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嗖”直击宫殿。《+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完事之后,浩天气喘吁吁地说:“这是老天的命令,——老天让我在这里造人,造一块浩石头,还有一朵浩牡丹。”

    范霞因为时间短,反而不显得疲倦,她笑着说:“你还想造龙凤胎?”

    041:虚惊一场

    041:虚惊一场浩天把裤子抽起来,睡到石头上,把胳膊和腿伸得展展的,写成了一个“大”字。他疲困地说道:“这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是瞎想瞎说正照上想的说的来了,有时候考虑分析得很周严,结论却不一定能得到事实的验证。不过我这瞎想瞎说的肯定不会有影儿,因为你连环子还没取,怎么能怀上?除非真的是老天让你怀我的种吧!”

    “生儿女越发是命,越发强求不得!我真的很有信心给你生。可咱们还不到生孩子的时候,我觉着到了真要生的时候,你我都得很好地节制一些,不能像现在这样耗费体力了。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体没损了元气?可我担心,你就这么贪色,就这么折腾下去,伤了我的元气不说,你也会伤的。”

    范霞站在石头旁边,看着仰躺在石头上的浩天说。

    “你放心吧,你取了环以后,我肯定不会这样连三赶四的了。”

    浩天说着就坐起来,把他的裤带系好。范霞看着他那两条有力的胳膊,充满了安全感和幸福感。

    浩天见范霞满面春风的样子,于是从石头上站起来说:“你是不还有点不过瘾?”

    可是范霞竟没回答他的话,掉头就顺着来时的小路走了。浩天感到很奇怪,他把包整理了一下,挎起来就跟上范霞往回返。

    范霞在他前面走得很快,全然不像刚来的时候那么慢悠悠的。

    她就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连头也不回头地只管前面走,就像后面根本就没有浩天浩天似的。

    浩天见范霞前面急急地走去,心想她怎么忽然就变成这么个样子,真是太蹊跷了,但他没说什么,只是紧跟在后面观察。

    范霞到了旅店的包间前,叫浩天从包里取出钥匙,匆匆打开门,急忙进去,拿起枕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她这才对浩天说:“我把金戒指也丢了,这可怎么办呀!这才是,红不顾天了,怎么就忘了。哎呀,这才是!”

    浩天从来还没见范霞这么慌张过,她安慰道:“丢就丢了,只不过是一个金戒指吧!再说,还不一定真能丢了,你是戴着还是取下来放下了?好好儿想一想。”

    急得在地上团团转的范霞,就像没听见浩天说话一样。想了一下,停了一会儿才说:“睡觉的时候是取下来了,这我记得挺清楚,可走的时候——应该是戴上了。可是怎么戴的,没有一点儿印象了——究竟是戴上了没?模模糊糊的,记不起来了。”

    “不要那么急,慢慢地想一想,一定要想好了。要是确实没戴,是放在这里丢的,咱们跟老板理论。要是自己戴上丢在外面了,咱们再买上一个就行了,哪用你这么慌张。”

    浩天看着心急火燎的范霞又安慰道。

    范霞对浩天的安慰无动于衷,甚至越是安慰她越着急。浩天觉得范霞今天的样子很反常。

    浩天帮她慢慢地把被子打开,把床单撩起来,在床上找了个遍,都没有找着。范霞忽然把床头柜挪了一下,这一挪,一下就看见金戒指了:“妈呀!掉在这儿了,我怎么就忘得黑洞洞的了!看见了我这才想起来,我先放在枕头下,又怕枕头下看不见,忘了戴,一放下就顺手拿起来放在床头柜上了。后来你给了我一瓶子矿泉水,我喝了一口,可能是往床头柜上放瓶子的时候碰下去了,我可是实迷了,以前概也没办过这种糊涂事!”

    “我说你慌慌忙忙地往回跑,那你怎么不跟我说?跟我说了我不能和你一起在路上找?”

    浩天看着虚惊了一场的范霞怪怨道。

    “我一下子就慌了,心想要是丢在外面,那么大大一点儿东西,哪能找到?一边走一边只顾想究竟是戴没戴,可是怎么也想起不来究竟是戴没戴。现在我才想起来了,走的时候想了一下要不戴上吧,可又说快就放在枕头底下吧,戴上丢了就坏了。当时想的时候就是想的再枕头底下。你看我糊涂成个甚?”

    范霞责备自己。

    “是我把你弄得糊涂了。不过这是找到了,找不到,真丢了又有甚?我给你买一个不就得了。丢东西是小事,我是怕把你急坏。我还以为你有甚事情,连头也不回地就在前面跑了。”

    浩天关心地说。

    范霞一屁股坐在床上说:“吓得我担心把心掉出来!”

