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浩天抚着范霞的柔美的头发说。《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嗯,”

    范霞用嘴唇在明光方亮的龟头上触了几下,就下地找尺子去了,浩天紧跟范霞下地,到了客厅里。

    范霞拉着窗帘,从电脑桌旁的小抽屉里取出盒尺,以手按下浩天挺起的****从上面一量,说:“十六点儿五六,不到点儿十七,就算上个十七。”

    “你再往里让上一点不就够十七了,再说,你怎么从上量,你从下量。”

    浩天觉得范霞的量法不对。

    范霞笑着说:“你是不就是从下量,从下量那当然就长了,可下面能进去么?”

    她说着从硬根根处一量,说:“二十五六厘米了,不是这种量法。”

    “原来我这家伙儿也一般,不算大货,再看看粗细。”

    浩天说。

    “你这家伙儿是个直棒,上下粗细差不多,就从中间量吧,”

    范霞边说边给量起来,“正好十五厘米粗。”

    “那你为甚叫我驴丢子?这跟驴丢子差远了!”

    浩天很失望。

    “啊呀!你真是个孩子,还不高兴了!真要是长个驴丢子,我可是怕死了!说驴丢子那是个说法吧,,你自己吧没见过驴丢子?那么长的驴丢子,人的里面能放得下吗?其实你的东西粗细也真跟驴丢子差不多了,你可不要人心没尽了!救你这么粗,我还怕给我把下面撑大了收不回来成了松**!”

    范霞既是批评,也是安慰。

    “哈哈哈,”

    浩天笑着抱住范霞亲了一口说,“我是怕你嫌小,你要是不嫌小,那就好了,是不是大货真的能撑大撑松?”

    “讨厌鬼!”

    范霞用手指按了一下浩天的鼻子,然后把盒尺放进抽屉,回头说道,“我经常锻炼,可顶用了,要不是锻炼,早就松了。”

    浩天忽然想起了刘花花的屄松呼拉拉的,刘梅梅、胡莲也不紧了,觉得范霞很可能就是因为锻炼才紧才有力,可杨联芳莫非也锻炼?接着想起了甄果香,问道:“甄果香有孩子了没?”

    “哪有孩子?头一年没生,说是避孕,第二年还没生,两个人都到医院检查了,说是都没问题,可现在肚子还是扁的,暂且怀不上。”

    范霞说。

    “我说么看外表还就像个闺女。”

    浩天说。

    089:尽情欢爱 2

    089:尽情欢爱 2“本来岁数就不大,还不知道满20周岁了没,至现在也没结婚,他公公靠放赌钱和卖烟卖料面挣钱不少,单靠刘胜忠那点儿本事,甄果香跟刘胜忠过也过不住。”

    范霞说。

    “管他们谁怎么样!咱们在客厅里好好玩儿玩儿吧,你不冷吧?”

    浩天说。

    “说热吧,哪还冷!”

    范霞显然同意。

    浩天遂站到范霞的背后,端详着范霞的臀部,说:“绝,绝,长得真绝,线条就像是画出来的,不会画的,画也画不下这么好看!”

    “嗯,那你就爱我,谁也不要爱!”

    范霞回过头来说。

    浩天答应着,贪婪地摸了一会儿丰满圆润的屁股后,叫她爬在茶几上。

    范霞爬到茶几上,浩天继续抚摸着白屁股说:“我真信服你爹你妈,两个文盲竟能写下这么好的一篇文章,不,应该是一首好诗,真耐人寻味!”

    “你还叫我爹妈也陪伴上,真是小坏蛋!”

    范霞摇着屁股说。

    “你告你妈去吧!就说我说了,你们真会造人,造出一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美人。”

    浩天说完就在范霞圆圆的屁股蛋子上用力拍打了两下,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你欺负人,”

    范霞娇嗔着又摇了摇屁股说,“看不跟你玩儿的吧!”

    “那你就睡觉去吧!我也睡觉去,”

    浩天说着就走了。

    “小心眼儿,真的还走了!”

    范霞有点儿着急,真以为浩天走了。

    浩天听见了返回身来,说:“我?*ツ玫缒裕媚憧纯次倚聪碌某省D阆胛一嶙呙矗磕阏媸蔷饕皇溃恳皇保 ?br />

    范霞看着他做了个努嘴的动作,浩天遂又返身取电脑去了。

    浩天拿过电脑打开来,找他写下的唱词,范霞则到东卧室找出了睡衣,两个人都穿上后,范霞把客厅门关上了。

    范霞让浩天给她念一遍,浩天说:“我这是模仿《梵王宫》里刘雪梅的一段唱词写的。”

    “是不是那段《四月里南风吹动麦稍儿黄》”

    范霞问。

    “就是,王****那段唱得真好,你会不会唱?”

