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没说的!好!婶子要好是啥也好,长得漂亮漂亮,通情达理,会说会唱,做一手好饭菜,酒量也大。《+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酒量大的人肚量就宽!人们说:‘人无完人。’我看婶子就是完人,是最完美的人!”

    说着把酒一口喝尽了,然后看着畅玉,意在让他喝光。

    畅玉看着浩天,一仰脖子就喝了。范霞见畅玉脸就像大红布了,把酒杯斟满,对他说:“不能干杯了,看你的脸成甚样了?”

    “喝酒脸红那是很正常的,脸白了就醉了。”

    畅玉说完“呵呵呵”地直笑。

    “自己度量自己的,不要喝得多了。”

    浩天看见畅玉的脸红得厉害,劝他说。

    “我妈妈给我度量着,她平时哪叫我这么喝,你来了高兴,就放宽我了,其实我也能喝点。”

    畅玉说完,又“呵呵”“呵呵”地笑起来。

    “自己也长大了,倒快大学毕业了,还叫妈妈度量,我才不管你哩!”

    范霞给浩天使了个眼色,浩天会意。

    “那咱们来第二轮,还是从我开始,我这次回来租赁土地,签订30年的合同,我今年25岁,再有30年55岁。30年能不能成就事业,我知道关键在自己努力,但是一个好汉3个帮,我还得靠叔叔、婶婶、玉玉的帮,当然还得靠全村人帮。这一杯酒,我敬你们!”

    浩天喝完举杯喝得一点不剩。

    “没说的!”

    畅玉红涨着脸来了个底朝天。

    “多吃上点儿,一喝酒就顾不上吃了,跟你爹一样样儿的。”

    范霞看见畅玉喝得多了,安顿了一句。然后举起杯来,也喝得一点儿不剩。她就像喝水似的,喝完脸色基本不变。

    畅玉喝了一口说是要上一趟卫生间,可一进卫生间就吐了。吐了出来,反倒没事了。范霞给儿子到了一杯茶,让儿子把嘴好好儿漱一漱。看着畅玉漱完口,她就去做面了。

    “不要喝酒了,再喝你就多了。”

    浩天对畅玉说。

    “我喝酒一吐就没事了,把这杯喝了就别喝了!”

    畅玉拿起杯跟浩天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喝完以后,觉得头晕,遂爬到了桌子上。

    “婶子,你看畅玉,说不要喝了硬要还喝一杯,这一杯一喝下去就爬在那儿了。”

    浩天望着厨房门口说。

    “让他爬给一会儿,喝上点儿面就好了。”

    范霞用她那双泛着粼粼波光的眼睛看着浩天说。

    浩天被放下那双眼睛的看得心潮澎湃,其实浩天之所以被范霞迷了心窍,最关键的是那双摄魂的眼睛。丰满的乳房,圆翘的臀部,光洁的胳膊,这些固然可爱,但是都难于把他长时间地勾住。

    浩天知范霞没有态度明朗坚决地制止畅玉喝酒的目的,他看得非常清楚。他想畅玉也应该是清楚的,可是他竟然喝成这样,看来他自己对自己的酒量还是没有度量准。

    酒稍微让他喝得多一点儿,睡上一觉就没事了。浩天想范霞总是这么会筹划安排。

    由此他想起了18岁那年范霞的一次安排。她叫畅玉先去地里摘上十几个葫芦,叫他跟她到窖里取山药,说是取上山药就让他出去跟畅玉把葫芦一起背回来。

    畅玉一走,范霞就把大门锁了。范霞家的山药窖特别宽大,人进了窖里,站起来伸起手才能探到顶子。

    浩天一进山药窖,就跟范霞亲吻,然后就迫不及待地给她褪下了裤子。范霞手托住梯子,撅起白屁股,他急切地插进去,足足顶了半个小时。

    等他到了地里的时候,畅玉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他心里想:“你怨你妈去吧,这是你妈设计的。”

    那个暑假,他记不清跟范霞搞了几次,每次都是她想点子把畅玉支走,然后两个就折腾起来。有一次,畅玉在睡觉的时候,她倒褪下裤子叫他搞,他当时有点害怕,可是搞完了畅玉还没起来。他现在想起来,范霞的确有点子,有头脑,也有胆量。

    可那时畅玉毕竟还小,这会儿他已经23岁,下半年就是大四学生了,范霞莫非还敢在畅玉喝了酒睡着以后跟他搞?此时的浩天,心里竟想了这么一些内容。

    004:娇情惹火(1)

    004:娇情惹火(1)范霞把面做好,端到饭桌上对儿子说:“起来把面吃了就好了。”

    浩天推了一下畅玉,畅玉眯着眼睛,说:“昏得不行,不大想吃,你先端住吃吧。”

    “马上就上来了,你不舒服,吃上点就好了。”

    浩天把碗放在畅玉跟前,畅玉这才吃起来。这时范霞又端上一碗递给浩天。

    畅玉一句话也不说地吃完面,说他要到东间睡觉去了。

    “那就睡去吧!”

