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妹妹跟他默契配合,还伸手揣起了他的大****,妹妹非常喜欢他的大鸡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就在过小年的那个晚上,跟父母睡在一个炕上的姊妹两个就偷尝了禁果。他给妹妹破了处,他是温柔地给妹妹破的,因为他有了经验,特别是兰兰害怕的反面经验,妹妹尽管有些疼,但是爽的感觉胜过疼。

    胡毅考虑得很周到,他不仅让妹妹喝了药,而且没就像对待兰兰那样,随意地使他的性子,每次都是循序渐进,这让妹妹对他非常喜欢。

    第二年开学临走的时候,胡毅父亲把他送到等车的地方,对他千叮咛万嘱咐,告诫他一定要好好儿学习,为胡家争光。但他根本不知道儿子竟跟养女有了不正常关系。

    胡毅的父亲作为一个老实巴交又要强的农民,他把未来的希望全寄托在了他心中的这个好儿子身上。父亲为有他这样的好儿子感到骄傲,因此他再吃苦再受累也心甘情愿。

    父亲因母亲好吃懒做,爱偷汉子,心情不是很好,胡毅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地看出来了,胡毅觉得父亲在家庭里付出得很多,对他们兄妹两个的成长十分关心。可是,他破身之后,身体的煎熬让他难以自拔,尽管觉得对不起父亲。

    到学校报了名以后,他仍然对郝杏不死心。于是就像以前一样,又带上一点儿小吃去了老师家里。

    大白天,地理老师在学校备课,只有郝杏一个在家里。胡毅见郝杏非常高兴,这令他大喜过望。郝杏的肚子也明显地看出来了,这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而他更没想到的是,郝杏竟然告诉他,她的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还撩起衣服,让他揣。

    胡毅揣摩着郝杏的肚子问:“你怎么知道是我的,老师不是把病看好了么?”

    “我检查过好几回了,就是跟你做的那几天怀上的,孩子现在已经5个月了。他没法看好了?倒是稍微好一些,能做那事了,可是我对比你的和他的,是两种样子,他的太清淡了,你的很浓很黏。他回来以后,我不敢跟你接近,是怕咱们的秘密被他发现了,再后来我就停了经,到医院检查,怀了孕。他还以为是他的。大夫安顿前几个月和后几个月不能同房。我就故意冷淡你。你可能有点儿不理解,委屈你了。”

    郝杏深情地看着胡毅说。

    胡毅听了郝杏的一番话,立即站起来,把郝杏从椅子上拉起来抱住就亲,郝杏怕被老师看见,跟他热烈地亲吻了一顿,对他说以后要常来看她,然后就叫他赶紧走。

    胡毅从郝杏家里出来,眼前的一切仿佛完全变了样子,她的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他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父亲,虽然不必承担父亲的责任。

    这对于一个正在读书的高中生来说,心理上的变化岂能不大?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更不知这究竟是光荣还是可耻。

    但是有一点,他是很明确的,他更加爱她了。于是他开始寻找一切机会去找她。

    有一次去了以后,郝杏说想给他买一部手机,为了方便联系。但是他没答应,他认为那样做他会心里不安。他说他会自己买,买一个最便宜的,能打电话发短信就可以了。

    这笔钱,当然又需要父亲出了,可是他想,父亲虽然很可怜,挣钱不容易,但是比较之下,还是只能花父亲的钱,将来父亲老了,再回报吧。买上手机后,他与郝杏的联系自然就方便多了。

    于是,他虽然到郝杏家的次数多了,但浪费的时间就大大减少了。他一进门就单刀直入,或搂或抱,或亲货吻,或揣或摸,甚至交欢****,每次都干脆利索,淋漓尽致。

    胡毅的学习特别用功专心,月考成绩大幅度提高,郝杏为了鼓励他,趁地理老师回老家,跟他尽情地交欢了一次。

    此前,有过一二次交欢,但都是在厨房里。他撩起他的孕装,从后面进入,每次都是速战速决,既怕老师回来,又怕孩子受损。可是这一次,他们情之所至,无法控制,亲吻爱抚交欢,前后合起来竟玩了一个多小时。

    031:借种****(2)

    031:借种迷情(2)胡毅接到郝杏的短信,说老师回了老家,叫他9点钟去。胡毅到大街上买了一些小吃来到郝杏家以后。郝杏把火炉子捅得旺呼呼的,家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东西收拾得有条有理。

    胡毅一进院,就把院门锁住了。他要放心地尽情地跟郝杏玩一玩儿了。

    郝杏穿着孕装,怀着6个多月的肚子越发显得大了。胡毅把小吃放下,问郝杏吃不吃,郝杏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不说话,那娇媚的神态勾得胡毅心旌摇荡。