    浩天说。

    “当然会唱了,我唱了不知有多少遍了。人们叫我唱上一遍又一遍。 你慢点儿念,”

    范霞欣喜地说。

    浩天说:“我小时候只知道你唱得好,不知道你唱的是甚?那我就给你念了——七月里,金风吹动绿染黄。古杨庄稼旺,心中欢喜干活儿忙。看起来,土地里有的是好营养, 可不能忘记其间闪金光。汗水点点滴,耕耘在家乡。日日来相守,不避天热和天凉。喜苗壮忧苗瘦,盼的是苗儿长。苗旺人欣喜,苗萎人忧伤。总希望水足不受旱,浇灌肥田喜洋洋。只有那手勤腿勤不辞苦,才能使沃土上禾苗长成行。天地对人最公道,又怨天又怨地太不应当。美滋滋迎朝阳,快步来到大渠旁。猛抬头大田再望,大田再望,望玉米长得茂堂堂。茂堂堂它令人心潮激荡。我乐得笑逐颜开。啊——啊~~~~~~~~~~啊~~~ ”范霞一字一句仔细听着,浩天念完后说:“写得还行,就是觉得尽套人家的,不过也还是写出些内容来了。我觉得开头两句是不是改一改好。开头改成‘七月里,金风吹到古杨乡,片片庄稼旺,人人心喜干活儿忙’好些。”

    “是的,不过,我这唱词看似写村里,实际是写我自己。”

    浩天说。

    “这是唱的大家听得,你这人也真是有意思,甚也跟那件事联系在一起,我看还是写村子里的事情好,不要就说那一道子。”

    范霞笑盈盈地说,“后头那句‘不怕地上有落霜’,改成‘落下霜’是不是好些?”

    “你真厉害,念了一遍就记住了?”

    浩天吃惊地说。

    “我记唱词人们都感到吃惊,我自己也感到奇怪,记唱词不单记得快,记住就忘不了了。我给你唱一遍,按改过来的唱一遍,你看我记住了没?”

    范霞自信地说。

    “太好了!”

    浩天说。

    范霞当即面对浩天,就像登上舞台一样,摆好了演唱的姿势。

    浩天让她脱掉衣服全身****着唱,范霞先是不同意,见浩天执意要叫她脱,抽扭了一下就脱光了。

    范霞没敢放开嗓门唱,但浩天听起来还是感到非常优美,他顾不得看电脑上,只顾欣赏范霞赤裸身子做表演。范霞用了六七分钟,一字不差地唱完了他给编的唱词,如饮醇酒,陶醉其间,心旷神怡。

    范霞唱完,浩天把范霞抱起来就跑到了北卧室。

    “不能了,不能了,浑身烧成火人了!快点肏,快点肏,妹妹有点受不住!”

    浩天顽皮地逗着范霞,就给范霞盖上了被子,然后抱住范霞亲吻。

    范霞被浩天弄得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她喜欢浩天这样热烈地摆布甚至蹂躏她。

    只见浩天亲吻之后,把硬得真就像红火柱一样的大鸡吧呈现在她的面前,因为心情快悦,下面已经**水涟涟,遂解开被子,叉开双腿,等待浩天上身。

    浩天知范霞想要了,跪在她两腿间挺长枪准确地刺入后,双肘支住炕,托住范霞的头,压在她身上,一边亲嘴嘴,一边就挺动起身子来,也不知是几浅一深,反正是前几下浅,然后用力一顶,范霞哼哼扭扭,与他默契配合,到后来身体撞击发出很大的声音。

    范霞意识模糊,“呜呜”直叫,浩天看着范霞面部表情的变化,一会儿皱眉头,一会儿张大嘴,一会儿瞪眼睛,一会儿像要苦,一会儿又像笑,他则连续进攻,一刻不停。

    范霞突然身体抖动着,乍开双手,伸开胳膊,抬起头,睁大眼睛,张大嘴,面向浩天,浩天感觉到范霞潮喷了,龟头一阵酥麻,随之子弹无法阻挡地接连不断地飞射到范霞的子宫里。

    顿时,两个人都瘫软下来。浩天翻身下肚,爬在炕上,一只手不忘按在范霞的乳房上,范霞闭上眼睛休息,一只手按在浩天的头上。

    大约五六分钟后,浩天侧睡在范霞旁边,一条胳膊让范霞枕在头下,一只手摸着范霞的阴部说:“土地里有的是好营养, 可不能忘记其间闪金光。汗水点点滴,耕耘在家乡。日日来相守,不避天热和天凉。”

    “妈呀!你编的唱词说的是这个,你真有才!”

