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个本事!”

    “你说对了,我也就是想回村里受点苦,逼出点儿本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你不要以为我真的就是为了种你那一点儿地啊!

    “人家心里难受,你拿人家开心,你真是个坏蛋!”

    “我的蛋不坏,只是嘴坏一些。”

    浩天说着在范霞面前打了个响指。

    范霞正走到家门口了,没理他,待开了门回到家里,浩天感概道:“我不信做父亲的对女儿还能不好?”

    范霞说:“按理说应该是不能不好,我也就说不清了。其实吧,我觉得我父亲也不是不亲她,她也不是不亲父亲。亲生父子,哪能不亲?可就是一见面父子两三句话不投就会吵。这次我可得好好儿安顿安顿他们再不能吵了。其实他们吵了以后又都后悔。后悔,内疚,越发难受。

    “我爹人好逞强,不管谁,只要不听他的话,不按他的心事做事,他就不乐意。我妹妹其实是遗传了他的性格了,她也是好逞强,做事爱独自拿主意,谁也不听。他们是锥尖子遇了枣骨子,硬对硬,谁也不让谁。不过,仔细说起来,还有挺多原因,是慢慢地形成的。我爹培养她念书,付出的比我二兄弟也多,她是我们姊妹几个中花钱最多最不省心的一个。”

    “我爹总是不说我妹妹好,我妹妹给上他们老两口多少东西也不领情,不稀罕。我们家里,除了我跟我们二兄弟能理解她,谁也不理解。我妈以前还好些,这几年也跟我爹站在一起了,也不说我妹妹好了。她回来其实最想看的是我,再就是我二兄弟,我二兄弟今天很畅玉一起到枕上机场接去了。”

    “我听我妈说你妹妹找的是个司机,是不是?”

    浩天又问。

    “就是,当初我妹妹把对象领来以后,我爹一看就没看对,他坚决不同意,说那是个讨吃货,可我妹妹没听我爹的,父子两的矛盾,从找对象的时候就开始了,只是最初那几年不明显。”

    “怎么就是个讨吃货了?按说当司机的遇到这个时代大部分都发展得不错呀!”

    “你也说,可是这个人吧,的确是不行,你是没见,可是那么一个怪人呢!人样子长得不怎么样,又瘦又小,大丈夫主义还挺严重的,还挺好喝酒。一喝酒上酒,就跟我妹妹找茬,有时候还动手打我妹妹。

    “人不行,总是只怕人看不起来,可尽做些叫人看不起来的事,人怎么能看起来!我和我二兄弟对他最好,我觉着不管怎么也是妹妹的一个男人,妹妹跟人家生下一对儿双胞胎儿子,再怎么不好也是外甥子的父亲。

    “要说他不好吧,也真是不好。小心眼儿,说话没谱。没主见还假装有主见,今天听这个明天听那个,正有人出了好主意,他反倒不听。

    “你要说优点吧,也不是没有,而且还挺明显。初见面那个热情劲儿,叫人心里偶热乎乎的,也挺能吃苦,有干大事的心,有时候考虑得也还挺好,就是极容易改变主意,不能坚持到底。遇到点儿麻烦事,不是喝酒就是蒙头大睡。用我爹的话说,叫‘只编笸篮不收沿子’,做甚事都是半途而废。我妹妹成天给擦屎,这两年给他还了十几万债。女人替男人还债,你看看这个人怎么样?

    “这话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以后有空我慢慢地跟你说吧。洗上一把脸,喝上一口,咱们就到北头去吧。我先打个电话问一问。”

    范霞说完就拨电话,浩天则到了卫生间。

    浩天在卫生间洗脸的时候,听见范霞说了个“晚点了”“12点左右才能回来”心里顿时就打起了主意。

    他洗完脸漱完口之后,竟在卫生间解开裤带玩起下面来了。

    范霞接完电话,用电热壶把水烧开了,还不见浩天出来,于是高声说:“浩天你怎么这半天还不出来,不是跑肚吧?”

    “哈哈,不是的,你进来吧!”

    浩天笑了一面,然后说。

    于是范霞就进去了:“妈呀!你怎么又弄起这个来了?”

    她吃惊地低声说着,只怕有人从后窗听见。

    浩天把他的那个玩意儿弄得挺拔老硬,见范霞进来后,那个就像“驴丢子”的玩意儿还挺了两下。

    “快收起来吧,大白两天的,你这叫作甚?”

    范霞用命令的口气说着,却并没有恼怒,也没有出去,眼睛还盯着那里。

    “实在是憋得不行了,救救我的命吧!”

    浩天又使出了他的绝招,好多情况下,他都是用这句话让范霞就范的,于是他就把这句话看成了绝招。

    “你低声些说,房后要是有人正走在后窗的话,里边说话说得声音高了,听得真真的。”

    范霞没有拒绝也没有斥责,显然是同意了。

    她忽然又说:“呀!车没开回来弄坏了,不锁大门不行吧?”

