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也就不知道了,可是听你这么一说,你真还是我的冤家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你十三四岁的时候,我倒是看出你的确是个**货,但是你那时候还不是多么吸引人。到你十六岁那年回来过春节的时候,就引起了我的注意。你那双色迷迷的眼睛,看得我心里发颤。你变化得帅气,真有男子汉的气度。我由不住地曾跟人说过你是少有的酷男。不过,我真不知道你还长了个粗铮铮的大棒槌?”

    范霞说着就用力握了一下。

    “啊呀!你是不想给我握断?——真的你见过几个男人的棒槌?他们的是不是都没我的大?”

    浩天问完伸手去摸了摸范霞的芳草地。

    “哈哈哈,谁有你这么大的丢子,你这货真弄得人呛不住。”

    范霞摇了摇浩天的硬棒。

    “不是这个丢子大,哪能轮上我!是不是?”

    浩天看着范霞的眼睛笑着问。

    “不是,过大,不跟你弄了,我怕弄坏。”

    范霞这时候非常开心,刚才的烦恼荡然无存。

    “看看看,你自己说过好多回了,现在反倒不承认了,你羞了不?”

    浩天停了一下身子,把勃起的硬棒通过范霞的手顶在了她的小腹上了。

    “没说过!你硬是缠人家,还要奚落人家!”

    范霞撒起娇来了。

    “你又想说,又想做,还假装没说没做,是不是女人都是这样?”

    浩天用手掬住范霞的脸蛋说。

    “不跟你说这些了,你再接着刚才说吧!”

    范霞严肃起来浩天于是接着说:“13岁那年冬天,我就遗精了。遗精你知道不?就是睡觉的时候梦里****。”

    “不知道,”

    范霞很好奇,她还真的从来没听人说过什么遗精。

    “也许就是因为你我才会遗精,”

    浩天摸了摸范霞的脸蛋接着说道,“我14岁夏天,个子一下子就长得明显比跟我岁数差不多的几个男孩子高了,可惜的是我16岁那年长到1米78,以后就再没长。”

    “你的个子管高了,再高也没用了,我觉得最标准了。”

    范霞仰面而睡,换手把住了浩天的坚硬。

    “我14岁跟你从戏场回家的路上,你抱着我胳膊,把乳房顶在我的胳膊上,害得我每天想你,一天不见你心里就难过。我经常偷偷地看你,一瞭见你我的心就跳得‘咚咚’的。我不敢到跟前正面看你,就在远处看你,要不就是从身后你看。你跟刘瑾在树林子里的那一次,就是我远远地跟在你的身后,看你的后影子和走开的样子看到的。”

    012:挚爱源深(2)

    012:挚爱源深(2)“妈呀!你在暗中监视我——我可是一点儿也不知道!”

    范霞听得入了迷,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每天中午差不多都会头偷偷地爬上大门前的那颗大树上瞭你家的院子。你有时候在沿台上洗衣服,我从你开始洗直到你洗完回了家不出来的时候我才下树。”

    浩天说着咽了一口口水,“我现在想起来还香得咽口水,那种感觉真好!”

    “妈呀,我还以为你是上树乘凉,谁能想起你是偷看我,你真是人小心大!你小时候真调皮!”

    范霞想起了当年浩天搂抱揣摩她的情景,遂又转过身与浩天抱在一起。

    “我在树上看着你的时候,见周围没人的时候,眼睛瞭着你,低声地叫着你的名字玩儿我的硬硬的鸡鸡。你真是不知道有多么快活。我叫你‘霞霞’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其实你现在不必担心我叫惯了你的名字,会在人们面前脱口叫出,我暗地里叫你的名字叫了你很多年了,可没一次面对着旁人叫过。”

    浩天说完,又亲了范霞一口。

    “妈呀!你可真是——好亲,——我要是那时候就知道你这个调皮鬼那么喜欢我,我会多么高兴的。可你没跟我说这些。”

    范霞说完,也亲了浩天一口,然后用大拇指按了按浩天坚挺顶端的“独眼”把渗出的粘液在圆柱子上抹开。

    浩天捉住范霞的手让套弄了几下才又说道:“那时候我见了你真的可羞了。不过,我看见你的撅起大白屁股叫刘瑾顶以后,我的胆子一下子就大起来。我看见畅玉跟他爹出门答礼走了以后,家里只你一个人在,我一进们就从身后把你抱住了,现在想起来,我也真够胆大了,真应了‘色胆包天’那句话。我缠磨着要揣你,你先不同意,后来我揭了你的‘短’,你就叫我揣摩了,可我要进你的身体,你怎么也不叫进。你哄我说,等再长大点儿再说。你还记着么?”

