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给我唱上两句吧!我这次回来还没听你唱呢?我早就是你的粉丝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浩天被范霞的话点醒了。

    “这儿哪能唱?地里做营生的人听见了都听来了,耽误人家干活儿咋呀!——说起唱来,真的你要不过几天花钱写上一台戏吧!”

    范霞看着眼前这个愿意成为自己丈夫的标致的小伙子说:“就在盖房打根基的那几天长,让村里人好好儿乐一乐。每年阴历七月唱,快到唱的时候了。今年你出上一点儿血,花上点儿钱一下子就在村里人的心目中有了位置了,唱上三到五天,花上五六千块钱。”

    “五六千写不了好戏,花上一二万,要唱就唱上7天,写好戏。”

    浩天兴奋地说,“到时候,你上台来上几段清唱。”

    “那你写词,你写下我就唱。”

    范霞激励道。

    “行,我写村里盖综合楼的事情。你说话要算话,不要我写下了,你又不唱了。”

    浩天也用激将法。

    “我肯定说话算话!”

    范霞高兴地说。

    浩天看着范霞高兴起来美艳欲滴的样子,一把揽在怀里,就要亲。

    “大白两天,你这是干甚呀?叫过路人看见多不好!”

    范霞被浩天亲了两口,赶紧推开他。

    “看见就看见了,我爱得你不行了,哼哼哼……”

    浩天就像公羊打圈一般,嗅着范霞身上的香气。

    “我这才知道你的诡计了,说来看风景是引子!”

    范霞瞅了浩天一眼,娇媚地说。

    “我就是来看风景的!”

    浩天立即从身后抱住范霞说,“你把裤子脱下来,叫我好好儿地看看你那一道风景吧!那才是最美的风景!”

    “尽是瞎想,你是把我当耍活儿了,是不是?”

    范霞已经感到了浩天硬梆梆的大家伙,说,“又成铁棒了!”

    “我憋得不行了,浑身就像着了火了,你叫我进去泡一泡,消消火吧!亲亲,不然我火烧火燎的,连车也开不成了!”

    浩天苦苦央求道。

    “那我换上个裙子吧!”

    范霞见浩天要求强烈,自己的下面也被弄得湿漉漉的了,又想这个地方有树遮掩,即便路上来了人,也看不清,玉米正是拔穗的时候,地里也没有锄地的人。

    范霞今天穿着黑色紧身裤,是以前买的,那天跟赵昀到市里买下的,她没往家里拿。

    浩天打开车门,范霞进去把包里的连衣裙拿出来换上,车里已经很热,换裙子的一阵功夫,就热得不行了。

    范霞换了裙子,赶紧下了车。她到旁边隐蔽性更好的一颗大树下,手托住大树,就撅起了屁股。

    浩天从后备箱里拿出两瓶水,撩起范霞的裙子,见范霞已经把裤衩也脱了,白花花的大圆屁股一览无余,光彩夺目,他蹲下身子,先用矿泉水把手洗净,然后就洗起了阴部。

    范霞站起来拿过矿泉水要她自己洗,怕浩天洗不干净,并让他把自己的洗干净。

    洗好以后,范霞又手托住树,撅起屁股。浩天蹲下身子,用手托着范霞的大腿,见范霞两腿间的起面馒头开着裂子,菊花上汁液欲滴。

    “真不愧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好美呀!让我多欣赏一会儿吧!”

    浩天痴痴地看着那里,啧啧称赏。

    范霞没说话,却摇了摇圆白的大屁股,菊花上涌出一股汁液,顺着粉红色的口子向下直流到大腿根。

    “啊呀!**水滴滴了,你一定很舒服了!”

    浩天说着就用手把流到大腿根的汁液涂抹开。

    “妈呀,你是想把我抬死!我腿软得不行了,想躺都没给躺处。”

    范霞再次摇晃着又圆又白的大屁股,娇声娇气地说。

    “那咱们到车里吧,你躺在后排座位上,我给你插进去!”

    浩天用手抚摸着范霞的白屁股说。

    “车里能热死,再说车里那么大大一点地方能憋死人!”

    范霞说着把双手托在地上,把屁股撅得越高了。

    这个姿势越发优美,越发刺激了浩天,浩玉猫着腰对准范霞的菊花伸出舌头,先舔了一点汁液,觉得没什么异味,遂卷着舌头快速舔舐起来。

    “啊呀,我的妈呀!”

    范霞说着,身体就向前慢慢移动起来。

    浩天跟着范霞向前,继续舔舐。

    好大一阵子,范霞没有看见过路人,也满以为地里没人,很放心:“你真的是要叫我舒服死了!”