    范霞懒慵地笑着说。

    浩天说:“我再给你现编一个吧——下定板鸡上亲嘴,——上下流了很多水。——女的快活男的美,两个人儿是都不亏。——吸奶头,吮棒槌,由不住叉开腿,加快那个速度用力锥。——洞口蜜汁涌,子弹射进去,阵阵发抖浑身软成泥一堆。”

    范霞听完要浩天上肚,于是浩天再次上去,用了跟刚才差不多的时间和差不多的方法又来了一次,两个人方才睡去。

    090:嫩手真绵

    090:嫩手真绵仙梅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就来到了范霞家,范霞没有上班,正跟浩天商量盖房子的事情,因为准备大承包,所以备料的事情,也不用自己跑,只是到时候派自己的人检查一下质量就行了。

    设计样式,得自己拿个基本意见。原先想地下盖一层,地上盖一层,现在只能盖小二楼了。

    这是浩天的想法,可范霞则认为盖小二楼没有用处,盖上一层就管够用了。

    在这个问题上,浩天丝毫不听范霞的建议,硬是坚持他的意见,范霞很不理解。于是发生了争论,争论了半天,浩天不改主意,范霞没办法,就依从了他。

    可在研究怎样设计门时候,范霞更是想不通浩天的想法。浩天硬是要开一个****,说是为了方便。范霞不同意,认为后门只是少走几步路,不安全。

    仙梅是她们正在争论的时候进去的,她进去以后,范霞和浩天问了她几句就继续讨论起来。

    浩天认为只要安上两层质量好的门,安全也不存在问题。范霞问仙梅安后门好不好,仙梅笑笑说她觉得怎么也行。

    范霞最初觉得不高兴,后来想男人们还是有自己的主见好,而且反省自己,以前畅鸿运不管事,什么事情也是自己做主,大概是主惯事了,一时不能主事心里就不舒服。

    浩天见范霞最终还是同意了自己的意见,觉得这个女人还是值得信赖,不然的话,将后两个会发生很多矛盾。

    浩天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自己谋下的事情总要做成才算。范霞虽然个性也很强,但她在浩天面前他总得让步。让步就让步吧,只要他做得好,让步也是应该的,她心里这样想。

    仙梅正好来了,浩天对仙梅提出一个要求,想叫她辛苦一点,不仅要当好会计、出纳,还要当好监工,主要是买材料的时候,不光要亲自交钱,还得主意验货。

    仙梅一口答应,只是说怕不懂材料的好坏,怕自己看不出来,被人家哄了。浩天说,只要留心,哪能哄了,都有名称、型号这样一些标志。

    下午,范霞上班以后,浩天就问起仙梅找工作的事情。仙梅眉头一皱,说不好办,就是花钱也没有个花处。浩天口气肯定地说不要急,准会有办法的。浩天没有直接说他会帮助想办法,只是让仙梅相信肯定会解决。

    仙梅以为浩天只是安慰自己而已,想都没想浩天会着意帮她。

    仙梅坐在对面,青春的气息在她的身上荡漾着,明显跟范霞给他的感觉不同,范霞性感十足,成熟妩媚。

    浩天暗自对比,还是范霞更令她倾心,他喜欢成熟喜欢性感喜欢妩媚,妙龄青春的少女,在他的眼里虽然清纯却显得稚嫩。然而,他突然就像发现了什么宝物一般,觉得仙梅的手特别迷人。

    仙梅不停地搓着她的手,修长圆润,放着熠熠光彩,看不见一点骨头,看不见一点皱着,就是骨缝处也是那么光滑。这是范霞所没有的,范霞的手因为虽然很注重保养,但是毕竟干活儿干得多了,没法儿跟仙梅相比。

    于是奇怪自己那几天,尤其是上一次在果园里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仙梅的手这么美呢?心下突然产生了一个邪念,那双手要是抓住他的大鸡吧一定舒服死了,只用手也许就能够给她套弄得发射。

    仙梅发现他不停地看着她的手,遂把手团弄得越发勤了。浩天有些不自然,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让即将勃起来的下体安静下来才出来。

    待高健来了以后,浩天和仙梅已经郑重地谈论起了盖房子的事情。

    “你们两个可真是天生的一对儿啊!”

    高健一进门就说。

    仙梅红着脸说:“呀!高健叔说些啥话呀!”

    高健说:“怎么?你们年龄相仿,又都是大学生,浩天回来种地,你正好大学毕业,找对象正是时候,我说的还不对吗?”

    浩天说:“仙梅跟畅玉找着呢!你可能不知道。仙梅是我聘请来管理钱的,既是记账的,也是拿钱的,权利不小。我还用了畅玉姥爷来监工。高健叔你没意见吧?”

    高健说:“我能有什么意见,这是你东家的事情。咱们说是大承包,其实也不是真正的大承包。我只是为你方便,省得你自己找人找地方买,因为你不熟悉,找人找地方费时费工,我们经常做这个,认识的人不少,比较省劲儿,捎带的就把事情做了。至于监工吧,我建议你还是请质检部门比较好,用畅玉姥爷,他懂得个甚?他不懂还怕他给你瞎指拨,到时候该听还是不听。”

    “没事的,说是监工,其实也就是帮我照料一下工地,比如拉来沙子、石头、水泥这些,让他给看看质量,跟仙梅一起过过数。”

    浩天说。

    “那就行,不过,你是不知道,那个老汉喜欢显耀,好指拨。好在咱们村里的工匠居多,都了解他。这几年不知道怎么说话可狂了,可能是因为大女儿现在是红人。”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