    范霞对儿子说完,看着浩天说,“他喝得有点猛了,实际也能喝点儿。”

    畅玉摇晃着身子站起来,浩天赶紧过去搀住送到东间,安顿畅玉睡下才回到大房里。

    浩天今天看到范霞,心里比以前还要激动。刚才想起跟范霞的肌肤亲密,他已经****烧身了,无奈畅玉在身边,无法靠近范霞。

    他从东间一过来,就急着要抱范霞。范霞一把推开他说:“吃饭,不要这样好么?”

    这话说得冷冰冰的,浩天听了有些心里不悦,可又想也是对的,饭还没吃完,畅玉刚刚睡下,就灰作乱,的确有些不妥。于是坐下吃起面来。

    范霞也慢悠悠地坐下吃面。浩天觉着范霞这时的表情不对劲儿,刚才还跟他眉来眼去的,现在只两个人了反而绷起脸来了,就像是心里对他有了什么意见似的,莫非是因为畅玉喝得多了,可喝得多了也并不是他的过错呀!

    两个吃完面,范霞收拾了饭桌,让浩天到东卧室床上睡觉。浩天要帮助她收拾,可她不让他帮。

    浩天只好到了东卧室,他躺在床上琢磨,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今天一看见范霞,她的举止模样是那么亲切,心下更感到她是个不平凡的女人。

    浩天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心里只想着回来跟范霞好好儿地亲热,可是她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忽听见范霞说话,仔细一听是打电话,听见她:“他喝了点儿酒睡觉去了,行,他睡醒了我跟他说!”

    范霞一接完电话,就开门进来了。浩天坐起来,问他是谁来电话了,常嫩荷说:“是仙梅打电话问畅玉。”

    范霞本是想看看他,然后去睡一觉的。她的饮食起居很有规律,中午总得睡一会儿觉,睡得时间虽然不长,但从来不耽误。由于心态好,生活有规律,因此身体保养得特好。

    范霞见浩天两眼凝视着她,没敢正面看,问他喝不喝水,浩天说喝。她从厨房里倒了水,把水递给浩天的时候,脸上显出了一丝娇羞的样子。

    那娇羞的样子让浩玉更觉得有些抑制不住了。他让范霞坐在他身边,范霞坐在床沿边,说:“我瞌睡了,每天中午不睡一会儿,一下午不精神!”

    浩天向前移动了一下,伸手摸着她的胳膊说:“这胳膊真比大姑娘的好揣,你是越活越年轻。”

    浩天怕过分的举动引起范霞的反感,于是试探道。

    范霞自信地说:“都说我年轻,有人还认我20多岁,我骂他们是故意耍笑人。”

    浩天将手伸入后背,轻轻地摸着说:“让我好好摸一摸。”

    范霞忽然站起来低声说:“咱们好好儿睡上一觉吧!”

    “你后悔了?”

    浩天面带愠色地问。

    “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不能大白两天跟你乱来吧!”

    范霞一脸严肃地说。

    “你我都不跟人说,谁还能知道?”

    浩天站起来抱住范霞说。

    “时间长了还能不知道?哪有不露风的墙!”

    范霞掰开浩天的手说,“叫人知道了,我倒是无所谓,可是对你不好,我不能害了你呀!”

    “你怎么就说怕害了我?”

    浩天又把范霞紧紧抱住,下面硬邦邦地盯着范霞的绵软的翘臀。

    “叫人知道了,你怎娶媳妇呀?我是为你好。”

    范霞用力摆脱浩天。

    “我们在电话里说好了的,你怎么就变卦了,你是在骗我?”

    浩天听了范霞的说法很是恼火。

    “见不行人的事情,只能是偷偷摸摸的,大白两天的,畅玉还在那边睡着,怎么能呢?”

    范霞说着赶紧出了东卧室。浩天紧追其后。

    “我明白了,你总是怕让畅玉知道。他喝得酒多了,早睡着了。”

    浩天捉住了范霞的手。

    “谁知道睡着了没有?他是二十二三的人了,不像十几岁的时候了。”

    范霞这次没有甩开浩天的手。

    “你好好和我配合一下吧,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浩天央求道。

    “怎么配合?”

    范霞站在饭桌边说话,因为这里外面眊不见。

    浩天从身后抱住范霞说:“你说句真的,你究竟想不想跟我好?”

    范霞模棱两可地回答:“那还用问?”

    浩天于是憨笑着说:“我知道了,你已经变心了。你又有了人了,就看不起我来了!你是男人谁见谁爱的大美人!”

    004:娇情惹火(2)

    004:娇情惹火(2)范霞见听他这样说话,故意说道:“你喝多了,我是你婶子,你怎么这么跟我说话!”

    “电话里叫你老婆叫过多少次了,你还说婶子,婶子是叫给外人听的。老婆,我想死你了?”

