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回头对范霞说:“媳妇你说行不行?”

    范霞没有说话,只是用手示意他快走。《+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浩天于是对女老板说:“那就那样了,记住了吧!”

    “记住了!这个后生说话真逗人。”

    女老板一边笑一边说一边就跑到迎街的门帘房间去了。

    浩天拉起范霞的手,从旅店房后的小路向沟里走去:“这个地方,路那边是山,路这边是沟,这片儿平地,正好围成一个小院子,开了这么个旅店,生意肯定不错。——你怎么还是不高兴?”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赖控制不住,”

    范霞说着眼泪又下来了,但她赶紧就收住了。

    “我太高兴了,你跟我说了你最隐秘的事情,说明你对我是真心的,我放心了,我放心了——”

    浩天说到最后一个字,声音放得很高,一会儿就听见了回音。

    听到回音,浩天蹦下老高,范霞看见他那个小孩子般的乐劲儿,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而且娇嗔地瞥了他一眼。

    浩天跑过来,弯腰看住范霞的脸:“小美人,终于看见你笑了,你笑了我才高兴。我要你跟上我永远是笑脸脸,你可再不要给我忧愁,再不要给我哭了,尤其你不能哭,你一哭哭我心疼得就像有一刀刀剜!我跟那个女老板说那些话,就是为了逗你开心,可是你看都不看!现在好了,你笑了,让我亲亲你吧!”

    范霞没理他,径直就向前走了,故意不让浩天亲。浩天遂追了上去,范霞见浩天追她,竟在前面跑了。

    看到眼前的山沟,看到山沟里庄稼,看到刚才浩天那天真劲儿,范霞顿时乐了起来。

    她就像一个小姑娘似的在前面跑着。浩天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追着,故意拉开一点儿距离,他看着范霞跑着的时候的娇美模样,心里无比欢悦。

    范霞跑了一段路以后,有些乏了,就站下娇喘起来,待浩天跟上来,他手指着不远处树丛中的房子和窑洞对浩天说:“你看那儿!是不那就是开店这家人家住的村子。”

    “应该是吧,你看这山沟沟多好,咱们要是住在这山沟沟里就好了。我每天跟你一起下地劳动,休息下,咱们爱到哪里亲热!想找个人看,也不好找,”

    浩天眼望着山沟里的树木和庄稼说,“这景色多美!城里哪能找到这么好看的景色!”

    “你是心血来潮这么说,真叫你在这里住,你连三天也住不下去!”

    范霞妩媚地看着浩天说。

    “那得有个条件,——你跟我一起住。只要有你,我肯定能住下去!”

    浩天痴痴地看着范霞,欣赏着她的优美的身姿,范霞穿着那件白底碎蓝花儿的连衣裙真就像一个20来岁的姑娘。

    “那你也是3天的新鲜!”

    范霞故作不相信的样子。

    浩天看着范霞可亲可爱的样子,猛地上去抱起来就走。范霞笑得“咯咯咯”地说:“愣货,你多大的力气呀!累坏呀,我120斤呢?”

    “1200斤我也抱得动你,你就这样叫我抱着,不要动,我把你抱在那个圪梁梁那儿,就放你下来歇着。”

    浩天气喘吁吁地说着。

    范霞没有动,她配合着浩天,一直叫他抱着往前走,因为她知道浩天此时是不让她下来的。

    大约走了七八十米,浩天直把范霞抱到田边的土梁梁边才放下,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范霞给她搓着胸脯说:“你真有劲儿!真砍!”

    话音里充满了赞美欣慰和自豪。

    “这下莫非还不叫我亲一口!”

    浩天摸着范霞的脸蛋说。

    范霞于是抬起头,闭上眼睛,撅起小嘴,眯起了眼睛。

    浩天伸出舌头在范霞的嘴唇上舔着,范霞随即伸出舌头,于是舌头和舌头便舔舐绞缠起来。

    “真甜!”

    浩天说完赶紧又跟范霞舔舐绞缠起舌头来了。

    范霞忽然抱住浩天的头大口大口吸吮起了他的舌头,而且“咕咕”地直吞咽起他的口水。浩天也吸吮吞咽起来,两个就像要把对方的口水都吸完似的,没完没了地吸着,还发出了“吭吭哧哧”的声音。

    “喂!——干啥呢?——”

    突然从远处传来了声音。

    范霞马上收住,说了句:“妈呀!又叫人看见了!”

    说着羞得赶紧蹲在了地上。

    浩天四面张望,既听不见声音,也看不见人,于是说:“这他妈的山沟沟里的人好藏身,我还说想找人也找不到,没想到,这里的人不一定在哪里藏着。”

    “你倒是说对了,在这个沟沟里,你要是不吼叫着找人,算你个找不见,很可能就在你身边,你也看不见他!”