    “这会儿好了吧!你歇一歇,静静心,好好儿地喝上一口水,我去跟老板结账去,咱们不着急走。”

    浩天安顿了范霞几句就结账去了。

    范霞的心还是静不下来,虽然是虚惊一场,但金戒指勾起了她心里隐藏着的不安。

    赵昀当时给她金戒指的时候,反复强调,这个金戒指是代表着他们之间的关系的,千万不能丢掉。丢掉了就意味着她对他有了二心。赵昀还说她一旦另有所爱了,他将会对夺他所爱的人采取手段,还说如果是不小心丢掉了,那当然是另一码事,但丢了以后必须马上告诉他,他要亲自或者派上可信的人到现场弄清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丢的。

    这些天来,范霞在古杨村之所以只跟浩天在一个房间里住了一个晚上,其实就是防范被赵昀发现的。

    她在极力地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让赵昀发现一点儿蛛丝马迹。因此赵昀没有看出一点儿破绽,对她没有说过一句怀疑的话。

    然而,浩天对她的热烈的爱,就像烈火一样燃烧着她。她跟浩天在一起的时候,幸福的热流在周身流淌,一切杂念都会被抛在九霄云外,包括对赵昀的畏惧和防范。她甚至于非常相信,浩天有能力对付赵昀的。

    可是一离开浩天,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或者突然想起一件受控于赵昀的事情的时候,她的想法就会发生变化。

    刚才她突然发现手上不戴着金戒指的时候,心里一下子就慌了。她顿时就感到,麻烦事很快就会出现在眼前,而这麻烦事会会使浩天耗费很大的精力,更为严重的是会使浩天的事业发展受到严重影响。

    她不愿意看到浩天因为她而马上就陷入困境,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解决面临的一些问题,尤其是与她有直接关系的事情他不能叫浩天替她担忧,这是她的性格。

    其实,当年跟张焕发生关系是她的性格造成的,她是自己的能解决的事情,绝不推出去叫别人解决。现在她遇到来自赵昀的阻力,她当然也不会推给浩天来解决。解决的办法是采取攻心战,让赵昀理解她,但那需要假以时日。

    她非常清楚,浩天即便能够敌得过赵昀,也会费很大的周折的。当然,能不能敌得过还真的不好说,绝对没有十分的把握。

    赵昀是地头蛇,在古杨乡一手遮天。浩天只不过是年轻气盛,家底不错,但在古杨乡这片地盘上跟赵昀较量绝对是占不了上风的。要想占上风那可真得动大精神,可他回村租赁承包土地,本身需要花费多大的精力?为了浩天的发展,她必须平衡好关系,稳住局面。

    正因为她心里有这样一个想法,所以她在找不到金戒指的时候才那么惊慌失措。

    浩天叫她静下心来,可她怎么也静不下来。因为她对面临的问题,忽然间感到非常严重。

    那几天,她凭着自己的努力,觉得事情处理得很妥当。一度信心满怀。可是刚才只以为金戒指丢了的那一刻,她立即就慌乱了。于是她现在告诫自己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

    她准备继续仔细观察,相时而动。对比之下,她宁可保持现状,也不能急切地冒险追求个人的幸福。

    042:喜忧交集

    042:喜忧交集浩天结了账,问范霞再休息一会儿,还是马上走。范霞赶紧收拾东西,说该走了。

    范霞把东西收拾妥当放到车上,交给女老板房间钥匙。女老板喜滋滋地跟“小两口”打过招呼,浩天就开车上路了。

    也许是两个人已经说了太多的话,也许是即将要见到浩天的父母,也许是路上的车渐渐多了起来,总之,两个人在车上基本上没说什么别的话,只是说些眼里看到的村庄、景物和建筑。

    高家湾堵车现象不是很严重,但进入市区,车速就慢了许多。浩天把车开回小区,路上走了1个多小时,已经快7点了,离天黑还有大约还有三四十分钟。

    只有浩天母亲李丽清在家里,浩天的父亲浩成功和妹妹浩云在书画店门市里,还没回来。

    李丽清和范霞一见面就稀罕得有说不完的话,寒暄之后,李丽清握着范霞的手,夸了一顿范霞还是那么年轻,那么白嫩,那么风光。范霞则夸李丽清一直待人热心,勤快,现在过上好光景了,该好好儿地享福了。

    李丽清比范霞大5岁,浩成功比畅鸿运大3岁,范霞一直以“嫂子”称呼李丽清。一进门就叫了一声“嫂子”这样的称呼,使浩天觉得很难堪。

    心想父母要是一直住在古杨村,他就是再爱范霞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了。于是真感谢父母当年出来发展事业的决定,不仅使家里发了财,还给他创造了与范霞发展关系的机会。

    面对着范霞,李丽清有问不完的话,这家孩子怎么样了,那家男人干甚,这家光景好些了没,谁跟谁的关系现在怎样了。

    范霞回答着李丽清的问话,觉着就像回了家一样亲切,但是一叫“嫂子”的时候,不由地就想,假如有一天真的跟浩天结了婚,跟李丽清原本的邻居姊妹关系就成了婆媳关系,自己变扭不说,李丽清怎么能接受得了?