    他走到郝杏身边,亲吻之后,就慢慢地摸起了她滚圆的大肚子。

    郝杏在胡毅的爱抚下,身心均感到十分舒适,她是好多天以来第一次坦然地接受胡毅的爱抚。这样的爱抚与紧张状态下被抚摸有很大不同,刺激性虽然小了一些,但她感到慢慢地品尝体味才是最幸福的。

    她喜欢这样的坦然,因为这样她不必在事后感到不尽兴而烦躁不安。胡毅一边抚摸着她,一边把她推到卧室里。他将窗帘拉住一半,然后叫她躺倒床上,问她冷不冷,她娇柔地告诉他不冷。胡毅赞美着她肌肤的滑嫩,手不停地在她的大肚子上游走。

    毕竟是春天,虽然屋子里暖和,但胡毅抚摸了一会儿,还是拿出被子给郝杏盖在身上后,才撩起孕装,脱掉乳罩和宽大的内裤。

    郝杏的乳头变黑了,乳晕也变大变黑了,但他并没有感到不好看,他一口就含住了她黑黑的乳头,慢慢地舔舐吸吮起来。郝杏偶尔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当胡毅端详郝杏的面部表情的时候,郝杏便把嘴噘起来,显然是要他亲吻。

    胡毅爬在郝杏的的身旁,两膝跪在炕上,爱怜地看着郝杏,倾下身子正要亲吻的时候,郝杏把头抬起来悬在空中,接住了他的口。甜蜜的感觉,令两个人都沉浸在温馨的爱意之中。

    他们的热烈亲吻,加快了身体的结合。胡毅本打算多拖延一会儿,让郝杏充分进入状态,但是亲吻的结果是两个都有了强烈的欲望。郝杏是非常喜欢胡毅的大家伙儿的,她暗自为能够得到胡毅的大家伙感到幸运,更为胡毅痴迷地追她感到欣喜,她真情地看着胡毅说:“我这几天好想你!”

    “那你也没我想你想得厉害!”

    胡毅说着就坐到郝杏的两腿间,按下他的大龟头,放在了郝杏早已湿润的水洞口。郝杏嫌放在口口上不够过瘾,身体移动着让大龟头深入腹地。

    胡毅询问着郝杏的感受配合着逐步深入腹地,很快就全根没入了。胡毅静止不动地让壮硕呆在里面,看着郝杏的稍带浮肿的脸和水灵灵的眼睛。

    胡毅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开始慢慢地拔出,然后慢慢地推入。郝杏分明感觉到这才是男女之间应有的那种舒爽,不只是洞里舒爽,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也都舒爽。她说不出究竟有多么舒爽,只感到自己非常幸福。

    她不怕谁笑话她,谁也不能阻挡她真心爱她的那颗心,她真想同他一起生活。但是这想法一闪而过,她笑自己是大白天做梦。

    她不想这些了,她体味着他给她带来的幸福感,她感觉到胡毅在下面慢慢地进出,把快悦展露在脸上,一心让胡毅高兴。胡毅稍微加快了一些速度,以均速运动进出她的身体,她以张嘴或者摇头的动作告诉他,她是快活的。

    胡毅就这么不快不慢地小心翼翼地进出着,生怕郝杏受到过大的刺激而使肚子里的孩子受损。

    以前,他从来没有这样缓慢过,他如此耐心,只为叫这个怀了自己的种的可爱的女子享受他的温柔与体贴。

    他忽然看见她的肚皮上顶起一个圪蛋,很快就下去了,他赶紧抽出男根,放在洞口问她:“是不是宝贝有意见了?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了?”

    她笑着说:“你看见了,小宝贝就是动了。没事的,小宝贝跟你打招呼呢?”

    说着她就双手托住床半坐起来。

    “你不要担心,我可好呢?你的大鸟,真的叫我爽快。”

    郝杏水灵灵的眼睛里的泪花涌出来了。

    胡毅摸着郝杏的脸蛋说:“你舒服我就放心了,我总是有点担心。”

    “不要担心,我的身体好着呢!我不舒服会跟你说的。”

    郝杏说着就动起来了,胡毅与她配合着,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起运动,一起品尝,一起享受。

    身体连接处发出了“唧唧”的声音,胡毅因得了郝杏的指示,听着虽然简单却十分动听的声音开始渐渐加速,速度显然是增强快感的一个最有效的方法和途径。

    郝杏上翻着眼睛,面部肌肉开始抽搐了,她好像有些意识不清的样子,嘴里竟喃喃着:“我这是怎么了,我到了哪里了!”

    胡毅知郝杏达到的美妙的仙境,速度更加快了,突然他停住挺动,口里发出了“偶偶”的声音,稍停一下就再次动起来,这次连续运动时,身体里便喷出了岩浆。喷完之后,他赶紧拔出来,把郝杏扶着平躺到床上。

    “你受不了了,我给你擦下面吧!”

