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定要克制一些,以免叫人发现。《+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这个话,她本打算想跟浩天欢爱之后就说,可一完事,浩天就累得呼呼地睡着了,没说成。

    此刻,她心里麻烦归麻烦,但一想到跟浩天在一起是那么开心那么激动,她真的是割舍不下跟浩玉的这份情。假使浩天现在跟她断绝来往,她一定会非常苦恼,更加麻烦的。

    可一想起现实生活中左右着她的生活的赵昀来,她就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因为赵昀是绝对惹不起的,赵昀是地头蛇,浩天是一个毛头小伙子,他更惹不起赵昀。

    她想事情一旦暴露,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不仅自己没有好果子吃,浩天恐怕也难立足了,更不用说好好儿地种地了。

    想到这里,她决定,为了自己活得安然,为了浩天未来的发展,一定得跟浩天脱离关系。

    然而,这样的想法一出现,她又感到很悲伤,她想她根本做不到与浩天彻底断绝亲密关系,浩天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人们都说她是个有主见的人,可是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很无能,她怎么也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忽然想,不能再瞎想了,当务之急是要跟浩天说通,让他听话。刚才浩天的表现很不错,如果一直能够像今天这样能真的按照她的安排去做,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至于很快就叫人们知道,至少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其实目前更重要的事是要尽快帮助浩天把包租土地的事情做成。这是头等大事,把这件头等大事做好了,跟浩天的关系再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解决。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比刚才好了许多。于是感到有些瞌睡,渐渐地就睡着了。

    当浩天醒来以后,范霞还在睡着。她看着范霞睡觉的姿势,心里甚为快悦。

    “美人,睡美人,”

    浩天自言自语着,下面居然再次勃起,他很想再跟她好好儿地来一次,刚才做得不过瘾,只因为憋得慌,很快就喷涌而出了。

    浩天忽然想起刚才跟范霞说“给我生个宝宝,叫我爸爸!”

    的时候,范霞没回答她,是不她真的想给他生。可真要是生下,孩子又怎么能叫他爸爸,再说她就是生下了,怎么就能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呢?

    浩天觉着自己的想法太可笑了,简直就是胡思乱想,无怪乎范霞没有回答他。范霞不是那种糊涂之人,因而绝不会做出那种糊涂之事。

    但是浩天这种愿望很强烈,因为范霞对他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他觉得跟范霞****那才叫真正的做爱,他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他看到范霞尤其是跟范霞所爱时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感觉。

    他跟范霞做爱的时候,那家伙剑拔**张,兴奋异常,而方丽人长得那么苗条秀气,跟他做的时候,那家伙竟不如对范霞的欲望强烈。

    方丽显得很单薄,而范霞显得非常厚实。方丽虽然年轻,但是里面竟缺乏力量,范霞有紧有松,张弛有度,令人****,方丽无法与之相比。比较起来,方丽还是最令他喜欢的,至于另外的3个,甄玉环稍微有点留恋头,陈娟娟和冯春霞不仅毫无留恋之情,简直令他有些感到讨厌了。

    范霞值得爱,因为她好,她不是一般的好,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那种好。浩天看着范霞的睡姿,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脚上,那双脚也实在****。他经常想着她的脚打手**。他曾在打****的时候,一会儿想这个女人,一会儿想那个女人,可是想来想去,最后都是归结到范霞发射。

    有一次,他想着范霞穿着黑大绒布鞋白袜子的样子竟子弹连发,现在他看着范霞穿着×色****的样子,下面勃起的力度已经达到了极限。

    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功能,他说不清,他只知道这是个无法回避的事实。

    可是真的能跟她结婚么?不可能。他刚才跟范霞说想结婚,那只不过是床第间激动起来的一时的胡言。他知道,人的行为有许多制约因素,除去法律制约外,还有舆论和习俗的制约。

    他知道不顾舆论和习俗的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很少,而且,那样的人,人们总会蔑视的,而受蔑视的人要干一番大事业,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范霞儿子才比他小2岁,这样一个事实,就像横在他和范霞之间的一道深沟,无法跨越。

    他跟范霞的关系,必须高度保密,不可大意。他边想边来到院子里。太阳很毒,蔬菜叶子耷拉着,尽管地并不干。

    该下一场透雨了,庄稼旱得厉害,人也热得呛不住了。浩天来到楼门洞里,可楼门洞里也不觉凉爽,忽想还是到屋子里再冲个澡吧。

    007:炽情难控(1)

    007:炽情难控(1)浩天冲了一澡,身体顿感凉爽,下面大有不冲锋陷阵便难以罢休之势。他不由地想着那块儿令人销魂的宝地。

    可他怕行动声音大了,把范霞惊醒,因为他发现今天的范霞非常谨慎,很不主动,不像前几次那样尽情发挥,把他弄得几乎是魂不附体,欲罢不能。

    浩天脚步轻轻地走到门口,一探头,见范霞已经坐起来了。他诡秘地对着范霞笑了一面,挺举着圆柱子,大大方方地走到了范霞身边。

    范霞看着浩天的圆柱子,一把就握在手里,口里喃喃着:“真是好货,我真走运!”