    “其实,那一次我真的很怕,我怕你这个顽皮货会跟人乱说,没想到你真还听话,嘴牢,没把我的事说出去。”

    范霞打内心里信服浩天那么小就能守口如瓶。

    “是吧!我从小说话做事就喜欢动脑筋,不乱说,也不乱做。可惜我抱了揣了你以后不多时,我爹突然就决定把我和我妈接到了高家湾。去了高家湾,我一直忘不了你,想你想的心里真难过,险些把我想坏。”

    浩天说着,眼睛泪汪汪的。

    “亲亲,你真是老天给了我的亲亲,十三四就——”

    范霞看着浩天泪汪汪的眼睛深情地说。

    “我们刚去了高家湾的那几年,回来过春节,虽说能住二十来天,可我是单相思,你心里根本没我,从来不给我机会。”

    浩天说到这里,话音里显出一点怨气。

    “我其实心里也有意,可是也是不敢跟你接近你,你毕竟是个孩子。”

    范霞套弄着浩天的下面,“再说我那时候真的不知道你会想我想得那么厉害,我只是隐隐发现你的眼睛勾魂,可我一直克制着,只是暗中想一想!”

    “那你就跟我一样了,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浩天爬起来看着范霞,然后重重地在她瓷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要不是我心里早就有了你,你18岁那年暑假跟我们一起回来,我怎么能跟你偷偷地做好几回?连上你19那年,22那年回来,你这个大棒槌进我里头捣了多少回了?”

    范霞说着有些动情了,她再次摇晃了几下大棒槌。

    “嗯,我明白了,我们两个是一样的。真的你说是不是这是老天安排下的?”

    浩天抱紧范霞挺动了一下问。

    “我觉着是的,可我怕你变心,你太年轻了?”

    范霞凄楚地对浩天说。

    “你不要这样说好不好,你要是这样说,其实是对我的不尊重。我跟你是最搭配的,你总是这样说,这样想,好像是说我心不诚。”

    浩天一看到范霞凄楚的样子越发爱得厉害了。

    范霞没说话,撅起嘴来叫浩天亲她。

    浩天狠狠地亲了范霞一顿说:“我是不是天生的一个****?我自己也奇怪,怎么那么大大儿的时候,就爱你爱得不行了。”

    范霞迷瞪着眼睛,一脸媚态。浩天说忽然就“哼哼”起来,“我想放进去泡一泡,只是泡,不动,好么?”

    “那你说话算话,放进去不要动,你要是动,我就泡也不叫你泡了,”

    范霞说着就高抬起一条腿。

    浩天滑进去,范霞放下腿,两个紧紧地抱在一起,亲了一口,范霞说:“咱们就这样抱着,你说我听。”

    “我后来想,这个东西就是因为你长大的。那时候,我睡在床上,就是不玩儿下面,也会想着你,有时候抱上一个枕头,把枕头看成你。”

    浩天说着把身子向前紧搂范霞,“你真好!”

    “原来我是个枕头,你们男人那个东西,是不是一见漂亮女人就想硬。”

    范霞也把身子向前挺了一下问道。

    “倒也不是一看见漂亮女人就硬,有时候硬,有时候也不硬。我一天硬好多次,硬一会儿就软了。正硬的时候,看见个漂亮女人,有时候会硬得扳不倒,闹出笑话。”

    浩天说到这里不由地笑了,笑得下面软得滑出来了。

    “你这是怎么了?”

    范霞赶紧抓住浩天软下来的根子,立即就硬了。

    浩天再次放进去,抽动了两下,范霞不仅没有制止,也配合着动了两下。

    浩天接着说:“我有一次看戏,看见一个大肚女人走过来,下面一下子硬得怎么都扳不倒了,我赶紧就蹲下不走了。正好我的一个同学看见我了,他猛不防就从身后抱起我来了,我那里硬得直挺挺的,气得我只骂。我这个家伙粗大,硬起来裤子中间顶起得老高,憋屈得疼,连步都迈不开。款款叫那个大肚女人看见了,人家羞得赶紧就躲到人群里了。我那次真丢人,那是我上‘大一’放了假的时候,在高家湾戏场做的‘好’事情!”

    “呀!那要是叫你的女同学知道了,为了争你还不争出人命来?”

    范霞摇动着身体对浩天说,但她忽想得赶快制止浩天,不然控制不住的,“行了,你快拔出去吧,拔出去,我有重要的话跟你说。”

    013:诉说衷肠(1)

    013:诉说衷肠(1)浩天把圆柱子从范霞身体里拔出来,范霞口气深沉地对他说:“浩天,你说你从小时候就爱上我了,我听了真比吃了蜜还甜。既然你真心爱我,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

    “你想说甚就说吧,”

    浩天揣着舒霞的圆润的手说,“你不要多心,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你也看出来了吧,仙梅今天一见你就没魂了。你知道不知道是因为甚吧?我曾经给她说过你,她看了你的照片没看对,可是今天一见你就迷了。”

    范霞边说边看浩天有什么反应。

    浩天见范霞说话的时候,心事很重,搁在范霞大腿上的圆柱子一下子就开始变软了。

    他爬起来,看着范霞的放着光泽的脸说:“你怎么就想起来给我说她,是不是你想把我打扫起身?你是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就不知道?”