    胡毅说着就用卫生纸给郝杏把下面按住了,他看着郝杏汗涔涔的,不想睁眼睛,有些害怕,就用另一只手摸起了她的脸蛋。

    郝杏睁开眼睛对她嫣然一笑,而后又闭上眼睛懒慵地说:“你真好!真的,你太好了!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然而,胡毅和郝杏根本没有想到,他们这次如醉如痴的交合竟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

    尽管他们结束之后,郝杏无奈地叫胡毅赶紧离开,尽管胡毅离开以后,很快就到教室里学习去了。可第二天早晨,班主任就把胡毅叫到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很同情地对他说:“不是我不要你了,而是你的确不能在这个学校念下去了,你的学习成绩不错,希望你回县城中学也能学得很好!我不会宣布开除你,只是劝你离开我们学校,很无奈,这是对你的负责,当然也是对学校的负责,更是对老师的负责。”

    胡毅明白了,明白自己的学习生涯已经结束了。他没有考虑更多的事情,默默地到宿舍里把行李打理好,跟班主任老师说:“我对不起老师,我走了。伙食费还有剩余,老师给我结算一下,你就不要给我往回寄了。我父亲肯定会来的。”

    当他回到家里之后,跟父亲没法交代,父亲问死不说话。父亲当天下午就赶到了学校。

    胡毅父亲听了班主任给他做了说明以后,当即就吐了一口血。他哪能承受这突出其来的打击。回来以后,就病倒在床,不能干活儿了。

    妹妹初中毕业没考考高中,姊妹两个在地里干活儿,给父亲看病。父亲渐渐地好转了一些。三年以后妹妹出聘到本村,有一回妹夫出门,说下第二天回来,结果当天深夜就回来,把他们逮了个正着。于是妹夫跟妹妹大闹了一场,妹夫闹归闹,可是却没有离婚的意思,这一闹把原本暗中的关系吵明了。

    姊妹两个****熏心,虽然脸上无光,却也并不感到多么可耻。然而这下子,使得身体刚刚恢复的胡毅父亲再次遭到打击,又病倒了,卧病在床的时候,跟老婆不停地吵架,怨她老婆把孩子们影响坏了。老婆毫不想让,我行我素,他病情不断加重,终于离开了人事。

    村里人对胡毅一家人百般指责,胡毅母亲觉得不能在古杨村呆下去了,于是再次改嫁,离开了孩子们,离开了古杨村。

    学校是怎么知道的?肯定是地理老师反映的,可地理老师是怎么知道的?胡毅一直都没有找到答案,想想过很多可能,但是最后还是觉得可能性最大的是,地理老师从郝杏的电话清单上发现后,在卧室里放了录音笔或者针孔摄像机。

    因为郝杏从来没有跟他联系过,他也给打过电话,先是关机,后来就变成别人使用的号码了。

    032:智种肥田(1)

    032:智种肥田(1)这两天,浩天摆了请了两次人了解了不少情况,在范霞的帮助下签完了租赁承包土地的合同并确定了盖房的具体事宜,成立公司的事情也已经开始办理,还听完了胡毅亲自讲说的经历,所有这些,使他思想上的警觉性更高了。

    他告诫自己,不要以为村里的事情好做,从某种意义上说,村里人与人之间相处很随意,弄不好极容易导致意想不到的结果。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往往会使人放松警惕。疏忽大意,往往是坏事的源头。

    浩天想,胡毅的经历,在旁人看来,显然是很不幸的。他本来可以考上大学,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找一个年龄相仿的对象,受人尊敬和羡慕。可他居然念书被开,不娶媳妇,气死父亲,使得母亲改嫁,成为凭苦力干活儿的种地人。

    胡毅虽然是不幸的,可精神却麻木了,他毫不后悔,反而觉得自己不枉一生。当然,也许他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不得不安慰自己。

    浩天把自己和胡毅做了对比,虽然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都陷入了一种在人们看来很不正常的情感之中。

    然而,人一生的路一旦走到一定的时候,要再重新走的话,也是不现实的。尤其是感情,一旦投入进去,想要拔出来,比登天还难。有些人说胡毅跟他妹妹是“灰心入了肚了”这话实际上就是从贬斥的角度说他们已经很难自拔了。

    他还从胡毅的经历上悟出一个道理,有些时候自己做下的事情,仿佛是很巧妙,很保密,绝对无人知晓,可有人却已经了如指掌,只是自己蒙在鼓里而已,正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跟范霞的关系,尽管如今还没有听人公开说过,但是他从胡毅的话音中,从赵昀的口气中,从畅鸿运的眼神中,从别的一些人的旁敲侧击中,都可以感觉出来,他清楚地感到,人们已经有所觉察,至少是有所怀疑了。

    至于他们究竟是怎么觉察出来的,他很难准确地说出来,而且即便知道了又有何用?

    问题是,有人有所觉察,自己就必须调整现有的一些打算和思路。因此他不断地告诫自己,一定要静观默察,绝不能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