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多种多样,但是爱情如果出现了问题,怎么劝说也不顶用,两个人要是互相爱着,一劝说就管了用。《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范霞启发道。

    “我们谈得时间不长,要说爱吧,也不能说不爱,可是感情基础还很薄。”

    仙梅的确清纯,实话实说。

    “可是我知道畅玉对你是真心地爱,你对他可是不如他对你爱得厉害。我是过来人,能看得出来,是不是?”

    范霞继续问道。

    “就是,你说得很对。”

    仙梅直言不讳地说。

    “女子找对象,找一个爱你的,比找一个你爱的要好得多,当然互相都爱那就更好了,可是生活中这样的情况比较难。我见有的是一开始爱得死去活来,渐渐地就变了心。有的是刚开始一头热,渐渐地就两头热起来,而且一热起来就热到底。男女之间的相爱很复杂,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妇联主任,各种情况都见过。

    “纯粹的爱情是有的,可是爱情之外的一些相关的东西,也是不得不考虑的,经济条件好不好,性格合不合,双方大人融不融,这些都对婚姻有影响。我说吧,我们两家经济条件差不多,两家大人知脾识性,你跟畅玉的性格都文静单纯,挺相配的。

    “我还想,凭我这么多年的人际关系,给畅玉找一份工作没一点儿问题。我也开始为你考虑工作了,又想你爹也有一些关系,看他跑得怎样,缺钱的话,给你拿上,你也不要取心,浩天人家有钱,拿个三十万二十万就像咱们花千儿八百的。”

    范霞的一番话真的说在仙梅的心坎上了,她边听边琢磨,找了畅玉是对的,但没有立即表态。

    范霞虽然见仙梅没表态,但从她的表情上看得出来心里是愿意的,于是又说:“我说吧,你跟畅玉的事情,也可以确定下来了。这种事情有时候拖延反倒不好,你们不像在外面打拼的人一样,要甚有甚,知根知底,觉着差不多就定了婚吧。不然两人不经常在一起,夜长梦多,谁能保住没有变化?不要看现在畅玉现在对你很热,因为他热你冷反差大,很容易出问题。”

    “我妈也这样说我,要我快点儿把婚定了。”

    仙梅借她母亲之口表示同意。

    081:打破天窗

    081:打破天窗范霞见仙梅同意了,激动地坐起来说:“我没一点睡意了,你瞌睡了么?”

    “我也是没一点儿睡意,”

    仙梅说着也坐起来了。

    范霞看见仙梅的胳膊圆圆实实的,揣了一下说:“仙梅也是好身体,看这胳膊,长得多圆实!”

    仙梅摸着自己的胳膊说:“我爹从小就叫我重视锻炼身体,他总说人有个好身体比甚也强,常怨我母亲不会保养身体。”

    “你妈现在的身体也好多了,她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我见了她一问她身体怎么样,她不是说这儿疼就是说那儿疼。”

    范霞说话的时候呆呆地看着炕,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

    “就是,我爹有时候开玩笑说,你本来不合格,你爹妈就叫你出炉了。因为我妈身体不好,我爹就很注重我的身体,让我从小就养成锻炼身体的习惯,我念书的时候一直坚持跑步,回了村跑是不跑了,每天早早地起来就到村外走,村里空气新鲜,在土路上走上二三十分钟一天精神。我从东梁来这儿,除了有紧要事情,就步行走。东梁人说我叫我爹可训练好了。”

    仙梅说起她重视身体的锻炼觉得很有趣。

    “锻炼就是顶用,我就是沾了从小学戏练功的光了。现在我早晨起来还总要练练腰和腿,还练倒立,这十来天不练倒立了,还得练。要不是我学习养成这练的习惯,我的身体哪有这么和软。不过这人吧,做甚事,有利就有害,我是沾了学戏的光,也受了学戏的害。”

    范霞说这话时的口气很深沉。

    仙梅很想听一听原委,于是问:“学戏有甚害呢?”

    “说起来话长,这事情在我肚子里装了二十多年了,谁也不知道,因为这事与你有关系,我也知道你走不了话,就很想跟你说,可是说了以后,你可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

    范霞也不知出于一时高兴,还是真把仙梅看得那么单纯,说了不会有任何副作用,竟就要真的说她前些时跟浩天说的那件鲜为人知的事情了。

    “我的性格你知道,我肯定不会说的。”

    仙梅保证道。

    “守口如瓶,记住,一定记住!”