    浩天央求着。

    “快喝上一口,好好地睡一会儿,不要乱说了。”

    范霞还是坚持要他规矩。

    “我的酒量很大,你不要怕我喝了酒就没劲儿了,我今天非要你,你不要拒绝我!”

    “你不要这样,大天白日的,玻璃明晃晃的,叫人看见多不好。”

    放下说着就走进了卫生间,浩天紧跟着也进了卫生间。

    范霞一进卫生间就蹲在便池上了。浩天看着范霞说:“对,这里好,这里安全,谁也看不着。”

    说着就把门锁上了。

    范霞低声说:“你说话声音小点,后窗子外就是大路,说话声音高了,听得真真切切的。”

    浩天激动地放低声音说:“那好,那我就低声说,不说也行,可你要好好配合我!”

    范霞没说话,浩天等范霞小便完后,不让她穿裤子,一下子就给她把紧身裤褪到脚腕,又给她把衫子脱了。

    范霞全身裸露着,一时间懵了。浩天肆意揣摩着范霞略显下垂的不软不硬的乳房。范霞感到害羞,赶紧弯下腰提裤子,浩天不让她提起来,索性给她把裤子也脱了,范霞又抓起衫子想捂住身子,浩天又抓住衫子扔到了一角,低声说:“我好喜欢你这个样子。”

    范霞声音颤抖着说:“真的不行!”

    “你不要怕,当年也是你,你在哪里也敢跟我来,现在怎么就说不行了呢?”

    浩天有点粗野地说。

    范霞推开浩天,用手捂住乳房说:“不行,婶子怕?”

    “你怕什么?”

    浩天摸着范霞光滑的身子说。

    “傻瓜,我有脸啊!”

    范霞红着脸说。

    “谁也看不见,你还怕甚?”

    浩天把坚硬按在范霞的腹部说。

    “啊呀!畅玉要是醒来了,看见了,我怎么活呀!”

    范霞说着要找衣服穿上。

    浩天抱得她紧紧的,贪婪地抚摸着范霞光滑的肌肤,说:“你是不是到80岁也会这么嫩?”

    范霞没回答,今天她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怕得一点兴致都没有。

    浩天被范霞这个样子弄得浑身就像着了火一般,紧紧地抱住范霞就猛亲起来。可范霞的身子却哆嗦起来了,哆嗦得一会儿比一会儿厉害。

    浩天见她吓成这个样子,忙说:“婶子,你凉了,快穿衣服吧!”

    于是给范霞把紧身裤提起来,紧紧抱住说:“婶子,你到底怎么了?”

    范霞渐渐地好转了些,说:“我也弄不清怎么了!”

    浩天又把衫子取过来,帮她穿好,然后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了。

    这时候,范霞比刚才好了许多。浩天见范霞刚才煞白的脸变得有了血色了,这才不太着急了。范霞怕浩天担心,就说:“没事了,喝口水就好了。”

    浩天赶紧倒了水,递在范霞手里,问她说:“你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范霞长呼了一口气说:“也许就是冷了,——也不是冷。那年家地下有个大耗子从柜底下钻出来,我看见了,一下子就像刚才那样抖开了。”

    浩天火忿忿地说:“我明白了。那我走了!”

    范霞吃惊地说:“你要去哪?你不是说这次回来就在我这儿住么?”

    浩天看都没看范霞,说了句“谢谢了!”

    扭头就走。

    范霞赶紧上去拉住浩天说:“不要这样好不好,你等到晚上不好么?我实在是怕叫畅玉知道,叫他知道,他怎么能看起我这个做妈的,你得理解我呀!”

    就在这时,他们听见东间门响了,知是畅玉起来了。

    畅玉一进门,范霞就问:“怎么样,睡着了没有?”

    畅玉冷冷地说:“哪能睡着!仙梅打电话了没?”

    “打了?你的手机没电了,她给我打过来,我说你睡觉去了。”

    范霞看着儿子的脸色回答说。

    “她没说在哪?你也没问?”

    畅玉用责备的口气问。

    “我没问,给你电话,现在问问。”

    范霞口气温和地回答。

    畅玉拿了手机到东间打去了。

    范霞和浩天面面相觑,浩天伸了一下舌头,意在说好危险哪!

    畅玉打完电话,拿过手机,淡淡地说了一句话“我走了”然后就找仙梅去了。

    005:情迷语乱(1)

    005:情迷语乱(1)畅玉走后,浩天把范霞抱在北卧室里,按在炕上像发了疯一般亲吻起来,如果是局外人看了,那根本不是亲吻,纯粹是蹂躏,是吞噬。

    浩天整个身子压住范霞的娇躯,大张着口用舌头在范霞的脸上额上鼻子上舔着,最后才含住了鲜红湿润的嘴。但范霞根本不把浩天这样的做法看成是蹂躏和吞噬,她喜欢浩天就是喜欢他这样的疯狂。

    她摇动着娇躯,接受着浩天的舔舐和吸吮,而且热烈地相迎,默契地配合。她推开浩天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