。”

    “是么?那太好了!”

    仙梅正在玩儿祖玛游戏,听见范霞说赵昀灰溜溜地走了,赶紧关掉游戏。

    “咱们到那个屋子里睡吧,”

    范霞说着就到了北卧室。

    两个人睡下以后,范霞夸仙梅好命,说她命运太坎坷了。仙梅说:“其实你就挺好的,村里人都很羡慕你。”

    “我表面上倒是风光的,可心里一直都不顺畅。至于人们背地里怎么说我,我也不知道,人们从来也没有当面说过我。这人吧,找对象真是太重要了。女人找对象要是找不上个可心的,一辈子心里不展活。我想问你,你跟畅玉谈得怎么样了?”

    范霞很快把话题引到了儿子的婚事上。

    “他还念书,我们不着急。”

    仙梅的回答很模糊。

    “你觉着畅玉怎么样?你爱不爱他,这是最重要的。”

    范霞抓住根子问。

    “我觉得很好的,不是我也就不跟他谈了。”

    仙梅说的是实话,却没有回答关键的问题。

    “爱是婚姻的基础,我常给闹离婚的年轻夫妻做工作,发现闹离婚的情况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