    范霞设身处地地这样想着,见浩天看她的目光毫不忌讳,遂示意他不要这样。可浩天越是她暗示不要,越是故意色迷迷地看她。好在李丽清一边问这问那,一边叫范霞吃这吃那,并没有注意浩天和范霞眼神里传递的信息。

    范霞索性头也不抬了,她的眼睛只看桌子。浩天觉着坐在这里不好,于是到书房打开电脑听音乐去了。

    浩天到了书房之后,李丽清才说起孩子们找对象的事情。先问畅玉有了对象了没,范霞说刚刚谈上,以前谈没谈过弄不清,现在的年轻人找对象,刚开始谈大人也问不出来个甚。又说畅玉大学毕业还有一年,毕业了找下工作再定也不迟。

    李丽清一说起浩天找对象的事情来,话就愈发多了:“咱们现在这条件,浩天找个对象还不是容易的,挑来挑去由咱们挑,说对象的碰破了头,可浩天谁也看不对。已经谈过好几个了,今儿谈上一个,明儿谈上一个,谈了四五个了,一个也没定下来。”

    “你见过没见过他找的这几个女女?”

    范霞很想了解关于浩天女朋友的事情,于是问道。

    “见过,都来过家里。这会儿的女女,人家不怕。再说借上个同学的名义,是不是同学,说是个同学就来了,倒是也有的是同学。可就算是同学吧,一个女女家跟上一个小伙子到人家家里那算个甚?不过现在人家不说那了,既来了咱们也热接热待。可就是只谈不订婚,你说这是不是怪事?不订婚倒也不是人家的过,有两个至现在还在等着浩天。只要他同意,人家就肯定会跟他定的。

    “浩天走了这几天,有两个还是因推看书画去门市里。名义上是看书画,实际上是问询浩天。我问她们跟浩天有没有联系了,都吞吞吐吐的说还联系着。又说算联系,浩天也不好好儿地跟她们说话,浩天总是说忙得厉害。浩云前天放假回来以后,这两天这两个女女差不多每天到门市里跟浩云闲叨拉。

    “咱们浩云嘴直,问她们到底是谁找他哥呀,两个又互相推起来。这个说那个你追去吧,那个又叫这个你追去吧。浩云说她看出来了,方丽的意重,甄玉环没方丽的意重点儿。今天早晨浩云又跟我说,甄玉环也不是意不重,是自信心不甚强。”

    “这两个你看好哪个?”

    范霞颇感兴趣地问。

    “我看见都挺好,都是大学生,都挺喜色的。比较起来,我觉着甄玉环好一些,性格好,个子也大,人长得细溜溜的,胎面面也好看。方丽个子没甄玉环大,比甄玉环要胖一些,看胎面面比方丽稍微好看一些。方丽是圆脸脸,甄玉环是长脸脸,尖下颌。看说话看眉面甄玉环比较实在,我喜欢实在的。家庭条件都不赖,方丽老子挺有本事的,是当地的一个村长,这些年盖房占地拆迁,挺有钱,有好几套楼房,一个闺女两个儿子。甄玉环的父亲是中学校长,母亲是小学教音乐的老师,是独生女。上初中的时候跟浩天是同学,”

    李丽清一股脑连印象带基本情况说给范霞听。

    “现在你们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不给浩天好好做工作,让他就在城里发展,怎么还能叫他回村里种地?这两个女女我听了,觉着找了哪个也是挺好的。”

    范霞明知故问,想证实一下浩天说的是不是实情。

    “哪能不做工作?我把嘴皮子也磨破了。他爹越发是软一套硬一套的,想尽办法了。她铁打的主意,怎么说也不听。浩云也可多说了他哥哥了。他两个舅舅一个姨姨,他初中高中的好多同学,都劝说过他,可就是谁劝也不停。

    “他爹托人给他找工作,银行、城建、防汛,任他选,他哪也不去,尽是好工作,他都说不想干。我说你是‘自讨苦吃’,他爹说他是‘自带套缨子’,他舅舅们说他是‘大炭不烧捣煤’。爱谁说甚,他才不管那一套!

    “人大了,自己有了主意了,大人的话不听,没办法,就依着人家自己去做吧。他爹说,这也好,叫他去试上几年,经见经见,锻炼锻炼;又说他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到外闯的,不是到外闯,也开不了眼见,发展不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两天他爹对他还挺有信心,又说有你帮忙,挺放心的。他还说最坏的打算,就是赔上点儿钱,回来再重新开始。新开的书画店生意挺好,回来以后让他开书画店,也是好过的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