    范霞撅起光屁股,在树荫下觉着有点凉,就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移到了小车子车头旁。浩天紧紧地跟在后面舔舐着。

    范霞把手托住车头,车子被太阳晒得有点烫手,她就移到车****跟前打开车门,然后把手托在坐垫上。心想这样好啊!一旦见路上来了人,马上就坐进去。

    浩天不管范霞移动在哪里,都没离开菊花,舔一舔,看一看,好不痛快!

    当范霞不再移动时,她就伸直舌头,舔到了小孔里面了,范霞的身子下意识地抖了几下,“啊呀呀,妈呀——”

    地又叫了起来,因为她的头在车子里不怕人听见,故声音放得很大。

    浩天用舌头快速插动起来,范霞哭声哭腔,咿咿呀呀直叫。两个人都舒爽得忘记在什么地方了。

    034:田野春情

    034:田野春情“我不行了,快进来吧!”

    范霞喘着气,祈求道。

    浩天也早就忍耐不住了,听到范霞的祈求,就像战士听到命令一般,迅速站起来,退下裤子,用矿泉水淋了一下大家伙儿,把瓶子一扔,对准高贵的水帘洞,一下子就全根没入了。

    范霞摇晃着身子,浩天开始大出大入。在这荒滩野外,在这车旁路边,进行男女之间的身心的交流。

    绿色的庄稼,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默默地欣赏着这一对忘年之恋的男女的交欢。

    真爱的人交欢起来,那是身心的融合,那是心灵的默契,是通过身体来表达心中的挚爱。

    人类****的质量差异之大,可谓天壤之别,浩天和范霞是否达到了最高境界,很难做出断语。

    但他们在交欢的时候,身心俱爽,彼此都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们一边交欢一边不停地问对方的感受,而且观察着对方的表情,绝不只管自己痛快不管对方的不适。

    “这样好么?”

    浩天几乎换一个动作就要问一次。他先是大出大入,继而慢进慢出,继而深入浅出,继而深深浅浅,继而摇摇转转。一会儿如奔马疾驰,一会儿如虫钻洞穴。

    他们的心情逍遥自在,坦然悠闲。像这么逍遥悠闲地欢爱,他们还是第一次。

    浩天拉出坚挺,又把龟头置于洞口,就要慢慢推入的时候,范霞忽然来了一个紧缩。

    这一紧缩,令浩天吃惊,因为他第一次发现范霞的里面竟有那么大的力量。

    他的龟头被紧紧地箍住,不用些力气,简直就推不进去。于是他慢慢地推进去一点,就停下来,等待她再次紧缩。

    她问他好不好,他说太妙了。他惊奇地问:“以前我为什么没发现里面真就像嘴一样能吸。”

    范霞说:“以前每一次都比较紧张,每一次都是享受那种滑溜溜的快感。其实,我这样很费劲儿,不如滑溜溜的感觉好。”

    浩天于是不再停留,既然她喜欢滑溜溜就叫她享受滑溜溜好了,浩天也感到还是这滑溜溜的感觉好。

    范霞又颤抖着声音说:“你的大家伙放进去满满当当的,我真的好舒服呀!”

    浩天遂拍了一下范霞的白屁股,就加快了速度。速度的加快,使两个人都进入了最美妙的境界。

    “好么?”

    “真好!”

    随着一问一答,浩天开始了奔马疾驰,之后范霞的舒爽声音也渐渐加大和增多起来。

    这样奔驰了大约五六分钟以后,两个人互相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同时达到高潮。

    结束后,范霞赶紧上车躺下,迷住眼睛休息。浩天也有些困了,哪里能马上开车走。

    “痛快死了,毛孔眼眼头发稍稍也是舒服的——你真厉害!真是我的命根子!”

    范霞说着舒服地做了一个长长的呼吸。

    浩天站在外面系好裤带,一转头,忽然看见从不远处的树叶缝里有人。他赶紧坐到驾驶位向那边望去,侧耳一听,隐隐地听见说话的声音了。

    “人家就不怕,你怕甚?”

    男的说。

    “人家是人家,我是我,哪能一样?”

    女的说。

    “你看甚了?”

    范霞见浩天目不转睛地瞭前面,一边问一边坐起来,也从车后窗向前瞭。

    “刚才还在,怎么看不见了?”

    浩天和范霞都听见女的又说道。

    “是不是坐进车里了?”

    男的说。

    “坐到车上还不开上走,肯定不在车上,肯定去了玉米地那边的小渠边儿了,那也有树,我还想去那儿哩!”

    女的说。

    “他们去了那儿,咱们就在这儿,反正没别人,就这两个对儿!对在一打打儿,就像耍了个西洋猴儿!”

    男的说话声音提高了,他们听得很清晰了。

    “叫人家听见呀!”

    女的低声说。

    范霞回过头来看着浩天说:“妈呀!咱们刚才是不叫看见了?”

    “看见就看见了——这男的说的好呱嘴呀!”