    范霞看着浩天嗔怪地说。

    “就是——”

    忽然就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很近,浩天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看见一个小后生。那小后生见浩天看见他了,赶紧就钻进了高粱地里。

    红红的高粱穗子随着小后生往前跑的动作,不停地摇摆起来。

    “那小家伙儿跑了,”

    浩天笑盈盈地看着范霞说。

    范霞站起来,用手在自己脸上一拨:“好羞!”

    “哈哈哈,我才不羞呢!我要向全世界的人宣布,我爱范霞——”

    浩天又把个“霞”字喊得很高很长。

    “你是不疯了,你吼得声音这么高,叫那个小后生把我的名字也知道了!”

    范霞虽然是责备,但分明是快悦的。

    “听见就听见了,我就是要叫人们听见,可惜这条沟人太少了,能有几个听见?跟你结婚的时候,我大摆筵席,我要叫许多人都知道,知道的越多越好!”

    浩天兴奋地说。

    可这话又触动了范霞敏感的神经:“娶成娶不成还说不准的呢,你倒说大摆筵席,就是真能娶我,你也别想着大办?我看是叫上两桌人就不错了!”

    范霞的脸上出现了忧郁。

    “你这思想负担也太重了,你也是不了解我,我今天也告诉你,或者咱们打个赌吧,我要是将来不大办,我就不叫浩天了!”

    浩天把两个拳头攥得紧紧的,向前连续冲了十几下,“你说的这话我明白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父母不叫我找你,我硬要找,找了以后他们就不要我了,至少对我很冷淡了。我告诉你,我早就有了对付的办法,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和十分的把握,我怎么敢放这样的狂言。我既有娶古杨村最美女子的大志,没有特别的本领能行吗?那不就是美梦一场吗?”

    “呀!你娶我,人家都会说你不正常,有精神病了,你还在这里沾沾自喜?”

    范霞看着这个体魄魁梧,人材标致的小伙子,心里充满了幸福感。

    037:嬉戏开心

    037:嬉戏开心“我知道你就是怕人讥笑!我能不能娶成你,关键在于你的思想能不能走出世俗的樊笼,别人的阻止和冷眼都是无所谓的。”

    浩天望着远处的天空,叉着腰,深有感触地说。

    “只要你不后悔,我就是脸上不好看点儿也能顶得过去!我的确是有思想顾虑,可最主要的顾虑还是在你的身上。”

    范霞不断地用这样的话语来夯实浩天的心,自然也是在考验浩天。

    “你坐下休息一会儿吧,话不必多说了,你就继续观察和考验我吧,你说的很对,‘海誓山盟’没用,你就看我的行动好了!”

    浩天说着就在旁边的土圪梁梁上把草拔过,让范霞坐下歇息。

    范霞正要往下坐,又怕被土弄脏了裙子,遂说:“弄在裙子上土呀,快不坐了。”

    “不要怕弄脏,这次到高家湾我领你好好儿地买上几套衣服,我这个相当丈夫的男子汉还从来没给你买过衣服,真惭愧!——你坐下吧,脏就脏了。你累了,我知道,你该好好儿歇一歇了。”

    浩天说着就把范霞按在土圪梁梁上了。

    “啊呀!你挺硬要叫我把这裙子弄脏。”

    范霞坐下以后,把裙子揪出来抖着土说。

    “你就要做新人了,把旧的东西都扔掉它,来个焕然一新,好不好?”

    浩天坐在范霞身旁,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

    “你这话不对,我就是我,不要以为我现在变了,我这人任何时候都不会变,不就像有些人那样,说变就变。我觉得我还是过去的我,自从那年心里装上你,我的心就一直没有变过。对于你来说,你可不要把我看做是新人,而是旧恋,应该说是恋爱多年。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尽情地谈过恋爱。

    “我想你处的那些女朋友都在我后面,要说新人,她们才是新人,我不是新人。我们一直就是偷偷摸摸的,可我是真心的,我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范霞很善于言辞,说话的时候,一字一板交代得非常清楚。

    “你说得对!可是衣服这些东西该扔就扔掉,不要可惜!”

    浩天信口说道。

    “这话也不对,衣服也好,别的东西也好,哪能说扔就扔。当然,到了该扔的时候不扔不对,可是不该扔的时候扔了也不对!这裙子即便脏了,洗一洗还是能用的。”

    范霞瞅了浩天一眼。

    浩天最喜欢范霞瞅他,因为他从她瞅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她对他的真心的喜欢真心的爱。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恋爱男女双方的眼睛更能够给对方传达出内心的情感来,这种眼神传递出的情感,比语言要真实感人。

    浩天被范霞说得瞅得表面上有点儿尴尬,但内心里非常熨帖、舒服和畅快。他喜欢范霞这样指责和教训他,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像一个小弟弟。

    浩天故意瞪着眼睛,给范霞造成目瞪口呆无言可对的感觉,这种表情显然意味着对对方的批评或者指责毫不反感,完全接受。

    “看你那个傻瓜蛋样子,呆头呆脑的,怎么就没话了?”