    范霞抓着仙梅的手,给她说起了她为了学戏而失身不慎怀孕后匆匆结婚的前前后后的事情。她还没有全部说完,就伤心地落起泪来。

    仙梅把她的手紧紧地握住说:“我说么,你说你命不好。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畅玉也大了,他很优秀的,你也就不要伤心了,我理解你。”

    范霞收住眼泪,把没说完的全部说完后,又把她跟浩天的关系和为甚要给仙梅说浩天的想法以及后来的发展变化都说了。只是她把她自愿和浩天发生关系说成了浩天强**了她。

    “他把门锁住,我还不知道,回家以后,就撩拨我,我拒绝他,他就塞住我的嘴,用绳子捆住我的胳膊,脱了我下身的衣服,****了我。”

    范霞继续说道,“他才18岁,我要是告了她,肯定得判刑,我怎么能那样做?那不就把他害了。最主要的,说真心话,那么好的年轻人,我又是那么一种情况,他强奸我以后,我就爱上他了。他也一直恋着我,他说回来种地,我开始以为是不可能的,可是没想到真的就回来了,他回来既给我带来了欣慰,也给我带来了不安。其实我后来跟他说给他说你,他说简直是开玩笑,他现在还是缠着我不放。”

    听完范霞的叙说,仙梅很感动,感动她这么信赖自己,竟把这样的事情都说了,同时也明白了浩天回村种地的原因和不理自己的原因。但仙梅不信浩天当时是强奸她而是她同意了的,但她理解范霞,碍于面子,这样编造也是对的。

    仙梅被范霞的信赖所感动,为了表示对范霞的感动,她心里一热,竟说起了他爹跟英英的事情:“我爹不要跟英英有了。”

    “你爹跟英英莫非是真的?我问过你妈,她说没的事呀!”

    范霞很是吃惊地问。

    “我妈最清楚了,她那才叫守口如瓶。她怕说出去,坏了我爹的名声。我曾经说我妈,你怎么就不管?我妈跟我说:‘你爹做事有分寸,我身体不好,也是不得已。’”仙梅如实说。

    “仙梅,人这一生真是不知道会做些甚事?拿上你爹那样的好老师好校长,也做这种事情。那是以前,现在不了吧?”

    范霞自然想了解现在的情况。

    “现在英英不敢到我们家了,也就说不清了,不过英英还没找对象。来跟胡娟作伴倒多时了。”

    仙梅的口气显然带着对英英的不满。

    “你爹不是那种糊涂人,哪能叫怀了孩子呢!不过这种事情是对巧气。有时候你着意想怀偏偏怀不上,不想怀反倒怀上了,得时时提防,一时都不可粗心大意,你妈按说会安顿吧。”

    范霞深有体会地说。

    “我也不大明白。——今天我听你说的这些,我觉得不要叫畅玉知道为好。”

    仙梅还在想着刚才范霞跟她说的隐私。

    “你可是一点儿都不能告诉他,我说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畅玉在内,只你心里知道就行了。

    “我告诉你这些,你就不用担心畅玉就像他爹那么又窝囊又势利了。张焕是个了不起的人,我虽然有时候恨他,可有时候还感谢他。他做了那件事情以后,也很自责的。他从来不显山不露水,要是给给别人,早就把馅露了。他能做到一点儿都不泄露,说明人品还是挺好的!”

    范霞感慨说。

    “我听我爹说,咱们村的几个党支部书记当中,数张焕最有能力,而且说话很讲信誉。说刘瑾人倒是也不错,就是缺乏胆略。对现在的曹平,我爹的评价是,是个好人,却不是好党支部书记,甚事不管,也没能力,就会养活女人。我爹还说,曹支书没能力也好,村长高俊用不着跟他争权。他说有些地方村长和支书为了争权斗得不可开交,村里人也因为支书和村长争斗分成了两派。说咱们村团结,与村长和支书处得好很有关系。”

    仙梅顺着范霞的话把他爹的一些话也搬出来了。

    “国家跟国家不一样,村子跟村子不一样,人家跟人家不一样,人跟人差别越发大,事情就是这样,就看你生在哪里,遇到甚人了。不是么我就说做女人的,找对象可真是太重要了,关系到一辈子。你说像畅鸿运这种人,我怎么能跟他过下去?”

    范霞一步步地想把内心的话全说出来。

    “跟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也的确是难过,我看你干脆跟他离了婚算了,他不是养活着兰兰么?叫他跟兰兰结了婚算了。”

    仙梅被范霞引导的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个事情得你帮我跟畅玉说,我不好说。你就说爹妈感情不和,生活在一起都痛苦。”

    范霞教仙梅。

    仙梅想了想,说:“我看我能说通畅玉,他不是小孩了。”

    “这话你跟畅玉说肯定能说通。你在订婚之前就跟他说,只要不影响你们之间的恋爱,他就会同意的。我以前想离婚,就是怕离了婚影响畅玉找对象。”

    范霞郑重地说。

    “你离了婚,畅玉找对象,倒是会受一点影响,但是你们这种家庭条件跟畅玉的各方面条件,怎么说也不愁找。”

    仙梅真诚地说。

    “那倒也是,可能找到你这样各方面都好的,我们真是走了运气了。不过,你找了畅玉肯定会幸福的。畅玉是专情的孩子,不是那种小混混。要不是有这样的儿子,我这辈子活得也太没意思了。”

    范霞说起儿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可你要是离了婚,会不会很快结婚呢?”