    随即将脸靠住绵起来。

    “霞霞,——你真好!”

    浩天仿佛在呓语,“亲,你真亲,亲圪蛋,嫩嫩,嫩灵灵,嫩霞霞,你怎么就这么嫩。”

    “嗯,人家就因为你。一想你,精神一下就来了,你就像毒品一样,我离不开你,人家又香了,想吸了。”

    范霞手把着浩天的圆柱子,眼睛里充满了爱焰。

    “那就来吧,亲亲,嫩嫩,我早就想叫你吸了,刚才太仓促,没过瘾,”

    浩天摸着范霞白净的脸蛋说,他的声音变了调,就像对一个小孩子说话。

    “嗯,人家也是,你是人家的捣心捶捶!”

    范霞娇嗔得就像个七八岁的小姑娘。

    浩天掬住范霞的脸,两个人深情地四目相对,仿佛十分陌生又十分熟悉。浩天开始亲吻,范霞热烈地响应着,四片嘴唇忙乱的不知道该怎样才好,一会儿轻轻接触,一会儿用力挤压,一会儿离开,一会儿对住,一会儿扭在一起,一会儿吞没对方。

    一边亲吻,一边抚摸,嘴里时而“吭吭哧哧”两个亲吻得眼睛都红了。

    浩天遂把范霞抱起来,放倒,给她****服:“你不要动,等我给你脱,你就像以前那样放松。”

    酥胸,肥臀,白腿,芳草地,相继呈现在浩天的面前,浩天看得眼睛都发直了,他总是看不够,越看越想看。

    “真好!真的太可爱了!”

    浩天跪在一边,把圆柱子呈给范霞说。

    “嗯,真的好爱你,有你真好,”

    范霞眼睛迷瞪着,那是身体极爽时才有的样子,她的话则是心底里流出的真红血。

    “我这次回来种地,其实主要是为了种你这块地的,”

    浩天给范霞把衣服全部脱光之后,一只手放在芳草地上说,“我想好好儿看看你这块儿地,我没回来的时候,就想过好好儿地看看,刚才没来得及看,糊里糊涂地做了一回。”

    “这块地是你的,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它盼的就是你好好儿地看它,好好儿地耕种它!”

    范霞说着就打开了双腿。

    浩天跪在那圆润的两条白大腿中间,见那里鼓鼓的,遂用手摸了摸两边,仔细地看着说:“平时是不也是这样肥?”

    “这跟你的一样,平时是软得,很‘瘦’,它现在被你弄鼓了,就肥了。”

    范霞完全放开了她的身体,说着话的时候,下面一张一翕的。

    “是吧,看来,肥田是耕种出来的,不耕种,肥田也会变瘦——噫!肥田里开了花儿了,花儿上还溢着水,”

    浩天说着就凑近了看,同时就把嘴按上去了。

    “那里脏,不要这样!”

    范霞用脚夹住浩天的头往上提着说。

    浩天顺势起来,双手托在范霞肩两边的床上说:“那我还是好好儿耕田吧!”

    “嗯,这一块儿水田,它就等待着你好好儿地耕。”

    范霞娇滴滴地说。

    “我真爱这片肥田沃土,真的太爱了,你知道么?”

    浩天说着就把犁头放在肥田沃土边。

    “嗯,耕种肥田,你得深耕细作,深耕细作,颗粒才饱满,”

    范霞说着搬了一下浩天的腰,浩天会意,一下子就将犁头全部插入肥田里。

    “我真的想把这片肥田耕好种好,让它长出旺盛的苗子,结出丰硕的果实的!我可不想白耕白种?”

    浩天说着起伏了几下。

    “你先好好儿地耕,再好好儿地种,耕种好了肯定就会长出好苗子,结出好果实。”

    范霞白净的脸蛋微微泛红,显得更加妩媚动人了。

    007:炽情难控(2)

    007:炽情难控(2)“你不要把我种下的种子用杀草剂杀死好么?”

    浩天用祈求的语气说着。

    “现在还没到正式下种的时候,杀草剂不用可不行,”

    范霞说着也挺动了几下身子。

    “不要哄我好么?”

    浩天动着身体深情地看着范霞说。

    “我才是怕你哄我,怕你只管种不管收割。”

    范霞待浩天停下来以后说。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么?”