    范霞用手扭住了浩天的脸蛋。浩天做出疼痛状,范霞赶紧就放开了。

    浩天忽然没头没脑地哈哈大笑起来,想说什么竟笑得说不出来。

    “说你傻,你真给傻起来了,看你这面笑,是典型的傻笑,你倒是笑什么呀!”

    范霞看着浩天的样子急切地说道。

    “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说了又怕你骂我!”

    浩天收住了笑。

    “我这回不骂你,你说吧!”

    范霞庄重地说。

    “那你真的不要骂我啊!”

    浩天说着就捉住范霞的手,神情变得更庄重了。

    “快说吧,不要卖关子了!”

    范霞催促道。

    浩天于是严肃地说起来:“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古杨村后生****长得大,就是因为古杨村的美女太漂亮了,叫美女给吸引大了。我那天听窗台听见陈泽和胡娟****,见陈泽那家伙没我大点儿也差不了多少,胡毅跟我说他的大家伙两把露一头,为甚咱们村里就出大阳具,还不就是因为咱们村里的女人漂亮?我反正就是因为过早地爱上你,不挺地想着你玩儿,给玩儿大了。”

    范霞听了没有笑:“呀!妈呀!你怎么就想起说这个话来,要不是你有话在先,我又会骂你了!其实,大不大,那是次要的,男人跟女人的感情,真的说不来是怎么就有了的。男人爱个漂亮女人,女人也爱个帅男人,这好像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有的时候吧,人不是怎么漂亮,感情也会挺好的。你也知道,跟我年龄相仿的刘春梅找的高兵一点儿也不帅,可人家跟他男人的感情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来也没有过个二心。再就是嫁到外村的杨联芳和张牡丹,跟男人的关系也是一直就挺好。我经常思谋这些人这些事情,不是我总是觉着人这一辈子都是由命决定的。”

    “可是我觉得你的命比他们好,他们的生活也太单调了。哪有你的生活丰富?”

    浩天摸着范霞的手说。

    “我的生活丰富?我是过日子又不是写小说,写小说内容丰富点儿,人们想看,过日子越单调越简单越好。可我告诉你,你要是真的娶了我,我可不让你丰富,就让你单调,我不喜欢丰富,你也不能丰富。——这不是骂你啊!”

    范霞很严肃地说。

    “不是骂,而是说,你说的是对夫妻关系的看法,你说得对!我是想强调,你有一个非常爱你的人,而且是一个年轻人,一个算不上太优秀,但是也还凑合的年轻人,他爱你爱得坚定不移,这你还不是好命!至于我说的丰富丰富,用在这里不够准确,应该叫曲折。我常听人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吃点苦不怕,因为有苦才又甜。——这不是狡辩啊!”

    浩天说完给范霞做了个鬼脸。

    “你这话说对了,而且说得非常好,说到点子上了。其实我能够得到你,真的很知足,真的感到很幸福。我要是真的能跟你结了婚,真的能给生个儿子,那我就越发满足了!”

    范霞摸着浩天的手说。

    “这次来高家湾,我要不带你到妇幼保健把环娶了吧!”

    浩天趁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现在不能取,再说咱们县医院有我认识的人,想取不愁取,这里取环人家不随便给你取的,那得开证明。”

    范霞推脱道。

    “开什么证明,找上个认识的人,花上点儿钱就解决问题了,这不是什么难事,我能做到。”

    浩天急切而诚恳地说。

    “还不到时候,不要急好不好?”

    范霞温柔地说。

    “好,不过可不要等的时间长了。我想今年盖起房子,装修好,明年就能生孩子了。”

    浩天面带喜色地说。

    “明年就生,不可能吧!明年我还得帮助你好好儿种地,再说,很多问题都在那里悬着,这些问题不解决,怎么就能生孩子呢?”

    范霞有点不解地说。

    “高家湾有一条大标语,叫‘发展才是硬道理’,我套用一下,叫‘怀孩子才是硬道理’,你怀了孩子,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浩天开心地说。

    “我听你你说话真是痛快,我找了畅鸿运,从来没有痛快过。大事小事都得自己考虑,活得真累,真没情趣,好在我这个人生命力强,要不然我的精神早就垮了,哪能这么显年轻?刚才我听见这个店里的女老板跟你说认我20来岁。她倒是没好好儿端详我,说的也过于有点没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