    “锁住也不行,我到里面放一放就行了。”

    浩天说。

    范霞于是赶紧用小盆接了点儿热水,就蹲在地上洗起了下面,她低着头边洗一边想,遇到这种冤家,真是没办法,从昨天开始就下上决心要把握好自己,控制好浩天,一路上还再三劝说人家,可一叫人家缠磨就没调了。不过,就这一回了,以后可再也不能听任他了。

    浩天把坚挺呈在范霞的身边,范霞洗完下面后,一抬头,那个“驴丢子”差一点碰到她的嘴上。范霞没说话,赶紧把水倒了,就到洗脸池去洗手了。

    浩天看出来范霞已经有了兴趣,于是在范霞洗手的时候,他就过去扳住她的白屁股往里塞了。

    范霞赶紧洗完手,撅着屁股,默契配合,很顺利地就叫大丢子进了身体里。她长呼了一口气说:“妈呀!我可是不知道哪辈子欠下你的了。”

    “我才是不知哪辈子欠下你的了,”

    浩天一边动一边说。

    范霞没再说什么,她猫着腰换了个地方,手托到墙上,屁股随着浩天的撞击向后一挺一挺。

    可能是怕发出的撞击声被路上的人听见,她就离开墙猫着腰慢慢地向门口移去,浩天紧紧跟上。范霞走到门口,然后开开门就到了走廊上,这是个外面听不见的地方。

    范霞把卫生间门关住,双手托在卫生间门两边的墙上,浩天开始用大力了,他连续不断地进攻着,范霞的身体里被进攻得溢出了好几股汁液,屋子里“啪叽啪叽”的声音不断地响着。

    “啊呀呀,——妈呀,——我这是怎么了?”

    范霞情不自禁地呓语。

    浩天用手拍着范霞的白屁股,一阵快似一阵地大动。忽然范霞的手机响了,可她哪里舍得与浩天脱开去接手机,她转过身,浩天紧紧地顶着她。范霞到客厅的茶几上,拿起电话来,听见母亲说:“你往过走吧!婷婷说快回来了。”

    范霞答应了一声,就把手机挂了。

    她爬在茶几上,浩天继续进攻。范霞摇头摆尾,浪劲儿激励着浩天大幅度撞击。

    由于抽动幅度大,突然从里面滑脱出来了。范霞赶紧掉过头说:“妈呀!怎就出去了?”

    浩天抓住坚挺,很快很准确地找到位置,一下就刺进去了,本来已经有了将要发射的感觉,可脱开后,又给走开了。范霞觉着托住茶几不得劲儿,遂又猫着腰到了走廊。

    她再次双手托住卫生间两边的墙,浩天用“九浅一深”“九深一浅”的办法轮换着进攻,范霞被进攻弄得泄了,泄了以后,她两腿软得站都站不住了。

    浩天见状,就拔了出来说:“你没劲儿了,上床又来不及了,今天就这样吧。”

    “那你?——”

    范霞怕浩天弄个半拉拉难受,关切地问。

    “你舒服了就好了,我是为你服务的。”

    浩天说着就抽起了裤子,“要不是来电话的,我这会儿早出了,惊了一下,跑得很远了。”

    范霞遂也穿起裤子,说:“这才是,一个电话接的让你受委屈了!哪如我不要接,完了之后再给拨过去。”

    “你真是我的好宝贝,这么好的宝贝,我要是娶不上你当老婆,我这辈子怎么活呀!”

    浩天趁机说。

    范霞瞅着浩天说:“我是你婶子,婶子警告你,不许你随便乱说!”

    “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好婶子。”

    浩天说抱住范霞就亲,两个于是热吻了一顿。

    “我给你妈带的礼物还没有送去,咱们路过再到门市里买上两瓶好酒,两条好烟,给你爸带上,上老丈人的门,不带点儿礼物怎么能呢?”

    “你说啥呢?”

    范霞妩媚地瞅了浩天一眼,在他背上轻轻地打了一拳说:“看你那个眼儿吧!没脸货,死不改悔!”

    068:调停角色

    068:调停角色范霞爹妈住在村里的最北边,浩天从来没有来过。对北头的人,除了年龄相仿的,浩天认得的很少,范霞爹妈也是去范霞家里的时候,见过一二次。

    范霞爹妈这么多年不见浩天了,哪里能认得?不过,他们通过大女儿范霞和外甥畅玉,已经知道他回村租赁土地的事了。

    浩天一进门,范霞母亲就说:“看看人家成功的这个小子,长下多么大了?油条水活的,多袭人!”

    范霞父亲见浩天手里提着村里卖的最好的酒和最好的烟,笑着说:“你来倒行了,还给我拿了些礼度?”

    “一点儿心意,也没什么拿的,就给您买了点儿烟酒,不成敬意!”

    浩天说着把烟酒放在正面的大红柜上面。

    “看人家浩天给我妈买的礼物,是一对金耳环!妈你看好不好?”