    仙梅比较单纯,范霞没有点破,她也不敢直接问,只是笼统地问。

    “这很难说,对于我来说,结婚不结婚其实是一样的,只要你们两个好了,我心里就高兴了。”

    范霞很轻松地说。

    “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畅玉跟上你没受一点儿苦,你这个当妈的也够格了。”

    仙梅称赞道。

    “要说对这个家,对孩子的培养,我真的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也觉着可以了。我还能帮助你们奋斗,你们自己也都是好好,要是都有了工作,就越发好过了。我想很快就在县城里给你们买房子,想买车最近咱们就能买。”

    范霞趁热打铁,给仙梅许诺。

    “我们最近买车子也没用,我还不会开,畅玉还在上大学,房子倒是可以考虑。”

    仙梅真是通情达理。

    “那就先不要买车子了。咱们在一个小区里头买上两套楼房,你们一套,我一套。我想我们终究也是个到县城里住,现在手头钱宽裕的人家都在县城买房子。车子用不了多少钱,畅玉明年大学毕业以后再买也不迟。”

    范霞跟仙梅越谈越开心,越谈越实际。

    “就是,这样挺好的。”

    仙梅也感到非常开心,这才直接把刚才没有明说的那件事情说出来,“浩天回村种地,我看他愿意跟你结婚。”

    “他现在肯定愿意,可你想我能答应么?他跟畅玉的岁数差不多,我真要是跟他结婚恐怕还是个问题。我信不过他,再说我跟他结婚,村里一下子就炒成混沌了。”

    范霞没有说她的内心话,故意说不信赖浩天,想说出来听听仙梅的意见。

    “你现在跟他结婚倒是都也没问题,只是怕多年以后,他会不会还就像现在对你这么好?”

    仙梅说的是心里话,但也有试探的意思。

    “我还得好好儿地打主意,这件事需要搁一搁,更需要你跟畅玉讲,你在其中的作用非常重要。我倒是想,浩天如果能跟我结婚,对你们也是有好处的,浩天家里有钱,他也是个干大事的人,就是找了的话,村里人会嚼舌头。

    “不过,其实也不能怨人家说,谁不是一样的?我也清楚,自古以来,哪有女人比男人大这么多岁数结婚的,过去有钱人家的儿子娶媳妇早,大个三岁五岁的倒是有,可大十几岁的哪有?人们肯定会笑烂。

    “你暂时不要跟人们说,对畅玉也不要说。我今天把我的底子都兜出来,你要是不给我保密,我一下子就名声扫地不能见人了。”

    范霞再次告诫仙梅不能随便说。

    “那我就成了你的敌了人,哪还能成了你的儿媳妇?”

    仙梅很严肃地说。

    “说得严重点儿,我的命就在你的手中,可我相信你,相信我未来的儿媳妇。”

    范霞说的非常肯定,说完把仙梅的手紧紧地攥住,用一双祈求和信任的目光看着仙梅,仙梅感动得流出了眼泪,范霞的眼泪遂也夺眶而出。

    接下去互相安慰一番之后,一看表,已经12点多了,这才拉灭灯睡了。

    082:各怀心事

    082:各怀心事第二天一早起来,仙梅连饭也没吃就步行着回到东梁跟爹妈说了范霞想叫她和畅玉订婚的话。仙梅母亲自是喜欢,仙梅爹杜老师更是快意。

    仙梅母亲跟范霞很熟,范霞每次到东梁,再忙也得去家里跟她说几句话。想着范霞要做她的女亲家,女儿能遭逢上这么个好婆婆她哪能不高兴?又想女儿找了畅玉,公公是副镇长,婆婆是妇联主任,又刚刚盖起新房,去哪找条件这么的人家。

    除了这些之外,仙梅她妈对仙梅找对象有一个最大的愿望,那就是找得近一点儿。找近一点儿的,条件稍微差点儿也比找条件好的远路的。儿子出车祸没了,就这个女儿了,因此她很怕仙梅找远路的对象。这下好了,找了畅玉,能在乡里找到工作更好,乡里找不下,就是到县城里也不远。两家大人住在一个地方,用不着今天眊这边的老人,明天眊那边的老人,要眊一起眊,这样与女儿见面的机会自然就多了,就不至于想得哭出来哭进去的了。

    杜老师作为校长,对畅玉很了解,他知道这孩子当时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