    “唉,你哪里知道,我心里真麻烦!我跟你好几年没见面,只是在电话里说话,在网上聊天。你先跟我说要回咱们村租赁承包土地,我以为你是故意逗我开心。可没想到你是真的,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心里一下子就慌了。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畅玉?你想他才比你小2岁,还没娶过媳妇,畅玉如果因此恨了我,我心里能好受么?人做这种事情就叫亲情约束住了。

    “你在电话里‘老婆老婆’地叫得我好高兴,可过后一想,我不能糊涂。我知道你是个‘馋猫’,回来以后肯定会缠我。这就想起个给你说对象。现在想起来,我真庆幸没给你说成。我还奇怪这件事情就像中间有什么在作怪,不然,仙梅看照片怎么就能看不上你,还跟畅玉谈起了恋爱。

    “说句真心话,我要是给你说成仙梅,你不理我了话,这回见了你,我能心难过死。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后怕。我是个遭际不好的人,说起来我心里的苦,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你要是不理我的,再给上我一次打击,我真会奔溃的。”

    范霞说到这里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你不要担心,只要你心里有我,不抛我,我谁也不会找的。我要是找别人,回咱们村里干甚?我对仙梅说帮她花钱买工作,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说的。可仙梅她误解了,她可能以为我看对她了。她年轻漂亮,是有些优势的,可她不知道我爱你有多深。我有一个大学女同学比她漂亮得多,追得我也不是不紧。那个女同学我还没找,你想想我还找个她?”

    范霞听了浩天这番话,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可心底里还有麻烦事在困扰着她。

    范霞凄楚地看着浩天,浩天抚摸着她光洁的脊背,急切地问:“你怎么还是不高兴,你心里到底有甚难为的事情?是不是你怕仙梅因为见了我有了意就跟畅玉吹了?吹就吹了,畅玉不愁找一个好的。他现在大学还没毕业,等毕业了找下好工作,不愁找个好的。我觉得仙梅今天的表现挺不好?太势利了!”

    “你要是不跟她接茬,她也不会跟畅玉吹的。仙梅也不是很坏的,畅玉爱仙梅也是爱得不行,吹不了。听了你刚才说的话,我也不担心了。可有一件事情,压在我心头好长时间了,一直不敢跟你说。这件事情你迟早都会知道的,我觉着不如早点说了好。”

    范霞说话的时候满脸忧郁。

    “你要是相信我真心爱你,你?***隼矗遣幌嘈牛筒灰怠!?br />

    浩天说一出口,怕范霞有些不理解,亲了她一口补充说,“不管什么事,你尽管说出来,我肯定会理解你,原谅你。其实,你就是不说,我也知道。你找了一个不称心的男人,为了儿子畅玉你凑合着跟他过到现在,也真的够意思了。你样样都好,追求你的男人必定是一群一伙的,你跟别人男人有过些关系那也是很正常的,只要我回来以后你不再继续跟他们来往,以前的事情我都能接受。”

    “你真是大度,我真的幸运,”

    范霞心花开放,她觉得浩天是个心胸开阔的男子汉,于是如实地对浩天说,“我跟乡长赵昀的事情,也不知有人跟你说过没有?我是想告诉你,我是迫于无奈。”

    “我能理解的,这毫不影响我对你的感情。”

    浩天发现范霞说话的时候,不住地观察他,怕他不高兴。

    范霞遂接着说:“赵昀当了乡长以后,我已经是乡妇联主任了。他一有机会就挑逗我,我不理他,他对我倒是没怎么样。可他多次旁敲侧击威胁刘瑾,意思是刘瑾不要再跟我好。可刘瑾哪里怕他,那时,刘瑾已经是咱们村的党支部书记。谁想过了半年,赵昀背后操作选举,选举的时候,一下就把刘瑾给选下去了。刘瑾被选下去以后,心里不平,就跟人出外做买卖去了。走的时候他跟我说,挣了钱他很快就回来,谁想他一走就走了个一挂面。有人说他不回来肯定是在外面找了对象成了家。刘瑾走的那年32了,就是因为我,他一直没找对象。可最近两年,有人说刘瑾不在世了。”

    013:诉说衷肠(2)

    013:诉说衷肠(2)浩天听范霞说刘瑾不在世了,感到很惊奇,回忆道:“有人说刘瑾不在世了,有甚根据?”

    “前年邻村有个人从外地回来,在跟人们闲聊的时候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