    范霞说着就从包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盒子,打开拿出来让母亲看。

    范霞母亲拿在手里一看:“呀!给我买这么贵重的礼物!你怎么舍得花这钱?”

    “喜欢么,老姨姨?我也不会买,样式很多,我考虑住在村里还是买上这一款的吧,圆圆的光光的,”

    浩天笑嘻嘻地说。

    “这么好的东西,我能不喜欢?啊呀,我可是养了4个儿女,也没指上他们给我买,你正指上了,看这金光闪闪的,多好。我就喜欢这种样式,我小时候就扎下耳朵眼子了,戴过几天银子的,没想起来还能戴金子的。”

    范霞母亲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这其实也是因为我婶子我才给你买的,我回村租赁土地,全凭我婶子帮忙。”

    浩天说。

    “知道,可是有些人,帮了忙也不会给买呀,你婶子在村里头帮过不少人了,能说个好咱们也就挺乐了。你也不该贵巴巴地花钱给我买这个,烟酒也是尽买好的,你有多少钱呀!”

    “钱挣来就花,没了就挣,甚不甚戴上,不要舍不得戴!”

    浩天说。

    “我戴,现在就戴!”

    范霞母亲说着就把金耳环给给范霞,范霞小心翼翼地给母亲 戴上说:“戴上金耳环,衣服也得穿得好点儿。”

    “行,我这下可是嬲了!”

    范霞母亲揣着金耳环,看着老头儿说。

    “你嬲谁了?”

    范霞父亲看着老伴儿的高兴样儿咧着嘴说,“不用嬲了,可有嬲的时候了,快跟霞霞摆弄饭摊子吧!”

    “饭都准备好了,他们回来再摆弄不迟,一回来哪顾得上吃饭。”

    范霞母亲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有人说话。

    范霞赶紧,范婷已经进院了。范霞迎上去,姊妹两个就抱在了一起,范霞说:“总算是见到了,不能多在几天?”

    “不行,时间记得死死的,这要是开会,要是别的事情吧,拖一拖也行。”

    范婷无奈地说。

    “你是常忙,我知道。你是不是做美容了?”

    范霞注意到妹妹的眉毛变得弯了,仔细端详着说。

    “嗯。”

    范婷答应着的时候,看见一个年轻人站在她们旁边,于是问:“这个后生是不是——”

    “我是浩天,”

    浩天见范婷看着他问,立即回答。

    “呀!这个浩天,长下这么高?不要畅玉路上跟我说,我哪能认出来。你小时候爱上树,我记得去我姐姐家,你不大一点人就上树摘榆钱。”

    范婷打量着浩天说。

    “快回家!回家叨拉。”

    范霞母亲开开门,站在门口说。

    “回家吧!回家不能叨拉,站在个院里说上个没完!”

    范霞父亲在家里大声吼着,范霞知父亲又生气了,赶紧招呼大家快回家。

    范婷在门口问了母亲,赶紧回家问父亲:“爹的身体还挺好吧,说话声音还是那么大!”

    “我一见你声音就大了,”

    范霞父亲看也没看范婷,坐在炕上,眼睛望着窗外。

    “那就好,说明你最亲我,见了我就精神了!”

    范婷逗了个笑。

    “没见你们父子俩,多会儿也不能言和语顺。”

    范霞母亲一边整理饭摊子一边说。

    “我咋就不言和语顺了?”

    范霞父亲说。

    “你们能不能少说些没用的话,也不怕人家浩天笑话咱们。”

    范霞劝说道。一家人最听范霞的话,范霞这样一说,都不吭声了。

    范雷和畅玉从车上把东西都整理好拿到家里。范婷要把自己给父母和兄弟姊妹带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展示。

    “吃了饭再看吧,东西跑不了!”

    范霞父亲说。

    “这又是怎么了?”

    范雷口气平和地问父亲。

    “爹一见婷婷就得劲儿的不能了?”

    范霞说了句反话,说得父亲没做声,掏出烟抽烟去了。

    范婷这次强忍着委屈,没有发火,要是以前又会跟父亲吵一顿。她近来挣了不少钱,发展前景也挺好,劝自己不要跟老人一般见识,于是顺着姐姐的意思说:“姊妹几个当中,我的性格最像爹,所以爹在我面前说话最得劲儿。——我哥哥他们一家不过来吃饭?还有我姐夫呢?”

    “你哥哥耍钱耍得不扎家,你嫂嫂聘侄女子,前天就跟文文答礼去了。你哥哥知道你回来了,看下午回来吧。你姐夫叫畅玉说给了,这还没来,咱们稍微再等一等再吃吧!”

    母亲说着看了一下站在院里打电话的畅玉,“畅玉是不是给他爹打电话?”

    “他给他爹打电话能打这么长时间,肯定是给杜仙梅打了。畅鸿运就不要等了,咱们吃吧,肯定不回来。”

    范霞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