    浩天笑着说。

    范霞没接应浩天,她回头看去,见那女的慢慢地探出头来,接着就到了大路上,男的紧紧地跟在后面,是两个年轻的。

    那男的跟到女的身后,看样子是要给那女的脱裤子,那女的甩打着不让脱,向前走了两步后,回头跟那个男的低声说了什么,浩天和范霞都没听见。

    接着见那男的往下按女的脖子,女的手着地爬下后就又站起来了,男的又用力把女的按倒了。

    他俩听见男的说:“你是怕甚了?”

    那女的没说话,又站起来了,任男的怎么按也不往下爬了。于是那男的在那女的咯吱窝搔了一下,那女的被搔得忍不住了,“咯咯咯”地就笑出声来了,随之那女的就向玉米地里跑去,哪男的见女的跑了,拔腿就追。

    很快地,那女的就又跑到路上,男的紧紧地追上去抱住了。女的眼睛向车子这边看了一下,回过头不知对那男的又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那男的忽然把女的抱得悬起来,女的蹬着腿要下来,下来以后就双手着地弯下了腰,男的给女的解开裤带,把长裤退下去了。

    女的露出了纤细洁白的腿,然后像是后悔了,看样子又想把裤子抽起来,男的不让她抽起来,还把她的三角也给退下去了。

    这时候,那女的就乖乖地两手撑地,做出了刚才范霞那样的动作,面向车头撅起了屁股。

    “呀!这是模仿我刚才的姿势。”

    范霞半惊半笑地说。

    “你快看,倒给顶进去了!”

    浩玉眼睛瞭着那两个年轻的,急急地对范霞说。

    范霞赶紧掉过头去一看:“妈呀!一点儿卫生也不讲,看看这个闺女,那还不是个中病!”

    “咱们刚才怎就没发现,”

    范霞又回头看着浩天低声说,“是不是咱们来的那会儿,这两个就在大树后面咱们没看见?”

    “也许,停下车来,咱们只是看大路上有人没人。后来红火得甚命也不顾了,哪里还能发现!”

    “妈呀!那咱们都叫看见了。”

    “看见就看见了,怕的个甚?咱们也有好戏看了,他们以为咱们不在车里,以为没人看见他们。这叫他们看咱们,咱们看他们,顶平了!你是不是觉得今天的事有点儿传奇色彩了!”

    浩天说完就笑了。

    “你笑得叫人家听见呀,不要笑了!”

    范霞一点儿都不笑。眼睛不住地看着前面,“妈呀,今天的事情真也够个怪了,今古奇观!”

    “这个后生一直硬顶,还真够厉害的。”

    浩天眼睛看着前面两个年轻的不住不停地顶着,说,“丢子也不知道有我的大没有?”

    “去哪找你这么大的丢子,你是全中国第一!”

    范霞口气肯定地说。

    “可有大货了,人家有60厘米长的,我才是人家的三分之一。”

    浩天郑重其事地说。

    “呀!站起来了,是不是看见咱们了?”

    范霞眼睛看着前面的两个年轻人说。

    “哪能看见?有车膜,从外面走到跟前也看不见,你放心地看吧!”

    浩天说,“你听,他们说话了!”

    “那两个过来怎呀?”

    女的说。

    “咱们不要理,只管做咱们的,刚才咱们看了他们,叫他们也看看咱们。”

    那男的抱住女的,揉搓起女的乳房来了,“来吧,错过今儿个,我这家具你以后想用也用不上了。”

    “谁稀罕你的?”

    那女的说。可她嘴里是这么说,却又爬下撅起屁股,抬头看着车这边。

    那男的又挺动起来:“就是么,这就对了,要不然,你后悔也迟了!”

    说完大挺了一下,顶得那女的身子向前移动了一下这时候,浩天忽然要跟范霞在车里试一试,他爬到后排座位上,着着急急地就把又硬起来的大****露出来了。范霞一看见了大肉棒立即就用她的嫩手握住了。

    浩天脱下裤子,范霞猫着腰撩起裙子,然后用手拿住浩天的大家伙儿,找到自己的水洞口,一坐就坐上去了。

    “我真损德,一看见你这个大****就好活开了,你快叫我再好活好活吧!”

    范霞说“你是不是可喜欢我这个大鸡巴?”

    浩天贪婪地揉着范霞的软绵绵的乳房说。

    “你又大又硬又时间长,”

    范霞不停地上下动着动着身子说,“我这个人喜欢时间长点,再小点也行,不过这个大货真是过瘾。”

    “我看吧,十来个人轮流着抬你,你也能挺得住!”

    浩天挺了一下身子说。

    “你还真说对了,不过,像你这棒槌有一个也就够用了,真的好过瘾。”

    范霞摇了摇身子说。

    范霞骑在浩天的身上,手托着车靠背,上上下下地动着。浩天用手夹着她的腰也上下动着。

    “水真多,我大腿根也尽是水了,你可不要把车座子给淹了?”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