    浩天低下头来亲了范霞一口,然后深情地看着她的那双明亮得就如一潭湖水的眼睛说。

    “可惜你年龄太小了,我总是有一种犯罪的感觉。”

    范霞抚摸着浩天的胳膊,又赞叹道,“看看你这皮肤,滑得就像缎子一样。就叫着弄得我控制不了自己,有时候想,跟你好好儿地亲热过以后,死了也不屈了。”

    “你不要这样说好不好?怎么就犯罪了,法律又没有这样的条款。——你真比那些年轻的女女好得多,细皮嫩肉的,浑身是水,最关键的是进了你的里面我简直就像上了天成了神仙。——给我生个宝贝吧,你答应我好么?”

    浩天夸赞并恳求。

    “咱们走着看吧,你不知道的,我这块地现在能不能长出苗还说不清,到了一定的时候,我取了环,专门叫你种,看你能不能种住苗。”

    范霞享受着浩天带给她的充实和畅快,真的动心了。

    “你是不是想考验考验我?这样也行,留一段时间,我也考验考验我自己,看我会不会变心!”

    浩天说完便又动了几下。

    “唉,我要是再小5岁肯定会满足你的要求,可现在我真的没有把握,其实你还是死了心为好。”

    范霞说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她曾经刮过2次宫了,第一次是跟刘瑾有的,第二次是跟赵昀有的。她的儿子是18岁那年畅鸿运娶她的前一天晚上跟村长有的。

    这是只有她才知道的。儿子长得跟了他二舅,谁也看不出来,但是仔细端详还真有村长的一些影子,尤其是那个鼻子太像了。村里有些人也说过这个话,但是因为畅玉个子高,不像村长的五短身材,因此谁也想不到会是村长的。

    畅鸿运没有生育能力,这也是肯定的。因为他娶过她8年,她并没有做过任何避孕措施,连个苍蝇也没有飞出来。可是跟刘瑾做了两三次就有了。

    刘瑾出外走了个无影踪之后,她又嫁上赵昀,也只是做了不多几次就又怀上了,堕胎以后她就放了环。因为她今年已经41虚岁,再加多年放环,怕取了环以后想怀正怀不上。

    “这样好不好?你要是真的让我给你种住了,你就真的离婚,真的跟我结婚,”

    浩天说到“种住”的时候下面越发有力了。

    范霞最喜浩天这样的挺动,她痉挛着,呻吟着,仿佛意识都模糊了。浩天看着她圆睁双眼,喘着粗气的样子,知她舒服。

    浩天跟范霞交欢,第一次看到范霞眼睛圆睁着像要哭的时候,以为她出了问题,吓得马上就脱开了。范霞当时告诉他那是她“好活得厉害才那样”的时候,他才不害怕了。

    浩天稍停一下,又大动起来。范霞又是像要哭的样子了,而头左一下,右一下,眼睛睁一下,闭一下,还不停地咬牙。

    “怎么了,霞霞?”

    浩天感到范霞有点奇怪,很像是忍疼的样子,以前没见过她这样的,“是不你有点疼?”

    范霞哭声哭腔,使浩天兴致更浓了。

    浩天完全沉浸在了与范霞身体相粘的美妙感觉中,他分明感到范霞身体里面就像有一只手在握捏他。他觉得范霞是唯一能叫他达到舒爽极致的女人。

    浩天忽然从范霞身上下来,再次跪在了范霞的两腿间,见两边光溜溜的,粉红粉红的,整个看上去就像一个皮球,又像一个馒头,明晃晃的水,在洞口充溢着,周围都湿漉漉的,连大腿根也湿了。

    范霞头发遮着半个脸,显出懒慵畅悦的娇态,浩天觉着范霞的确非同寻常的可爱。

    “霞霞,老婆,嫩能,我亲的你不知道叫什么才好,我想跟你说,我真的不见你,想你想得不行?那才真叫牵肠挂肚。”

    浩天不住地看着范霞那张圆满白净的脸庞。

    “这种事情真的是不由人,我成天谴责自己,骂自己不是人,是驴,可是一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激动,一看到你的影子我就心乱。你到了我身边,我越发就不由自己了,说实在的,要不是畅玉在身边,今天见了你,我可真是忍不住会抱住你痛痛快快地亲一顿。”

    范霞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溢满了泪水。

    浩天又要上身进入,范霞推住他说:“不能了,消耗得太多,对身体不好,乖乖,听话,我的好宝贝,好老公!”

    “嗯,我听老婆的,听嫩嫩的,嫩嫩说话哥哥听,老公听!”

    浩天说着又亲了范霞一口。

    范霞笑着说:“还给我称起哥哥来了,叔叔大爷,哪怕爷爷姥爷都可以叫,可就是不能叫你哥哥,哥哥是讲岁数大小的,别的不管岁数大小。”

    “我就是你的哥哥,我觉得只有叫哥哥才有资格更你好。我是男人,男人就得保护女人。不怕,现在什么都改革,这称呼怎么就不能改革?叫哥哥是只咱们在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